笔趣阁

第六章 暗战 第六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张天郓冷笑道:“您当然应该杀了我,为了讨好您的主子,您当然应该杀了我这个对他不服的无知后辈!哼,师妹自幼与我青梅竹马,您却为了讨好那秦仁,将师妹拱手献于秦仁,还将我逐出师门,根本就不考虑我的感受!这所谓的道义伦理,我有必要跟您讲吗?”

    黎叔摇头道:“你错了,你这样的人,根本无法给小叶幸福。小叶喜欢的不是跟屁虫,她喜欢的,是在宇宙中翱翔的天龙!看看你这小人得志的德行,就凭你,也配跟三少爷比?”

    “少废话!”张天郓狂吼一声,面目狰狞地道:“现在你们的生死已在我掌握之中,你凭什么教训我?”

    “我呸!”乔伟不屑地道:“小子,我们的生死不会掌握在任何人手里,就连老天,都奈何不了我们,你又能拿我们怎样?你倒是动我跟老黎一根毫毛试试啊,看看动了我们,你家主子会不会放过你!”

    “你!”张天郓眼角青筋暴跳,上前一步,伸手去掐乔伟脖子,在他五指将要触及乔伟的脖颈之时,却被一只手拦住了。

    张天郓抬头一看,却是千帅。

    千帅看着张天郓,沉声道:“主人吩咐,要把这两个老不死的分毫不损地带到主人面前。张大人,您可别冲动误了大事。”

    张天郓深吸几口气,缓缓收回了手,狰狞的面容渐渐变为阴森,他看着二老,冷笑道:“你们两个别得意,待见过了主子之后,我自会求我家主子把你们交给我料理!到时候,我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乔伟冷笑两声,翻起眼皮,抬头望天。

    黎叔摇头叹道:“老乔啊,我们两个……今天还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乔伟不动声色地道:“虎落平阳还是虎,仗着人势欺了虎的犬它还是犬,这是怎样都改变不了的事实……”一边说,他一边用手指轻轻地在桌子边缘划了几下……

    ※             ※             ※             ※

    当三少来到黎叔的宅院中时,宅子里一片漆黑,没有半点***,看来已经空无一人了。

    三少静静地立在院子里,背负双手,静静地抬头看天。

    天色早已黑了,天空中星月朦胧,那轮已经接近浑圆的月亮周围绕着一圈昏黄的圆晕。

    “明天……又该下雨了……”三少喃喃自语。

    “禀宗主,弟子已带人仔细搜查过整间宅院,里面确实空无一人!”一名魔门迷心宗的女弟子带着十四个着火红劲装,腰佩双短剑的女弟子来到三少身后,禀道:“宅中有少数人活动过的痕迹,但是并无打斗迹象。厨房里灶灰未冷,锅中残粥犹有余温,看来宅子里的人没走多久。”

    三少慢慢地道:“哦?锅里还粥?给我盛一碗,我肚子有点饿了。”

    那女弟子道:“宗主,那点残粥不合您的身份……”

    三少摆了摆手,淡笑道:“本宗主虽自小锦衣玉食,可是茹毛饮血的生活却也过过三年。在这乱世,有粥吃,已经很不错了。再说了,这些粥,该是煮给我的朋友吃的,他们能吃,我又如何吃不得?”

    那女弟子见三少执意如此,也不便违拗,便命人去厨房给三少盛一碗粥来。

    三少走到院中的桌前,拣了乔伟曾坐过的那张椅子坐下,右手放在桌面上,指头轻轻地叩动着,心里思索着,乔伟和黎叔究竟去了哪里。

    在二老刚进城时,三少便已知道了这个消息,也知道了华蓉想对付他们。可是华蓉一直未曾出手,加上今天上午又出了刺客的事,华蓉也就没过多地关注二老。在三少带人来此之前,华蓉派去大搜全城的人手,也还未搜到这里来。

    三少思来想去,这里是黎叔的老巢,再没有什么地方,比这里更适合黎叔和乔伟藏身。而二老来定州城,一定是为他三少。可是现在二老未见三少一面,就悄无声息地自这宅中消失了,情形着实有些诡异。

    难道是今日白天那些死士的幕后主使来此对付二老?

    但是凭二老的武功,就算打不过,也应当能从容脱身。可这宅中却没留下半点打斗的痕迹,可见这宅中并未有大队刺客来此闹事。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使二老在灶灰未凉,粥有余温时匆匆离去呢?

    正思索间,三少那放在桌上的手似乎摸到了一些划痕。

    这是一张檀木桌子,用料、手工、漆工都是上上之选。这样的一张桌子,是财富和身份的象征,真正有品位的人,不可能在桌子上留下任何痕迹。

    当下三少吹燃火折子,往那划痕处仔细看去,只见那里留着一个符号。

    确切地说,是一个笔划。

    这个笔划的刻痕很新,看上去是用指甲刻出来的,刻下没多久,而且并不是一次刻就的,而是添了好几次,才把这痕迹深深地留了下来。

    这是一笔捺。捺的尾部拖出去老远,很像一把刀,看上去很有杀气。

    一个会武功的人,虽然不见得能一掌击碎一张檀木桌,但要用指甲在桌上刻下一个简单的笔划,应该不用费什么力气,更不必添了好几次才让这痕迹更清楚,更容易被人发现。

    可是在黎叔的宅子里,不会武功的人是不存在的。

    正在这时,那去厨房盛粥的女弟子盛着小半碗已经快凉了的粥走了过来,恭恭敬敬地将粥递给了三少。

    三少接过粥碗,看着碗中的红枣莲子龙眼粥出神。

    那一笔捺在三少脑中突然变成了一把刀,一个没有武功的人手里提着的一把刀。

    然后三少突然笑了,他笑着将这碗粥一口一口地吃下,吃完之后,抹了抹嘴,问道:“你们知不知道,这世上有什么药能使一个天道级的高手在不知不觉间武功尽失,却不危及生命?”

    ※             ※             ※             ※

    定州城,富贾巨商、官宦人家居住的麒麟街。

    麒麟街中间有一栋异常豪华的大宅,这栋大宅原来的主人姓杜,曾是江湖中第一公正之人,号称侠士中的楷模,白道中人的典范。

    如今的江湖已不是三年前的江湖,三年前的第一公正之人已经不复存在,他的宅子也换了主人。

    这杜宅现在的主人,便是魔门二护法周凌飞。

    在这大宅中某间并不十分宽敞的房间中,一位身着淡黄色长袍,袍上绣着九条五爪金龙的年轻人端坐书案之后,手捧一杯香茶,一边用杯盖轻轻刮着茶水的泡沫,一边笑吟吟地看着坐着他对面的两个人。

    那是乔伟和黎叔。

    乔伟和黎叔并没有被五花大绑,事实上,现在的两大魔头,比起两个普通人都有不如。至少普通人可以用力,而他二人现在则连力都不能用。

    现在房中只有三个人,张天郓和千帅在将乔伟与黎叔带到之后,便告退出了房间。

    “请用茶。”那年轻人对着二老点头微笑。

    乔伟和黎叔面前有一张茶几,茶几上放着两杯最好的绿茶。

    乔伟和黎叔镇静自若地拿起茶杯,两人也各用杯盖慢悠悠地刮着茶水面上的茶沫,低着头专心致志地刮着。

    “好茶!”乔伟浅饮了一口,对那年轻人竖起大拇指赞道。

    “这茶,得一百八十八两银子一两吧?”黎叔品了一口,问道,“这茶好像是叫‘龙涎片香’来着,据说每年最多也只可出产百斤。”

    “幻魔真君果然好见识,这茶正是‘龙涎片香’。”那年轻人笑道:“若是二位喝着有意思,本公子这里存货不少,倒是可以送二位几斤的。”

    黎叔哂道:“公子羽你这是慷他人之慨啊!你买茶叶的钱,有一部分本该是归老夫所有。”

    这年轻人,正是嬴圣君众皇子中仅存的一人,公子嬴羽!那秦二世嬴海已成废人,如今已不能算人了。

    公子羽呵呵一笑,道:“幻魔真君这话倒没说错。你的千门盗门现在归于本公子门下,每年的进账,倒是有六成落入了本公子的腰包。”

    “公子羽,明人不说暗话。”乔伟不动声色地道:“你把我们两个抓来,应该不是请我们喝茶的吧?”

    公子羽笑道:“乔前辈冤枉我也!本公子哪里是把两位抓来的?分明是让人将两位请来的。本公子向来是讲理之人,对待江湖前辈,又怎敢动粗呢?本公子请两位来,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无非是以茶会友,瞻仰江湖前辈的风采罢了!”

    黎叔冷笑道:“公子羽请休说闲话!公子羽借老夫弃徒引老夫入彀,老夫栽得心服口服,无话可说。只是公子羽莫把我二人当成三岁娃娃,这以茶会友之说,也只有白痴才会相信!”

    乔伟冷哼两声,道:“况且,我二人助秦家灭你嬴氏满门,我们只能是仇敌,没有成为朋友的可能。”

    公子羽哈哈一笑,道:“二位前辈误会了。本公子不是来替我嬴家的人报仇的。心怀天下者,须心狠手辣,六亲不认。生在帝皇家,本公子早就做好了弑父杀兄弟的准备。就算秦家不杀那些废材,本公子也会动手。说来此事秦家和二位前辈还帮了本公子的大忙,本公子感激都来不及,又怎会怨恨二位前辈?”

    黎叔道:“这么说,你当真不是为你嬴家报仇来了?”

    公子羽道:“当然不是。死者已矣,报仇根本就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事。本公子请二位来,确实是想与二位交个朋友。”

    乔伟道:“跟你交朋友,我们有什么好处?”

    公子羽道:“本公子本手握东海二十万水军军权,近年来又扩兵二十万,麾下总兵力达四十万之众,均是精兵强将。东海沿海一带的海盗流寇已尽被本公子收服,全都于本公子帐下听令。本公子的势力更是遍及大江南北,项王军、霸王军、大唐国、魔门、北疆军内均有对本公子绝对效忠之人。这天下,到最后终究会归于本公子手中,若是二位与本公子交了朋友,将来裂土封疆,成王成候都是本公子一句话。不知二位愿否?”

    乔伟与黎叔听得悚然心惊,乔伟摇头道:“没想到公子羽竟有此等势力心胸。看来,以前外界关于公子羽志大才疏,有野心而无能力、魄力的传言却是谣传了。恐怕就算那西门无敌,也不见得是公子羽的对手。”

    公子羽笑道:“乔前辈过奖了。本公子是庶出,在宫中无甚势力,若是不装出荒淫无度的样子来,本公子又怎能活到今天?本公子原以为,西门无敌与秦家三少会是本公子将来平定天下时最大的敌人,最好的对手,可惜西门无敌死于九阴圣女华蓉手中,倒令本公子失掉了一个好对手。”

    西门无敌被华蓉所杀之事,乔伟与黎叔早从千帅口中获悉。现在听公子羽提到西门无敌与三少会是他最大的敌人,最好的对手,二人顿时心下了然。

    乔伟道:“公子羽的条件的确诱人,可惜,要我二人背叛三少,此事我二人却是无法做出的。”

    公子羽点头道:“本公子当然知道两位前辈的忠义。本公子请两位来,本就未存让二位背叛秦三少之心。”

    黎叔冷笑道:“哦?公子羽既知我二人是三少的左膀右臂,又对他忠心耿耿,何不杀了我二人,削弱三少的实力?今日公子羽已派刺客当街袭杀三少,既然杀不掉三少,杀我二人也总是聊胜于无吧?”

    至此时,乔伟和黎叔若还猜不到是谁派出的刺客刺杀三少,那就真是白痴透顶了。

    公子羽摇头笑道:“黎前辈说笑了。本公子的确想杀三少,但是既然本公子安排那样周密都没成功,想来是上天注定三少命不该绝。本公子不是逆天之人,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地加害三少?至于两位前辈,本公子更加不敢加害了。既然两位不愿入本公子门下,本公子也不勉强。但是二位帮本公子一个忙总可以吧?”

    乔伟道:“似公子羽这般人物,也需我二人帮忙?公子羽这才真是说笑了。”

    公子羽道:“乔前辈何必过谦?岁月不饶人和幻魔真君名满江湖,天下间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本公子就算手眼通天,也总有办不到的事。这个忙,还非二位来帮不可。而且,这一次二位并不仅是帮了本公子的忙,还可算是帮了三少爷的忙。”

    乔伟沉声道:“此话怎讲?”

    公子羽道:“华蓉得西门无敌武学真传,杀西门无敌之后得虎啸认主,如今她执掌魔门,麾下有北疆军十五万,又有胡族与其联盟。华蓉野心勃勃,三少欲得天下,华蓉必成大患!”

    黎叔不咸不淡地道:“恐怕是公子羽欲得天下,华蓉必成大患吧?”

    公子羽笑道:“就目前而言,三少的势力是最弱的,华蓉次之,而本公子则最强。所以,若论祸患之重,华蓉绝对是三少第一大患。”

    乔伟道:“恐怕灭了华蓉之后,公子羽便要向三少开刀吧?”

    公子羽摇头道:“本公子的大军远在东海,而三少的势力则在北方,离本公子最近的当属大唐国与江东霸王军。所以,本公子就算要下刀,也要先拣这两股势力动刀。本公子可以给三少一年时间,让他灭岭南项王军,积累实力,然后再与三少放手一搏,争夺天下!”

    乔伟道:“公子羽的意思,就是让我二人助你杀华蓉?”

    公子羽微笑点头,道:“正是如此。本公子不远千里亲身来此,就是要除掉华蓉,瓦解魔门!而且两位请想一想,华蓉与胡族联合,那是要灭我中原苗裔,我们绝不能让他们得逞!

    “瓦解了华蓉的势力之后,北疆军便可不战自溃,而胡族没了北疆军的协助,中原百姓没人会给他们卖粮卖马。就算他们想四处劫掠,也必激起百姓的愤慨与反抗。

    “如今天下大乱,四处义军多如牛毛,虽然各为其主,但是对胡族却是同仇敌忾。胡族战力再强,又怎可与整个中原对抗?没了北疆军,胡族这一支军队必淹没在中原的乱潮之中,片甲不存!”

    黎叔撇了撇嘴,道:“嗬,这又上升到民族大义上来了。”

    公子羽正色道:“本公子并非危言耸听。胡人凶残,想必二位前辈亦有耳闻。所以,我们就算要逐鹿天下,也得先清掉华蓉的势力,消灭这一支胡族军队!二位前辈,本公子所言句句是肺腑之言,若二位肯助本公子,本公子必依之前承诺,除掉华蓉之后,给三少爷一年时间准备!二位前辈,”公子羽举起了茶杯,道:“本公子以茶代酒,先敬二位前辈一杯。若是二位前辈答应本公子的提议,便请干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