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双雄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啪!”青铜酒爵砸碎地板的声音在厅中回荡,一阵衣袂带风声响起,五百身着黑衣,手持利刃的死士从院子里、假山后、偏房中、屏风后涌出。

    一阵刀光闪动,那些对此变故一无所知的魔门中人及北疆军将领、胡族将领们猝不及防之下,刚想作出一点反应,闪亮的钢刀已经架上了他们的脖子。

    事实上,他们即使有反应的时间也没用了,一些自恃功力深厚的魔门高手本想运气震开架在自己脖子上的钢刀,却发现,他们已经无法运功用力!

    “呼——”一阵轻风吹过,大厅南墙挡在一扇门户前的屏风突然无故碎成了粉末,化为点点碎屑。

    烟尘弥漫中,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背负着双手的公子羽自那扇门户后行出,走向华蓉与三少。而他身后跟着的数十个高手则飞快地自他身后分两列闪出,靠四面墙壁而站,包围了整个大厅。

    “公子羽?周凌飞,你竟敢背叛至尊!”独孤鸿渐有气无力地坐在桌子上,他本想冲过去和周凌飞拼命,可是刚一运气,就发现自己的内力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你究竟给我们下了什么药?”

    “是‘化功软筋散’。”坐在独孤鸿渐旁边的赵子扬忽然笑了起来,他拍了拍独孤鸿渐的肩膀,道:“独孤啊,你脾气不好,人又自大,得罪了不少人。我知道你又死忠至尊。可是至尊今天是必死之局,现在你也功力尽失,不知多少人惦记着要把你千刀万剐呢!你我兄弟一场,我不愿见你被人折磨至死,这便送你一程吧!”说着,两手抓着独孤鸿渐的肩膀,发力一搓,独孤鸿渐的身子突然从中间分成了两片,整齐得就像是刀劈的一般。

    鲜血激射而出,内脏淌了满地,大厅中顿时充斥着一股窒人的腥臭味。

    “献丑了,‘颠倒乾坤’功的阴阳离合手,我练得还不是十分到家。”赵子扬微笑着,用没染上半点鲜血的手举起了酒杯,朝着华蓉示意了一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华蓉不动声色地看着赵子扬,道:“如此神功怎能说还没练到家?赵护法过谦了。”

    华蓉与三少坐在独孤鸿渐、赵子扬的对面,赵子扬突然出手,他武功又高,因此华蓉与三少均不及救援。而且就算是有机会救的话,三少也是铁定不会出手的。对他而言,魔门与公子羽,都是他的敌人,除了他想保护,想救的人,别人他一概不理。

    “刺杀三少之事,是你跟周凌飞安排的吧?”华蓉笑问赵子扬。

    赵子扬点了点头,道:“还有左天纵、怜舟锋华父子。四魔使中,只有一个横天王不是我们的人,不过他现在,应该已经死了。”

    华蓉微笑颔首,道:“想不到,你们倒真懂见风使舵。”

    赵子扬笑道:“至尊错了,我们自始至终都没有背叛过至尊,因为早在三年前,我们就已经投靠了公子羽。之所以还混在魔门里边儿,就是等这一天。”

    瞬间便已将局势完全控制,周凌飞得意洋洋,刚想说两句话来表达一下他现在的心情,忽见三少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笑了一笑。

    周凌飞心中一惊,刚想作出警戒,忽发现原本好端端地坐在椅子上的三少不见了!

    下一个瞬间,三少已经出现在他面前,与他近在咫尺!

    周凌飞的手很快,三年前的武林大会上,他甚至想跟黎叔比一比谁的手更快的。

    但是现在他却发现自己的手慢得可怜。

    因为他的手还没伸出去,三少的手已轻温柔地扼住了他的脖子。

    “只要我手心劲力一吐,你会在瞬间变成一滩血浆,尸骨无存。”三少轻笑着,可是他如此温柔的笑容,在周凌飞眼中,却比魔鬼更加可怖。

    “公子,救我!”周凌飞嘶声道。

    “他救不了你,”三少笑看着周凌飞,“谁都救不了你。”

    公子羽在离三少一丈处站定,笑吟吟地看着三少。

    “果然是你,公子羽,你好心机,好手段啊!”三少看着公子羽,微笑着道:“看来,魔门里,有不少你的人吧?”

    公子羽淡笑着道:“三少过奖,三少也是好功夫啊!实不相瞒,不仅是魔门,北疆军中,亦有不少本公子的人。”

    说着,他向厅里厅外环顾一眼,道:“现在,你们可以站起来了。”

    大厅里顿时相继站起至少四**,其中有魔门各宗各堂的高手,也有北疆军手握重兵的将领。那些无力站起的人,全都用匪夷所思的眼神看着这些在自己身旁站起来的同门、同僚、兄弟、朋友,他们不知道,这些人什么时候竟成了公子羽的人!

    那些人站起之后,全都依次走到公子羽身后,对着公子羽叩拜道:“参见公子!”

    “公子羽,我们好像是盟友。”华蓉看着公子羽,没有半点异样表情地笑道:“既是盟友,你现在这么做,却是什么意思?”

    公子羽笑道:“至尊说笑了。盟友是什么?盟友是拿来背叛的。至尊不也是在我东海水军中安插了不少魔门弟子吗?可惜,他们中间,有的本来就是本公子的人,有的,现在也已经变成了本公子的人,那些不愿意做本公子的人的,全都不用做人了。”

    “你说话,我爱听。”三少笑眯眯地看着公子羽,道:“一个天下,怎能与别人共享?与盟友共享江山,不如一人独占。”

    公子羽拊掌笑道:“三少所言,甚得我心!这天下,本来就只能有一个主子。至尊你想做主子,秦三少想做主子,碰巧本公子也想做主子。想来秦三少与至尊是不愿做本公子的奴婢的,所以,本公子就只好出此下策了。”

    三少看了看周围,道:“公子羽莫不是以为制住了魔门的人便可令本少爷投鼠忌器,不敢出手?”

    公子羽笑道:“三少爷不是魔门的副门主吗?难道三少能置这些人的生死于不顾?”

    三少失笑道:“公子羽,你没弄错吧?魔门中人的生死又关我何事?就算你现在就把他们杀光,本少爷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公子羽笑道:“哦?就算本公子杀了华蓉,三少爷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三少摇头笑道:“你杀不了她的,本少爷不会让她死在你手上的。”

    公子羽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三少爷还是如从前一般,怜香惜玉得很哪!三少爷眼下抓着周凌飞,莫不是想以他为要胁,迫本公子放过华蓉?”

    三少道:“当然不是。我仅仅是看他不顺眼,想要他的命罢了。再说了,公子羽会关心周凌飞的死活?恐怕和杀华蓉比起来,周凌飞的一条命根本就什么都不是吧!”

    公子羽微笑摇头:“三少爷错了,对本公子而言,任何一个属下都是重要的,本公子绝不会随意放弃任何一个属下。”

    三少爷笑道:“公子羽倒是挺会笼络人心的。这么说,我抓周凌飞还真是抓对了?”

    公子羽道:“不,你抓了凌飞也没用。本公子想让你看看两个人,看过了那两个人,三少爷再决定杀不杀凌飞也不迟。”说着,他轻轻拍了两声手掌,片刻之后,两个黑衣死士便押着两个人走进了大厅。

    三少一见那两人,便摇头苦笑道:“果然不出所料……你早已抓了我的人……”

    被押进来的两个,正是乔伟与黎叔。他们身上虽然未加任何束缚,但是神情委糜,步伐虚浮,一看便知功力被制。

    “三少,我跟老黎这下子阴沟里翻船,失手啦!”乔伟看着三少,满不在乎地道:“不过你也不必担心我俩,公子羽暂时是不会杀我们的。”

    三少点了点头,道:“我自然知道,公子羽暂时不会杀你们。”

    黎叔道:“三少,小心提防公子羽,他便是左元放的徒弟,切莫大意!”

    三少心中微微一惊,看着公子羽,道:“哦?你便是左元放的徒弟?”

    公子羽颔首笑道:“正是。元放公是本公子尊师,本公子蒙他老人家相授‘金乌玄功’与‘葵水神雷’,后来得知先师死于三少爷手中,这仇,本公子是一定要报的。”

    三少道:“能不能请教一下,左元放他是从何处学来这两门上古奇功的?”

    公子羽笑道:“先师是在梦中蒙神人相授。”

    三少撇了撇嘴,道:“骗鬼的吧?梦中得神人相授?嘿嘿,依我看,左元放恐怕是挖了前朝开国君主姬轩辕的和前朝大祭祀太公望的墓,才得了这两门上古奇功的秘籍吧?”

    公子羽淡笑道:“有时候,真相没有谎言好听,也没有谎言那样更有传奇色彩。”

    三少知道,他蒙对了。现在他心里很有些不平,早知如此,他也去遍天下寻找姬轩辕和太公望的坟墓了。不过,他也在暗叹左元放运气实在太好。姬轩辕和太公望的墓据说各有九十九处疑冢,只有一处真墓。数百年来谁都不知道二人的真墓在哪,没想到却被左元放挖着了。

    公子羽又道:“三少,现在我手上有两个人,而你手上只有一个人,你是不是考虑一下,放过凌飞?”

    三少笑着点了点头,道:“可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三少轻轻一推,周凌飞便倒在了公子羽身旁。

    “你放了凌飞,就不怕我杀了乔齐天和黎古定?”公子羽不动声色地道。

    三少摇了摇头,笑道:“你不会杀他们的。有他们在你手上,你才能让我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动手。若是杀了他们,本少爷便可放手一搏,这样的话,对你而言,太不划算。”

    公子羽点了点头,道:“三少爷说得没错。不过,本公子手上还有别的人质。十个。”

    他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便见十个黑衣死士手起刀落,切断了十名魔门高手的脖子。

    “至尊,约束一下三少爷好吗?”公子羽淡笑着看着华蓉,道:“否则的话,本公子不敢保证,这些真正忠于你的人,会不会一个不留。”

    华蓉笑盈盈地看着公子羽,道:“公子羽想借着这些人质,让我与三少束手就擒?公子羽不是会两门上古奇功吗?为何不与本尊与三少放手一搏,亲手杀死我们?”

    公子羽摇头笑道:“本公子不是想让二位束手就擒,而是想让两位引颈就戮。心怀天下者,不逞匹夫之勇。能用最少的损失,最便捷的手段杀掉你们,本公子不愿多费半点力气。”

    三少拍手笑道:“公子羽果然是个人物!秦某佩服!”

    公子羽向着三少微微躬了躬身,笑道:“三少爷过奖了。智者,兵不血刃,屈敌于无形。愚者,方以蛮力相搏。三少爷如此聪明,难道也不懂这其中的道理?”

    三少朝公子羽挤了挤眼,道:“我自然是懂的。可是公子羽是不是太大意了?”

    公子羽笑道:“三少说的是什么意思?”

    三少抬手虚指乔伟与黎叔,道:“仅用两个手下押着伟哥和黎叔,难道公子羽认为,本公子救不了他们?”

    公子羽伸手作了个请的手势,道:“三少爷想救便救,本公子绝不加阻拦。”

    三少有些疑惑地看了公子羽一眼,道:“你该不是脑袋坏掉了吧?他们两个可是你最有力的人质。”

    “难道三少爷真会为他二人引颈就戮?以他二人的忠义,真会眼睁睁看着三少你不作反抗被本公子的人杀死?”公子羽反问道:“既如此,我还要他们两个有何用?”

    三少笑着点了点头,道:“这可是是你说的!”说话间,三少骤然自原地消失,下一个瞬间,便出现在被两个死士押着的乔伟和黎叔面前。

    他飞快地出手,两指点倒了两个死士,在他点倒两个死士的瞬间,他忽然嗅到了一丝异味。

    那是火药的味道!

    “不好!”三少骤然色变,他猛地一拉乔伟和黎叔,将他二人掷向华蓉,但是还没等他施展那瞬间移动一般的轻功,便听一声爆响响起。

    是炸药爆炸的声响,那两个死士的身体化作了两团爆裂的火焰,灼热的火焰和狂暴的气浪席卷了他们身体方圆三丈内的一切,地面被炸出了两个深五尺,直径近一丈的大坑。

    三少在爆炸的瞬间将身子缩成了一团,运功于后背,用后背去承受爆炸的威力。

    火舌灼穿了他外面的长袍,他背后所有的衣服都已被烧为灰烬,只剩下那件不坏金丝甲。

    气浪将他的身子掀得向前扑飞而出,地面上的碎石如暴雨般敲打着他的后背裸露在外的部位,在上面留下点点伤痕。

    在三少向前抛飞之时,公子羽笑着向三少劈出了两掌。

    两道隔空掌劲狂飙一般袭向三少,一道金黄,一道苍蓝。

    掌劲破空声犹如山风狂啸,又如雷动九天!

    华蓉在接住了给三少抛来的乔伟和黎叔之后,清啸一声,瞬移到了公子羽对面,身周撑开一张金黄色的光罩。

    她双掌连击,一连击出四道漆黑如墨的掌劲,迎向公子羽那道苍蓝色的掌劲。

    轰轰连响中,华蓉的四道隔空掌劲击中了公子羽那道苍蓝色的隔空掌劲,将其削弱不少,但并未将其完全消灭。残劲击在了华蓉身周的那金黄色光罩上,发出一声轰然巨响。

    那光罩摇曳了两下,光芒黯淡几分。

    而另一道金黄色的掌劲,则径直袭向正给炸得往前扑飞的三少,三少心有所觉,狂啸一声,修罗魔瞳再度出现!

    他一掌推出,遮天手与公子羽那道金黄色的掌劲正面交击。

    一声爆烈的巨响,整间屋子都给震得剧烈摇晃起来,天花板上灰尘簌簌落下,那些失去了力气软坐于座中的宾客给震得滚倒了近半。

    三少落于地面,嘴角挂着一缕鲜红的血丝。他随手扯掉身上那破烂的外袍内衣,上身只剩下一件不坏金丝甲。

    但是他随即又将不坏金丝甲脱了下来,抛给了华蓉。

    “把它穿上!”

    华蓉接住不坏金丝甲,道:“可是我有魔法盾……”

    “穿上!”三少用勿庸置疑的语气道:“你的魔法盾经不起几下子,这件不坏金丝甲却是永远不坏。再说,我有防御无敌的龙吟,却要这甲作甚?你的虎啸虽然攻击力比龙吟稍强,防御却差了许多。穿上这件甲,至少可以护住全身大半要害!”

    华蓉神情复杂地看着精赤着上身,露出一身匀称健壮的肌肉的三少,欲言又止。

    三少看着公子羽,缓缓拭净嘴角血迹,冷笑道:“本少爷伤势不重,又救出了伟哥和黎叔,公子羽,你的如意算盘打不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