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双雄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公子羽点了点头,笑道:“三少说得对,没有了乔齐天和黎古定在手上,本公子的确无法让三少你引颈就戮了。可是至尊呢?你又是如何想的?你是否不会在乎你门下弟子们的死活呢?”

    华蓉手握着那件留有三少余温的不坏金丝甲,对着公子羽嫣然一笑,这一笑,直令百花凋残,金石为开,便连心如止水的公子羽,心中都微微泛起一缕波澜。

    “这一次,本尊是大意了。”华蓉笑盈盈地道:“明知你公子羽可能在定州中,却还来参加周凌飞的寿宴兼丧宴,明知公子羽你有‘化功软筋散’之毒,却找不到解药,还让这些忠于我的弟子们放心大胆地吃这酒宴。呵呵……本尊自命天才绝顶,却不料公子羽更加计胜一筹,这一次,本尊栽得心服口服。”

    公子羽朝着华蓉微一躬身,道:“承蒙夸奖,不胜荣幸。却也不能怪至尊大意,毕竟至尊你不会想到魔门中竟会有这么多我的人,而且都合起来骗你,也想不到我会在至尊全城戒严,大查内奸的当口动手。你再智计无双,也是没办法算无遗漏的。至尊既然认栽,那便请自裁吧。至尊死后,本公子会善待这些魔门弟子的。”

    华蓉笑道:“公子羽真个不解风情,似蓉儿这般女子,公子羽也舍得让蓉儿去死?”

    公子羽淡笑道:“江山最重。”

    华蓉点了点头,道:“既如此,那蓉儿就唯有与三少联手,与公子羽你放手一搏了。”

    公子羽微有些惊诧,道:“哦?难道至尊不管门下弟子的死活了?”

    华蓉笑着,看了三少一眼,道:“魔门没有了,我还有三少。可是若连命都没有了,我便什么都没有了。”

    公子羽笑容渐敛,摇头叹道:“本公子错看你了,想不到你竟如此不体恤下属。五十个。”

    一声令下,五十名黑衣死士手起刀落,斩落五十个人头。

    “至尊,没有多少时间让你考虑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公子羽道:“否则的话,魔门就真的没有了。”

    “我死了,魔门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我不死,我还可依靠三少,让三少助我重建魔门。”华蓉幽幽地说着,眼中渐渐泛出晶莹的泪光,脸上绽出最灿烂,最妩媚,最动人的笑容,她笑着,目光自所有被制住的魔门弟子及那些忠于她的北疆军将领们脸上一一掠过,用略带哽咽的语气,幽幽地道:“你们,愿意为我死吗?”

    “愿意!”一声大吼,一名魔门弟子挣扎着站了起来,道:“弟子的命是至尊的!”说罢,一头朝着架在他脖子上的刀撞去,嚓地一声轻响,刀刃深深地没入了他脖子里。

    “我愿意!”又一名魔门弟子站了起来,“我愿意!”又是一人,“我们愿意!”又是一群人,“我们都愿意为你去死!”这次,站起来的是那些北疆军的将领。

    “我愿意!”一名死士过于激动,一刀捅进了自己脖子里。

    “我,我也愿意……”千帅嚅嗫着说了两句,声音便嘎然而止。站在他身后一名天涯一刀挥刀将他自肩劈成了两半。

    “叽里咕嘟,咕咕叽噜噜嘎突呃!(胡语:仙子啊,俺也愿意为你死啊!)”阿蒙黎护发狂一般抓着他的骨杖朝着身旁的死士猛打,一见大祭祀动手了,胡族的将领们也都开始暴动起来。

    三少看着这疯狂的,躁动的一幕,喃喃自语道:“老子这下子总算知道了什么叫倾国一笑了,娘的,蓉儿这笑要是用在战场上……妙不可言啊!”

    “跟他们拼了啊,他们要害至尊啊!”那些已经无力杀人的魔门弟子和北疆军将领狂吼起来,他们手无寸铁地扑向身旁的死士们,那本应该一点力气都没有的肢体突然爆发出可怕的力量,将他们身旁的死士们一一扑倒在地——或许那些死士,此刻已大半失去了斗志。

    魔门弟子和北疆军将领们用手掐,用指甲抓,用牙齿咬,用最原始的武器与本可以一刀就将他们了断的死士们疯狂地肉搏着,他们那不知从哪里爆发出来的力气将被他们按倒在地的死士们一个接一个撕成了碎片,那些不畏死亡的死士们此刻却爆发出无比惊惧的惨叫。

    公子羽无奈地叹了口气,局势已经乱了,已经没办法控制了。他必须得承认华蓉的魔力,只有华蓉,才能在这种时候反客为主,也只有她,能令他那如一潭死水般的心泛起涟漪。

    正因如此,公子羽更要杀华蓉。因为他不需要感情,不需要心动,他要的,只是江山。

    “十二鬼影,十八夜叉,天涯一刀,清场。”公子羽淡淡地发出了命令。

    人头,很多的人头。

    遍地的人头,到处乱滚,蜿蜒的血流,汇成一汪鲜血湖泊。

    五百个死士,连同所有赴宴的,忠于华蓉的魔门弟子和北疆军将领,以及所有的胡族将领们,包括大祭祀阿蒙黎护,全部被斩首。

    “清静了。”公子羽看着华蓉,淡淡地道:“你的人,全死光了。魔门、北疆军现在全是我的了。”

    华蓉点了点头,笑道:“这样不是更好?我无后顾之忧,三少也没有,我们岂非可放手一搏?”

    公子羽奇道:“你一点都不伤心?我葬送了你的势力,你的野心,你再也没机会成为古往今来唯一的女皇了。”

    华蓉摇了摇头,道:“伤心又有何用?没有命,当女皇只是一个笑话。留着命,虽然将来不一定会成功,至少也有卷土重来的机会。”

    公子羽深吸一口气,道:“我小看了你,你一个女子,却也有这般心胸,这等魄力,这样冷静,这种壮士断腕的勇气!这个局,已经没用了。”

    三少上前一步,与华蓉并肩而立。他看着公子羽,嘴角浮出一抹冷酷的讥笑,道:“公子羽,你想借伟哥和黎叔引我上钩,炸死我,却非但没炸死我,还被我救出了他们。现在你手上一个人质都没有了,你凭什么跟我们斗?就凭你的武功吗?”

    “本公子知道你们有天兵。”公子羽淡笑着,“龙吟虎啸合璧,天下无敌,就连我也没办法打败你们。这次是我失算,我没想到三少你的反应居然这么快,身上那件甲居然这么好。更没想到的是,至尊居然这么冷静,这么会分析形势。但是,三少爷,你有没有想过,在你跟至尊联手对付本公子的时候,本公子可让人杀掉乔齐天和黎古定?”

    三少冷笑,“你是在威胁我?”

    公子羽笑道:“你们只剩下四个人,其中两个还是需要人保护的废人,你们刚好一人保护一个。”

    华蓉道:“你是什么意思?”

    公子羽道:“我让你们离开,带着乔齐天和黎古定离开定州城。虽然杀不了你们,可是得了你的魔门和北疆军,也总算是聊胜于无了。”

    华蓉呵呵一笑,道:“公子羽,我原以为,天下最自大的人是三少,没想到,那人应该是你才对。你以乔齐天和黎古定的生命来威胁三少,无非是欺我们无人能保护他们二位,是不是?那我便告诉你,你不要以为,我们在这种时候出门,会真的不作任何防备!死亡武士!”

    华蓉一声清啸,房顶忽然破开两个大洞,两条全身包裹在黑布中,只余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黑影突然从天而降,落到了华蓉身后。

    “你们,好好保护他们二人。”华蓉纤手一指乔伟和黎叔,道:“记住,不能让他们伤了半根毫毛。”

    两个用高手的尸体炼出来的死亡武士机械地点了点头,走到乔伟和黎叔身旁,一左一右将二人卫护在中央。

    公子羽失笑道:“两个人?两个人就想护住乔齐天和黎古定?”

    华蓉嫣然一笑,回望那两名死亡武士,道:“公子羽不信你们的实力,你们是不是要表现一下?”

    那两名死亡武士中的一个机械般地点了点头,忽然纵身跃向八大铁卫中的一个。他起步时以右腿蹬地,蹬地时的大力竟将地面蹬出一个深达三尺的大坑,碎石乱飞。而当他起步之时,速度竟然快到不可思议,整个身体好像化成了一道朦胧的淡黑色影子,破空声便如山风呼啸!

    公子羽的脸色微微一变,喃喃道:“这是……”

    他正说时,那死亡武士已在瞬间掠至一名铁卫面前,双拳连环击出,一连击出十三拳!

    那铁卫反应也相当之快,虎吼一声,与那死亡武士对了十三拳,每一次双拳互击时都发出一声打雷般的闷响。

    十三拳过后,那死士武士飞快地抽身后退,又在瞬间掠回乔伟与黎叔的身旁。

    那铁卫怔怔地看着自己的拳头出神,他看到,自己的一双拳头忽然自拳背上各自出现一条裂口,然后那条裂口迅速扩大,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一直蔓延到他一双拳头,蔓延到手腕、手肘、整条手臂、两个肩膀、脖子、脑袋,然后是全身。

    裂痕渐渐加深,血慢慢渗了出来。

    随着裂痕越来越深,那慢慢渗出来的血最后竟变成了喷涌,那铁卫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喷血,他全身的血好像都喷了出来。

    然后他轰然倒地,山一般的身躯重重地栽倒在地,将地板砸得尘灰飞扬。

    “果然……是药人……”公子羽神情渐显凝重,“想不到,你居然可以炼出药人。我嬴家历代要花二十年才能炼出一个药人,而你,却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炼出了两个……”

    华蓉笑道:“我的手段,又岂是你们嬴家人可比的?公子羽,你说,这两个死亡武士,配不配守着乔齐天和黎古定?”

    公子羽淡笑道:“当然配了。”

    华蓉点了点头,娇笑道:“那好,公子羽,对不住了,我和阿仁,现在就要来取你性命了!虎啸!”

    三少同时大喝一声:“龙吟!”

    天空中突然响起一声龙吟,一声虎啸。两记巨响同时响起,夜空中一金黄一赤红两道光芒纠缠着飞掠而至。

    早在公子羽现身之时,三少便与远在天京城的龙吟取得了联系,龙吟在那个时候便已向着定州城赶来,三少故意与公子羽说那么多话,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而华蓉的虎啸本就在定州城内,随传随到,一声呼唤之下,自然瞬息即至!

    “在我们穿上龙吟虎啸之前,你还有机会杀我们!”三少故意挑衅。

    公子羽哈哈一笑,道:“三少爷说笑了!两位不着龙吟虎啸联手合战本公子,本公子亦要百招开外方能取两位性命,龙吟虎啸一到,本公子还有命否?所有人撤退,调集北疆军神弓营、铁骑营!对了,本公子还要去胡族军中造谣生事,就说是你们杀了他们的大祭祀和今日前来赴宴的将领!到时候,胡族人一定会与你们拼命的!哈哈,本公子倒要看看,二位能否带着乔齐天与黎古定冲破几十万大军的军阵!”

    说话间,他向着三少与华蓉各劈出一记隔空掌,然后抽身疾退。至于厅内的其他人等,则在公子羽发令时便已向着四面八方逸去,那些个效忠公子羽的北疆军将领则飞快地朝着军营方向掠去,准备调兵遣将去了。

    待三少与华蓉将公子羽劈向他二人的掌劲化解之时,公子羽及他的人早已出了周府,跑得一干二净。

    三少苦笑着,透过被两名死亡武士打破的屋顶大洞看了看在屋顶上空盘旋着龙吟与虎啸一眼,道:“娘的,公子羽倒是奸滑得很,一点英雄气慨都没有,说逃就逃了。”

    华蓉道:“正是这样他才可怕。好了,不能在此久留,要是让公子羽带大军将我们围困的话,那就更没办法脱身了!”当下二人飞快地掠出周府,向着定州府衙方向掠去。两个死亡武士背着乔伟与黎叔跟在他二人身后,龙吟与虎啸则一路吟啸着在天空中跟定二人。

    三少要去定州府衙,是因为柳逸菲和易菁菁还在那里,他不能弃下这两个用命保护他的女子于不顾。华蓉要去定州府衙,则是因为三少要去那里。在这个时候,三少与华蓉已经有了一种无声的默契,就好像心灵相通一般,彼此之间不能说,也能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定州府衙里已经空无一人了,华蓉早知会有如此情形。

    二人来到柳逸菲和易菁菁养伤的房内,却发现她二人已经不见了。

    华蓉道:“定是给公子羽的人擒了去!”

    三少点了点头,道:“公子羽手眼通天,要擒她俩也不是难事。他擒逸菲和菁菁,应当也是想借她二人来威胁我。”

    华蓉道:“但是现在我们没办法救她们了!第一不知道她们给公子羽关在哪里,再者我们现在也没时间去慢慢寻找。”

    三少咬了咬牙,道:“公子羽,妈的,不是英雄!他根本连西门无敌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不,”华蓉看着三少,静静地道:“公子羽比西门无敌要厉害得多,他擅于用一切手段来制造对自己最有利的形势,他不顾面子,不讲道义,不择手段。你要跟他争夺天下,就必须学会他那一套!”

    三少默默地点了点头,道:“我总算明白了。江湖中或许还有英雄,可是逐鹿天下之时,英雄……只会死无葬身之地!”说罢,他拉着华蓉的手,大步走出了房门。

    夜雨朦朦,三少与华蓉在雨中疾奔,他们所去的方向,是定州城的北城门。

    三少要带着华蓉回天京城。

    两个死亡武士背着乔伟和黎叔紧跟着他们,死亡武士永远不会叫累,不会叫苦,受伤不会痛,面对功名利禄不会背叛。

    在这个时候,死亡武士是最忠诚可靠的伙伴。

    离北城门还有一百丈的时候,一阵暴雨般的铁箭忽然从天而降,逆向三少等人。

    在这一瞬间,龙吟虎啸自天而降,附于三少、华蓉身上,两人同时着甲。

    着甲之后,二人正待带着死亡武士冲击城门,却听北城门那边传来一声大笑:“三少,华蓉,北城门外有北疆神弓营、铁骑营及五万步兵、胡族三万骑兵把守,若是你们觉得有把握冲破此阵势的话,尽管过来吧!”这声音,正是公子羽的声音!

    三少与华蓉对视一眼,又折往东面掠去。

    这时公子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三少,华蓉,你们就别白费力气了!东城门和西城门有胡族屠图哈族的神箭手各一万五千人,及北疆军各三万,胡族军各八万把守,也是无法通行!二位要走,还是往南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