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销魂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妈的,他把我们逼到南边儿,那岂不是要与天京城背道而驰?”三少愤愤地道:“居然动用几十万大军来拦我们这么区区几人!”

    华蓉道:“我不是说了吗?公子羽擅长不择手段来制造对他最有利的形势,我们往南去的话,对他自然最为有利。南边虽说不是他的天下,可也不是我们的天下!”

    乔伟忽然叫道:“三少爷,你们别管我和老黎了,把我们放下吧!如果没有我们两个累赘,以你和华姑娘的轻功,穿过这军阵也不是难事……”

    三少不假思索地道:“好,没问题!蓉儿,让你的手下把他们两个老不死的扔这儿!”

    黎叔闻言一声不吭就晕了过去。

    “三少!”乔伟忽然声泪俱下:“你怎能如此狠心?怎么说我也跟着你出生入死数年,你怎能不顾一点情份……”

    三少奇怪地道:“刚才不是你大义凛然地说叫我们扔下你们这两个累赘的吗?”

    乔伟无比悲愤地道:“我只不过是想表现一下我们的忠义,谁知道你居然……居然……”

    “娘的,怕死就别充大义凛然!”三少不屑地道:“就知道你这老小子心里怎么想的。”转对华蓉道:“蓉儿,现在我们无路可走,又不能扔下这两个老不死的,看来咱们只有往南去了!”

    华蓉点了点头,道:“好,就往南走。”

    乔伟顿时破泣为笑,黎叔也乐呵呵地醒了过来。

    当下三少与华蓉带着两个背着乔伟和黎叔的死亡武士折往南城门方向奔去,奔驰一阵之后,三少等人便到了南城门前。

    南城门大开着,城上城下没一个人把守,三少想都不想便往城门口冲去,华蓉一把拉住他,道:“小心有诈!”

    三少笑道:“不会有诈的。公子羽就是想我们往南边儿去,他要是想把我们困在城里的话,虽然有可能把我们困住,但是困住我们之后,他的人就不用做其它事了!”说罢,一把抓住华蓉那柔若无骨的小手,一口气冲过了城门,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             ※             ※             ※

    “公子,他们出城了。”卓非凡走到公子羽身旁,躬身道:“公子,要不要派人跟着他们?”

    公子羽摇了摇头,道:“不必了,没有人能跟住他们。”他看了卓非凡一眼,问道:“非凡,你有话要说?”

    卓非凡道:“属下有一事不明,不知公子为何不将秦仁与华蓉困死在定州城中,反要任他们脱身?”

    公子羽淡笑道:“要困住秦仁和华蓉谈何容易?若是逼得他们做困兽之斗,我们必损兵折将,还不如把他们逼走。反正魔门差不多被瓦解了,北疆军也落入本公子掌握之中,胡族又跟他们结下了梁子,只要他们不回天京城,他们就无力兴风作浪。等到本公子平了小霸王沈冲的霸王军,便去攻打天京城。灭了秦家和铁家之后,秦仁和华蓉纵有天大本事,也无力回天了。”

    卓非凡道:“但是秦仁与华蓉不除,公子您今后就算得了天下,他们恐怕也会危及公子的安全啊!”

    公子羽缓缓摇头,道:“要除掉他们也不容易,现在秦仁和华蓉走到了一路,龙吟虎啸合璧,天下无敌。除非他们脑子坏掉了,单枪匹马冲击数万大军,死战不退,我们方有机会杀死他们。可是秦仁与华蓉均是头脑冷静之辈,又哪会轻易做这等蠢事?除非……”说到这里,公子羽顿了一顿,笑看了卓非凡一眼。

    卓非凡笑着接道:“除非我们给他们制造一个非战不可的理由。”

    公子羽点头笑道:“不错,除非他们有非战不可的理由。非凡哪,当日秦仁重出江湖的第一战,似乎是在乌云城中,瓦解匪军战王军的那一战啊!”

    卓非凡笑道:“公子所言极是。秦仁一怒为红颜,单刀匹马杀战天王兄弟,瓦解战王军,为的,就是救他那被战王军掳去的女人和儿子。秦仁不是负情薄幸之人,他从前虽然是个无行浪子,但是最近不知怎地转性了。我们手上,有两个魔门的丫头,她俩当日为护秦仁,不惜牺牲生命,秦仁若见她们有难,不会袖手旁观。”

    公子羽道:“两个丫头还不够,她们跟着秦仁的时日尚短,秦仁若真心怀天下,不见得会为这两个丫头赴死。非凡哪,你去查一查,秦仁最爱的女人是谁,想办法把她们请到定州城来。十二鬼影、十八夜叉、天涯一刀你都带去吧,天京城……毕竟是秦家和铁家的大本营。”

    站在公子羽身后的张天郓忽然上前一步,道:“禀公子,属下的师妹黎小叶与属下自小一起长大,感情很好。但是黎古定为了讨好秦仁,把她献给了秦仁,眼下她该也在天京城中。属下恳请公子恩准属下与卓大人同去,属下有把握取得黎小叶的信任,这样的话,也可令卓大人方便行事。”

    公子羽缓缓点了点头,道:“既如此,你便与非凡同去吧!你们今晚便出发,要在定州城的变故传到天京之前,连夜赶到天京。记住,只能智取,切不可力敌。若事情败露,须当机立断,马上撤走。本公子不希望看到你们去的任何一个人受到半点伤害。”

    张天郓和卓非凡顿时感激涕零,跪拜道:“公子隆恩,属下当以死相报!”

    公子羽摇头道:“我不需要你们死,我要你们好好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助本公子成就大业,才能与本公子共享这锦绣河山。非凡,这件事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了。本公子要回东海,准备起兵攻打小霸王沈冲。北疆军就留在定州,他们会听命于你的。至于胡族,纵不会听命于你,也不至于和你捣乱。至少,在猎杀秦仁、华蓉一事上,他们会大力相助的。等本公子回到东海的时候,你们的事情,想必也会办得差不多了。霸王军一灭,本公子即挥军北上,与你们会合,夺天京城!”

    ※             ※             ※             ※

    天亮的时候,雨渐渐下大了。

    连夜在雨中奔行三百里,内力深厚如三少,在这个时候也有些撑不住了。

    他猛地停住脚步,摊开四肢,仰躺在满是泥泞的地上,任泥水将他的身体浸透。

    他仰望着灰暗的天空,和空中扬扬洒下的雨滴,张开嘴,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吞咽着天上降下的雨水。

    华蓉在他身旁停了下来,她看着**着上身的三少,道:“怎么了?累了吗?”

    三少摇了摇头,道:“有点累,但这不是我停下来的理由。”顿了顿,他缓缓地道:“从小到大,我还没有像今天这般狼狈过。就算是三年前,我们面对西门无敌,无计可施不得不逃之时,也逃得从容洒脱。”

    华蓉安慰道:“这次不一样,这次我们面对的不仅有一个比西门无敌武功更强的高手,还有数十万大军。能保住命,已经算是很不错了。”

    三少笑了笑,忽然扭头看着华蓉,道:“你真好看。”

    华蓉俏脸一红,嗔道:“这时候还说这些俏皮话儿,讨打吗?快起来,你这样躺着像什么样子,脏死了。”

    三少笑着坐了起来,背上已经沾满了泥泞,正顺着雨水往下淌。他那条黑色的丝绸长裤已经给泥污染得失去了本色,一片黄黑相间,还沾着许多草叶。

    三少看着华蓉,笑眯眯地道:“蓉儿,今天我算是饱眼福了。感谢老天,下了这么一场雨,感谢公子羽,是他让你在雨中跑了这么久。”

    华蓉一愣,低头一看自己的身子,只见那被雨水淋湿的薄衫正紧紧地贴在自己的身上,将她那玲珑有致地身段完美地展现出来。更要命的是,胸脯上那两点此刻也清晰可见。

    华蓉脸红得更厉害了,她飞快地转过身子,呸了一声,道:“不准看!”

    三少哈哈大笑,道:“蓉儿,我已经对你坦诚相见了,你现在这样子还隔着好几层衣服,怎地就不肯让我看了?你未免太小气了罢!没想到啊,当年在我面前,口口声声说要陪我共度良宵的九阴圣女,今日却也会露出这般小女儿情态……”

    华蓉红着脸嗔道:“当年那是因为,是因为奉了西门无敌之命,要勾引你来着。现在,现在却是不一样了。”

    三少促狭地笑着,道:“哦?现在怎地不一样了?现在就不用勾引我了吗?”

    “你……”华蓉气极,忽然嫣然一笑,道:“好啊,你要看是吧?那我现在便让你看。”说着便伸手去解衣带,同时还招呼了一声:“乔前辈,黎前辈,有好戏看哦,快来看哪!”

    乔伟和黎叔顿时从两个死亡武士背上跳了下来,一边屁颠屁颠地往这边跑,一边叫道:“有什么好戏看?你和三少上演打野战吗?那敢情好看!”“脱啊脱啊,害羞个什么劲儿啊,快脱啊!”

    两人说着,跑到了三少和华蓉身旁,蹲了下来,不知从哪里掏出两包爆米花,一边嚼爆米花一边睁大眼睛看着三少和华蓉,嘴里还不住地催促着:“快点啊,观众们都等着呢!”

    三少苦笑一声,道:“蓉儿……你这一手,还真是好得很啊!”

    华蓉眨了眨眼,歪着脑袋,俏皮地笑着,道:“那你现在还要看吗?”

    三少正气凛然地道:“千万别便宜了那两个老流氓!”然后站起身来,附在华蓉耳边,小声道:“等下我们找间客栈,我们两个开一间房间,到时候我再仔细研究研究……”

    华蓉顿时抡起粉拳就往三少身上砸去,三少大笑着跑开,跑到乔伟和黎叔身旁,两手将二人提了起来,道:“要看好戏是吗?现在给你们表演空中飞人!”说罢将二人一把扔了出去,狠狠地砸进了泥泞中。

    “好了,赶路吧!得找个有人的镇子,洗个澡换身衣服吃顿饱饭好好睡上一觉了……”

    又在雨中奔行了一个多时辰,一个笼罩在烟雨中的小镇终于出现在三少等人眼前。

    三少望了华蓉一眼,摸着下巴意味深长地笑道:“蓉儿啊,这地方,可是找到了哦!”

    ※             ※             ※             ※

    天京城,秦府。

    黎小叶正在杜晓妍房内跟杜晓妍学弹琴,忽有一个婢女匆匆走了进来,对着黎小叶和杜晓妍行了个礼,道:“黎小姐,府外边儿有个自称是您同门师兄的年轻男子求见。”

    黎小叶好奇地问道:“哦?我的同门师兄?他有没有告诉你他的名字?”

    那婢女道:“那男子只说,他有个小名儿,叫郓哥儿。”

    黎小叶笑道:“我知道了,你去把他请到偏厅,我一会儿就去见他。”待那婢女离开后,黎小叶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自语道:“义父已经把他逐出师门了,他来找我做什么呢?难道是在外边混不下去了,想让我求义父让他重列门墙?”

    杜晓妍道:“你那被逐出师门的师兄捡黎叔不在的时候来见你,不会有什么问题吧?你去见他,不怕阿仁生气吗?”

    黎小叶笑道:“晓妍妹妹,郓哥儿是我的师兄,阿仁也是知道他的。我去见我师兄,又是在秦府里边儿见面,阿仁知道了也不会生气的。”

    杜晓妍想了想,道:“那我陪你去吧。”

    黎小叶呵呵一笑,道:“你呀,怕是我背着阿仁跟别的男人眉来眼去,想去监督我吧?”

    杜晓妍微笑道:“没有的事,只是这下雨天闷得慌,又不能出门逛街,所以想跟着黎姐姐你去见见你那师兄,看看他有没有资格惹阿仁生气呢!”

    黎小叶道:“些话怎讲?”

    杜晓妍道:“若是你师兄是人中龙凤,你去见他,阿仁可能会生气。但若你那师兄是人中虫草,你便是见他,阿仁又怎会生气呢?”

    黎小叶卟哧一笑,道:“你也是个厚道人,现在跟着阿仁这么久,怎地也变得这般尖酸刻薄了?好啦,走,陪我去见我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