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销魂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张天郓站在秦府大门外,撑着一把油纸伞,静静地等待着。

    他现在的心情是激动的,既因为可以借此立下一大功,还因为可以再次见到他一直暗恋着的小师妹。

    他希望能在师妹面前,堂堂正正地告诉她,他现在也有出息了,他现在也遇到了一个看重他的能力,给他施展才华的机会的好主人。

    他甚至想告诉小师妹,他并不比秦仁差,他将来的成就绝对不下于秦仁。

    但是,他很明显地忽略了一个事实,那就是,他张天郓现在是在给别人打工,而三少,则是自己创业当老板。

    又或者,他是刻意不去想这些。

    尽管心情无比激动,但是张天郓的神情却很平淡,淡然地就像超脱物外的老僧。他现在的修心功夫,也已经相当不错了。

    等了一阵,那前去通报黎小叶的婢女自大门中走了出来,来到张天郓面前对他微微躬身,道:“公子,黎小姐有请,请随婢子来。”

    张天郓躬身还礼,微笑着道:“多谢了。”

    张天郓随着这婢女往秦府内行去,边走边装出随意的样子,四下打量着。秦府很大,也很安静,看上去没有多少人。但是张天郓却感到,从他一踏进大门的一刻起,便有许多带着警惕意味的气机锁定了自己。

    他知道,这看上去安宁祥和的秦府事实上却是处处杀机,暗处也不知潜伏了多少高手护卫。

    张天郓迅速盘算起来,这一次来天京城,他和卓非凡共带来了十二鬼影、十八夜叉、天涯一刀计五十三名高手,但是凭这五十三名高手显然无法潜进秦府,强攻则更加没有可能。

    天京城如今已完全在秦家和铁家的控制之下,城里城外屯兵三十余万,若是贸然行事,事情败露的话,他们想跑都没可能。

    所以,必须想办法将秦仁的女人诱出秦府,在秦府外避开秦家与铁家的人的眼线,设计擒拿。擒获之后,不能作任何逗留,须即刻出城。

    一边盘算着,张天郓一边随那婢女来到了三少的女人们居住的那处庭院旁的一座偏厅里。照规矩,在还没过门前,这些与三少有了关系的女子还不能算是真正的秦家人,她们要会客,不能在主屋的大客厅里,只能在这等偏厅中。

    张天郓踏进了偏厅,黎小叶与杜晓妍已经在厅中候着他了。

    张天郓看到了黎小叶,他脸上浮出一抹得体的微笑,对着黎小叶微一躬身,道:“师妹,三年未见,别来无恙?”又对杜晓妍躬身道:“杜姑娘,三年前你我见过一面,可还记得在下否?三年未见,杜姑娘风采更盛往昔啊!”

    黎小叶与杜晓妍各自回了礼,杜晓妍笑盈盈地道:“公子有心了,没想到公子仅见过晓妍一面,却还记得小妍。”

    黎小叶细细打量着张天郓,她陡然发觉,这曾经有些浮滑的师兄,现在好像变得成熟多了,行为举止已经相当得体。

    而杜晓妍在看了张天郓一阵之后,放下心来。在她看来,这张天郓虽然长相还不错,行为举止也很得体,但是眼神中却缺少一种东西。杜晓妍想了想,该用什么词来形容张天郓缺少的东西呢?是担当、魄力!对,正是担当、魄力!

    而且他的眼神太平静了,平静得像是刻意装出来的一般。按理说,见到许久不见的小师妹,他不该如此平静。他现在这样子,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便是他心里有鬼。

    杜晓妍曾听三少说过,眼睛是灵魂的窗户,在很多时候,我们可以从一个人的眼睛,看到他的灵魂深处。

    所以,现在杜晓妍已经对张天郓留上了心。

    “有劳师兄记挂了,小妹这些年过得很好。”黎小叶看着张天郓,笑道:“师兄先请坐,来人,给我师兄上茶。”

    待婢女给张天郓奉上热腾腾的香茶之后,黎小叶问道:“师兄这些年却在何处谋事?今日来找小妹,不知有何贵干?”

    听到黎小叶说话的语气内容,杜晓妍对她也放下心来。黎小叶说话完全是外交辞令,就好像见的不是她青梅竹马的师兄,而只是一个普通朋友。

    杜晓妍自然不知,在黎小叶心中,早已没有了她这师兄的半点影子。三少那一朵只为她盛开的遮天玫瑰,早已摘取了她的心。

    张天郓抿了一口茶,笑道:“这些年,为兄也没做什么事,就是凭着以前的手艺,做些小生意。只是如今世道太乱,为兄孤身一人也是孤掌难鸣。所以为兄这次来天京城,是想求师妹一件事。”

    黎小叶笑道:“师兄言重了,你我师兄妹一场,何需用这‘求’字?师兄可是想让小妹在义父面前说几句好话,让义父重收师兄于门下?”

    张天郓笑道:“师妹冰雪聪明,为兄佩服。为兄正是这个意思,如今逍遥山庄和铁血啸天堡已是国之栋梁,师父身为逍遥山庄举足轻重的客卿,将来前途不可限量。为兄虽然无能,但近些年却也学了不少真本事。为兄每每念及师父的恩情,均是羞愧难当,当年与三少争执,却是为兄错了。为兄想重归师父门下,用这一身本事,来报效秦家与三少,但是为兄却无颜去求师父与三少,只得先见师妹,还望师妹成全。”

    黎小叶想了想,道:“义父与三少均不在天京城中,小妹说的话在三少面前份量也并不如何之重,师兄想要重归义父门下,还需三少点头方可。这样吧师兄,待义父与三少回来之后,小妹便尽力去求义父与三少,成与不成,还要看师兄造化了。”

    张天郓略带遗憾地点了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为兄在此多谢师妹了。”说罢起身对黎小叶端端正正地行了一个礼。

    黎小叶忙道:“师兄何必如此多礼?你我师兄妹一场,这点小事本是师妹应该做的。师兄,小妹如今寄人篱下,在别家府中会客,时间过久的话,恐会若人嫌话,师兄你看……”

    张天郓点头道:“为兄明白师妹的意思。既如此,那为兄就先告辞了。为兄现在就下榻在京门街上的福临客栈里,若是师父与三少回来,还请师妹差人通知一声,有劳师妹了。”

    黎小叶道:“师兄请放心,小妹答应了师兄的事,一定会为师兄办到。”

    张天郓又道了声谢,向杜晓妍行了个礼,道:“杜姑娘,那在下这便告辞了。”

    杜晓妍笑着点了点头,道:“公子走好,恕晓妍不能远送了。”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张天郓的眼睛一眼。

    张天郓的目光与杜晓妍那好像在窥探他心灵深处的目光一触,平静的心湖突然泛起丝丝波澜,心里没来由地一慌,忙低下头去,不敢再与杜晓妍对视,匆匆告辞后,快步走了出去。

    待张天郓离去之后,杜晓妍道:“烦请去两个人跟住此人,务必将他的行踪牢牢掌握。”

    没有人应答,但是杜晓妍知道,现在已经有两个高手在暗中跟住张天郓了。秦府之中,从来就不缺高手。

    黎小叶问道:“晓妍妹妹,你差人跟住我师兄,却是什么意思?”

    杜晓妍道:“黎姐姐,你这师兄,很有些问题。”

    黎小叶奇道:“哦?我师兄会有什么问题?”

    杜晓妍道:“你师兄见你时的神情太自然了,自然得好像刻意装出来的一般。据我所知,你师兄当年被逐出师门,全是因为你,因为他不愿看到你跟了阿仁,由此可见,你师兄对你应该有着特殊的感情。试问,一个对师妹有着特殊感情,又是自小一起长大的师兄,在见到三年多未见的师妹之后,怎可能还会如此自然?

    “再者,你师兄刚才和你说了这么多话,当你提到黎叔和阿仁不在京城中时,他居然只有一点遗憾的样子。既没有怎样失望,又没有追问你义父和阿仁去了哪里,何时回京。这与他说的,想重投黎叔门下,替阿仁效力不符。

    “他既示因见到你而激动,又好像并不在意黎叔和阿仁是否在京中,那么他到京城里来,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他在走之前,不敢与我对视?为什么他会避开我的目光?为什么走得那么匆忙,与他初来时的镇定判若两人?

    “所以,我怀疑,你师兄此来京城,一定别有目的。而且,很有可能是对秦家、对阿仁不利的目的。”

    黎小叶听了之后,用有些惊奇地语气道:“不会吧?我与师兄自小一起长大,对他了解颇深,他……根本就没这么深沉的心机呢!”

    杜晓妍微笑道:“黎姐姐,三年的时间,是足够让一个人改变的。有时候,一个你原本熟悉的人,也可以变得你根本就不认得。黎姐姐,你仔细想一想,你今天见到的师兄,还和以前的师兄一样吗?”

    黎小叶沉思一阵,仔细回想从初见张天郓到他离去时的那一幕幕,渐渐地,她也觉得不大对劲了。正如杜晓妍分析的一样,以她师兄对他的感情,见到她时,绝对不应该那般平静自然。师兄的平静自然,真的就像杜晓妍说的一样,是刻意装出来的。

    “师兄他……的确有些不对,”黎小叶喃喃道:“可是,要说他想做什么对义父和阿仁不利的事,我师兄好像还没这个本事。”

    “所以我要差人跟着你师兄,看看他究竟有怎样的安排。”杜晓妍一脸凝重地道:“你师兄的确没本事对黎叔和阿仁不利,甚至秦府中上上下下,他都没有几个对付得了的。可是,现在黎叔和阿仁都不在京中,他们要是想……”说到这里,杜晓妍忽然脸色一变,道:“糟了,阿仁他,他有一个最大的命门!”

    黎小叶见杜晓妍情急的样子,忙道:“晓妍妹子,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杜晓妍急道:“阿仁心软,当年我被杜公甫抓走,他一个人赶去救我,险些送命。上次梅姐和宝宝给战王军抓了,他又一个人挑战全城的匪军,他……他可以为了他的女人不顾自己的性命……”

    黎小叶神色一变,道:“你是说,我师兄他可能是想抓我去威胁阿仁?可是他跟阿仁,应当不至于有那么大的仇恨……”说到这里,黎小叶也是心中一寒。她陡然想走了,当年张天郓给黎叔逐出师门时,他看着三少时那阴狠怨恨的眼神,那仇恨,并不是能轻易消除的!

    杜晓妍匆匆站了起来,向着偏厅门外跑去,边跑边道:“快去看看梅姐和宝宝有没有事!你师兄来秦府可能是来查探底细来着,我现在想来,他可能根本早就知道黎叔和阿仁不在京城!”

    黎小叶忙跟在杜晓妍身后,向着秋若梅和宝宝住的阁楼方向跑去。

    “晓妍妹妹,老爷子和夫人那么疼宝宝,梅姐住处的守卫最是森严,你师兄纵有天大本事,也不可能潜进来抓人的……”

    杜晓妍急道:“师兄是没这本事,可是师兄背后的人,指使他做这事的人,既然有这等魄力,当是也有相当的能力,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有事该怎么办?”

    说话间,两女急匆匆地跑上了秋若梅住的阁楼,跑到楼上,推开秋若梅的房门一看,却见秋若梅正好端端地坐在床边逗着宝宝。

    秋若梅见黎小叶和杜晓妍匆匆忙忙的样子,好奇地问道:“小叶、晓妍,你们这么急到我这来有什么事?”

    “没,没什么。”杜晓妍笑了笑,走到床前,边和秋若梅逗着宝宝,边想:“难道我猜错了?难道黎姐的师兄,根本就没存什么坏心思?可是……可是他的眼神很不对劲啊!”

    这时黎小叶笑道:“怎样,晓妍妹妹,我说的没错吧,我师兄他没存着什么坏心思吧?”

    秋若梅听得奇怪,问道:“师兄?小叶,你师兄不是已给黎叔逐出师门了吗?你今日又看到他了?”

    黎小叶笑吟吟地将张天郓拜访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并将杜晓妍的推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秋若梅,最后说道:“我看哪,晓妍妹妹是关心则乱……”

    “不对,”秋若梅沉吟道:“晓妍的推测很有道理。阿仁在定州城跟魔门搅到了一起,黎叔和乔叔前去查探,到现在也没消息传回来,小叶你那三年都未曾出现的师兄拣这个时候来京城见你,其中一定有问题!”

    想了想,秋若梅忽然心中一动,道:“今日是否所有的姐妹都在府中?”

    杜晓妍道:“清姑娘、轩轩姐去兵部了,怜舟姐姐和霓儿姐姐去了刑部帮秦风大哥处理事情,其他人都在家里。”

    秋若梅道:“不好,你师兄若真有问题,他很有可能拣清姑娘她们下手!快,叫人随我们一起去看看!”

    ※             ※             ※             ※

    出了秦府,张天郓即快步向着京门街方向行去。

    他边走边暗暗心惊,杜晓妍的眼神实在太可怕了,他很难想象,那样看似柔弱的女子,也会有那般穿透力那么强的眼神。

    他甚至怀疑,杜晓妍已经看穿了他的用心。不过他又抱有一丝侥幸,他自认为自己伪装地已经够好了,这三年来跟着公子羽练武修心,也让他的镇定功夫大有进步,连黎叔和乔伟都栽在他的手里,他不信一个小丫头的眼力会比乔伟和黎叔还毒。

    而当他拐过了两个街角之后,他便心中一沉,知道那最后一丝侥幸也不必抱了。

    因为他已经感到了,身后有人跟踪。

    跟踪的人有两个,而且都是高手。论武功,他张天郓自然可以打败那两个跟着他的高手,今日的张天郓已经今昔对比,但是杀了那两个跟踪的高手之后,这天京城,他也便呆不下去了。

    可是杜晓妍明显已对他起疑,否则不会派人跟踪他,就算不杀这两个高手,他张天郓所谋划的事情同样进行不下去。

    怎么办?

    ※             ※             ※             ※

    小镇上有客栈,虽说不是什么豪华大客栈,可也有屋顶遮雨,有热水洗澡,有热菜可吃。

    三少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衣裳,和华蓉、乔伟、黎叔一起吃了顿热腾腾的饭菜,将华蓉送回房间后,便来到了乔伟和黎叔的房内。

    他看着两个一脸委糜的老魔头,问道:“公子羽有没有说过,‘化功软筋散’用何法可解?”

    乔伟一脸不爽地道:“他会说才怪!娘的,既没有解药,又不能运功逼毒,可把我憋死了。”

    三少点了点头,道:“既如此,那我们便搏一搏。”

    乔伟和黎叔顿时一脸紧张地问:“怎么个博法?”

    三少微笑道:“我用‘霸皇令’的吸力,看能否吸出屯积在你们丹田内的麻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