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销魂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乔伟盘坐在床上,摆出五心向天的姿势。

    三少立于床下,右手按在乔伟小腹上,左手搭于右手手背。

    “准备好,我要开始了。”三少沉声道。

    乔伟深吸一口气,点了点头,道:“动手吧三少,不过请千万悠着点儿,千万别把我给废了!”

    “放心,”三少开始运气,“一有不对,我会立即撤功的!”

    说罢,三少的“霸皇令”开始急速运起,那贴于乔伟小腹上的右手掌心渐渐生成由九种劲道组成的一个真劲漩涡。

    那漩涡急速旋转,但却并未像三少杀人时一般,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而是凝而不散,始终保持着鸡蛋大小的范围。

    这样一来,真劲漩涡的吸力更强。三少以前杀人时,凭这真劲漩涡可以将敌人的真气消于无形,甚至可以引得敌人身不由己自行撞到他掌心。而现在,他则是利用这真劲漩涡,透入乔伟的经脉之中,沿经脉行至丹田,开始吸取屯积在丹田中的,化功软筋散的药力。

    那压制着乔伟功力的药力现在的形态也如真气一般,是一种流动的气态,在三少的功力吸引之下,渐渐剥离乔伟丹田,向着三少的掌心涌去。

    三少心中一喜,暗道此计可行,当下便提升功力,加大真劲漩涡的吸力。

    片刻之后,那压制得乔伟无法运功用力的化功软筋散的药力便给尽数抽离出来,聚于三少掌心。

    三少轻叱一声,后退一步,火速撤掌,那化功软筋散的药力在他掌心凝成一颗拇指肚大的气状漩涡,兀自不断地旋转着。

    三少想了想,取出一个瓷瓶,将这点药力装了进去,仔细封好。他要留着这点药,来研究出化功软筋散的解药。

    乔伟在三少撤掌之后,小心翼翼地一运功,顿时发现自己的内力又可畅通无阻地在经脉中运行。他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叫道:“好了,这下子全好了!”说罢他轻轻击出一掌,一缕掌风隔空击在房中的椅子上,那椅子顷刻间老化,渐化成一地灰烬。

    黎叔见乔伟恢复功力,马上大声道:“三少,轮到我了!”

    三少深吸一口气,抹去了额上的汗珠,点头道:“好,这就给你驱毒。”

    三少说得轻松,可是刚才给乔伟驱毒,他足足耗费了三成半的功力。加上要小心翼翼地控制真劲漩涡,既吸出药力,又不伤着乔伟,与耗费的功力比起来,耗费的心神更剧。

    不过既然已成功替乔伟驱毒,索性打铁趁热,也给黎叔将毒驱除,总不能厚此薄彼不是?

    ※             ※             ※             ※

    华蓉站在窗前,凝视着那绵绵的雨幕。

    从手握重兵的魔门至尊,到现在手下无一兵一卒的孤家寡人,她现在几乎是一无所有了。

    她知道,她安插在项王军、霸王军、大唐国内的那些魔门弟子,现在恐怕也落入了公子羽的掌握之中。

    连魔门本部和北疆军公子羽都可完全渗透,更何况那些远不及魔门组织严密的新义军?

    公子羽远比西门无敌更加可怕。

    这是华蓉对公子羽的新认识,从前那个贪花好色,荒淫无度的公子羽只是假象,只是公子羽故意作出来迷惑世人的。

    所幸她现在还有天兵虎啸,还有两个绝对忠诚的药人,还有一身正在不断增强的魔法。更重要的是,她现在还有三少。

    身后的房门被轻轻推开了,听着那像小偷一般蹑手蹑脚的轻微声响,华蓉不用猜便知道进来的是谁。

    但是她诈作不知,依旧专注地看着窗外。

    三少轻手轻脚地走到华蓉身后,偷笑着伸出手,两手环抱,准备施展那惊世骇俗的绝学——抓奶龙爪手!

    就在他的魔爪从华蓉身后自左右两方袭向华蓉的胸部时,华蓉忽然猛地一转身,笑盈盈地看着他,道:“小贼,你想偷什么?”

    三少丝毫没有偷香时给人撞了个正着时应有羞愧,他大言不惭地道:“你错了,我不是小贼,我是采花贼,我是一个偷心的采花贼!”说话间,他那两只手居然还就势放在了华蓉的肩膀上。

    他握着华蓉的两肩,低下头,深情地注视着华蓉那双美丽的眼睛,道:“蓉儿,我们……来一起研究研究彼此的身体有何不同之处吧!看一看,我能不能用我的长处来填补你的短处。”

    华蓉卟哧一笑,手指在三少鼻尖上轻轻一点,道:“你这小淫贼,说话没个正经的,要是良家女子,早被你吓跑了!幸好我是魔门妖女,见怪不怪。”

    三少摇了摇头,道:“你错了,我所要进行的,是很严肃的医学研究,我可没有存着半点歪心思。你这样误会我,我会很心痛的。”

    华蓉忍着笑,配合着三少的严肃表情,道:“那好,你说,该怎样开始?”

    三少的手从华蓉的肩头,缓缓滑落到她腰际,深情款款地道:“首先,要解开这根束缚了真理的带子,除掉你这层阻绝了真相的布料……”

    哧——一声轻响,三少拉开了华蓉那系在腰间,束着长裙的裙带。

    华蓉的呼吸陡然急促起来。

    ※             ※             ※             ※

    天京城,雨落如丝。

    张天郓行走的速度越来越快,跟在他身后的两名秦府高手显然没想到他的轻功会如此之佳,不知不觉间,那两名高手也加快了速度。

    张天郓走到了一处人烟稀少的街口。

    这是天京城的贫民窟,没有钱的百姓多半聚居于此。

    张天郓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忽然弃掉油纸伞,冒雨狂奔起来。他飞快地钻进一条小巷,在纵横如蛛网,堆满了垃圾的贫民窟小巷中如风一般穿梭。

    那两名高手见状,情知张天郓已经发现了他们。但是张天郓越是情急狂奔,便越是证明他手里有鬼,也便越不能让他溜掉。

    那两名秦府高手当下也施展轻功,跟在张天郓身后二十丈左右狂追起来。

    在追过了五条小巷后,张天郓向左急拐,又钻进了一条巷子。

    这两个高手当即飞快地跟在张天郓之后冲了进去,但是当他们进去之后,却发现,这条巷子根本就是一条死胡同!

    前方没有路,可是张天郓已经不见了!

    两人站在巷子里,四下打量着,其中一人问道:“难道他上了房?”

    另一人摇头道:“不可能。他若真上了房顶的话,在这大白天的,目标太明显,很容易被人发现。”

    “你猜对了。”他们身后突然响起一个阴恻恻的声音,两名高手马上转身,看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张天郓,摆出了戒备的姿势。

    “上房目标太明显,所以我刚才上去了,现在却又下来了。”张天郓微笑着,声音却很是阴冷,“你们跟着我干什么?难道我犯了法?”

    两名高手对视一眼,其中一人道:“你想做什么你自己清楚。”

    张天郓点了点头,道:“你又猜对了,现在,我最想做的,就是要你们的命!”

    说话间,他猛地展开身形,飞快地冲上,向着两名高手各击出一掌!

    那两名高手同时各出一掌,与张天郓的两掌结结实实地碰在一起,除了肉掌交击时的闷响之外,这其中居然还夹着两声利器入肉的锐响!

    “你……卑鄙……”这两名高手跄踉后退,其中一人咬牙切齿地道:“居然……用暗器……”

    张天郓笑了笑,道:“暗器也是武功不是?永别了二位。”说罢他转身就走,飞快消失在雨幕中。

    那两名高手颤抖着扑倒在地,他们刚才与张天郓对掌的手心里,各有一个筷子粗的血洞,此时从血洞中渗出的血,却是青黑色的!

    而他们的手掌则早已变成了乌黑,那黑色顺着他们的手臂一直蔓延至他们全身,当二人断气之时,他们全身上下的皮肤,已全部变成了乌黑色。

    暗器淬有见血封喉的剧毒。

    ※             ※             ※             ※

    “秦仁不会轻易撇下他的任何一个女人,不论抓了谁,都可以诱使秦仁舍身相救。”卓非凡坐在酒楼包厢里,听着一名公子羽安插在京城中的密探的汇报,“要说他最重视的女人,可能便是龙吟公的女儿宋清,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的秋若梅,以及他的表姐铁轩轩。其实说起来,别的女人他同样重视,但是这三个女人,稍稍特殊一点。”

    卓非凡点了点头,道:“你的消息,是从哪里得来的?”

    那密探道:“属下在秦府里有人。”

    卓非凡轻笑道:“很不错,居然连秦府都混得进去。”

    那密探道:“卓大人过奖了。秦家刚到京城没多久,他们的下人虽多,可是现在京中的宅子太大,打理起来也不甚方便,便又新召了一批下人,属下的人就是趁那时候混进去的。她机灵得很,人长得秀气,又通文墨,很会讨人欢心,现在已经在负责伺候秦仁的一个女人了。今天宋清、铁轩轩、怜舟罗儿、秦霓儿的行踪,就是她报给属下的。”

    卓非凡笑道:“非常不错,将来公子得了天下,你也是一大功臣。”

    那密探笑道:“还需卓大人多多提携才是。”

    卓非凡摆了摆手,笑道:“那是自然。你身份隐密,不宜久留,还是尽快离去吧。呆会儿,这里可能就要被禁军封锁了。”

    那密探告退之后,卓非凡自酌自饮一阵,一名作小厮打扮的天涯一刀来到卓非凡桌前,道:“卓大人,宋清和铁轩轩的马车已经在前面街口了,一柱香以后便可进入我们的埋伏之中。马车旁有二十名骑兵,三十名背着刀的黑衣少年。那些骑兵该是禁军,那些黑衣少年,可能是铁血啸天堡铁血少年团的人。”

    卓非凡点了点头,站起身来,推开窗户,看着空无一人的长街,叹道:“今天这大街上,还真是冷清啊!”

    街上的确冷清,这本就是一条不怎么繁华的街道,加上下雨,所以几乎没有任何行人。

    十二鬼影、十八夜叉、天涯一刀都潜伏在这酒楼附近的房子里,房子原来的主人,现在都已经不用做人了。

    只需等到宋清等人的马车一到,五十三名高手便可从四面八方向马车发动袭击。至于马车旁边那五十个护卫和赶车的车夫,在卓非凡看来,凭公子羽手下这最强的一批高手,杀死五十一个人,也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

    只需一瞬间,这世上便要少五十一个人,多五十一只鬼。

    ※             ※             ※             ※

    宋清一脸倦容地坐在马车里,身子随着马车微微晃动着。

    她的脸色苍白得几近透明,那憔悴的样儿,连铁轩轩看了都觉心疼。

    铁轩轩握住宋清的小手儿,道:“清姑娘,你便在家多休息几天吧!你看你这些天忙的,连乔叔传给你的功夫都没时间练了。阿仁和乔叔可是都叮嘱过的,那功夫你非练不可,练了那功夫,对你的病可是有好处的。”

    宋清笑着摇了摇头,道:“这几天不能休息,得尽快把新式连弩的样图赶制出来。马上就要打仗了,我们的敌人又那么强大,要是没有厉害一点的武器,我们用什么跟他们打?莫说争得天下,恐怕连天京城都保不住了。”

    铁轩轩闻言由衷地道:“清姑娘,你可真是聪明,那样厉害的连弩,也不知你是怎样设计出来的。爹说,你那连弩要用在战场上,一百步内可洞穿铁骑兵的重甲,两百步内,可射杀一切生灵。如果能大量配备到军中,我们便不必怕北疆的神弓营和铁骑营,也不必怕胡族的屠图哈族神箭手了。当世能工巧匠颇多,可要设计出像你设计的那种连弩,却没一人能办到。还有啊,你设计的那种可折叠的云梯,可拆卸组装便于运送的投石车,以前从没有人那样想到过呢!”

    宋清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宋清性好猎奇,前世所学的虽然没有这类机械制造,可是她对各行各业的知识均有涉猎。而且,她前世的父亲是一名很有才华的机械工程师,家学渊源再加上自己的兴趣,别说制造云梯、投石车、连弩这些简单的东西,就算让她做手枪,只要有足够精密的机械设备,她也可以做得出来。

    当然,现在的条件,她最多只能设计出土炮来了。

    但若要三少来设计这些玩意儿的话,三少是铁定不成的,一个学哲学的,说起理论来那是一套一套的,可以把活人说死,也可以把半死的人说活。但要想设计图纸,那是完全不可能的。

    马车正行间,宋清与铁轩轩忽听外面传来一声短促的呼哨,接着便响起一片衣袂破风声,利器破空声,以及利器入肉声。

    铁轩轩脸色一变,怒道:“居然有人敢在天京城中闹事,嫌命太长了吗?”刚想掀开窗帘看个究竟,却见刀光一闪,一名走在马车旁的铁血少年团刀手刀还没拔出来,脑袋便已和脖子分家,至死连一声惨哼都没能发出来!

    铁轩轩心中一惊,暗道好快的刀,当下准备下车助战。她对着宋清说道:“清姑娘,你呆在车里边别出去,我下去看看!”一脚踹开车门,却见车夫那无头的尸体就势倒了下来。

    铁轩轩一把推开尸体,还没钻出车门,两把闪着寒光的刀已经架上了她的脖子。

    “铁姑娘,我们知道你的惊寂指很厉害,可是这种时候,你最好别动,否则不仅你要死,连你身后的宋姑娘也会身首异处。”那两名刀手中一人阴森森地道。

    铁轩轩向着车外望去,只见二十名禁军精骑,三十名铁血少年团的高手居然已经全部身首异处,从衣袂破风声响起时至现在也不过十次眨眼的时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五十个活生生的人居然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便死了个一干二净,而且那三十名曾经参与了陆平野阻击战,身手相当厉害的铁血少年团高手,居然没一个能把刀拔出来!

    “天京城什么时候潜进了一批这么可怕的高手?”铁轩轩心念疾转,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究竟想干什么?”

    那刀手道:“铁姑娘见了我们大人自会知晓,请下车吧!”

    ※             ※             ※             ※

    当秋若梅、杜晓妍、黎小叶带着上百高手找到出事地点时,铁轩轩与宋清已经不见了,现场只剩下五十一具无头的尸体。

    秋若梅脸色煞白,道:“这下糟了……马上去通知老爷子、舅老爷、大哥、二哥他们!”几个高手当下飞奔着去各部衙门报信了,这时又有一名逍遥山庄的高手飞奔过来,叫道:“少夫人,刚才两个跟踪黎小姐师兄的兄弟找到了,他们已给人杀死在一条小巷中!”

    秋若梅深吸一口气,沉声道:“马上以老爷的名义去禁军营中调集兵马,封锁全城!小叶、晓妍,我们三人各领一队人,现在便开始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