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八章 销魂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雨从开始下的时候起,就好像一直没有停过。

    天地笼罩在蒙蒙的水汽中,那感觉,分外湿润。

    三少现在的感觉就是十分湿润,那湿润却不是因为窗外那绵绵不休的雨。

    华蓉的唇很湿润,她的舌尖很湿润,她全身上下,好像无一处不湿润。

    罗衫轻解,水到渠成,她娇羞无限,紧张中却有着丝丝期待。

    她是出淤泥而不染的魔门圣女,从小到大,她那无限美好的玉体只在一个人面前呈现过。

    那便是现在,毫无遮掩地呈现在三少面前。

    三少静静地打量着她,目光在她**的美体上放肆地游走,似要看清她身上的每一寸皮肤。

    她娇羞无限地低下头,两腿夹紧,一手护着胸脯,一手护着下身。

    三少轻笑着挪开了她的两手。

    她的皮肤如乳酪般洁白细腻,全身上下似乎没一丝毛孔,抚上去有着丝丝冰凉,滑腻如汉白玉一般。

    三少吻着她,从她光洁的额头吻上美眸,从美眸吻上鼻尖,然后奔至她那晶莹的小耳旁,轻咬着耳垂,在她耳中轻轻地呼了一口气。

    她全身一阵颤抖,自小修习的魅术、媚功现在好像忘了个干干净净,她像什么都不懂的小女孩一般,任眼前的少年在她身上施为。

    三少的舌与她的舌纠缠到了一起,互相慰藉着,索取着。三少的手握上了她那坚挺圆润的淑乳,五指覆盖着她的乳峰,掌心轻轻磨擦着那点嫣红的坚挺。

    她感到他的手心似乎有个漩涡,正尽力吸取着她的柔媚,将她身体的**从灵魂深处唤醒,她从鼻中发出一声颤抖而慵懒的娇哼。

    三少的另一只手抚过她光滑平坦的小腹,抚过那黑色的芳草地,触碰到了她最神秘幽深的地带。她全身一阵酥麻,那种感觉前所未有地刺激,前所未有地舒畅。

    不知不觉间,那里已变得湿润如泥泞的沼泽。

    三少的舌尖开始在她全身游走,登上山峦,啜取红樱桃的甜美,越过小腹,在草地间汲取源源不绝的津液。

    她的神情有些恍惚,笔直修长的**尽量伸直、分开着,她捧着三少的头,好像想要将其推开,阻止那灵巧的舌头窥探她的花径,又好像生怕三少突然离开,所以手按着三少的头,阻止他离开。

    浪潮一般的快感充斥她全身,她痉挛着,颤抖着,眼神迷离,口鼻中发出无意义的轻哼,面颊已是绯红一片。

    似乎是持续了一个世纪之久的吸吮过后,三少又慢慢地开始向上运动。当三少的舌头离开她秘径的那一刻,她发出了一声似带着满足,又似带着无限遗憾的叹息。

    三少的坚挺已经对准了她的花径,缓缓地推进,略探进一点,让她的温软略微包裹住他的坚挺。他附在她的耳边,轻声耳语:“蓉儿……我,爱你。”

    她忽然泪如雨下,紧紧地勾住他的脖子,樱唇无比热烈地堵上了他的唇。

    他进去了,他被一片温软狭窄所包裹,阵痛中,落英缤纷,她似不畏痛楚一般,挺起腰身迎合他的冲刺。

    她本来就是他的,从三年前第一眼看到他起,她便有了这个感觉。

    雨无休止地下着,给这个世界带来生机盎然的润泽……

    ※             ※             ※             ※

    天快黑的时候,雨才止住,但天色仍是一派阴沉,戒严了一整天的天京城此刻仍未有丝毫放松。

    秦逍遥坐在秦府书房里,听着秦风的汇报:“全城已经大搜了一遍,任何可能藏匿生人的地方都已被仔细搜索过了,就是没有发现生人的踪迹。据我猜测,劫了清姑娘和轩轩的贼人,现下可能早已离开了天京城。”

    秦逍遥双眼微阖,缓缓地点了点头,慢慢地道:“我若是那贼人,也会在劫到人的第一时间就出城去的。派出城去追查的人有线索了吗?”

    秦风道:“天京城九门各派出三队高手,合计二十七队高手,共两千七百人,回来了二十六队,回来的都搜索了一百多里,却没找到半点线索。但是还有往南去的一队,但现在还没回来。”

    秦逍遥道:“敢在天京城杀人劫人的,不会是一般的贼人,他们若真要逃的话,要找到线索,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那还没回来的一队人,眼下恐怕已作了别人的刀下鬼。阿风,等下安排一下,派些人去收尸。”顿了顿,接着道:“若梅、晓妍、小叶说,贼人劫清儿和轩轩,可能是想用她们来威胁小三。阿风啊,这件事你怎么看?”

    秦风想了想,道:“怕是真有这可能。小三心软,最见不得别人伤害他的女人,若是让他知道了这事,必会跟人拼命。”

    秦逍遥缓缓地道:“小三的功夫自是不必说了,他又有天兵龙吟护身,天下间没几人是他的对手。那伙贼人敢抓清儿和轩轩,以她们威胁小三,必是有所恃仗,不怕小三找他们拼命。”

    秦风道:“父亲,您说那伙贼人,会不会是魔门的人?”

    秦逍遥摇头道:“不会。魔门高手虽多,可是要想在天京城神不知鬼不觉地杀人劫人,他们还没那个能耐,除非是西门无敌亲自出手。而西门无敌又让你一剑废了双脚,他再厉害,也不可能只身潜入天京城闹事。这件事背后的主使另有其人。”

    秦风道:“但是,除了魔门之外,还有谁会有这么大胆子,这么强的实力?”

    秦逍遥道:“为父也很想知道。贼人背后的势力,恐怕比魔门更加可怕,我们不得不防。”

    秦风道:“小叶那被逐出门墙的师兄郓哥儿与此事有关,若是抓到他,或许能问出原委。”

    秦逍遥摆手道:“抓不到了。郓哥儿杀了我们的人,恐怕在那伙贼人擒人之前,便已经出了天京城。这件事上,我们算是栽到家了。”

    秦风道:“那么,清姑娘和轩轩怎办?”

    秦逍遥道:“若是那伙贼人当真是想用她们威胁小三,她二人目前不会有什么危险。他们既抓了清儿和轩轩,必会放出风声,让小三知道。可能用不了几天,清儿和轩轩的消息就会传出来的,到时候,我们便可知道究竟是谁在幕后捣鬼了。阿风啊,彻查府里的人,为父想知道,究竟是谁把清儿和轩轩的行踪泄露出去的。”

    秦风神情一凛,道:“父亲,您是说府里边有奸细?”

    秦逍遥道:“若没有奸细,那伙贼人怎会那般准确地守在清儿和轩轩回府时所必经的,最僻静的一段路上?把奸细查出来,问清楚是谁在指使他,为父可不想我秦家的一举一动,处在别人的监视之下!”

    ※             ※             ※             ※

    天京城,南门外一百二十里处的一个小乡村,卓非凡坐在村口摆着的一盘大磨上,就着风中的血腥味,慢条斯理地喝着冷酒。

    村口躺着整整一百具尸体,全都是身首分离,一百匹无主的马正在村口缓缓地踢踏着,在它们各自主人的尸首旁发出声声悲鸣。

    天涯一刀们慢慢地擦拭着刀上的血迹,慢吞吞地走到了卓非凡的身旁,面无表情地肃立着。

    目睹了这一场屠杀的宋清与铁轩轩已是面色苍白。

    尤其是宋清,当日三少在陈县阻击北疆军时,虽依她的计策掠走了数万人的生命,可是宋清却仍见不得半点血腥,见不得有人在她面前被杀。

    她感到腹中已在翻腾,她几乎忍不住要呕吐了,那扑鼻的血腥味逼得她快要窒息。

    卓非凡看着脸色白得几近透明的宋清,轻声笑了笑,从腰间解下一个皮袋,递到宋清面前,道:“宋姑娘,喝点酒或许会好受一些。”

    宋清摇了摇头,盯着卓非凡,缓缓地道:“你为什么要抓我们?你的主子是谁?”

    卓非凡笑了笑,道:“在下想请宋姑娘和铁姑娘看一场好戏,但是这场戏,二位姑娘不仅是看客,还是极其重要的角儿。若是没有二位姑娘,这一场戏便演不起来了。”

    宋清道:“你想借我们来威胁阿仁?”

    卓非凡笑着点了点头,道:“宋姑娘不愧是岭南最有名的才女,果然冰雪聪明,一猜就中。秦家三少肯舍命为红颜的美名我们早有耳闻,请两位姑娘来,无非是想看一看,三少爷是否真像传说中一般,在自己心爱的女人危急时,会不顾自身安危,闯关救人。现在我们的人已经得到了二位姑娘被擒的消息,他们想必已在着手连夜散布这消息了。明天最早天亮,早迟中午,三少便会得知这个消息。”

    铁轩轩怒道:“好卑鄙的手段!你们这些魔门的小人,也只会使这种手段!有种地,正大光明地和我家阿仁斗上一场!”

    卓非凡失笑道:“铁姑娘误会了,在下等并不是魔门的人。那魔门,如今也已给我家公子捻了,这世上,恐怕今后再也听不到魔门这个词了。”

    宋清神情一凛,道:“魔门被你们灭了?你家公子究竟是谁?”

    卓非凡微笑道:“我家公子正是天命所归的霸主,大秦皇室的正统,公子羽!”

    ※             ※             ※             ※

    小镇的客栈里,乔伟和黎叔正坐在烛前对饮。

    二人的房间就在三少与华蓉的隔壁,两人饮一杯,便凝神倾听一阵隔壁的动静。

    “从中午起到现在,也有三四个时辰了。”乔伟抹了抹嘴角的酒液,叹道:“三少果然耐力惊人,竟和华姑娘折腾到现在。”

    黎叔道:“那也得华姑娘经得起他的折腾。他们这可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干材遇着烈火,奸夫碰上淫妇……”

    乔伟哂道:“别忘了,华姑娘可是魔门九阴圣女,魔门的媚功,比起三少的欲火焚身真气、翻云覆雨神功,那可是丝毫不逊色的。依我看,他们两个这一战,可能要打个一天一夜了。”

    黎叔摇头道:“可不是?从中午起,叫声就没停过。嗯,我说老乔,咱们两个在这喝闷酒好像不是很爽哦!”说着,向着那堵隔绝了他们的房间和三少房间的墙壁瞟了一眼。

    乔伟眼睛一亮,身子前倾,小声道:“你是说……咱们两个去偷窥?”

    黎叔哂道:“你不要命了?三少和华姑娘办事你也敢偷窥?真是为老不尊,恬不知耻,道德沦亡!我的意思是,咱们两个出去**算了,何必在这里听他们两个的声音,听得自己一身火呢?”

    乔伟冷笑道:“**?亏你想得出来!你这七十多的老不死,简直就是道德沦亡,恬不知耻,为老不尊!”顿了顿,小声道:“这次的钱你出,上次在天京城逛窑子是我出的钱。”

    黎叔非常大方地一点头,道:“我出就我出!谅这小镇子的窑子收费也不是特别高,又不是京城那种豪华娱乐场所,走吧!”

    ※             ※             ※             ※

    三少仰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微阖着双眼,静静享受着华蓉那灵巧的丁香小舌给他做的全身按摩。

    诚如黎叔所言,他们两个可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两人从中午到现在已经恶战数场,不分胜负。

    华蓉虽是初经战阵的处子,但是她媚功天下无敌,与三少这个沙场老手比起来,还要略胜一筹,亏得三少凭着经验丰富,方才招架得住。

    华蓉的媚功发挥到极致,直令三少欲仙欲死,而三少的欲火焚身真气和翻云覆雨神功也毫不示弱,弄得华蓉死去活来。

    两人在床上各施手段,始终不能将对方降伏。

    这一战,又是半夜,三少今后终于可以自豪地宣称,自己从此后号称“一夜十三次郎”了。

    天亮了,清晨时雨又落了下来。

    小镇上公鸡的报晓声中,乔伟和黎叔神采飞扬地自镇上一家青楼中步出,一边眉飞色舞地讨论着昨晚战况的激烈,一边冒雨快步向着客栈行去。

    雨水落到他们身周近尺时,全都斜飘了开去,他们身上竟未沾着半点雨水。

    “我跟你说,昨儿晚上我大发雄威,一夜连战三女,将她们杀得溃不成军,泛滥成灾。那场景,啧啧……”黎叔吹嘘着自己的英勇。

    乔伟毫不留情地道:“你少吹了,就你那点本事,当我不知道?恐怕是你被她们杀得溃不成军,泛滥成灾吧?”

    黎叔正色道:“老乔,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知道昨天晚上我把胸大的妹妹全挑走了你心里不痛快,可是你也不必这样诋毁我吧?”

    乔伟冷笑道:“老子又不喜欢大胸妹妹,老子喜欢的是大屁股!”正说着,乔伟忽然面色一变,盯着路旁一间未开门的铺面上贴着的一张大大的白纸直发呆。那纸上用朱砂写着碗口大小的字,好像生怕别人看不清似的。

    黎叔循着乔伟的目光望去,好奇地道:“你怎地呆了?难不成看到绝世美女了么?”

    正说间,他也看清了那张纸上写着的字,然后他也呆住了。

    两人对视一眼,一个箭步跨到那间铺面前,将门板上贴着的纸小心翼翼地揭了下来。乔伟将纸叠好,仔细地揣到怀里,与黎叔施展轻功,用最快的速度向着客栈掠去。

    一路之上,乔伟与黎叔发现沿街居然贴了不下十张写着同样内容的纸,连他们投宿的客栈墙上,都贴有一张。

    乔伟和黎叔拍开了客栈大门,冲了进去,直奔后院,闯到三少与华蓉的房间前。

    乔伟不假思索地一脚踹开了房门,冲了进去,黎叔愣了一下,刚准备冲进去,却见乔伟又抱着头窜了出来,出来时还顺手带上了房门。

    “看到什么了?”黎叔满脸向往地问。

    乔伟撇了撇嘴,道:“看到两具纠缠在一起的**,这不还没分清谁是谁吗?就给不知是谁发出的一道掌风劈了出来。”

    正说间,只披着内裤,**着上身的三少沉着脸打开房门走了出来。他看着乔伟,恶狠狠地道:“伟哥,你最好找一个合适的理由,否则我阉了你!”

    乔伟满脸委屈地道:“三少爷,我真的什么都没看到。再说了,我都七十的人了,论年纪能做你们爷爷了,就算看到什么也没有什么的……”

    “少啰嗦!”三少不耐烦地道:“少爷我才睡了不到两个时辰,扰人清梦者十恶不赦!说,为什么要闯进我的房间!”

    乔伟忙从怀里掏出那张硕大的白纸,摊开了递给三少,道:“你自己看吧!”

    三少仔细一瞧,只见上面写着:“宋清、铁轩轩在我们手中,见字速至定州城,今晚子时不至,即可收尸。”

    三少忽觉头脑一阵眩晕,宋清那苍白的面容和铁轩轩那双很女人的眼睛突然浮现在他脑中,他用力摇了摇头,想让自己的头脑清醒一点,可是那愤怒急燥的感觉却让他的脑门阵阵跳动。

    三少猛地一拳打在门板上,近乎咆哮一般地道:“去定州城!老子要大开杀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