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滴血英雄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听到三少的咆哮,已经穿戴整齐的华蓉忙走了出来,拉着怒火冲天的三少问道:“阿仁,你这是怎么了?为何发这么大的火?”

    三少将那张纸递给她,道:“你自己看。”

    华蓉看了一眼那纸上写着的字,沉默半晌,道:“阿仁,这明显是一个陷阱。公子羽想杀你,他要逼你死战到底。”

    三少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可是这次我别无选择。”

    华蓉道:“你待怎样?”

    三少道:“我要去定州城把她俩救出来!”

    华蓉摇头道:“阿仁,你太冲动了,定州城内外屯着数十万大军,公子羽手下高手如云,贸然前去救人,人救不成,反倒会把自己搭上。”

    “那你说怎样?”三少反问:“难道不理她俩?坐在这里等着她们被杀?”

    华蓉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们先想一想,商量好对策之后再去……”

    三少摇了摇头,道:“没有时间了。从这里赶去定州城,日落时才能赶到。等我们想好对策,就来不及救她们了。”

    “可是我们手下无一兵一卒,如何与定州城的数十万大军对抗?”

    “我意已决,不必多言!”三少挥手打断了华蓉的话:“伟哥、黎叔,速去买马,准备去定州城!蓉儿,此事与你无关,你就不必去了!”三少说着,匆匆进屋去穿衣服。

    乔伟与黎叔应了声是,奔出客栈,找马房买马去了。

    华蓉看着正穿着衣服的三少,不甘心地道:“阿仁,难道为了两个女人,你便可将自己的命搭上?没了性命,你用什么与公子羽争夺天下?”

    三少边穿衣服边道:“没了她们,我夺得天下又有何用?我曾告诉你,我会用这万里江山作迎娶一位女子的聘礼,那女子……就是宋清。”说话间,他已穿好了衣服,背起那包着龙吟的包裹,便往门外行去。

    经过华蓉身边时,三少顿了一顿,道:“蓉儿,感谢你昨天对我的厚爱,我可能……没有机会报答了,再见!”说罢他大步向前走去。

    华蓉紧紧咬着嘴唇,小手拼命地绞着衣角,嘴唇已咬得发白,衣角已将被她绞烂。

    “对了,”三少突然停住脚步,回头看了华蓉一眼,脸上绽出无比灿烂纯净的笑容:“若被抓的人是你,我一样会单骑闯关!”

    华蓉的泪忽然淌了出来,她看着三少那高大魁梧的背影,就好像看着一种深沉凝重的山岳。她知道,她这一辈子都无法忘记这个背影了,这个背影已经深深地刻进了她的心底,融进了她的灵魂之中。

    什么江山,什么女帝,什么千秋大业,在这个时候,在华蓉的心中,忽然消失地无影无踪。她心里,只有三少那大步而去的背影,只有三少留给她的,那灿烂如暖阳的微笑,和他昨天在她耳边的那一句轻语。

    “蓉儿……我,爱你。”

    三少的背影已消失在她眼前,她的心突然狂跳起来,她陡然明白了,在这世上,她可以失去一切,可以失去魔门,可以失去军队,可以失去虎啸,可以失去魔法,甚至可以失去生命。

    但她唯独不能失去三少。

    因为失去了三少,她便将一无所有!

    那是真正意义上的一无所有,那将是比死更可怕的后果!

    在这一刻,她下定了决心,她飞快地冲进房里,背起那包着虎啸的包裹,清啸一声,“死亡武士,跟我走!”

    她冲出了客栈,那在客栈的房顶上把守了一整夜的两个武亡死士飞快地跟在她的身后,犹如最忠实的影子一般。

    三少策马疾奔,乔伟和黎叔一左一右行在他身旁。还有六匹用来接力的马奔行在乔伟和黎叔的身旁。

    地上蹄声如雨,天上雨落如帘,茫茫雨幕中,三少的衣、发已经湿透。

    乔伟和黎叔也已经给淋了个通透,他们现在没有用内力逼开落近他们身旁的雨水,在这个时候,他们要保存每一分功力,确保到了定州城以后,有足够的功力杀人。

    乔伟和黎叔从来就不怕死,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死字是怎样写的,在最关键的时刻,他们有绝对勇气和决心陪三少一起赴死!

    转眼之间,九匹马载着三个人如旋风一般冲出了小镇,敲击得天地一片碎响的雨落声中,三少恍惚间听到身后也传来了阵阵蹄声。

    他以为这是自己因心里急虑而产生的幻听,用力摇了摇头,想将这声音甩出脑海。

    可是那从身后传来的隐隐蹄声非但没有消失,反倒像是更加急促了。

    三少回首望去,只见那遮天蔽地的雨幕中,有一位红裙如火的女子,正在扬鞭疾驰,在她的左右,飞快地奔跑着两个笼罩在黑衣中的人。

    少女的长发已飘不起来,雨水已将其淋透。她的裙带也已飘不起来,或贴在她身上,或往下直垂着,洒落串串晶莹的雨水。

    三少心里忽然淌过一阵暖流,在这狂暴的大雨中,他眼前却像升起了一轮火红的太阳。

    他放慢了马速,等着少女赶到,他看着那驰近他的少女,放声叫道:“你怎么来了?不是叫你不要来的吗?这件事与你无关!”

    少女一扬马鞭,没头没脑地朝他抽去。他不闪不避,任那马鞭柔弱无力地抽到自己的身上。

    “死人,你竟真的忍心把我扔下!”少女带着哭腔叫道:“你死了,我怎么办?”

    “那你想怎样?”三少静静地问道。

    少女停止了抽打三少,她深吸一口气,抹了一把从额头淌下的雨水,道:“当然是陪你一起去送死了。”说罢,她展颜一笑。

    这一笑,便如雨水中绽放了火玫瑰。

    ※             ※             ※             ※

    天京城,秦府,秦逍遥书房中。

    “父亲,奸细已经查出来了,是一个负责侍候清姑娘的婢女。”秦风道:“但是她本是京城人氏,并不知道她在为谁办事。只说有人给了她很多钱,让她混进秦府,留意秦府中人的消息。而那给她钱,与她联络,收取她传出的消息的人,她也不知道是谁。”

    秦逍遥点了点头,他没有问秦风是怎样查出奸细的,他在意的不是过程和方法,而是结果。

    “那个小婢女,你怎样处置的?”

    “把她赶出秦府了。”秦风答道:“她只是贪图富贵,连小卒都算不上,没有杀她的必要。”

    “那一队往南去的搜索的人找到了吗?”

    秦风答道:“找到了,在离天京城一百二十里地的一个小村口,一百人全部被杀,每个人都是被一刀断头,刀法干净利落。查看了现场的人回报说有一半人连兵器都没来得及拔出便已被杀,剩下的,兵器最多只拔出一半。与昨天午时被杀的,护送清姑娘和轩轩的人死状一模一样。昨天看了死者颈上的刀口之后,连老二都对杀人者的刀法赞不绝口。”

    “那便是难得的高手了。”秦逍遥问道,“清儿和轩轩还是没有消息吗?”

    秦风道:“消息有了,却不知道是真是假。”

    秦逍遥道:“哦?说来听听,聊胜于无。”

    秦风点了点头,道:“定州城的探子传来消息说,公子羽已经夺了定州,灭了魔门,取得北疆军军权,目前胡族的军队统帅尽亡,新上位的统帅是公子羽扶植的,正与公子羽合作中。那公子羽派人擒了清姑娘与轩轩,是想引小三至定州城救人,布阵围杀小三。”

    秦逍遥呵呵一笑,道:“这消息有趣。定州城自给北疆军和胡族军占了以后,便很少有消息传来了吧?”

    秦风点头道:“正是如此。所以孩儿怀疑,定州城的探子已给北疆军控制了,这消息可能有假。公子羽是个废物,他要灭魔门,夺北疆军军权,谈何容易?那西门无敌能让他轻易得手?定州传来这消息,恐怕是想引我们派兵去救小三,但是我们手上兵力虽多,论战力却远不及北疆军及胡族军,若派兵前去,只会羊入虎口。”

    秦逍遥缓缓摇头,道:“消息有可能是真的,公子羽也许并不像传言中一般是个废物,人都是会戴面具,会伪装自己的。在情报没有核实之前,不能随意下论断。”

    秦风道:“那父亲的意思是……”

    秦逍遥道:“你和阿雷、阿戬带上怒老、萧老前去定州一趟,打探一下虚实。若这消息是真的,你们便设法将清儿和轩轩救出来。若是假的,就不要打草惊蛇,不动声色地回来就行。我们目前的实力尚弱,没有必要在战场上与人争雄。”

    秦风点了点头,道:“孩儿明白了。”

    辰时四刻,秦风、秦雷、铁戬、怒横眉、萧天赐戴着斗笠,披着蓑衣,快马驰出天京城,冒雨往定州城方向行去。

    ※             ※             ※             ※

    巳时末刻,卓非凡坐在定州城南城门的城楼上,煮酒听琴。

    雨水顺着城楼子的飞檐不绝地淌下,从城楼里望去,那四檐便似淌下了四面珠帘一般。

    张天郓坐在卓非凡对面,一边喝着酒,一边心有余悸地道:“幸好我见机得快,当机立断杀了那两个跟踪我的人,否则的话,恐怕就没办法出城了。”

    卓非凡笑道:“听张大人这么一说,那秦仁的女人里,好像还真没几个简单角色啊!”

    张天郓摇了摇头,唏嘘道:“卓大人说得对。这我就纳闷了,那秦仁有什么好的?一个无行浪子,好色之徒,采花淫贼,怎地偏偏就是这样一个小人,却得了那许多蕙质兰心的女子死心随他?”

    卓非凡看了张天郓一眼,似笑非笑地道:“恐怕张大人最纳闷的,要属你那千娇百媚的小师妹,也随了那秦仁吧?”

    张天郓叹了口气,满脸的悲愤:“那秦仁端地可恨!若是没有他出现,我那小师妹现在早已嫁与我为妻了,说不定子女都有了!娘的,我张天郓今生必杀秦仁,他若不死,我便不必再活下去!”

    卓非凡微笑道:“那秦仁若真是重情重义之人,他便活不过今晚子时。若他为保自身,甘愿放弃那两个女子,嘿嘿……张大人,咱们也不杀那两个女子,就将她们收入自己房中,日夜蹂躏,让那秦仁也尝尝自己的女人给人夺走,老大一顶绿帽子压下来的滋味!”

    张天郓点了点头,阴笑道:“卓大人所言极是!”

    两人相视一眼,同声阴笑起来。

    定州城中央,已经竖起了四个三十丈高的木台,木台还未完全完成,现在军中工匠们正在冒雨赶工。等木台完成之后,宋清、铁轩轩、柳逸菲、易菁菁四女便会给绑到那四个木台之上。

    木台下将堆满柴禾,浇上火油,若是秦仁当真有万夫不挡之勇,就算他能冲到城中央的木台下,到时候火势一起,烧垮木台,四个女子同样会殒命。

    更何况,在卓非凡看来,三少根本就没有可能冲到木台之下。

    北疆军神弓营一万人分作四拨,每拨两千五百人,把守南城之上,轮流放箭。

    南城之下,城外有北疆铁骑营三万骑兵以及七万北疆步兵,秦仁只要一现身,那三万骑兵便会轮番冲击,七万步兵随后跟进。即便秦仁有天兵龙吟,能击溃铁骑营的骑兵,冲破七万步兵,也必力竭无法再战。冲近城门时,城头上的神弓营箭一放,秦仁便会做那箭下之鬼。

    再退一万步讲,秦仁即使能凭天兵的防御能力硬扛神弓营的箭雨,冲进城之后,从城门到城中央,每一条街巷都塞满了北疆军的步兵和胡族的步、骑兵,在四个木台之下,胡族屠图哈族的三万神箭手又严阵以待,任秦仁三头六臂,也无法冲破这城里城外多达二十万大军结成的死亡大阵!

    当然,定州城内外的军队远不只二十万,但是摆这阵势,最多也只能摆下二十万大军,人多了根本就塞不下了。更何况,另几面城也需兵力把守,还不能保证天京城那边不会派兵来援呢!

    未时二刻之后,大雨渐渐停息,雨霁云收之后,三日未曾现身的阳光透过云层的裂隙洒了下来,给大地染上一片金色。

    云层迅速消散,天空中出现一道硕大的彩虹,卓非凡与张天郓一边饮酒听琴,一边欣赏着这大自然的美景。

    “何不把几位姑娘请上来一起赏景呢?反正秦仁就算知道消息之后火速赶来,最早也得黄昏时分才能赶到的。”张天郓提议道。

    卓非凡笑道:“魔门的那两个小丫头重伤未愈,现下还不能行动,她们就免了罢,省得两下折腾死了。宋清和铁轩轩倒是可以带上来的。”

    说罢传下令去,不多时,便有人带着宋清与铁轩轩上了城楼。

    铁轩轩瞪大双眼,恶狠狠地看着卓非凡与张天郓,宋清则是用一种极度蔑视的眼神看着二人。铁轩轩的眼神倒也罢了,她的眼睛生得媚如秋水,便是尽力作出恶狠狠的样子,那也是女人味十足,给她瞪上几眼,反倒有种别样的**之感。

    而宋清那蔑视的眼神却令张天郓和卓非凡有些受不了了。在她的目光注视下,张天郓和卓非凡不由自主感到自己好像矮了一大截,好像是在泥泞里打滚的蚂蚁,正给高处于云端的仙子注视一般。

    卓非凡避过宋清的目光,讪笑道:“二位姑娘何必对我二人怒目相视?我二人也不过是奉命行事而已。趁着现在为时尚早,二位姑娘何不坐下来与我二人对饮几杯?再过一两个时辰,二位就要给绑到那城中的高台上去了,到时候餐风宿露,就不美了。”

    铁轩轩呸了一声,叱道:“无耻小人,你们也配跟姑奶奶同桌饮酒?就你们这德性,连给姑奶奶提鞋都不配!”

    宋清微微一笑,道:“轩轩姐何必跟这等小人多费口舌?他们若是知道廉耻,也就不会为难我们两个女子了。”

    张天郓听得心里恼怒,冷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告诉你们,今天秦仁不论是否来救你俩,过了今晚子时,你们都要沦为我跟卓大人的玩物,趁早心里有个准备!”

    宋清不为所动,微笑道:“若是阿仁来救我们,过了今晚子时,我纵厌恶流血,也要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宋清的语气并不狠,可是她那平淡到了极点的语气却让张天郓和卓非凡心底阵阵发寒。两人对视一眼,均不敢去看宋清。

    卓非凡摆了摆手,道:“原本是想请两位姑娘喝酒来着,没想到现在却闹得这般不愉快。罢了罢了,两位姑娘既不肯赏脸,那现在便请上那高台呆着吧!嗯,雨已停了,两位姑娘倒不必受雨打风吹之苦,不过烈日下曝晒上几个时辰,想必也不是什么愉快的事。委屈两位姑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