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万花丛中过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江南,分雨楼总部议事大厅。

    一身盛装的独孤鸿渐脸色阴沉地看着在他面前跪满地,簌簌发抖的十四个奉命护送柳飘飘的门下高手。

    他今天本来是要结婚的,新衣都穿上了,请来的宾客已经坐满了一百桌,结果新娘子却让人给拐跑了,他这面子可真是丢光了。

    “你们说……一个叫秦仁的小子抢走了飘飘,而你们十四个人不但拦不住他,连追都追不上他?”独孤鸿渐眯缝起眼睛,慢吞吞地说。

    那十四个高手连连点头,那出声让秦仁留下了名号的大嗓门高手说:“楼主,那少年的轻功非常厉害,我们都不知道他是怎样潜进花轿里去的。他抱着飘飘姑娘,在天上飘了四十多丈才落地,我们本来想追上他,把飘飘姑娘抢回来的,可是他抱着飘飘姑娘,跑得比我们所有人都快。我们十四个人加起来都跑不过他……”

    “笨蛋!”独孤鸿渐猛地一拍桌子,浑厚的掌力把上好的檀木桌拍成了一堆木粉,“加起来跑不过他?你以为速度是可以叠加的吗?妈的,我独孤鸿渐堂堂分雨楼总楼主,江湖衙门总理事,怎么养了你们这群废物!”

    独孤鸿渐拍碎桌子,吓了那十四个高手一头,一个个磕头上已,连连道:“楼主饶命,楼主饶命……”

    “我杀了你们柳飘飘就能回来了吗?”孤独鸿渐冷哼一声,他虽然脾气暴燥,但并非无智之人,否则也不会成为一方霸主。“查出那小子的底细没有?”

    “那小子只说他叫秦仁,外号‘情人’。但小的们在经过云省省城乌云城的时候,听城守开的那家窖子欢场里的人说,秦仁这小子为了夺欢场头牌萧湘月的红丸,撒了一百万两银子,还杀了布家庄魔人布欧和四大天王。”欢场老鸨并没有告诉他们秦仁的真实身份,其实那老鸨是有心为之,她见秦仁得罪了分雨楼的人,故意不告诉他们秦仁的真实身份,其险恶用心可想而知。

    “哦?能杀魔人布欧和四大天王……”独孤鸿渐沉吟道:“他和逍遥山庄有何关系?”

    “没有关系,欢场老鸨说,秦仁并不是秦姓大族的子弟,而且说他的武功好像也不怎样。杀魔人布欧和四大天王,全靠取巧。”

    “魔人布欧头脑简单,名不符实。四大天王傲慢自大,叫‘四大癫王’更加合适。如果只是取巧杀了他们,秦仁也不足为虑。传我的令,发出‘江湖奸杀令’!哦,不是,发出‘江湖追杀令’!令江湖衙门四大神捕之一的‘冷血追命’姬无花带上四个金牌捕快,八个银牌捕快,十二个铜牌捕快去抓他。你们这群废物,去给我发布江湖追杀令,调动各派高手。嗯,江湖追杀令到处,江湖各门派莫不遵从,我倒要看看秦仁那小子往哪里逃!”

    待那十四个高手领命去后,独孤鸿渐想了想,叫了声:“来人!”一个青衣小厮走了进来,恭声道:“楼主有何吩咐?”

    独孤鸿渐道:“吩咐厨房,给我煮碗面条,我饿了。还有,放信鸽,联系魔教教主西门无敌,让他帮忙给我刮一个叫秦仁的小子。嘿嘿,秦仁能用一百万两包一个妓院的头牌,家底定是相当丰厚的,让魔教想办法在江湖衙门的人抓到秦仁之前,弄点钱出来。妈的,抢我的女人,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条命!荷包鼓不鼓!”

    (我是分隔线)

    秦仁不知道独孤鸿烈已经勾搭上了魔教,准备对他谋财害命。

    秦家三少跟柳飘飘、萧湘月二女坐在马车里,哼着小曲向着万花城方向前进。三少爷头枕在萧湘月大腿上,脚搁在柳飘飘大腿上,自在地眯起眼睛哼着小曲,而柳飘飘和萧湘月二女却在互相打量,间或瞪对方几眼。

    虽然秦仁一上车就给萧湘月和柳飘飘互相引见,但是二女心中还是老大不痛快。柳飘飘是没想到秦仁居然在她之前就有了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子,而萧湘月则是担心秦仁又勾搭上一个美女之后,对她的宠爱会减少几分。

    萧湘月见秦仁一副志得意满的样子,忍不住小心埋怨道:“做采花贼有你这么做的吗?看到一个美女便收入房中,你何时听过采花贼身边女人很多了?一个潇洒的采花贼,得了女子身子之后,应该拍拍手就走……”

    柳飘飘耳尖,当即反驳道:“你这是什么意思?秦哥哥是爱我的,他怎么会玩弄人家的感情和**?你这样教他,岂不是要把他教坏?”

    萧湘月哭笑不得,说:“他还用我教坏吗?他自己就是一个大坏蛋!飘飘姐,你不知道吧,这坏蛋的志向便是当一个采花贼,坏女人的身子是他最大的目标。”

    柳飘飘比萧湘月大两岁,比秦仁也大两岁,按理说秦仁该唤他姐姐的,可是大男子主义甚重的秦仁却不管这年龄上的差距,而柳飘飘也没有年纪大于秦仁的自觉,叫起秦哥哥来顺口得很。

    柳飘飘冷笑道:“月儿妹妹,你跟了秦哥哥好像也才一天吧?你怎么知道秦哥哥心里是怎么想的?月儿妹妹,虽然你跟秦哥哥之前,也是冰清玉洁的身子,可是你欢场出身,又怎比得上我这良家女子?我看你是怕秦哥哥有了我之后,会不理你吧?”

    “你……我好心告诉你少爷的真面目,你竟然还讽刺于我,天底下就是有了你这种愚不可及的女子,才多了那么多负心汉和浪荡子!”

    “我愚不可及?难道你就聪明伶俐了?你聪明伶俐,又怎会被人卖到欢场做姑娘?要不是碰到秦哥哥这等好心人,只怕你还在欢场里,陪着那些有钱的糟老头子睡觉吧!”

    “你又好得到哪里去?第一次见萧哥哥就被他拐来了,还把身子给了他,一见钟情也不是这般快吧?”

    两个女孩儿初时说话还棉里藏针,虽然刺人但是语气还是婉转的,但是到后来竟然互相讽刺起来,语言之恶毒让秦仁也不由乍舌不已。心道这女人果然是天生的吵架高手,吵起架来杀人不见血啊!

    “好了!”秦仁坐起身来,板下脸,冷冰冰地扫了二女一眼,大喝一声:“你们两个不要吵了!”

    两个女孩儿见秦仁大发虎威,顿时吓得不敢吱声。秦仁拍了拍脑袋,说:“少爷想睡个安稳觉都睡不成,你们两个是不是想少爷把你们的嘴封起来啊?叽叽歪歪,烦不烦啊?告诉你们,进了我秦家的门,就得守我秦家的规矩!要做到令行禁止,我说什么,你们就要做什么!两个丫头,少爷不发威你们还翻了天了!再吵,少爷脱了你们的裤子打屁股!”

    见二女吓得连连点头,秦仁满意地点了点头,语气软了下来:“少爷也不是蛮不讲理的人,只是男人嘛,都希望自己家庭和睦的,后院起火多不好啊?你们将来还会有很多姐妹的,现在才两个人,就窝里斗吵嘴了,将来岂不是要拿着刀对砍?”

    萧湘月忙分辨道:“不会的少爷,月儿最乖了,月儿再也不和飘飘姐吵架了。”

    柳飘飘也道:“秦哥哥,人家以前不是这般泼辣的,今天不知怎地,就和月儿妹妹吵起来了,人家不是有意的,你不要生气了……”

    秦仁心道:“见到情敌不吵架你们就不是正常人了。不过这吵架也得有个限度,打扰少爷我休息就不行。妈的,这不行,才两个女的就吵成这样,以后人多了,说不定还真会拿起砍刀互砍……唉,这三妻四妾也麻烦啊!是不是真该如月儿所说,以后搞了女人,提起裤子直接走路,不带在身边了?那也不行,我三少爷搞过的女人,怎能留给别的男人?一刀杀了?嗯,这样最好,一了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