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滴血英雄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三少双手握着那两把半圆弯刀,一声暴喝,刀锋之上绽出足有十五丈长的刀芒。

    他平伸两臂,如陀螺般旋转起来,刀芒加上刀身的长度,再加上他两臂的长度,一个旋转之下,方圆十七丈内所有的人全被切成了两段。

    他双手一合,那两把半圆刀又合在了起,一阵金光闪过,圆刀变成了一把两丈长的斩马刀。

    他双手持着斩马刀,前冲十余丈后一刀直劈而下,凛冽地刀气将他前方清出一条笔直的通道。他手握住斩马刀的中央,那中央部位变化成刀柄,而原来刀柄的一方则变成了刀刃。

    他握着这把两刃刀,将刀横在胸前,施展轻功向前直冲而去,所经之处,一片人仰马翻。凡被刀刃挂到的北疆军,无不齐胸断为两截。

    而他前方的北疆军士卒,则被刀身之上绽出的金黄色刀芒,在两丈之外便削成了两断!

    他身后那血色披风也可怕到了极点,披风在他身后疯狂地飞扬,凡是靠近三少背后的,无不被披风卷了进去,撕得粉碎!

    三国中常山赵子龙于百万曹军之中七进七出,如入无人之境,今天的三少比起赵子龙来,也毫不逊色!

    那五条鬼魅一般的影子,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最显眼的三少吸引的当口,换上了北疆军的盔甲武器,趁这乱子在人群中寻隙前进,越来越靠近定州城的城墙。

    别人都是在向着三少所在的方向冲,而他们,却是逆着人群的方向朝着定州城冲。当然,也有人对他们冲锋的方向产生了置疑甚至喝骂,但那样的人,几乎无一例外神秘地死去,悄然化为了灰烬。

    这样的人只是少数,北疆军将士们绝大多数都被三少所吸引,并没有多少人会关注这如同大海里的五滴水一样的五个人。

    他们甚至超过了三少,当三少离定州城的城墙还有五里多的时候,他们已经离定州城只有不到一里。

    将卓非凡与张天郓护送到了安全的所在之后,回到城头上继续关注着城外的动静,随时将战场情况传递到卓非凡那里,并替卓非凡传令的十八夜叉中的八人,凭着无比犀利的目光,发现了混于数万大军中,逆着人潮向着定州城这边摸来的那五个人。

    “那几个人是怎么回事?”十八夜叉中的海夜叉指着那五个人所在的方向,道:“别人都在往前冲,他们怎地反倒在往后撤?”

    “不对劲,”十八夜叉中的犬夜叉皱着眉头道:“你们仔细看,他们逆着好几万的人流居然还走得这么轻松,凡是靠近他们的人,好像被一堵看不见的气墙推到了一旁。他们看似是在人群中寻隙前进,但事实上,那人群中的空隙,全都是由他们自己造出来的!”

    “他们绝对是高手!”另一个母夜叉道:“秦仁并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来了高手助阵!”

    “待我来试一试!”海夜叉说着,从旁边一名神弓营弓箭手手中夺过铁弓,搭上四枝铁箭,瞄准其中一个人之后,开弓如满月,将浑厚的内力灌注于铁箭之上,手猛地一松,四枝箭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啸,如同四道黑流星一般奔向那五人中的一人。

    他箭法奇准,那四枝箭竟无一枝有所偏差,全朝着那人面门奔去。箭出之后,八个夜叉紧紧地盯着那人,只见那人铁箭临头之时,轻轻地一挥手,那四枝箭便改了方向,射入他旁边的人群中,将四名无辜的北疆军步卒钉死在地上。

    “好深厚的功力!”海夜叉惊呼一声,道:“他的功力绝对在我之上!快去禀报卓大人,我们八个人没办法阻止他们登城!”

    十八夜叉中的血夜叉闻言飞快地奔下城楼,朝着卓非凡与张天郓所在的方向跑去,另七个夜叉则紧张地关注着那五个高手的动向。

    “乱箭射死他们罢!”犬夜叉提议。

    海夜叉摇了摇头,沉声道:“现下城下这么多人,若是放箭,恐误伤我们自己人。该死的,又不能让下面的人撤走,这下子……神弓营在城上岂不是成了摆设?”

    城上的弓箭手的确成了摆设。

    城下乱成一团,除了区区几个敌人之外,其余全是北疆军自己人,一通乱箭下去,敌人没射死,反倒会把自己人射杀大片。而城下的兵马想要撤开也不容易,若是没有城下的兵马阻挡,三少恐怕只需几个箭步,就能冲到城下,神弓营即使放箭,也不见得能射得中他。就算能射中他,也没办法破开龙吟甲!

    那在城下混在乱军之中逆着人流靠近定州城的五个人正是华蓉、乔伟、黎叔及两个死亡武士。

    在三少单骑闯阵之前,他们便已议定,由三少单枪匹马冲击敌军大阵,把声势弄得越大越好。在敌军的注意力被吸引之时,华蓉等人便趁乱扮成北疆军,混入乱军之中,混进定州城去,设法救出宋清等人。

    但是当海夜叉的箭射到乔伟头顶上之时,乔伟顿时明白过来,他们已经暴露了!

    “娘的,公子羽手下果然能人众多,竟然在这么多人中间把我们认了出来!”乔伟愤怒地骂了一声,道:“华姑娘,老黎,反正他们已经发现我们了,我们不如干脆跟他们拼了,硬冲进城去,把清姑娘和表小姐救出来!”

    华蓉点了点头,道:“好!敌军最厉害的是北疆神弓营,现在我们混在人群之中,神弓营不敢放箭,我们便趁这机会击破城门,攻上城头,把神弓营的弓箭手先灭掉一部分再说!”

    说罢她一把扯下身上的秦军盔甲,娇叱一声:“虎啸!”

    一声响彻云霄的猛虎咆哮声响起,她背后的包裹中冒出一道血红色的光芒,那光芒冲到她头顶上,化作一头生着双翼的血色猛虎,踞立着仰天长啸一声,然后一口朝着她噬下。

    当虎啸准备附于华蓉身上之时,乔伟、黎叔、两个死亡武士飞快地退出十丈开外。

    华蓉身上冒出强烈到了极点的血色光芒,血光起时,华蓉身周七丈内的北疆军士卒,凡给包裹进红光中的,无不被切成大小相等的无数碎片。

    这一变故突起,城下顿时一片混乱。那些守在城下的北疆军步卒,怎样都没有想到,敌人竟然已经冲到他们身边来了!

    而城头上的几个夜叉则更是大惊失色,那海夜叉失声道:“天,竟是虎啸!华蓉她来了!放箭,赶快放箭!”

    此时他已顾不得城下还有自己人了,他是深知虎啸威力的,若是让华蓉登上城头,他们这里的几个高手,只能伸着脖子让华蓉杀。

    北疆军将士向来令行禁止,军纪森严。海夜叉一声令下,那在城头的两千五百神弓营射手也不顾城下有自己人,弯弓就射。两千五百只漆黑的铁箭破空罩向华蓉。

    此时华蓉已着虎啸在身,那两只金属羽在她头顶上展开,形成一张保护网,叮铛声响中,凡射到了华蓉头顶上的箭无不被弹了开去。而那些在华蓉身旁的北疆军士卒则遭池鱼之殃,被弹开的箭误伤大片。

    乔伟、黎叔及两个死亡武士一人抡着一个北疆军士卒,作为武器抵挡头顶上那阵箭雨。乔伟边飞快地舞动那两具已给射得刺猬一般的尸体,一边大声叫道:“华姑娘,赶快打开城门!”

    华蓉点了点头,飞身冲向城门。两只金属羽翼在她身前旋转绞动,犹如两道可怕的金属旋风,将所有挡在她前面的北疆军士卒绞得四分五裂。

    几个箭步之下,华蓉已冲至那城门前。她背上羽翼向前一探,轰然声响中,结实厚重的橡木城门给金属羽翼刺出老大一个窟窿。那金属羽翼犹如人手一般,抓着那窟窿左右一分,哗地一声大响,那城门竟给硬生生撕成了碎片!

    此时城楼上射出了第一轮箭雨的两千五百神弓营射手已开始休息,恢复体力。另一队两千五百的射手则准备发射第二轮箭雨。

    然而还没等他们开弓搭箭,城门已宣告被破,乔伟、黎叔、两个死亡武士即闪电般冲进了城门,跟在华蓉身后朝前冲去。

    此时照着卓非凡的命令,城里负责堵塞通往城中央道路的军队已经撤了开去,让出了道路。所以当华蓉等人冲进城之后,除了身后追着的北疆军士卒以外,前面竟没有半个敌人。

    华蓉穿过门洞之后,说了声:“上城!”然后带着乔伟、黎叔、两个死亡武士飞快地沿着阶梯朝着城上冲去。

    神弓营的射手们此时已经调转方向,瞄准了城里边这一面。华蓉等人向着城上冲去时,城上的弓箭手们顿时一通狂射,铁箭如雨般射向华蓉等人。

    华蓉双翼大展,在她前面飞快的旋转,形成两面血红色的巨大盾牌,将她护得严严实实。跟在她身后的乔伟等人也跟着讨了好去,没有一枝箭能穿透虎啸双翼的防守,全给绞成了粉碎。

    几个纵跃之间,华蓉等人已经上了城头。五人分作两拨,向城头两边杀去,华蓉一人冲向左面,乔伟、黎叔、两个死亡武士冲向右面。

    此时城头上仅一万神弓营的射手外加七个夜叉,那一万神弓营的射手其中还有五千人已经各射出一箭,需要休息。而当华蓉等人冲进人群之中以后,另五千现在还能射箭的弓箭手也不敢轻易放箭了,只得拔出腰刀与华蓉等人肉搏。

    华蓉这边自不必说,她有虎啸在身,无一人能挡她轻轻一击。所过之处,卷起阵阵血雨,凡被虎啸双翼触着的,无不给切得粉碎。

    而乔伟等人这一边,他和黎叔已是万夫莫敌的高手,再加上两个不畏疼痛,不知劳累,力大无穷的死亡武士,杀起人来也是如同砍瓜切菜一般便利。

    乔伟的“岁月无痕”如今已到了无需出手,便能致人于死地的境界。他施展轻功,以最快的速度在人群之中穿梭,凡是给他沾上了一点的神弓营射手,即使只给他的衣角沾上,也无不迅速老化成灰。

    而黎叔的“幻魔随心”也是可怕到了极点。他的手快得不可思议,往往在一瞬间就能同时击中数十人,凡中他轻轻一掌者,无不身体瞬间变成极脆弱的晶体,只需一缕微风,便能将其吹至粉尘。

    那两个死亡武士则厚道了许多。他们一拳一脚打得是规规矩矩,但是他们那可怕的力道却令凡是被他们击中的人无不四分五裂。而他们的速度则更是可怕,神弓营的弓箭手们与他们作战,便如捕风捉影一般,还没看见他们的影子,便已给一拳轰爆了脑袋。

    那七个夜叉本也是可以一当千的高手,若是他们与乔伟等人打的话,可能可以撑过十招。可惜他们遇上的是华蓉。

    当日天圣宫中,强如龙九,也给虎啸一个照面便切成了碎片,那七个夜叉纵使再厉害,也比不过龙九。

    只一个照面,华蓉便将公子羽手下得力的高手,十八夜叉剪除七人!

    华蓉等人在城头之上大肆屠戮神弓营的射手,这一突如其来的打击顿时乱了城外正拼死拦截三少的北疆军步、骑兵的军心。

    三少在城下大杀近一个半时辰,从黄昏杀到现在天色已黑,杀的人也不知有多少了,但却丝毫没露出半点疲态。而北疆军战士虽然不畏强敌,可那也要他们后方稳定才行。现在眼见城门失火,城头上本部最强的神弓营正遭人大肆屠戮,他们哪还能奋力作战?

    再加上三少杀人手段着实残忍利落,没有一个人能跟他交手哪怕半招,北疆军将士们就像一个个人肉标靶一样,冲上去就是为了让他砍一般。这种仗哪还能打?哪里还打得下去?

    渐渐地,北疆军的军心动摇了,士气跌落了。就在他们已无心恋战之时,城内突然敲起了撤退的铜锣。

    终于可以不必跟这魔鬼一般的家伙再打下去了!

    这是所有在城外的北疆军将士们的心声。当那锣声响起之后,北疆军将士们即如潮水一般退开,让出了一条坦途。

    而城头上,那已损折近五千的神弓营射手们,也纷纷撤下了城头。

    看着刚才还死死困着自己的敌军潮水般退下,三少长呼出一口气。

    他紧紧握着斩马刀,大步朝着城门走去,没有人知道,此时他那藏在头盔下的额头已经满是汗珠,他那握着刀的手已在微微颤抖,指节已在发白。

    在十万大军之中冲杀,单刀匹马杀敌不下一万,三少不仅功力损耗甚剧,身心也已相当疲惫。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打多久,还能杀多少人,他唯一知道的,就是城中不论有多少敌人,他也必须走进城去,必须去救宋清和铁轩轩。

    大男人,不是这么好做的!

    三少走进了城中。

    此时城里已是一片黑暗,整座城里竟然没有亮起一星半点的火光。

    华蓉等人从城头下来,来到了三少身旁,与三少并肩在大道上朝前走去。

    前方,有四座高台。其中两座高台上,绑着两个少女,还有两座高台上,放着两副担架,担架上也躺着两个少女。

    三少知道,那被绑着的两人,正是宋清和铁轩轩。而躺在担架上的,不用猜他便知道是重伤未愈的柳逸菲和易菁菁。

    这四个人,三少都要救。

    宋清和铁轩轩是他的爱人,柳逸菲和易菁菁既是他的女人,又是曾用生命保护过他的恩人。

    而三少,向来恩怨分明!

    城里静悄悄的,好像一个人都没有。但是三少等人已经凭着深厚的功力感应到,这城里,埋伏了不下十万人。他们可能正在等着三少救人的那一刻,可能就等着三少救到人之后,身边有累赘之时,再才以重兵围困。

    三少等人慢慢地走到了城中央,那四座木台伫立在定州城中央的一块拆出来的空地上。

    木台下面堆有浇了火油的柴禾,原本留在木台下准备射杀三少等人的屠图哈族神射手也给卓非凡调走了。在见识到了华蓉等人杀戮神弓营的手段之后,卓非凡终于意识到,如果让三少等人近身,再厉害的神箭手也只能给三少等人做人肉靶子。

    所以现在木台下面只剩下四个人,每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根燃烧着的火把。

    当三少等人离木台还有五十丈的距离之时,那四个人将火把扔进了柴禾之中。

    柴禾开始迅速燃烧,火焰从木台底部一直蔓延到木台中部,那木台中部,也是浇了火油的。

    三少深吸一口气,忽如闪电般掠了出去。在他动的同时,华蓉、乔伟、黎叔、两个死亡武士,也飞快地掠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