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滴血英雄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定州北城城头,今晚当值把守城门的北疆军士卒们,丝毫没被城中那突然燃起的大火吸引。

    北疆军军纪严明,不在其位,不谋其事,既然他们没有参与今日的围杀,只负责警戒,那么他们也不会关心城里究竟出了多大的事情。

    没有调兵令,即使天塌下来,他们也不会往城中看一眼。

    城门正上方的城楼前,两名北疆士卒标枪一般挺立着,手握长枪,目光炯炯地注视着城下。卓非凡有令,今晚必须提高警惕,严防有人趁夜袭城。

    北城墙上,从左至右,每个箭垛后都站着两名哨兵,四百双眼睛全都紧盯着城下那漆黑一片的原野。

    忽然,那城门正上方城楼前的两名士卒中的一人揉了揉眼睛,问他旁边的战友:“你有没有看到城下有人影在闪动?”

    那人摇了摇头,说:“没有,不过我倒是看到天上有好些流星。”

    “流星?”前一个士卒狐疑地抬起头,望向天空,只见空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片金色的流星,正闪耀着无比灿烂的光芒,“这些流星……怎地好像是往我们这边撞过来的?”

    话音刚落,天上那丛流星便已扑面而至,那两名士卒还不及反应,便已被其中两枚流星透胸而过!

    在同一时间,那两名士卒的左右共有九十七名守卒被金色的流星透胸而过!

    那不是流星,而是金箭,一共九十九枝金箭,正是“金箭银弓”萧天赐所射出的金箭!

    四百守卒中,九十九人瞬间殒命,剩下的三百零一人马上作出了反应,所有的人都朝着那九十九人被射倒的方向奔来,其中两人掏出号角,准备吹响警号。

    但是那准备吹响号角的两人刚把号角凑到嘴边,便觉咽喉一凉,然后浑身的力气便随着血液的高速流失而逝去。

    一阵轻风拂过,城头上忽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风声,那不是利器破空或是高手施展轻功时的风声,而是血液从颈动脉里飙射出来时,撕破空气所发出的嘶嘶急风声。

    三百零一名守卒悄无声息地同时倒地,直到他们倒地之后,秦风才从风中现出身来。

    他双足离地足有三尺,悬浮在空中,两脚下踏着一股小小的旋风正在急速旋转,那风中还卷着无数翠绿的草叶。

    秦风现在竟已能踏风而行!

    那在旋风中随风转动的翠绿草叶,便是秦风杀人的凶器。刚才那三百零一名守卒,便是被秦风以草叶割断了颈部动脉。

    萧天赐手握银弓,跃上了城头,他右手一扬,扯动系在金箭后的天蚕丝,那穿透了九十九名守卒心口的九十九枝金箭,便给他收了回来,落入他背后的箭壶中。

    秦雷和怒横眉挟着铁戬跃上了城头,铁戬虽然化铁手神功已至第三十一层,已是天下间少有的高手,但是若论轻功,他却是江湖中罕见的低手。

    秦风等五人立在城头,看着城中央那三十丈木台上燃起的大火,借着熊熊火光,秦风等人看清了被绑在木台上的宋清和铁轩轩。

    同样地,他们也感应到了这定州城中,四伏的杀机。

    这时,一声龙吟和一声虎啸忽然响彻天际,在那龙吟虎啸之中,秦风等人看到,六条人影高速冲向了那四座木台,那当先的一人,正是身着虎啸的三少!

    “不好!救了人之后,小三他们便会陷入重围了!”秦风轻呼一声,往城下跃去,道:“大表兄和阿雷、怒老声势最猛,等下你们从外围正面进攻,吸引敌人注意。萧老,你且随我潜入敌阵中,接应小三他们!”

    ※             ※             ※             ※

    三少一马当先,冲到了四座木台之下。

    他挥舞着那巨大的斩马刀,冲进了火焰中,先一刀横扫,斩断了绑着宋清的木台的底座,然后如法炮制,斩断了另三座木台的底座。

    木材断裂的吱呀声中,四座木台缓缓倾斜,轰然倒塌。在木台倒塌之前,乔伟接住了宋清,黎叔接住了铁轩轩,两个死亡武士接住了仍处于昏迷状态的柳逸菲和易菁菁。

    四女安然着地,四座木台倒塌之后,火势更加凶猛地燃烧起来,将定州城上空映得一片通明。

    在四座木台倒塌的同一时间,一声锣响,从四面八方涌过来无数北疆军和胡族军,将三少等人困在正中。

    处于包围圈第二、三、四、五重的,全都是屠图哈族的神箭手及北疆神弓营的射手!第二重包围圈的弓箭手们开弓搭箭,几千枝明晃晃的箭头对准了包围圈中央的三少等人,随时准备放箭。

    “哈哈哈哈哈……秦仁,人你是救到了,可是现在你如何把她们带出去?”卓非凡出现在离三少近五十丈远的一座房顶上,张天郓、十二鬼影、十八夜叉中剩下的十一人、天涯一刀跟在他的身后。

    卓非凡看着不远处的三少,志得意满地道:“秦仁,只要我一声令下,我军弓箭队就会万箭齐发!就算你跟华蓉有天兵护身,不畏箭雨,可是另外几个,哼哼……恐怕很快便会给射得遍得窟窿!秦仁,你还是乖乖地卸下天兵,束手就擒吧!”

    “清儿,表姐,我来了。”三少根本看都没看卓非凡一眼,在这千军万马的重围之中,他旁若无人地看着宋清和铁轩轩,头盔的面罩左右分开,露出他那略显苍白、大汗淋漓的脸。他微笑着,看着两女,道:“对不起,因为我,让你们受苦了。”

    宋清微笑着,神情平静地道:“没受什么苦,快要受苦的时候,你就来了。”她的神情虽然平静,可是声音却在微微颤抖。

    而铁轩轩,则是大大咧咧地拍了三少的肩头一把,道:“阿仁哪,出现得很及时嘛!姐姐我呢,也没受什么苦,你也不必过于自责。对了,除了乔叔和黎叔,这三位都是谁啊?”铁轩轩说着,指着华蓉等人问。

    华蓉看着宋清和铁轩轩,打开脸上的面具,笑道:“铁姑娘,宋姑娘,是我,华蓉。这两位,是我的死亡武士,他们没有名字。”

    “九阴圣女华蓉?”铁轩轩忽然面色一变,瞪着三少道:“好啊阿仁,你果然跟这魔门小妖女搅到一起去了!老实交待,你跟她现在是什么关系?”

    宋清则笑眯眯地看着三少,也不言语,但是眼神中却略带责怪。

    “现在是男女关系……”三少小声嘀咕了一句,随即笑道:“不瞒二位说,现在蓉儿她已经改邪归正、弃暗投明了,请大家以后不要用异样的眼神看她。今天多亏了她,我才能冲到这里。要不是她的话,我早在城外就给累死了。好了,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等出了城,有的是时间说话。”

    在这个时候,不只是三少,所有的人都从容自若。

    “秦仁!”卓非凡对三少的态度非常不满,眼下他是全城的总指挥,可是三少却根本没将他放在眼里,卓非凡城府再深,也忍不住生气了:“现在这局势,你还想出城吗?劝你别做梦了!乖乖卸下天兵,我或可考虑放过除你与华蓉之外的其他人。若是你想顽抗到底,哼,你们所有人今天都得死在这里!”

    三少掏了掏耳朵,望向卓非凡,道:“第一次见你的时候,你还只是个酒楼的老板,对少爷我也是毕恭毕敬,还会说几句人话。现在你怎地变成了这般德性?人话不讲,偏生学起狗吠来了。”

    卓非凡气极,道:“秦仁,你不为自己着想,也得为你的女人想想。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究竟降是不降?”

    三少看了看宋清,又看了看铁轩轩,问道:“他让我为你们想想。”

    宋清微笑着道:“你若死了,我还有活着的必要吗?”

    铁轩轩也笑着说道:“阿仁,从那一天起,我的命便与你系到了一起。没有你,我也绝不会独活。”

    三少又问华蓉:“你呢?”

    华蓉向着三少嫣然一笑,合上了脸上的面具,柔媚但坚定的声音从那面具缓缓合上时的缝隙中传了出来:“来的时候已经跟你说清楚了,你若要走黄泉路,我陪你就是。”

    三少微笑着点了点头,合上了脸上的面具,再次开口说话时,声音中已带上了铿锵的金属摩擦音:“我秦家,向来只有断头的好汉,没有屈膝的懦夫!卓非凡,我秦仁的人头就在这里,有本事,你便来取吧!”

    卓非凡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道:“看来,你们已决定死在这里了。放箭!”

    一声令下,箭如雨下,第二重包围圈的弓箭手们同时放箭,数千枝铁箭如暴雨一般从四面八方射向三少等人。那第二重的弓箭手们射出一轮箭雨之后马上后退,第三重即前进一步开弓搭箭,迅速放箭,不留半点喘息之机!

    箭,历来是战场上最可怕的武器,而现在包围着三少等人的弓箭手,又全都是千里挑一,几乎百发百中的神箭手,数千人同时放箭,其声势之壮观直令天地为之变色,破空声之猛烈直如山崩海啸!

    在如此密集可怕的箭雨之下,强如乔伟、黎叔都不敢稍有大意。而在如此之近的距离之下,他们也没办法保证自身无恙,更不用说宋清等人了!

    当第一波箭雨临近之后,三少大呼一声:“伟哥,你们几个护着清儿她们!蓉儿,与我一起破箭!”

    一声呼喝之后,三少与华蓉绕着乔伟等人飞快地奔跑旋转起来。

    三少手中的斩马刀又变成了一面巨大的圆盾,以盾来挡箭雨。而他身后的披风,更如铁片一样绷得笔直,倒卷到他头顶之上,弹开所有射近的箭。单论防御能力,龙吟比虎啸更强,其防御可用密不透风来形容!

    而华蓉,则在绕着乔伟等人奔跑的同时,以高速旋转的虎啸双翼为盾,将所有射近的箭统统绞得粉碎。

    第一轮箭雨被三少与华蓉尽数格下,处于二人保护之中的乔伟等人安然无恙。

    第二轮箭雨来时三少与华蓉的速度已渐渐减慢,不时有漏网之箭射入二人的防御网中,但均被乔伟与黎叔截下。

    当第三轮箭雨来时,射进二人的防御网的箭就更多了,这次乔伟、黎叔与两个死亡武士同时出手,才将透过防御网的箭尽数截下。

    适才单骑闯关之时,三少功力、心神损耗甚剧,全凭一股意志才支撑到现在。而华蓉虽然不及三少损耗严重,但她主修魔法,虽然亦可用魔法驱使虎啸,但是效果比起内力来要差了许多,损耗速度比起内力还要更快。连挡三波箭雨之后,二人已尽显疲态,眼见就要支撑不住了!

    卓非凡眼光毒辣,一看便知三少与华蓉渐近强弩之末。他也不命人冲锋,只叫弓箭手不停放箭,第四波箭雨便又朝着三少等人射去。

    三少的速度已经完全慢了下来,他的双手双脚都在颤抖,格开箭矢时已经远不及之前那般轻松写意。当他看到数百枝箭透过了他的防御网,射向乔伟等人之后,他苦笑一声,摇头自语道:“娘的,难道今天少爷我还真得死在这里?”

    正叹息间,忽听正北方向传来一声霹雳似的怒吼,然后便是一个粗豪如打雷一般的声音怒吼一声:“狂电——奔雷!”

    铮!一声犹如晨钟暮鼓一般的金铁长鸣,一道雪白的刀芒冲天而起,那刀芒射上夜空直有十五丈,刀芒之上犹缠绕着道道雪亮的霹雳!

    刀破空劈下,刀芒如长虹贯日,炫丽缤纷;刀势如泰山压顶,势大气沉;刀意如宇宙空旷,惊艳绝伦!

    天地间的一切仿佛都失去了光华,天地都好像只为这一刀而存在!

    “轰!”霹雳一般的震响,刀芒所经之处,所有的一切一分为二。房屋、人体、盔甲、武器,没有任何物事能稍阻一下这刀芒的落势!

    卓非凡变了脸色,失声道:“霸刀秦雷?”

    三少却笑了起来,他大声道:“我二哥来了!蓉儿,是时候反击了!你来先挡一阵,我去冲杀一番!伟哥,跟我来!带着清儿她们往北走,跟二哥会合!”

    卓非凡狂吼起来:“去一万人,截住秦雷!”

    三少往正北方冲去,在听到秦雷那一声震吼的同时,他的修罗魔瞳再次睁开,体内那无穷的潜力逼发出来,狂猛得无法掩饰的杀气弥漫在他身体周围。

    在三少冲击的同时,防御箭雨的任务全落到了华蓉一人身上,她强打精神,精神力催发到极限,操纵着虎啸双翼以前所未有的高速旋转,竟一个人挡住了所有来袭的利箭!

    三少手中那面巨大的圆盾幻化为四把圆环状的利刃,直径有三尺。他一手握着两把圆刀,脱手掷出,四把圆刀排成一排,拖着四道笔直的光尾旋转着向前飞出。

    一片绵密得无一丝间隙的利器切肉声响起,正北方给破出一条径达两丈的血路,沿途所有的弓箭手无不弓断人亡!

    与此同时,乔伟等人开始跟在三少身后向着正北方运动,华蓉死死地守在他们周围。

    卓非凡连声下令:“放箭!给我放箭!不能让他们走了!妈的,那秦仁与华蓉分明已到了强弩之末,眼见就要力竭而亡了,怎地现在又变得如此神勇?”

    另一边,秦雷扛着狂电奔雷刀,脚踏着他劈出的那一条血路,大步前进。铁戬、怒横眉走在他的身旁。

    在三人身周,北疆军与胡族军的步、骑兵如潮水般涌了过来,向着三人冲去。

    秦雷大喝一声:“蹲下!”铁戬和怒横眉闻言飞快地蹲地,在他们身形一矮的同时,秦雷双手握刀,一记三百六十度横扫,匹练似的刀芒绽出十五丈开外,如风车一般席卷了四面八方十五丈以内的所有敌人。

    凄厉的切肉声中,方圆十五丈以内所有的敌人无不断为两截,便连那些骑在马上的骑兵,也在他们战马被切成两半的同时,给切断了双腿!

    鲜血瞬间便染红了大地,积成一汪汪血潭,人与马的残肢堆积如山。秦雷这威势十足的一刀过后,身经百战的北疆军及悍不畏死的胡族军居然被他那逼人的霸气骇得不敢上前!

    铁戬站了起来,在他站起来的一瞬间,他身上突然冒出强烈至极的红光,那红光在瞬间就变成青色,然后又慢慢变成了白色。他身上那逼人的热力灼得他脚下的土地瞬间焦枯干裂,然后冒出了浓烟。

    他身上那强烈至极的光芒令人无法直视,所有看着铁戬的人,都只觉得仿佛是在盯着阳光最猛烈时的烈日!

    北疆军战士及胡族的战士们被他身上的光芒逼得双眼刺痛,眼泪横流,不由自主闭上了双眼。

    铁戬迈开大步直冲出去,如一座白色的活火山一般,冲向横在他前面的千军万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