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滴血英雄 第五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铁戬冲进了人群之中,无数刀枪剑戟朝着他袭来,他不闪不避。

    千锤百炼的武器在将要触及他身体的时候,便给他身上的热力融化成铁水,高温瞬间蔓延至士卒们握着的兵器柄上,灼得他们手冒青烟,痛呼着弃掉了武器。

    铁戬一双蒲扇般的大手伸了出去,一把插进了两个他面前的北疆军步卒胸口中。手上的火力瞬间便将他们的身体灼成两个火球,连着他们身上的盔甲,都冒起了火焰,融成了铁水!

    铁戬将这两个由人体燃烧而起的火球扔了出去,后面的士卒纷纷闪避,闪避不及给火球撞中的,也都全身燃了起来,刹那间便给灼成了焦炭!

    铁戬哈哈大笑着夺过两柄长枪,两柄长枪一入他手便变得通红,他掷出了这两柄长枪,长枪如两条火龙般笔直地朝前射去,凡挡在这两条长枪所经之途的士卒们无不给洞穿了身体,伤口边缘瞬间灼成黑炭!

    这两柄长枪直去了三十余丈方才失力坠地,沿途给这两柄长枪杀死的士卒不下两百!

    怒横眉在铁戬冲前的同时冲了出去。

    他身上的衣袍猛地膨胀起来,前冲时溢出体外的真气与空气摩擦,发出打雷一般的爆响。

    他握紧双拳,拳上冒出细碎的电火花,当他冲进人群之后,身周三丈内的士卒无不给他的护体罡气震得横飞出去,骨断筋折!

    而他一双拳头则闪电般连环击出,隔空拳劲如一道道在空中奔涌的雷霆,凡给拳风触碰到的士卒,身体那触碰到拳风的部位无不给炸得血肉横飞。

    臂触拳风者,臂折,腿触拳风者,腿断,腹触拳风者,腹裂,头触拳风者,头碎!

    武器与盔甲抵挡不了他的拳风,好像没有任何东西能经得起他那暴雷一般的拳风轻轻一碰!

    秦雷扛着他那把大得惊人的狂电奔雷刀,亦步亦趋地跟在铁戬与怒横眉身后,他身后和左右的敌军虽然紧紧跟着他,却无一人敢靠近他身周十五丈之内。

    偶有悍不畏死的敌军敢越雷池一步,秦雷即一刀挥出,刀气隔空十五丈即将人一刀两断!

    秦雷走的是霸道,他身上的那强凌天地的霸气是所有生物的天敌,北疆军与胡族军纵然向来视死如归,可是在秦雷的霸气威逼之下,也不由从灵魂深处生出畏惧。

    ※             ※             ※             ※

    哧——三少一刀将拦在他面前的数十个北疆军斩为两断,同时一爪抓住一名胡族骑兵的大腿,将他从马上拖了下来,挥舞着这骑兵砸碎了十七个胡族骑兵。

    他掷出那胡族骑兵在连砸碎十七人之后仅剩的一条大腿,接连撞穿了三个屠图哈族弓箭手的胸口。

    啪地一声,三少听到了一丝轻微的爆裂声。

    那是他血管的爆裂声,这已经是他今晚听到的第十七响爆裂声。

    他双手爆了九条血管,双臂上爆开六条,脑门上爆开一条,颈上爆开一条。

    虽然从龙吟甲外看不到他在流血,但是三少自己清楚,他那笼罩在甲里的衣服,此刻恐怕已经被鲜血浸湿大片了。

    这是运功过度的后遗症,他功力再强,潜力再大,身体再坚韧,也经不起这般损耗,这般催鼓。

    三少清楚地知道,如果再持续高负荷运功下去,再要爆的话,可能就会爆丹田了。

    但是三少却不能停下,他一马当先,冲在最前,承受了前方和左右两方所有的压力。

    在他如此拼死力战之下,处于华蓉保护中的乔伟等人方能护送着宋清等四女顺利前行。

    乔伟、黎叔、两个死亡武士无疑都是万夫莫敌的高手,可是宋清不会武功,柳逸菲和易菁菁重伤在身,人事不省,铁轩轩虽然武功不错,但是她的惊寂指在这战场上根本派不上用场,了不起能把敌军的盔甲炸开,再刮掉他们胸膛上的一层油皮。

    所以乔伟、黎叔及两个死亡武士必须紧守在宋清等四女身旁,寸步不离。这冲锋陷阵的任务和防御弓箭手的任务只得交于三少及华蓉。

    三少也清楚,即使能与秦雷等人汇合到一起,要突围仍不是一件易事。人力有限,秦雷除了初时为大造声势,震慑敌军军心,打击敌军士气全力出了两次霸刀,接下来便再没轻易使出大耗真气的刀招。

    秦雷再强,也不过是与乔伟、黎叔同一级数的万人敌高手,而怒横眉和铁戬比起秦雷还略逊一筹,他三人联手最多能死战三万敌军,可是现在定州城内外的敌军却有好几十万!

    三少本身的功力比秦雷稍胜一筹,加上天兵龙吟,三少此时相当于两个秦雷。但是即使两个秦雷,也只不过能战两万人,连番运功激战之下,三少此时已到了真正的强弩之末,离爆丹田也不远了!

    而华蓉,她虽然没有与敌人正面交战,但是她要不停地格挡来袭的箭雨。

    北疆神弓营的劲箭和胡族屠图哈族神箭手射出的箭不是那么好挡的,纵然有虎啸护身,但是虎啸本是长于进攻,而非防守,所以她现在的损耗程度比起三少也差不了多少。

    但是她又不能用于进攻,她用精神力和魔力催动虎啸,本就比用内力催动虎啸损耗要大,若是她来进攻的话,此刻只怕早已力竭而亡。

    形势已经到了万分危急的时刻!

    ※             ※             ※             ※

    卓非凡此时已经可以通过那名为“千里目”,实际上是单筒望远镜的工具看到那通体冒着白光的铁戬,浑身绕着电劲的怒横眉,及扛着一把巨刀,一步一个血脚印的秦雷了。

    他看到,秦雷等人与三少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两百丈,虽然他们中间横亘着蚂蚁一般的大军,且仍有北疆军及胡族军的步、骑兵源源不绝地从四面八方赶来围堵,但是他心里却丝毫没有轻松的意思。

    卓非凡清楚,凭他手下的兵力,即使秦雷等人与三少等汇合在一起,带着宋清等四个累赘,他们也无法顺利突围。卓非凡仍可凭借优势兵力,将秦雷、三少等人围困之后,战得他们力竭身亡。

    本意是围杀秦仁与华蓉,现在又跑来一个送死的秦雷,如果此战能让秦家两兄弟和他们的帮手尽数殒命于此,那秦家最顶尖的高手便是去了十之七八,他卓非凡便算是立下了奇功一件,可算得上是公子羽平定天下的第一大功劳。

    可是卓非凡还是高兴不起来,轻松不起来,他隐隐觉得,他好像漏掉了些什么,遗忘了些什么。

    在紧张地关注战局的同时,卓非凡还不忘细想他究竟忘了些什么。

    张天郓眯着眼睛,面无表情地紧盯着在军中冲杀的三少。

    在他看来,三少基本上已经是死人一个,三少此刻狂猛如天龙一般的进攻和杀戮,只不过是将死之前的回光返照。

    一阵微风袭过,张天郓不由缩了缩脖子,他觉得这风好像有些凉。

    但是现在是盛夏,夏季夜晚的风是最令人惬意的,夏季的凉风只会让人清爽,而不会让人感到冰凉。

    但是张天郓没有留意,他现在所要关注的,只是秦仁什么时候会死。

    又一阵微风袭来,张天郓忽然看到天上飘下了一片叶子。

    张天郓奇怪地抬起头,看着那片顺着风打着转儿向他头顶飘落的叶子,他认识这种叶子,这是城外原野上随便可见的,一种野草的叶子。

    这种草叶长而窄,边缘有微小的锯齿,这在城里是很少看到的,在空中,那更是没办法看到了。

    张天郓不由问了卓非凡一句:“卓大人,今日可起了大风或是龙卷风?”

    卓非凡回道:“今日白天虽然落了大雨,可是大风却是未起的。至于龙卷风,呵呵,内陆地带,又怎会有龙卷风?张大人,你不关注战局,怎地想起问这问题来了?”

    张天郓摇了摇头,道:“没什么,随口问一问罢了。”说着,又望向那片飘零的叶子。

    此时,张天郓发现天空飘下的已经不止是一片叶子了,而是有四五片叶子在风中旋转着,打着转儿慢悠悠地飘下,那第一片飘下的草叶,此时已经落到了屋顶的瓦片上。

    张天郓心中奇怪,伸出手去,想要接一片草叶来研究一下。

    然后当一片草叶落到他的手心之后,他几乎要忍不住惊痛交叫地大喊起来了,因为那片叶子落到他的掌心以后,竟像落到了布料上的炭火一般,轻松地,几乎毫无阻滞地穿透了他的掌心,带出一溜血线!

    张天郓触电般缩回了手,张开嘴刚准备大叫声,一片草叶已经温柔地掠过了他的颈部动脉。

    张天颈的喉咙很快就被血水堵塞,他张开嘴发出的却不是呼喊声,而是如漏气一般的嘶嘶声,血沫从他的嘴角涌出,滴到了他的前襟上。

    “哧……”颈动脉血液高速飙射的破风声从张天郓颈上发出,那颈血甚至飙到了他身旁的卓非凡脸上。

    卓非凡惊异地回过头,只见张天郓双眼圆瞪,嘴巴大张,摇晃了两下,然后无力地瘫倒在地。

    “谁做的?”卓非凡失声叫道,他不敢相信,竟然有人悄无声息地杀了就站在他旁边的张天郓,而卫护在他们周围的十二鬼影、十一夜叉、天涯一刀竟然没一个发现是谁做的!

    此时卫护在卓非凡周围的这四十六个高手在张天郓飙血的同时已经做出了反应,十二鬼影飞快地护到卓非凡身旁,十一夜叉在外围组成一个防护圈,天涯一刀们则四散开去,在屋顶四周仔细查找起来。

    “有……有鬼吗?”卓非凡神色慌张地道,张天郓的武功他是知道的,比起他来,差不了多少,可是现在张天郓却在四十六名高手的环卫之下,被人悄无声息地杀死,除了有鬼还能作何解释?

    十二鬼影中一人淡淡地道:“卓大人,我们便是鬼,在我们面前,哪里还会有别的鬼?”说着,他抬头看了看天,喝道:“刺客在天上!”

    随着他这一声呼喝,天空中突然洒落大片的草叶,高速旋转着,向着张天郓及他身旁的二十三高手罩下。

    十二鬼影迅速腾空而起,每人向空中击出两掌,二十四道黑蒙蒙的掌劲瞬间击中了那大片草叶。可是那大片草叶只是稍稍缓了一缓,旋即又飞快地落下。

    十一夜叉见状也腾空跃起,各向天空劈出两掌,二十二道青色的掌劲狂飙一般击向那片草叶,那片草叶这才哗地一声,四散飘开。

    十二鬼影与十一夜叉又落回屋顶,紧张地注视着上空,十二鬼影中的一人有些紧张地道:“卓大人,来者的功力远在我们之上,我们二十三人合力方能破他一招,此处不宜久留,请速速离去!”

    卓非凡早就不想留在这里了,听那人一说,马上大点其头,然而还没等他们下去,便见一丛金色的流星从天而降,直朝他们头顶袭来!

    “是箭!”一名鬼影叱咤一声,腾空跃起,另十一名鬼影及十一夜叉见状也飞快地跟在那鬼影之后跃上半空。那丛金箭来势太快,他们已不及闪避,只能在其射落之前,将其挡住。

    此时二十三名天涯一刀已飞快地掠到了卓非凡身旁,在十二鬼影、十一夜叉飞身截箭的同时,护着卓非凡往屋顶下跃去。

    然而他们刚刚跃下房顶,来到这所房屋的院子里,便见一个身着黑色夜行袍,长发飘飘,面容清冷的年轻人,已经背负着双手候在那里了。

    “你是谁?”卓非凡沉声道。

    那年轻人嘴角浮出一抹状似讥诮的诡笑,慢慢地道:“死人不必知道。”

    说话间,他便动了,他似一缕轻风般,循着不可思议的轨迹朝着卓非凡掠来。二十三名天涯一刀同时飞身去截,二十三把明晃晃的刀各以难以想象的速度,从不可能的角度或劈或扫或削地袭向那年轻人。

    二十三把刀,二十三记刀招,组合起来却不过是一招。但是这由二十三人同时使出,组合起来的一招,却有着难以名状的威力,那看似处处都是破绽的刀网其实却封死了来袭者的一切进路与退路!

    这是毫无破绽的一招!

    那年轻人面对这将他所有的生路都封死的一招,反露出一缕奇笑。

    他轻轻地点出了一指,那一指似缓实疾,指出时发出一声快剑破空时的尖啸。

    他这一指点的其实是空处,但是指尖绽出的剑气破空时产生的疾风却引得那二十三把毫无破绽的刀,向着那风产生之处稍稍偏离了一点。

    或许是偏离了三分,又或许仅仅只偏离一分半分。可是这一分半分的偏差,足以使一记毫无破绽的刀招变得漏洞百出!

    这年轻人便趁此时循着风运行的轨迹脱了刀网,直取卓非凡。

    “他是秦风!天剑秦风!”天涯一刀中一人突然失声叫道。

    能使出刚才那样点石成金的一剑的,天底下除了秦风,便再无第二个人!

    卓非凡已经面若死灰。

    天涯一刀没有拦住秦风,现在秦风已经向他掠来。秦风那如踏风行进一般的身法,令卓非凡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半点逃离的机会。而秦风刚才展露的那一记指剑,也令卓非凡明白了,即使自己的武功再强十倍,也不可能是秦风的对手!

    秦风已经掠到了卓非凡面前,卓非凡徒劳地向秦风攻出了三掌五拳一十二脚,秦风却只微微一笑,向他一指点出,同时轻声道:“借你人头一用!”

    ※             ※             ※             ※

    十二鬼影与十一夜叉落回了屋顶。

    其中有一个鬼影,两个夜叉是以死尸的状态落回来的。

    三个人的胸口已各被一枝金箭贯穿,将他们的尸身牢牢地钉在了屋顶上。

    九十九枝金箭除了三枝插在人身上的以外,其实的都钉在了活下来的十一鬼影及九夜叉四周。

    二十三个高手,要拦截九十九枝箭,本该是轻而易举。只可惜,这九十九枝箭,却是江湖中用箭用得最好的那人射出来的。

    “是金箭银弓萧天赐!”一鬼影沉声道:“只有他,才能射出这样的箭来!”

    一夜叉道:“萧天赐的九九屠神射法,能够像刚才那样连放八十一次箭,他现在为何不把箭收回去,再射我们一次?”

    一鬼影道:“因为萧天赐并没有把握把我们全部射死,他若再放一次箭的话,我们便可找出他藏身所在,他不收回箭,只是为了让这些箭困住我们!”说着,他一脚挑起屋顶上张天郓的尸体,随意找了个空处踢了出去,无声无息地,张天郓的尸体在空中离奇地断成了数十块,“萧天赐的金箭上缠着削铁如泥、细若透明的天蚕丝,我们没有神兵利器在手,便斩不断天蚕丝,出不了他的阵势!”

    “那我们替他把箭收起来!”一夜叉说着,伸手去拔插在他脚边的一枝箭。

    几个鬼影同声呼道:“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