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九章 滴血英雄 第六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那夜叉的手已碰到了他脚旁的那枝金箭,那几个提醒他的鬼影出声时已经迟了。

    那枝金箭突然跳了起来,毫无征兆地,自行跳了起来,绕着那夜叉的身子缠绕了几圈,然后再次钉回地面。

    哧哧几声,那夜叉的身子忽然断成了好几截,他至死都没有弄明白过来,这箭究竟是怎样跳起来的。

    “萧天赐一直藏在暗中操纵着金箭,只要有人一碰金箭,他便可借金箭后的天蚕丝将人缠住切碎!”一鬼影沉声道:“金箭对萧天赐来说,跟他的手指一样灵活。我们这些人联手虽然比萧天赐要强得多,可是在这种形势下,他一个人足够困死我们所有人!”

    “怎么办?”一夜叉道:“萧天赐的目的只是困住我们,现在肯定有人去杀卓大人了!”

    “卓大人有天涯一刀保护,等闲高手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这话还没说完,便听一个冷清清地声音在屋顶上响起:“是么?”

    屋顶上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黑衣长发,面容清冷的年轻人不知何时已经上了屋顶,手提着一个鲜血淋漓的人头,正用一种看着死人般的眼神看着他们。

    众鬼影、夜叉仔细一瞧,那人头正是卓非凡!

    只见卓非凡死不瞑目地瞪圆双眼,眼中满是恐惧和惊骇。

    “你杀了卓大人?”一鬼影惊声问道:“你究竟是谁?天涯一刀呢?”

    秦风冷冷地一笑,道:“死人,没有必要知道。”

    说话间,他一指点出,指尖绽出淡得近乎透明的剑芒,切开空气时卷起一阵清风,无数草叶自他袖中飞旋而出,顺着那剑芒激起的清风向着众鬼影与夜叉们射去。

    屋顶下,天涯一刀的二十三具尸体遍横院中……

    ※             ※             ※             ※

    “狂电——奔雷!”又是一记狂电奔雷斩,秦雷将前方十五丈内所有的敌人一扫而空,倒在刀芒两侧的敌军的残肢堆得像两条人肉城墙。

    “霸皇令!”三少使出了霸皇令,他左手一掌拍出,那奇异的掌劲笼罩了他前方和左右两方二十丈内的所有敌军。凡处于他掌劲笼罩下的敌军无不觉得他们好像给置换到了一个奇异的空间,他们好像正透过重重水幕在看周围的一切,他们觉得自己好像落进了深水之中,呼吸不畅,行动不便!

    方圆二十丈内所有的敌人动作都慢了下来,慢得好像放缓了数百倍的电影慢镜头一般,而三少的速度,却依然快如闪电!

    他冲进了人群之中,击出两掌,打中其中两名敌军。那两名敌军在中掌之后,速度又变得快了,他们飞快地跌了出去,撞到他们身旁的战友身后,然后他们的战友以比他们更快的速度飞跌出去,再撞到身旁、身后的战友身上。

    如是者,如骨牌一般,方圆二十丈之内的所有敌军都给自己的战友撞了一下,近五百具身体飞上了半空,在空中爆裂开来,连成一片遮天的血幕。

    鲜血源源不绝地自空中洒落,三少在血雨中大步前行。

    前方,秦雷扛着刀向他快步奔来,边跑边哈哈大笑,毫不忌讳被鲜血淋了个满头满脸。

    秦雷、铁戬、怒横眉终于与三少等人会合在一起。

    两百丈的距离,一步一积血,尸体已经堆积如小丘。

    “小三,哥哥来救你们了!”秦雷朝着三少的胸口一拳擂去,三少突然手腕一翻,腕上的钢刃闪电般划向秦雷的脉门。

    秦雷反应奇快,闪电般撤回手臂,但是袖口却仍被划出几道裂口。

    “老三,你干什么?我是老二啊!”秦雷看着三少,难以置信地吼道。

    “别激动,二少爷,三少他可能……”乔伟扯住秦雷,看着三少,缓缓地道:“他可能已经失去神智了!”

    乔伟说得没错,三少在击出那一记霸皇令之后,便已经昏迷过去。现在支持着他的,全是那股潜意识中不能倒下的信念,和龙吟甲本身的力量!

    而秦雷一拳打向三少胸口,这本是表示友好的动作,却被三少那潜意识中的本能当成了侵犯性的动作,故驱动龙吟展开了反击。

    秦雷听乔伟一说,讶然道:“老三失去了神智?那怎么办?我们现在还处于敌军围困之中,他若是如此不清醒,敌我不分的话,怎能突围?”

    在秦雷说话的时候,北疆军和胡族军又渐渐围了上来,弓箭兵、步兵、骑兵形成层层重围,将他们紧紧地困在中间。

    对北疆军和胡族军来说,他们现在已经非常怕三少和秦雷等人了。但是面对这种极端的恐惧,这些经历过无数生死大战的精锐士卒,选择的是摧毁这些令他们恐惧的人,好让他们此后的生命中,不再体验这种恐惧的感觉!

    “三少……已经不能指望他了。”乔伟看着如一尊雕像般伫立着的三少,神情有些沉痛地道:“三少从黄昏起杀到现在,死在他手下的敌人已不下两万。三少纵有龙吟护体,但是驱动龙吟杀人……靠的全是他自身的功力!三少早就快要油尽灯枯,但他却死战至现在……三少眼下,已经油尽灯枯,不能再战。再战的话,他可能会丹田爆裂而死!”

    秦雷等人闻言大惊。

    “华姑娘,请助三少解下龙吟,不能让他再打下去了!”黎叔急道。

    华蓉点了点头,其实她现在也已是疲惫不堪,仅能勉强支撑。但是她的情况比起三少要稍好一点,至少暂时还不会和三少一般,失去神智,敌我不分。

    她轻轻扇动着虎啸的两翼,走到三少身旁,道:“龙吟,阿仁现在已经不能再打下去了,你不能再让他撑着打下去了。”她说话时,声音中和着隐隐的虎啸声,她这话是对龙吟说的,也是虎啸对龙吟说的。

    在华蓉对龙吟说话时,北疆军和胡族军又开始了进攻。

    秦雷、铁戬、怒横眉、乔伟、黎叔、两个死亡武士围成一个圆圈,将华蓉、三少及宋清等四女护卫在中央,抵挡着敌军的进攻。

    先是一波箭雨射下,若是只保自身,秦雷等人均可保自身无恙,可是现在他们要照顾***里的三少等人,所以难免对自身防护不周。挡下这一波箭雨之后,秦雷身中三箭,其中两箭给他护身真气震开,一箭射进了他的小臂,入肉三分。

    铁戬身中数十箭,但是所有的箭都给他的护身火劲融化,而他的火劲此时也减弱了不少,由纯白色变为了青色。

    怒横眉中七箭,五箭给他震碎,另两箭分射中他两腿,虽入肉不深,但也见了血。

    乔伟和黎叔功力损耗不大,此时挡起箭来游刃有余,没有中箭。而两个死亡武士仗着自己是不死之身,满不在乎地中了百八十箭,身体给射得跟刺猥一般。

    箭雨过后,骑兵开始冲锋,轰隆的马蹄声震撼大地,地面都给敲得微微颤抖起来。

    两个死亡武士各在自己的身上打了一拳,拳力震得插在他们身上的箭矢倒射而出,暴雨一般激射向敌军骑兵。哧哧声响中,冲向他们这一面的骑兵倒下大片。

    乔伟双掌一拍地面,岁月不饶人神功直接将他前面十丈以内的一段地面侵蚀成沙尘,冲入他前方十丈内的敌军骑兵顿时一片人仰马翻,尽数陷于沙尘之内!

    黎叔也是双掌一按地面,十指深深地插进了地上石板之中,幻魔真气到处,他前方十丈内的一段地面尽数变成一触即碎的晶体,冲向他的骑兵也是一片人仰马翻,陷入了那脆弱的晶体之中,给晶体掩埋。

    怒横眉双拳同时击出,暴喝一声:“雷震九霄!”拳上生出两团闪动着耀眼电芒的真气团,闪电般射入他面前的骑兵群中。轰然巨响中,那个真气团猛地爆发,激起一片烟尘,狂暴的真劲如台风般席卷了那群骑兵,炸得他们血肉横飞,尸骨无存,地上出现两个直径近一丈,深达五尺的大坑!

    铁戬喝声:“赤焰烈火掌!”两掌连环劈出,数十道淡红色的掌风劈进人群之中,凡给他拳风扫中的骑兵,无不周身焰起烈焰,片刻之间连人带马烧成了焦炭。

    秦雷最是简单,他横刀前冲,一刀横扫,从左至右拉出一道一百八十度的刀弧。雪亮的刀光一闪即逝,哧——一记拉长了的切割声后,他面前所有骑兵的战马全都自四蹄根部断为数块,而马背上的骑兵也全都给切断了双腿,惨嚎着随战马一起栽倒在地。

    秦雷是故意不杀他们的,他若要杀这些骑兵,只需跃高一点,一刀斩出,便可将所有的骑兵齐胸斩断。可是他为了达到最佳的震憾和威吓效果,故意不将他们杀死,用他们的惨状来给后来者一点警示!

    更重要的是,敌军必须派出人手来处理这些伤者,一时间无法不断地冲锋。

    “犯我秦雷者,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秦雷大刀横于胸前,威风凛凛地喝道。

    在他猛虎一般凶猛凌厉的目光注视下,他面前的北疆军及胡族军一时畏缩不前。

    而此时,华蓉已经劝动了龙吟,龙吟已通过虎啸给了她回音:“秦小子现在极为虚弱,我不离开他的身体,是为了护住他的心脉,留住他的最后一口气。若我贸然脱离他的身体,他必会因失去我的支持而虚脱倒地。倒地对一般人来说算不了什么,可是对现在的他来说,一次倒地,便可令他心脉俱碎,魂飞魄散。华丫头,你有能耐救他吗?”

    华蓉点了点头,道:“在你离开他身体的时候,我会接住他,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护住他的心脉。”

    龙吟道:“好,那我便看你怎样救他。记住,若是你救不了他,反害死了他,我必取你性命!”话音刚落,三少身上亮起一道极为灿烂的金光,金光中,龙吟那巨大的龙头从三少头顶探出,然后扶摇直上。当龙身完全离开三少的身体之后,三少龙吟甲尽解,失去了支持的身体一头朝着地上栽倒。

    华蓉轻轻扶住了三少,手按到了三少心口。

    龙吟在华蓉头顶上盘旋一阵,道:“华丫头,虎啸与我不同,它是为战而生,以杀为职。因其残戾,它的灵性不如我,它不会告诉它的让人该如何使用它,主人强,则它发挥的实力越强,主人弱,则它根本就发挥不出应有的实力。华丫头,虎啸的攻击力在我之上,你还未将它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若是你能将它的力量发挥出来,与我联手,那才是真正的天下无敌,又怎会像今日这般狼狈?华丫头,尽快增强你的实力吧,想办法将虎啸的力量完全发挥出来……我期待着与全盛时的虎啸,并肩作战!”

    龙吟化回了原形,落到了三少背上的包裹之中。

    华蓉此时没有时间仔细体味龙吟的话,她要做的,是抓紧时间护住三少的心脉。

    她解开了虎啸,现在的她,已经没有能力继续驱使虎啸,倒不如解开虎啸,节省一点力量来救治三少。

    她细细打量着三少,心头泛起阵阵酸楚,好不容易才忍住那险些夺眶而出的眼泪。

    而在旁边看着的宋清,眼中已经淌出了晶莹的泪花,她虽然未哭出声来,可是看现在这样子,却比起放声哀嚎更显心痛。

    便连向来坚强如铁的铁轩轩,眼中都已蒙上了一层雾气,嘴唇咬得快要出血。

    卸下了龙吟后的三少,基本上已经看不出曾经潇洒倜傥的意思了。

    他额上爆裂的血管此刻已经流出了不知多少血,将他整张脸染得通红。

    他颈上爆裂的血管中涌出的血已经将他上身的衣服浸透大片,那黑色的衣袍现在看起来,已是暗红色。

    而他双臂和两手上那爆开的血管,更是将他的两条手臂染得就像刚从血池里捞出来的一般。

    他双眼紧闭,气息微弱,身子微微地颤抖,体温渐渐变低。

    他的生命在龙吟甲解开的那一刻进入了倒计数。

    华蓉很想哭,可是她现在却不能哭。她知道,现在唯一能救三少的,只有她。

    只有她的魔法,能暂时稳住三少的伤势,令他不至于马上死去,可是要完全治好三少,华蓉现在已经办不到了。

    她的精神力和魔力已经严重消耗,一时半会根本无法恢复!

    华蓉的手上冒出的淡淡的白光,那白光照耀着三少的胸口,一股柔和温暖的奇异力量透体而入,护住了三少那已变得无比脆弱的心脉。

    华蓉的手从三少的心口移开,放到了三少头上的伤口前。

    在她掌上的白光照耀下,三少的额上的伤口渐渐地止血,缓缓地愈合,慢慢结痂。

    看到这一幕,宋清和铁轩轩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眼,她们还从未见过,有哪一门内功能让这么快地让人的伤口结痂的。

    而华蓉却没有理会宋清与铁轩轩的神情,她在令三少额头的伤口结痂之后,又开始治疗他颈上的那道伤。

    但是她现在的魔力已经基本上消耗完了,手上那白光变得越来越黯淡。

    颈上那伤的血刚刚止住,她的魔力便消耗一空,她微微晃了两晃,险些一头栽倒,宋清和铁轩轩忙将她和三少扶住了。

    “谢谢……”华蓉淡笑道,她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如纸,连嘴唇都完全失去了血色,额上布满了虚汗。

    “你不要紧吧?”宋清关切地问。她很恨魔门的人,她知道西门无敌杀了她父亲,她本来对华蓉没有任何好感,可是华蓉与三少一起冲击千军万马来救她们,在大军重围之中,不惜一切地保护着她们,现在又为救治三少而累成这样,不知不觉间,宋清对华蓉已渐渐改观。

    “谢谢,我不要紧。”华蓉微微一笑,强打精神,准备继续为三少治伤。但是无论她怎样压榨自己,都无法榨出一点一滴的魔力。

    情急之下,华蓉只感头脑一阵眩晕,然后眼前一黑,软倒在宋清怀中。

    华蓉终于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在华蓉等人的周围,北疆军和胡族军又开始了一波接一波的冲锋,用他们的生命,不断地消耗着秦雷等人的体内和内力。

    “操,杀不完啊!”秦雷疯狂地挥着刀,斩杀着那源源不绝向他扑来的敌军,他面前的尸体已经堆成了小丘,后面的敌军爬上自己战友的尸体堆成的小山,居高临下地向他发动进攻。“准备突围!”他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必须且战且退。然而当他回望一眼处在他们保护中的几个人时,心中咯噔一声,凉了半截。

    他看到,三少与华蓉已经晕了,正由宋清和铁轩轩抱着。在他们身旁,还有两个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的女子。

    带着四个昏迷的人,一个不会任何武功的女孩子,如何从这重围中脱困?

    “妈的,拼死吧!死便死了!”秦雷又吼了一嗓子。

    正在这时,一声清越的长啸忽然响彻夜空,一条颀长的人影御风而行,越过围困在秦雷等人周围的千军万马的头顶,来到秦雷等人的上空,凭一口真气悬浮在空中,喝道:“尔等首领卓非凡已授首!尔等军中将领已尽死于吾之剑下,还不速速退去!”

    说话声中,他将那颗人头高举过头顶,耀眼的火光中,卓非凡死不瞑目的头颅出现在万众眼中。

    ——卷五完。请继续关注卷六《扫**,君临天下逍遥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