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

    英雄五霸闹春秋,顷刻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             ※             ※             ※

    “沈冲,你还不降?”秦历七八二年九月二十七日,江东淄临郡,霸王军首府,公子羽傲立于战车之上,含笑注视着持残剑立于霸王宫城墙上方的小霸王沈冲。

    八月二十四日,公子羽点齐东海二十万水军,合北疆铁军十万,胡族二十万大军,共计五十万锐卒,号称百万大军,闪电进袭霸王军占据的江东五省。二十日内,七战七捷,连克九城四十三县,击溃霸王军二十万,招降十三万众,将小霸王逼回淄临郡。

    小霸王沈冲据淄临郡怒江天险死守十三日,终不敌精于水战的东海水军。十三日后,即二十七日,怒江防线告破,霸王军怒江大营最后的十五万水军全军覆没。

    公子羽挥师直逼霸王宫,将小霸王沈冲及他最后的三千亲卫围困在霸王宫中。

    一次攻城之后,沈冲三千亲卫折损过半,身边只余不足一千五百的亲卫。

    公子羽怜惜沈冲是个人才,亲临前线劝降,奈何沈冲是做惯了霸王的人,如何肯降?如何肯屈居别人之下?

    看着小霸王一脸坚毅绝决的神情,公子羽无奈地叹了口气,道:“放箭。”

    一时间,万箭齐发,沈冲及其最后的亲卫士卒死在乱箭之下。

    江东霸王军,覆灭。

    大秦东部十一省尽入公子羽囊中,公子羽的版图几占据原大秦帝国的一半国土。

    ※             ※             ※             ※

    七八二年十月十四日,已与公子羽达成合作协议的胡族军不满公子羽严苛军法,擅自扰袭百姓,劫掠三县之地,杀无辜百姓七万,**妇女不计其数。

    公子羽为平民愤,借练兵之名,将胡族军赚至江东博云郡怒江峡口之下,决堤放水,一场大水淹死二十万胡军,水退之后,胡族人马尸横遍野。

    胡族进军中原,瓜分中原沃土的野心,消亡于公子羽之手。

    公子羽此举大获民心,东部十一省一时掀起一股参军热潮,无数青壮百姓踊跃参军。至十二月底,公子羽麾下兵力急增至七十万。

    ※             ※             ※             ※

    七八二年十月下旬,南方降雨日益稀少,利行军。

    项启亲率三十万项王军,进军南方大唐国。

    至年底,大唐国灭,大唐国主唐康言饮鸩自尽,大唐国占据的三省落入项王军手中。

    至此,项王军占西、南两方九省之地。

    ※             ※             ※             ※

    七八三年的新年,对秦铁两家来说,是一个值得永世纪念的日子。

    七八二年十二月三十日,秦皇嬴海颁诏宣布禅位于丞相秦逍遥。

    七八三年一月一日,秦逍遥登基为帝,国号仍称大秦,历法一脉相承,改年号为“永康”元年,秦逍遥称“永康大帝”,同时宣诏大赦天下。

    大赦令只能传达到北方九省,现在处于秦家控制中的,已经只剩下北方九省了。

    铁空山被封为“一字并肩王”,手握实权,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秦逍遥登基之后,即大力调整大秦官职体系,扶植有能者上位。而尸位素餐者,如原礼部尚书秦仁等一律被免职。

    不过三少被免职之后,却又被封为储君,大秦帝国的太子,却是比起他原来那礼部尚书要好了不知多少倍了。

    而大起大落了一番的三少,却不知道自己如今的身份已经变成了将来的皇位继承者,若是知道的话,他肯定会仰天长叹,热泪横流曰:“吾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采尽天下名花之夙愿,今终有望达成了!”

    事实上,秦逍遥的登基仪式,新年大庆典等等活动,三少一概未曾参加。

    因为他自从自定州城回来起,就一直处于昏睡状态,未曾醒来。

    秦家的人现在已经搬进了皇宫之中,而原秦皇嬴海,这个被三少的修罗魔瞳吓成了白痴的小孩,则在秦风代他颁布伪诏,宣布禅位之后,人间蒸发。

    铁家则搬到了青龙街新建的王府之中。铁空山除袭一字并肩王的王位之外,还继续担任大秦帝国的大将军之职,丞相一职则由秦风担任。

    乔伟当上了刑部尚书,黎叔捞了一个兵部尚书,原兵部尚书秦雷则成了大秦帝国唯一一个虎威上将。

    秦逍遥登基之后,将秦家私财充入国库,并从国库中拨出大笔款项给兵部,作招兵买马、屯积粮食、制造兵器之用。宋清设计的一些新式武器在试制成功之后,也开始投入大笔资金大量制造。

    如今天下三分,势大者如公子羽,麾下有七十万大军,其中四十万精锐全由原东海水军及北疆铁军组成,战力可谓天下无敌。势最弱者如项王军,亦有近八十万大军,虽然大部分是起义的农民,但是蚁多咬死象,其军队数量足以傲视当世。

    而秦家的大秦帝国,则仅有五十万兵力,虽然其中有二十万是由堪称精锐的禁军及御林军组成,但是其战力比起公子羽的水军、北疆军却逊了许多,只能算得上比项王军强上几分。

    因此,秦逍遥不得不在新式武器上下大功夫。

    宋清设计的那些新式武器经过试验,已证明有足够震惊当世的威力。宋清在设计出一种可连发两百七十枝弩箭的弩车之后,曾说过一番奈人寻味的话:“弓箭历来是战场上最可怕的武器,但是弓箭手射击的准头和速度并不能达到主宰战局的地步。因此,提高射速是最重要的,要知道,在战场上,射速为王。”

    ※             ※             ※             ※

    七八三年元月三日,小雪初晴,阳光虽不尽温暖,但总算有点热度,在北方来说,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

    秦逍遥批阅完奏章,又给兵部拨了一笔款子,让乔伟负责督造宋清设计出来的雷鸣大炮,然后便与秦风、秦雷一道去了东宫。

    秦逍遥每日必去东宫,因为三少一直处于昏迷之中,不能进食。昏迷了近五个月,若是不采取点措施,恐怕早就消瘦而亡了。多亏了秦逍遥以本身深厚的功力,每日替三少输送真气续命,方才保住三少。

    去年八月定州城的那一战,三少杀敌两万余,运功过度,丹田已近爆裂,心脉脆弱不堪,神智更是陷入一片混乱。虽然华蓉及时护住了三少的心脉,但是却无法唤醒他的神智,以至于三少从那时起便沉睡至今。

    当日一战,秦雷等人陷入重围,久战之下无法突围,本就要给敌军大军困死了的,多亏得秦风与萧天赐潜至敌主帅卓非凡身旁,杀尽卓非凡的护卫高手,取了卓非凡的人头。

    帅为军之魂,将为军之魄,失去了将帅的军队便如失去了魂魄一般,胆战心寒,斗志全无,士气一落如注。

    所以当秦风提着卓非凡的人头高悬于半空中之时,本来一直死战不退的北疆军开始混乱,而本来就不想拼命的胡族军更是乱成一团。秦风与秦雷便趁那时机,与乔伟、黎叔、萧天赐、怒横眉、两个死亡武士带着三少等人抢了几匹战马,突出了重围,连夜赶回了天京城。

    在秦风等突围之后,北疆军及胡族军直至天亮才渐渐恢复了秩序。此时北疆军中已无高级将领,胡族军的统帅更是早在周凌飞寿宴时便给杀了个干净,群龙无首之下,北疆军和胡族军一时间均不知如何是好。

    后来还是公子羽得到了消息,派了一员东海水军的大将过来,接收了北疆军,带着北疆军和胡族军回了东海,让出了定州城。

    秦风等人回到定州城之后,华蓉在第二天便醒了过来,柳逸菲和易菁菁也很快就醒来了,唯有三少,一直未曾有醒转的迹象。

    华蓉以魔法治好了三少的外伤,甚至竭尽所能修补了三少的丹田和心脉,令三少的身体状态恢复了健康,但是三少的神智,却总是未有清醒。

    好几个有名的御医和江湖中的名医看过之后都束手无策,都说三少身体无恙,且目前的状态很像是熟睡中的人,但就是没办法将他叫醒。

    这么多人中间,只有宋清知道三少这是怎么了。她知道,三少现在这个样子,便是传说中的植物人。而三少之所以会变成植物人,是因为在定州城的那一场杀戮,不仅耗尽了他的功力,也耗尽了他的心神,使他的心神极度疲惫,一旦陷入昏睡,便不愿再次醒来。

    宋清知道,三少是有可能醒过来的,但是醒过来的时间却不一定。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十年,也许,直到他快要老死的那一刻,他才会张开眼来,最后看一次这世界。

    要人为地唤醒植物人并不是没有可能,只要给他足够的刺激。所以宋清提议,让三少所有的女人,每天轮流到三少房中,拉着三少的手,不断地和他说话,给他精神上的刺激。

    旁人不知道宋清为何会提出这个建议,甚至有的御医认为,不应该如此打扰病人,应该让病人静静地休息。

    但是秦逍遥想到宋清见多识广,许多精妙的构思简直是闻所未闻,可用惊才绝艳来形容,于是认为宋清的提议应当有一定的道理,同意了宋清的提议。

    今日,当秦逍遥和秦风、秦雷到达东宫三少的住处之时,华蓉正在给三少刮着胡须。见到秦逍遥等人进来之后,华蓉刚准备放下手头上的事情,行参拜之礼,却被秦逍遥止住了。

    “不必多礼。蓉儿,阿仁今日的情况如何?”秦逍遥问道。

    华蓉低着头,看着沉睡中的三少,道:“还是没有反应,无论怎样叫他他都不理人家。”

    秦逍遥点了点头,道:“本以为册封阿仁为太子,可以给他冲冲喜,借这喜气让他醒过来,谁知道冲喜也是无用。唉,阿仁哪,睡了这么久,也该睡够了吧?”

    三少自然不会回答,他静静地睡着,神态恬静如婴儿。

    秦逍遥摇头叹了口气,开始给三少输真气。待秦逍遥输完真气之后,父子三人交待了华蓉几句,便离开了东宫。他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根据情报,现在公子羽已经在准备出兵讨伐项启。按照公子羽的实力看来,击败项王军也只不过是个时间问题。

    但是项王军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公子羽若要剿灭项王军,本身亦要付出相当大的代价,消灭项王军之后,没个两三年的时间,休想恢复。秦逍遥便是打算在公子羽击败项启之后,出兵对付公子羽。

    等秦逍遥等人走后,华蓉一边给三少刮着胡子,一边满是幽怨地道:“你个死色狼,小淫贼,刚刚采了人家这朵仙花,便一睡快半年不起,把人家晾在一边这么久。你要是再不醒过来,人家便出去勾三搭四,给你戴绿帽子!”

    门外忽然传来一声轻笑,华蓉循声望去,却见宋清抱着三少的儿子秦宝宝,笑着走了进来,“蓉儿,刚才你说的话可被我听到了哦!”

    华蓉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道:“听到了又怎样,想敲诈我吗?告诉你,我现在可是一无所有了。本指望攀上阿仁这棵大树好乘乘凉,谁知道他也是一睡不起,你说,我吃亏不吃亏?”

    宋清走到床边坐下,把宝宝放到了三少身上,道:“宝宝,去叫你爹起床,狠狠地踩他几下。”

    宝宝兴奋地点了点头,咯咯笑着爬到三少胸口坐了下来,开始用一双小脚蹂躏着三少的脸。

    “蓉儿,说起来,我比你更吃亏呢!”宋清笑看着华蓉,道:“他本来答应过我,要让我的后半生过得无比精彩,谁知道,我现在却是过得无比劳累。他倒好,一睡不起,把所有的事情都扔到我们头上来。他堂堂一个大男人,什么事情都不理,倒是让我们这些女人跟着他操心,还真是……嗯,丧尽天良。”

    华蓉呵呵一笑,道:“清姑娘,你说得也太严重了罢?阿仁虽然本就是个无耻小人,采花淫贼,可是好歹还是有一点点良心的。要不然,他也不至于为了救你跟铁姑娘,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宋清点了点头,道:“是啊,说起来,这也是他身上唯一的闪光点呢!道之所在,义不容辞,虽万千人吾往矣……若是连这点英雄气慨都没有,他可真算是一无是处了。”

    华蓉幽幽地叹了口气,道:“他其实很聪明的,但是有的时候却会犯傻。像他这种心怀天下之人,却是那么容易冲动,又好逞英雄,他这样的人,怎能争天下呢?”

    宋清笑道:“所以啊,要你时时提醒他呢!论心思细密,我们所有人都不及你。他以后若是再想冲动之时,你劝着他便是。”

    华蓉摇头道:“他是个大男人,他不会听女人的话的。他决定了的事情,谁也没办法劝住他。”

    “我听到了。”忽然有人插了一句话,“你们居然背着我说我坏话。”

    华蓉不在意地道:“听到了又怎样?你还能把我们……”说到这里,她突然回过味来,猛地一瞧三少,却发现他脸上此刻正挂着一抹淡淡的微笑!

    宋清瞪圆了双眼,看了看华蓉,又看了看三少,道:“刚才……你听到什么了?”

    华蓉点了点头,道:“我听到了有人说话。”

    宝宝一指三少,奶声奶气地说道:“刚才就是这家伙说话的。”

    宋清和华蓉对视一眼,难以置信地看着三少,发现三少的神情根本没有丝毫变化,还是那睡熟时婴儿一般恬静的神情。

    “阿仁,刚才……刚才是你在说话吗?”宋清声线有些颤抖地问道,不知不觉间,她的身体都已在微微颤抖。

    “阿仁,我刚才看到你偷笑了的!你要是醒了就睁开眼睛,不要逗我们了。你要还敢装睡,小心我……”华蓉说着,手伸到被子里面,摸到了三少大腿内侧的软肉上,长长的指甲掐住一小块皮肉,刚准备发力拧时,三少突然张大双眼,一下子坐了起来。

    他眨了眨双眼,笑着看了看宋清和华蓉,道:“千万别动手,我这不起来了吗?咦,这里是哪里?我怎地会睡在这里?我们已从定州城跑出来了吗?啊,太好了,苍天有眼啊!我就知道,凭我三少爷的帅,这老天是不会舍得轻易收回我的性命的……”

    宋清和华蓉顿时面面相觑,看样子,三少的记忆还停留在定州城血战之后晕倒的那一刻!

    “唔,肚子有些饿了……”三少捧着肚子叫了一声,看着宝宝讶声道:“这小孩子是谁?怎么这么眼熟?蓉儿,这是你生的孩子吗?他就长这么大了?天哪……我到底睡了几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