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等到三少终于弄清楚自己睡了多久之时,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

    三少摸了摸仍有些晕乎乎的脑袋,问道:“这么说,我现在已经是太子了?”

    宋清点了点头,笑道:“听老爷子说,等到天下平定了,他就把皇位传给你,老爷子去做那逍遥太上皇,国家这重担就要全都压在你身上了。”

    三少仰天长叹一口气,揉了揉有些湿润的眼眶,道:“老天有眼……我三宫六院七十二妃,采取天下名花的夙愿……终于有望达成了……”中间那一句话,却是含糊不清地带过,宋清和华蓉都没听清楚。

    宋清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愿望可以达成了?”

    三少抹了把眼泪,一脸正色地道:“我说,我平定天下之后,让四海升平,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的夙愿终于有望达成了。”

    宋清和华蓉对视一眼,两女均疑惑地摇了摇头,她们在想,阿仁什么时候变得心忧百姓了?

    “对了,先不要告诉别人我已经醒了,我要给他们一个惊喜……”三少说着,穿衣下床,谁知脚刚着地,便觉两腿发软,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我怎地……怎地没有力气了?”三少大惊失色,试着一运功,发现自己的丹田空荡荡地,却连一丝半点的内力都没剩下。“我……我好像失去功力了……”

    三少苦着脸望向宋清和华蓉,一脸的悲痛。

    宝宝却在一旁自言自语:“没有功力了更好,省得你为祸人间……”

    ※             ※             ※             ※

    三少给所有人一个惊喜的愿望终无法达成,宋清与华蓉迅速将三少醒来的消息传了出去,同时也将三少失去了功力的消息传给了所有人。

    连午饭都没有吃,秦逍遥、铁灵儿、秦风、秦雷、铁空山、铁戬、铁轩轩、乔伟、黎叔、萧湘月、柳飘飘、怜舟罗儿、秦霓儿、秋若梅、甄洛、叶映雪、杜晓妍、黎小叶、柳逸菲、易菁菁,甚至三少的二嫂华玲珑在内,所有的人都过来了。连正在当值的九门提督怒横眉和弓箭营总教头萧天赐都给请了过来,无非是想让大家集思广益,商量出如何让三少恢复功力的法子。

    三少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和他到现在为止,所拥有的所有的女人,心情颇为激动。

    当然,他最为激动的还是当了皇帝以后,可以堂而皇之地娶面前所有属于他的女人,还可以把他的后宫队伍扩大到几十倍甚至几百倍。

    这是三少做为男人的终极梦想!

    “你们连饭都没吃,就来看我,我十分感动。”三少热泪盈眶地对他的女人们说:“但是,如果我功力不能恢复的话,以后就没办法连续作战了,希望你们能谅解我的苦衷……”

    所有人顿时大翻白眼,原本看到三少醒来时激动的情绪荡然无存。

    秦逍遥和铁空山轮流给三少把脉之后,当世两大神对视一眼,摇头叹了口气。

    秦逍遥道:“脉象了无异状,丹田经蓉儿修复之后,也已恢复正常,但是……”

    铁空山道:“但是就是没有半点真气。既不像用尽功力之后贼去楼空的样子,也不像是给人废了内力。阿仁现在这样子,倒像一个完全没有练过内功的人一样。”

    秦风提议道:“是不是可以给阿仁一些灵丹妙药,让他速成内力?”

    秦逍遥板着脸道:“老子穷半生之力搜集的增加功力,速成高手的灵丹妙药早在你们几兄弟下山前就已经全给你们了,哪里还有别的?”

    秦雷道:“那我们是不是可以试着去一些名山大川啊,幽谷深径啊什么的地方,去寻上古时代高手或是天神们的洞府、埋骨之地什么的,看看有没有药丸留下啊?”

    众人顿时鄙视地说:“你武侠神话话本看多了吧?”

    秦雷顿时一脸委屈:“可是乔叔和黎叔他们两个就得到了好东西的……”

    铁戬提议道:“不如我们一人传给阿仁十几年功力吧?”

    秦逍遥摇头道:“不成,我们这些人的内力修行方式不一样,内力性质也不一样。好几种异种真气一下子全注入阿仁丹田内的话,阿仁可能会马上爆丹田而死。”

    铁戬道:“不是有一种‘北冥神功’可以吸人内力,然后将异种性质的内力融为一体吗?”

    铁空山敲了铁戬一个暴栗,叱道:“都说武侠神话话本是骗人的,你怎地也跟阿雷一样信这些?这世上哪来什么‘北冥神功’!”

    秦霓儿怜惜地看了三少一眼,道:“那这样说来,阿仁他只有从头练起了?”

    三少顿时大翻白眼:“要我从头开始练功,还不如杀了我。”

    黎叔想了想,道:“是不是……找一些邪派的,可速成的功夫让三少练练?比如吸取高手鲜血脑髓,获取高手真元的‘血牛邪功’之类的……”

    众人顿时摇头哀叹:“不愧是当年的大魔头,魔性仍在啊……”

    萧天赐:“干脆三少跟我学射箭吧,射箭学得快。清姑娘说,以后打仗武功就派不上什么用场了,以后就是远程攻击的武器的时代。除非像三少和华姑娘这种,有天兵的高手,否则的话,就算是皇上,也禁不起雷鸣大炮几炮的。”

    三少哀叹道:“那我还不如学**……”

    乔伟皱着眉头,抱着膀子想了半天,才慢悠悠地,高深莫测地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若论世上武功,能够速成的的确没有几样。唯今之计,也只有一种法子了!”

    众人顿时齐声问道:“什么法子?”

    乔伟神情凝重地道:“魔门有一种双修功夫,历代以来,魔门的九阴圣女就是给魔门至尊作鼎炉,练双修功用的。恰巧华姑娘她是当代圣女,如果让华姑娘与三少练那双修功法的话,三少的功力说不定可以很快恢复……”

    三少脱口赞道:“还是伟哥深知我心啊!”

    众人顿时转头望向华蓉,华蓉却俏脸晕红地低下头,声若蚊蚋地道:“不行的,这双修功需圣女仍是完璧之时合练,第一次效果最好,可是,可是……”

    看到华蓉的神情,众人顿时心下了然,惋惜地看了看华蓉,又鄙视地看了看三少。秦逍遥摇头叹道:“仁儿啊,你怎么这么性急啊?这不,把自己最后一条路也给断了……”

    三少摇晃着脑袋吟道:“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哦……再说了,我当时哪里想得到这么多啊?”

    乔伟想了想,又道:“还有一法。我们可找一个身体为纯阴之体,内力深厚的女子,传她双修功法,让她与三少双修。这样一来,对双方都有好处。”

    秦逍遥摇头道:“纯阴之体的女子罕见得很,蓉儿本是九阴之体,最好不过。现在要去另找一个,还得有深厚的内力,却从何找起?”

    众人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宋清忽然开口道:“不知道身怀三阴绝脉的女子,算不算得纯阴之体?”

    乔伟随口说了一句:“三阴纯脉岂止纯阴?简直就是绝阴,阴性太重,连二十岁都活不过去,那真是阴寒到了极点……”说到这里,他眼前突然一亮,看着宋清道:“清姑娘,你……你不正是身怀三阴绝脉吗?”

    宋清微笑着点了点头。

    看到宋清点头,秦逍遥等人却略带惋惜、遗憾甚至怜悯、悲哀地暗自叹气。身怀三阴绝脉的女子,绝对没办法活过二十岁。宋清生得如清水芙蓉一般,纯美到了极点。又是蕙质兰心,惊才绝艳,现在听说她患了这不治之症,大家都觉心中黯然。

    乔伟道:“清姑娘身怀三阴绝脉,正好可修习魔门的双修功法。那双修功法说起来也简单得很,只要记好口诀,在交合之时依口诀运功便行。太好了,三少他有望恢复功力了!”

    乔伟说得如此直白,宋清不由羞赧地低下头去,俏脸之上浮出两朵红云。

    “可是……三阴绝脉的女子,是不能练功的。清姑娘她没有内力,如何运功?”正当大家有了希望的时候,秦雷又当头一瓢冷水泼下。

    三少顿时叫道:“二哥,你存心拆我台是不?管她有没有内力,我们先练便是,说不定没内力也可以练出内力来……”

    谁知宋清却摇了摇头,笑道:“众位不必担心,清儿虽然没有练过功夫,不会武功招式,可是清儿得蒙乔叔传授‘岁月不饶人’神功心法,如今已有小成。”

    说着,她左手拉起右臂那宽大的袖口,纤纤玉手往床头的一张银盘上轻轻一按,一阵青烟冒起,待她提起手时,那银盘之上已经印上了一个清晰的掌印,连手掌的纹络都清晰可见。

    满屋子的人顿时一片讶然。

    屋里高手如云,大部分都是内功无比深厚的大神、牛人,自然知道宋清这轻轻一按,即留下如此清晰的掌纹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单论内力而言,宋清现在表现出来的内力,已经进入了天道级高手的境界!

    一个全然不会武功的弱女子,此刻却表现出如此雄厚的内力,顿时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就连三少,也是惊讶得不可自拔,他结结巴巴地问道:“清……清儿,你……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如此厉害了?”

    众人也都用求知若渴的眼神看着她,急欲知道答案。

    宋清微笑道:“说来也多亏了乔叔的教导,再加上一点巧合。去年在定州城中,我跟轩轩她们给绑在城中的木台之上,心想闲着也是闲着,便照着乔叔传我的心法口诀,试着修炼一番。

    “当时太阳正对着我,当我运起那心法口诀之时,前三十六遍还没什么异样,可是当我运至第三十七遍时,我感觉体内好像出现了一个由一种比冰还寒冷的流质物体构成的漩涡,随着我运行心法时,将照射在我身上的阳光热力全都吸了进去。

    “而当我不断地运起心法之后,阳光热力给我吸入体内的越来越多,到后来,就好像我就站在太阳跟前一般,烤得我整个身子都快融化了。

    “可是那种感觉却非常舒服,我感到涌进我体内的阳光热力与我体内那纠缠了我十多年的阴寒感觉水乳交融,合为一体,阴寒变成清凉,身子也好像轻松了许多。

    “此后,我每日一有空闲便正对着阳光运行心法口诀,两个月之后,我已经可以感到自己体内流淌着一股不寒不热的流质物体了,那或许就是所谓的内力真气吧。再过了一个月,即使我不运功,我体内的内力也是自行运转不休。

    “到了现在,那纠缠了我十几年的疾病已经完全消失了,那内力现在已经不仅在我体内运转,还像完全充满了我的四肢百骸,我也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总之能治好我的病,我就很高兴了。”

    乔伟惊叹道:“奇迹啊!此乃奇迹啊!清姑娘的三阴绝脉的确不能练武,但是‘岁月不饶人’神功本就不同于凡俗的武功,练成之后,功力不仅在经脉中运转,还可遍布于全身每一处角落,无需运功,功力便可自行运转,以保持自身的青春不逝,年华不老。我老乔练了几十年方才练成,没想到清姑娘竟然……竟然凭着三阴绝脉这要人命的绝症,反以阴寒吸引太阳火力,速成了岁月不饶人神功……但是,清姑娘你现在的内力,已经与岁月不饶人的内力大不相同,虽然也是遍布全身,也可持自身时光不逝,但若要像老夫这般催动敌人时间飞速流逝,却是办不到了。不过,以清姑娘如今的功力,只要随意学一门高深一点的武功招式,也可成为天下间有数的高手!若是三少与清姑娘用魔门的双修功法合体双修,不出三月,三少的功力定当恢复如初,甚至有可能更进一层!”

    宋清微笑道:“我没打算用武功杀人,练乔叔您传我的功夫,也只是为了保命而已。现在既然除了保命,还可帮阿仁恢复功力,却也是一件大好事。”

    乔伟拍了拍手,道:“既如此,事情宜早不宜迟。华姑娘,清姑娘不懂双修功法,你传她双修法门之后,到时候可能还要在一旁指导……”

    三少呻吟道:“行了伟哥,你不用说了,蓉儿自然是知道的……”说着,又小声嘀咕了一句:“蓉儿在旁指导,那我岂不是可以一皇二后了?唔,感觉不错……”

    众人又商量了一阵,最后决定由秦风、秦雷、乔伟、黎叔四人轮流换班替三少把关,而三少闭关双修的地点则定在皇宫之中,嬴圣君原来练功的一间密室。

    那密室内外机关重重,安全是绝对有保障的。

    议定了一切之后,众人马上开饭,吃完饭后,华蓉又把宋清拉到一旁传她双修功法,只听得宋清面红耳赤,华蓉却是满脸促狭的笑意。

    而三少,则左拥右抱,在温柔乡中与他的女人们倾诉离别之情。

    待日落时分,吃过了晚饭之后,秦逍遥等人便送着三少与华蓉、宋清去了密室。

    站在密室之前,乔伟对三少道:“这次闭关呢,时间会很长。不过你不必担心,吃的喝的会准备好的。对了,”他附在三少耳旁小声道:“我吩咐太监给你在密室里准备了一张又大又软的床,足够你玩各种花样……”

    三少拍了拍乔伟的肩膀,小声道:“伟哥,你真是我的灵魂知己啊!不过……练双修功不是要用什么寒玉床之类的东东吗?”

    乔伟嘿嘿一笑,道:“谁告诉你的?练双修功自然是要用最舒服的床了。别担心,不会走火入魔的,清姑娘是绝阴之体,她完全可以将你的火气尽数吸纳,不必怕会泄不出火来滴……”

    两人摸着下巴,相视怪笑起来。

    跟众人一一告别之后,三少与华蓉、宋清进了那密室之中。密室那厚重的大门缓缓合上,秦风与秦雷像两尊门神一般守在了门边。

    “今夜大少和二少守关,明日我跟老黎来守。”乔伟对秦逍遥道:“那督造雷鸣大炮的差使,老爷子您得换人去了。还有刑部的差事,您也得找人顶替。”

    秦逍遥点了点头,道:“这个自然。你们几个放心守关,你们的差事,我自会差人去替你们做。”

    乔伟呵呵一笑,道:“老爷子,您应该自称‘朕’。”

    秦逍遥不屑地道:“你以为我想做这皇帝?娘的,”瞅了瞅见铁灵儿不在身旁,小声道:“本以为当了皇帝就可以多养几个情人,谁知道阿仁他娘把我盯得死死的,居然一个情人都不让我养,你说我这皇帝当得还有什么意思?我还‘朕’个屁啊我!好了,不多说了,回去睡觉!”

    说着,秦逍遥在几个小太监的服伺下,施施然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