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当大门合上之后,三少本以为这看似密不透风的密室之中,会变得一片黑暗,谁知道却隐有荧光从四壁及密室顶上传来,将整间密室照成一片荧白色。

    三少两手牵着宋清和华蓉,打量着这密室。

    密室并不是很大,但是看上去却很空旷,室内除了一张硕大的床之外,便什么都没有了。

    三少看着那四壁和顶上正散发着荧光的物事,自语自语道:“大秦果然有钱啊,就这么一间屋子,居然装上了这么多的夜明珠。娘的,鸽蛋大的夜明珠啊,要是撬下来得卖多少钱啊?”

    华蓉笑道:“阿仁,这些东西现在全都属于你们秦家了,将来你登基之后,整个天下都是属于你的,你却还想着把这些东西撬下来卖钱。”

    三少摸着头皮,嘿嘿一笑,道:“我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嘶,这要是内急怎么办?我怎么觉着这屋里没马桶啊!”

    宋清与华蓉顿时面红耳赤,华蓉啐了一口,嗔道:“你怎么净想着这些?”

    三少正色道:“我想的可是人生大事啊!伟哥不是说我们这次闭关得练三个月吗?你想想啊,哪有人能三个月不上茅厕的?”

    宋清与华蓉只觉一阵眩晕,华蓉已经气得牙痒痒,恨不得掐死三少了。

    “别问那么多问题,准备开始了!”华蓉一把将三少提了起来,将他狠狠地扔到床上,道:“第一次,由我先来,清儿在旁边看着,我会在那过程中仔细说一遍运功心法,清儿你一定要记住了,每一个步骤都有不同的心法,可别弄错。嗯,你口诀已经记下了,现在只需弄清楚哪一个步骤用什么心法就可以了。阿仁没有功力,双修开始之后,一切由你作主导,我现在跟他练这一次,至多能给他打下一点基础,令你不必那么吃力。”

    宋清羞红着脸点了点头,长这么大,她还真没想过,自己会有在现场观摩学习别人交合的一天。而且,那个现场表演的男人还是自己心爱的男子……

    华蓉开始给三少脱衣服,三少仰躺在床上,对着宋清微笑道:“清儿,你不必害羞,就当作是看一场性教育电影吧。对了,你以前看过没有?”

    宋清嗔道:“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下流吗?”

    三少嘿嘿一笑,摸了摸鼻子,道:“那倒也是。”

    华蓉一边剥着三少的衣服,一边奇怪地问道:“你们刚才说的什么?什么叫性教育电影?”

    三少想了想,道:“就是春宫图。”

    华蓉面不改色地道:“哦,那我看过很多。”

    三少撇了撇嘴,道:“这我知道,你们迷心宗的这些姑娘们,哪个不是从小看到大啊?清儿啊,你看看,还是有人比你秦哥哥我下流吧?”

    “是吗?”华蓉已经把三少剥得只剩一条内裤,她那纤纤玉手伸进了三少裤内,握住三少两颗蛋,微一用力,甜笑着说道:“还有人比你更下流吗?”

    三少立马变了脸色,一脸严肃地道:“我必须承认,我是全天下最下流的……”

    华蓉笑眯眯地点了点头,道:“人家是魔门妖女,无耻下流本是本份。可是遇着你之后,这些年一直为你守着这玉洁冰清之身,你倒好……”

    三少顿时热泪盈眶:“蓉儿,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我这辈子绝不会辜负你,你对我的深情,我没牙难忘!”

    华蓉不再与三少啰嗦,一把扯下了三少的内裤,宋清顿时惊不自禁地惊呼一声,双手掩面,别过了脸去。

    “清姑娘,还没开始呢,你怎地就这样了?你要不看着,等下如何学习?”华蓉看着宋清,促狭地笑道。她本是魔门圣女,虽然出淤泥而不染,一直为三少守着处子之身,可是在这男女之事上,她的风格却是相当大胆。莫说三少想一皇二后,就算三少来个大将点兵,她也乐得参与其中,更何况以身作则,教宋清这双修之法呢?

    宋清期期艾艾地转过身来,放下双手,眼睛却是不敢睁开,面红耳赤地道:“人家……人家还没见过男人**的身体嘛!”

    三少失笑道:“清儿,正是因为没见过,所以要多看看,人哪,就要不断地丰富自己的阅历嘛!”

    “歪理。”这次,华蓉也不帮三少了,道:“你说这话的意思,怕是想以此为借口,将来好多找些美女,来充实你的后宫吧?”

    三少顿时撞天叫屈:“苍天哪,我绝对没有这个意思……”

    华蓉一边解着自己的衣服,一边说道:“阿仁,我现在传你一套口诀,你记住了,当我们合体之后,我念出一套口诀之时,你便在我念起那口诀的同时,按照我传你的口诀开始运功。还有,在我没有让你动的时候,你绝对不能动。”

    三少讶然道:“那是为何?不是练阴阳和合双修**吗?要是不动,那还练个屁啊?况且我向来欲火滔天,你要让我不动还不如杀了我……”

    华蓉正色道:“双修功法说来简单,实则却有很多凶险,绝不能出半点错。轻则走火入魔功力全失,重则练功的二人双双殒命,爆体而亡。阿仁,这就要看你的毅力了。”

    三少顿时全身一个激灵,道:“那……有没有‘冰心诀’之类的可让人镇定下来的功夫?”

    华蓉问道:“冰心诀?什么东西?”

    三少道:“就是‘心若冰清,天塌不惊……’这类的口诀?总之就是让人清心寡欲的口诀就是。”

    华蓉气得笑了出来,一巴掌拍在三少那在她脱去上衣,露出酥胸后便已昂首挺胸的小弟弟上,道:“要是清心寡欲,你这东西还能站得起来吗?站不起来还能双修吗?你记住,双修时要身心分离,心无淫欲,但身体却必须有**。嗯,就好比灵魂出窍一般,让你的神识站在身体的旁边旁观。”

    三少顿时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就是要一心二用……”随即又小声嘀咕了一句:“可是我就算旁边也会欲火焚身的……”

    华蓉懒得理他,三下五除二将自己也剥了个干干净净,羊脂玉一般的身体**裸地呈现在三少面前。尽管这梦幻一般完美的身体三少已经见过,尝过,可是现在华蓉身无片缕地在三少面前纤毫毕现,三少也忍不住口水横流,急不可耐地一把握住了华蓉的酥胸。

    华蓉轻声呻吟一声,道:“现在不行……要开始运功了,你……你给我老实一点……”说话时娇喘连连,下身已是一片泛滥。

    她本初尝男女情爱的滋味,已食髓知味,奈何三少一睡近半年,近半年来未享鱼水之欢,当瞧见三少那昂然挺立的物事之后,早已欲火升腾。

    三少见华蓉皮肤变得粉红滚烫,心知她也把持不住了,当即嘿嘿一笑,双手抱住华蓉那弹性十足的翘臀,往下轻轻一按,同时腰身一挺,便深深地扎进了她那温软潮湿的密径之中。

    华蓉发出一声压抑**的呻吟,情不自禁地扭动起腰肢来,三少故意一本正经地道:“蓉儿,现在是练功时间,你说不能动的。”

    华蓉媚眼如丝地扫了三少一眼,腰肢不断地扭动,喘息着道:“等下再说,先……先……”

    三少哈哈一笑,双手握住华蓉酥胸,恶狠狠地揉搓起来,道:“好,那便先与我的小蓉儿大战三百回合!”

    当下两人各显神通,展开盘肠大战,娇喘呻吟声一浪高过一浪。

    宋清好不容易睁开眼睛,本待仔细学习一下这双修的步骤,谁料却看到床上二人疯狂大战的一幕,不由羞红了脸,又紧紧地闭上眼睛。

    可是华蓉和三少那**交合时的声音却不住地传入她的耳朵,那阵阵让她说不清楚的味道也随之传入她鼻中,令她口干舌燥,一股热流从小腹中升起,扩散至四肢百骸,令她浑身酥软,几乎无力站稳了。

    这诱惑是不易抵挡的,宋清念及等下便将与三少合体双修,横下一条心来,睁开眼睛,仔细看着三少与华蓉在床上摆出各种姿势的大战,越看越觉奇怪羞赧,心道难道等下我便要与阿仁这般双修?真是羞死人了……可是在那羞涩之中,心中却隐隐有些期待,同时身体那燥热的感觉也随着三少与华蓉的动作更加凶猛狂放而越发厉害起来。

    她不知不觉地夹紧了双腿,两手也悄悄放到了下身,隔着衣服按摩起那燥热的地带来。隔衣按了一阵,觉得不甚舒爽,便将手伸入亵裤中,手指一触,全身一阵触电般的酥麻,同时惊觉那里早已是一片湿滑。

    宋清顿时满面通红,慌忙将手抽了出来,一颗心怦怦乱跳,暗道死了死了,我怎地跟着他们学坏了,变得这般淫荡?

    好容易三少与华蓉一战结束,三少将那生命的菁华尽数播入华蓉体内,华蓉也已浑身瘫软如泥,下身一片狼藉。

    宋清见三少与华蓉相拥着瘫在床上直喘气,期期艾艾地问道:“你们……你们这便完了?”

    三少摇头叹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我与蓉儿……唉,真是不易将她降伏啊!”

    华蓉媚态横生地扫了三少一眼,道:“我还没运功呢,要是我运功的话,你能撑过三个回合?”

    三少嘿嘿一笑,道:“等我功力恢复之后,你即便运功,也不是我的对手了,少爷我的金枪,号称洞房不败,是天下无敌的!哇哈哈哈……”

    宋清听得目瞪口呆,道:“你们……你们刚才……刚才没有运功?”

    三少点了点头,笑嘻嘻地看着宋清,道:“刚才是一场友谊寒,战前热身用的。”

    华蓉趴在三少身上,瀑布似的长发披散在三少肩头,微喘着看了宋清一眼,道:“清姑娘,别听他瞎说,我们这便开始正式双修了,你好好看着……”

    宋清满脸悲愤地道:“你们,你们这是在耍我!亏我还眼睛眨都不眨地全程观看了!”

    三少愕然:“清儿,这你得学啊!男女之事是一门行为艺术,你早晚是我的人,怎能不学?”

    宋清已经无言以对,道:“好了好了,你们快开始吧,求你们了,别再做与正事无关的事了!”

    华蓉轻笑一声,道:“我知道,我们清姑娘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宋清发现与三少和华蓉说话,她永远是吃亏的,为了避免自己给气死,她干脆闭上了嘴,装聋作哑。

    休息了一会,华蓉正色道:“好了阿仁,接下来我们便正式开始双修了,不可再有别的念头……”

    三少马上顶了一句:“刚才明明是你把持不住的。”

    华蓉杏眼圆瞪,道:“你说什么?”

    三少顿时缄口不言,在现在功力还没恢复的时候,他还是知道什么叫形势比人强的。

    “好,现在准备。”华蓉说着,俯下身去,用樱桃小口含住了三少那大战过后,还未恢复元气小三少,用口唇及香舌替它恢复元气。

    三少渐渐又有了感觉,开始膨胀起来。

    宋清看得心怦怦乱跳,举手问道:“对不起,我想问一下,等下我也要这么做吗?”

    三少正色道:“那是自然的。”

    华蓉见三少已经雄风再现,松开小嘴,望着宋清道:“你别听他瞎说,我这是额外奖赏,等下让他自己站起来,要是站不起来,就由得他去。”

    说罢她胯坐于三少腰身之下,将那密径入口对准小三少,腰身往下一沉,便将三少齐根吞没。

    三少刚刚发出一声满足的轻叹,便听华蓉说道:“现在开始运气,你没有内力,由我先来,记住我的口诀……”华蓉开始念出双修口诀,三少口觉一股阴柔到了极点的内力自华蓉那温软的所在缓缓涌出,从两人身体结合处涌进了自己体内,开始在自己经脉中循环,然后注入丹田之中。

    “到你了,按照我刚才的口诀运功。”在华蓉的提示下,三少照着华蓉刚才念过的心法口诀运功,将华蓉渡入他体内的真气自丹田抽离,在自己周身经脉中运行一周天之后,转注入华蓉体内。

    如是循环往复,真气在二人体内来回运行九九八十一周天之后,三少感觉自己的丹田内终于沉积下一定的内力。

    “好了,”华蓉轻叹一声,道:“现在我们的修行已经完成了,”说着,附到三少耳边,道:“你现在,可以为所欲为了。”

    三少等的就是这句话,当即飞快地运动起来,二人又是一番大战。

    宋清已经看得麻木了,但是尽管麻木,身体却还是不受思想控制地有了感觉。好不容易等二人运动完毕,宋清这才问了一句:“刚才……刚才你们那最后一步,也是双修的必须过程?”

    三少一本正经地道:“当然,那样才算功德圆满。”

    华蓉当即拆穿了三少的谎言:“蓉儿,你可别信他,刚才那只不过是我见他练功勤奋,给他的奖励。”

    三少异常委屈地道:“蓉儿,你干嘛老拆我台?”

    华蓉从三少身上爬了起来,边穿衣服边道:“天下间所有的好事不能让你一个人占尽了是不?清姑娘,刚才我们的运功步骤你可看清了?”

    宋清点了点头,道:“看清了,全记住了。”

    华蓉点头道:“你别看我跟阿仁运功的时间很短,那是因为我不是第一次与阿仁交合,而且我的功力远不及你深厚。你等下与阿仁双修之时,凭你的功力和体质,可在极短的时间内与阿仁双双入定。入定之后,便不会感觉时光流逝,即使你二人入定三月之久,也无需进食,更无需……”说着,瞟了三少一眼,道:“更不用上茅厕啦!”

    三少作恍然大悟状:“难怪,难怪……”

    华蓉穿好了衣服,跳下床去,走到宋清身旁,拉着宋清的手说道:“清姑娘,你等下要放松心情,切不要紧张。双修讲的是修行的二人心神合一。凭你的体质与功力,若你二人不但身体交合,还能心神合一的话,修行的效果还会更好,甚至可能一步登天。不用担心,我会在旁边看着你们,等到你们入定之后再走。”

    宋清点了点头,轻声道:“好的。”

    华蓉微微一笑,道:“清姑娘,那现在,要不要我帮你宽衣?”

    宋清连连摇头:“不必了,我……我自己来……”

    三少趴在床上,道:“那怎成?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当然是要由我来完成了。”

    华蓉轻推了宋清一把,道:“去吧,让他帮你宽衣。身心的交流,便由这宽衣开始吧。”

    宋清点了点头,慢慢地走向床边,三少伸开双臂,作出准备拥抱的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