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新书《采花录》已经上传,进入我的作者专栏就可以看到. 此书为《重生之绝色风流》兄弟篇,主角秦风,为秦仁第n代后人,背景为现代都市。

    简介:

    “秦风的座右铭:

    一、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

    二、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打车去吧。

    三、我不是随便的人,我随便起来不是人。

    四、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可能是唐僧;带翅膀的也不一定是天使,有时候是鸟人。

    ……

    没有英雄的时代,一个横空出世的都市英雄——呃,也许是淫贼……莫名其妙得到祖传的武功秘籍后发生的传奇故事。”

    地址http://www./showbook.asp?bl_id=69423

    ※             ※             ※             ※

    宋清横了三少一眼,叹了口气,道:“你还没下聘礼呢!这次,我真是亏大了。”

    三少微微一笑,拉住宋清的手,顺势将她揽入怀中,附在她耳边轻声道:“放心,清儿,我说过的话,比真金还金。”

    说罢,紧紧地拥抱了宋清一阵,然后在她光洁如玉的额头轻吻一下,开始为她宽衣解带起来。

    除下白狐裘,解开淡黄裙,处子的体香伴着紧裹在衣裘中的温度扑面而来,三少深吸了一口气,被这香味陶醉。

    缓缓地解开贴身亵衣,坚挺圆润的玉峰突现眼前,那两粒粉红的樱桃带着湿润的色泽,诉说着梦幻般的诱惑。

    宋清闭上了眼睛,她轻轻咬着嘴唇,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

    珍藏了十八年的纯洁玉体渐渐暴露在心爱的男人面前,少女的羞涩令她在期待中彷徨。

    看着宋清那雪白细腻的肌肤,看着她那平坦得无一丝赘肉的小腹,三少此时只觉正看着一件夺天地之造化的完美艺术品,心中只有爱意,而无半点猥亵。

    他将耳朵贴上了宋清的左胸,宋清的身子一阵轻微的颤抖,雪白的玉峰擦着三少的耳垂。三少倾听着她那愈渐急促的心跳,少女娇躯内包裹着的心脏仿佛在向他诉说着那斩不断、理还乱的情意。

    三少极尽温柔的除下了宋清的亵裤,少女最后一道防线被褪下,那玉洁冰清的玉体完美地呈现在三少面前。

    三少仔细地看着宋清,从温柔的发丝到坚挺的胸脯,从平坦的小腹到腿间那散发着阵阵甜香的芳草地,再到那修长笔直的双腿,浑圆如玉的脚踝,雪白小巧的玉足,和足尖如珍珠一般的脚趾。

    三少的呼吸急促起来,他想到马上便可占有这灵魂知己的一切,拥有她那无限美好的身体,他竟充满了前所未有的激动。

    就像一个未经人事的少年,在初次见到心爱的女人美妙的身体一般,他激动得不能自已。

    华蓉在一旁看着三少的神情举止,心中竟有些莫名地酸楚。她转过身去,悄悄拭掉那不知何时逃出眼眶的泪珠,淡淡地道:“阿仁,可以开始了,记住,清姑娘是第一次,你们合体双修的效果最好,千万不可妄动。”

    三少被华蓉这一句话惊醒过来,他略带遗憾地摇了摇头,他知道,这一次,他无法完全拥有宋清,他无法给她灵与欲的双重愉悦。

    “阿仁,”宋清那清纯如水的双眼闪烁着看着三少,声音有些颤抖地道:“清儿不是求的一夕欢好,而是天长地久。”

    三少点了点头,微笑道:“我明白。”

    宋清爬上了三少的身子,双手抱着三少的肩膀,下身慢慢对准了三少那第三次展露雄风的物事。

    她慢慢地沉下纤细的腰肢,虽然早已湿润,可是处子的狭窄紧湊仍让她感到丝丝甜蜜的疼痛。

    三手抱着她的臀,挺起腰身相迎,在突破了那最后的一层障碍之后,终于完全进入了她的身体,与她紧紧地接合。

    她一阵颤抖,阵痛让她咬紧了嘴唇,可是痛过之后那充实温热的感觉却让她无比舒适,那在她的身体里跳动的物事,让她的四肢百骸阵阵酥软。

    他与她合二为一,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看着三少与宋清交合在一起,华蓉说道:“阿仁,记住,切不可妄动。清姑娘,你现在可以开始运功了。”

    宋清点了点头,她按照华蓉教她的心法口诀,开始运起那充盈着她全身的真气。她将真气自下体输入三少体内,推动着那如汪洋大海一般的浑厚真气在三少的经脉内运转。在三少体内运转一周天之后,归于三少丹田之内,与三少丹田里那在与华蓉双修之后,已经生出的真气融为一体。

    然后三少开始催发自己丹田内的真气,先在自己的体内运行一周天之后,再由下体输入宋清体内,在她全身经脉中运行一个周天,最后归入宋清丹田。

    在互相索取与奉献之时,三少与宋清同时进入了一个奇异的境界。宋清感到自己可以透过三少的皮肤筋肉,无比清晰地看到三少浑身的经络,看到真气在他经络里运行的路线。

    她看到,一种闪耀着亮银光泽的液体在三少的经脉中循环,由细至粗,由弱至强,最后全部归于三少小腹丹田中。然后那银亮液体又从三少的丹田里流出,顺着一条条经脉淌遍三少的经脉之后,最后流至三少的小腹下方,从二人身体的结合处淌进了自己体内。

    三少也看到了同样的情形,但此时他已经闭上了双眼,宋清也已经闭上了双眼,两个人看到的情形,都不是用眼睛去看的,而是用心,用神识。

    两人全身的经脉借身体的结合处融为了一体,宋清的真气在两人经脉中不断地循环,刺激着三少经脉及丹田的生机。三少那已经消失的内力在宋清的真气刺激下,渐渐又复苏过来,从经脉及丹田中自行生出,并与宋清的真气融为一体,不断地改造着两人的体质,增强着二人的功力。

    现在,三少与宋清已经达到了身心合一的境界,两人的身体合二为一,两人的神识也合二为一。三少可以借宋清的神识看到宋清所看到的,宋清也是一样。

    看到二人已经完全进入入定状态之后,华蓉微叹了口气,低下头,轻移莲步,向着密室外走去。拐过屏风,来到门前,华蓉开启了密室门。

    进去时天刚黑没多久,出来时天色已然大亮。在密室前守关的已经换成了乔伟和黎叔。

    看到华蓉出来,乔伟问了一句:“三少和清姑娘怎样了?”

    华蓉顺手关上了密室门,答道:“他们已经入定,瞧他们的状态,这次入定恐怕不止三个月,或许会更久。”

    黎叔点了点头,道:“入定的时间越长,功力也便增长得越多。这次闭关出来,三少恐怕无须着天兵龙吟,也可与公子羽一战了!”

    华蓉道:“公子羽生性狡猾,我们若想以天兵胜他,只要龙吟虎啸同时出现,他肯定逃跑。若想逼他决战,只能不用天兵。不过我们这边高手如云,而公子羽手下的好手有限,若真与他决战时,用车轮战法也可累死他了。”

    乔伟道:“嗯,言之有理。好了华姑娘,你去休息吧,这里交给我和老黎来守着就行。”

    华蓉点了点头,缓步离开,刚行几步,便听乔伟问了一句:“华姑娘,你本是魔门至尊,有天下之志,又有天兵虎啸,你对三少,可是真心?”

    华蓉回过头,看了乔伟一眼,缓缓说道:“乔长老,我只是个女人,我的心……还不够硬。”

    待华蓉离去后,黎叔问乔伟:“老乔,刚才华蓉她说的究竟是什么意思?”

    乔伟沉吟道:“还记得三少给我们讲过的,一个名叫‘武则天’的女帝的故事吗?那个女帝,可是连自己的女儿、儿子都可下狠心杀死的。女人要为帝,手腕必须比男人更狠,心地必须比男人更毒,且绝对不能把自己当作女人。而华蓉她,却连杀死三少都做不到。说到底,她败给三少,是因为她始终把自己当成了一个女人。只要是女人,便会有软弱的一面,便会想有个男人给她坚实可靠的肩膀来依靠。而三少,便是那样的一个男人。”

    黎叔顿时作钦佩状:“行啊老乔,没想到你也懂这么多道理!”

    乔伟无比沧桑地一笑,用苍凉的声音道:“怎么说,我也是博览群书,博古通今,看过许多言情话本的……”

    ※             ※             ※             ※

    密室里的两个人虽然不知身外天地为何物,但是时光却在不间断地流逝。

    斗转星移,日新月异,寒冬渐去,春风拂地,化雪融冰。

    包裹了天京城整整一个冬天的白妆终于在春日暖阳的照耀下褪去,换上了嫩绿的新衣。已经当了一个冬天皇帝的秦逍遥,终于颁发了一份他登基以来最为重要的诏书。

    他下旨军队改制,实行屯田制。以前除了练兵之外,光吃粮不种粮的士兵们,在春季时给下放到田野间,开荒种粮。每天上午练兵,下午种地,极大地压榨了军队的剩余价值。

    同时他开国库招募百姓往北部垦荒,规定开垦出来的荒地使用权和所有权归垦荒百姓所有,种子和农业器具由大秦朝廷提供,百姓只需在头十年交纳所产粮食的四成作为购买土地的费用。十年以后每年只需交纳一成的粮税便可。

    这一举措极大地提高了大秦控制下的北方九省的粮食种植面积,极大地鼓舞了百姓的生产积极性,预计到这一季的夏粮丰收时节,粮食产量可在原来的基础上,提高三分之一倍。

    秦逍遥的这一举措被载入史册,后世著名史学家、文学家、大史公司麻千著秦史时,在永康本纪里写道:永康大帝兴屯田制,为百姓谋福利,被民间评为本年度的农业标兵,以及有史以来最为百姓着想的好皇帝。

    然而,谁也不知道,屯田制的构思,事实上是宋清在闭关前提出的,秦逍遥只不过是在考查后觉得可行,颁旨实施罢了。

    在实施屯田制的同时,秦逍遥又颁布了新一年的征兵诏书,大规模征兵。

    在北方新开出三座金矿,七座银矿,十一座铁矿,经济来源及武器装备有了保障的前提下,秦逍遥宣布征兵二十万。凡年满十六岁,四十岁以下的百姓,只要身体健康,家庭出身良好,均可应征入伍,一经录用,待遇从优。

    征兵诏书一下,从军者如云。二十万新军在一个月内即招收完毕。

    有了兵,有了钱,有了粮,又有了新式武器,在练兵屯田之时,秦逍遥开始考虑该如何来行这平定天下的大计了。

    先打公子羽?

    不行,公子羽势力太大,手下多精兵强壮,以大秦军队目前的综合水平,还远不是公子羽的对手。

    先打项启?

    更不行,项启雄霸西南,兵员虽多为起义百姓,但征战之下,其战力也日益提升。更何况,项启的势力范围距大秦的势力范围太远,打项启的时候,公子羽便可趁机向大秦进军。

    等公子羽和项启打了再说?

    似乎也行不通。据可靠情报,公子羽虽然已筹备了好几个月,但是目前并没有起兵攻打项启的征兆,反倒是屡派使者与项启谈判,看样子好像是准备联合项启来着。

    要是让公子羽与项启联合起来,那事情可就不妙了啊!只要项王军与公子羽一联手,那大秦这九个省就保不住了,天京城也势必沦陷。到时候即使秦铁两家高手如云,在百万军中,也只能自保逃命而已。

    不如与项启联合,先灭公子羽?

    秦逍遥最倾向于这种做法。

    若能抢在公子羽与项启达成协议前,先与项启谈判联合,从南北两方夹攻公子羽的东部十一省,公子羽手下的军队战斗力再强,也吃不住两线作战。

    而且照目前的形势看来,合力灭掉公子羽是最划算的。公子羽不是白痴,他不会轻易起兵攻打大秦与项启任何一股势力,让第三方坐收渔利。他若要开战,必先联合一方,灭掉第三方,然后再与剩下的一股势力一决雌雄。

    照情报看来,公子羽想来是想联合最弱的项王军,先灭大秦了。

    这对公子羽来说,当然是最明智的做法。项王军在现在剩下的三大势力中,实力最弱。公子羽要联合,肯定会联合项王军,灭掉大秦之后,他再来对付项王军,便容易得多了。

    照秦逍遥的想法,项启能从一个泥腿子,造反造到三分天下的格局,自然也是有几分脑筋的。项启他应当知道与公子羽合作无异与虎谋皮,所以秦逍遥很有把握,公子羽即使先他秦逍遥一步派人与项启谈判,也无法说动项启跟公子羽合作。

    仔细思量之后,秦逍遥决定派人去跟项启谈判。

    这谈判的人选一定要好。除了能言会道以外,还必须武功高强,否则的话,若给公子羽派人半途劫杀了,岂不误了大事?

    对这个人选,秦逍遥心中已有定数,只是那人现在还在闭关之中,还不知道几时才能出来。

    ※             ※             ※             ※

    转眼到了五月中旬。

    这一日,乔伟与黎叔坐在密室门前,一边晒太阳磕瓜子,一边闲聊着。

    “听说雷鸣大炮造出来了。”黎叔慢吞吞地道。

    乔伟剥了一粒瓜子扔进嘴里,道:“是啊,听说威力很大。”

    黎叔道:“听说昨天老爷子亲自去看雷鸣大炮示威了,一炮放出去,把整座山都炸垮了。”

    乔伟愣了一下,道:“你听谁说的?哪里是把整座山炸垮了?分明是把整座山炸成了一眼湖泊!”

    黎叔讶然道:“不会吧?把山给炸成湖泊了?你这又是听谁说的?那雷鸣大炮真有这般威力?”

    乔伟道:“我是听昨天跟着老爷子亲临现场看了大炮示威的小春子的赌友小桂子说的。”

    黎叔不以为然地切了一声,道:“那你错了,小桂子也是听小春子说的,他夸大了事实。告诉你,我可是听昨天亲自点了一炮的郭侠怀的贴身侍卫的隔壁的邻居在宫里当差的三小子,一个名叫小玄子的小太监说的。”

    乔伟傲然一笑,道:“你这转了好几道手续,听来的事情早就传变样儿了。不信咱们问老爷子去,老爷子最清楚。”

    黎叔点了点头,道:“好,就问老爷子去!我还不信了,我老黎听到的事情还会有错!”

    正说间,却见秦逍遥在几个小太监的服侍下,与铁灵儿一道走过来了。

    “里面有什么动静没有?”秦逍遥走到乔伟和黎叔面前,问道。

    乔伟想了想,道:“暂时还没有。不过据臣想,三少,哦不,太子他要真是已经双修完了的话,里面应当会有一定的动静的。”说着,向秦逍遥递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

    秦逍自然知道乔伟说的那动静是什么意思,故作威严地点了点头,道:“既如此,那有劳两位爱卿继续守着了。嗯,刚才我……那个朕走过来的时候,听到你们好像在说有什么事情要问朕,是什么事情啊?”

    黎叔道:“刚才臣是在与乔尚书讨论雷鸣大炮的威力来着。昨天臣等不是守在这里没去看放炮吗?所以想请教圣上。”

    秦逍遥点了点头,道:“哦,原来是此事啊!嗯,那雷鸣大炮的确威力很大,一炮放出去,几乎削平了一座小山头。不过,那小山也就二十几丈高,山头也就是一块一丈多高的石头而已。这威力嘛,攻城的时候,发个几炮,轰垮城门是没问题的。要轰垮城墙,恐怕就要放上几十上百炮了。好了,没什么事情朕先走了,小三儿出来的话马上通知朕。”

    看着秦逍遥等人施施然离去,乔伟和黎叔不由面面相觑。

    黎叔干笑了一声,道:“一炮轰垮一座山……娘的,太离谱了……”

    乔伟尴尬地一笑,“娘的,我是说哪有什么炮可以把山炸成湖,那不比三少的劈空掌还厉害了吗?”

    正说间,密室里突然传来一声几乎微不可闻的呻吟声,乔伟和黎叔马上竖起耳朵,留神倾听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