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怜花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新书《采花录》已经上传,进入我的作者专栏就可以看到. 此书为《重生之绝色风流》兄弟篇,主角秦风,为秦仁第n代后人,背景为现代都市。

    简介:

    “秦风的座右铭:

    一、水至清则无鱼,人至贱则无敌。

    二、走自己的路,让别人打车去吧。

    三、我不是随便的人,我随便起来不是人。

    四、骑白马的不一定是王子,可能是唐僧;带翅膀的也不一定是天使,有时候是鸟人。

    ……

    没有英雄的时代,一个横空出世的都市英雄——呃,也许是淫贼……莫名其妙得到祖传的武功秘籍后发生的传奇故事。”

    地址http://www./showbook.asp?bl_id=69423

    ※             ※             ※             ※

    四个月零十三天,三少与宋清的双修宣告结束,两人从入定中醒来。

    四个半月的时间在人世间足够发生许多事,可在宇宙中却连一刹那都算不上,在三少与宋清身心合一、灵识相交之时,也只不过是短短一瞬。

    当三少张开眼睛时,他知道自己的身体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功力尽复不说,内力还比以前更精纯,更雄厚,且密布于四肢百骸之中。无需运功,真气便可自行在体内运转不休。

    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受到那充满了生机的真气刺激,勃发出前所未的力量和生机。身上那在三年野人般的生活中留下的道道伤痕已然消失不见,皮肤就像初生婴儿一般光洁细腻,散发着玉石一般的光泽。

    借着身体的交合,三少可以感觉到,宋清的真气也比她入定之前更加精纯雄厚,甚至于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境界,直追现在这境界的三少。

    而宋清的皮肤,更是借由这一次双修彻底削去了十八年身处尘世留下的痕迹,每一寸肌肤都变得如初生婴儿一般,健康、雪白、细腻如玉。

    宋清的脸上,此时正笼罩着一层无比圣洁的光辉,看上去就像是来自九天的仙女。

    宋清缓缓张开了眼睛,三少发现,宋清的眼眸此时三色交杂,火红、漆黑、银白三种颜色将她的瞳仁分割成均匀的三块。那三色瞳孔兀自悠然旋转着,产生了一种离奇的吸力,吸引得三少的目光无法离开宋清的眼眸。

    不知不觉间,三少的瞳仁变成了修罗魔瞳,才堪堪抵御住宋清双眼中那股几乎将他灵魂也吸扯进去的强大的吸力,三少顿时心中骇然,宋清即使不会武功,只有内力,如今也可凭一双眼睛杀人于无形!

    宋清的三色瞳只出现了短短一瞬,便恢复了常态。那一双清水般的眸子含着无限柔情注视着三少,脸上漾着温馨的笑意。

    三少在宋清的瞳仁恢复正常的时候,也收起了修罗魔瞳。

    三少望着宋清微微一笑,腰身轻轻一耸动,宋清即发出一声**荡魄的压抑呻吟。

    此时两人的身体还紧紧结合着,三少那所谓一柱擎天的物事还紧紧包容在宋清温软湿润的下体中,便是轻轻一动,也可给宋清无比强烈的刺激。

    “清儿,”三少咬着宋清的耳垂道:“功练完了,现在,是时候好好抚慰你一番了……”

    说着,他吻上了宋清胸前的玉峰,用舌尖轻触着宋清那两粒湿润粉红的樱桃,双手抚着她光滑细腻、弹性十足的臀部,腰身有节奏地耸动起来。

    宋清披散着头发,双手紧紧地抱着三少的头,将他的头紧压在自己的胸脯上,修长笔直的**盘在三少腰间,动作生涩地扭动着腰肢,承接着三少给予她的欢愉。

    那是前所未有的体验,前所未有的感觉。身心合一的二人,在此尽情的交合之中,都体验到了身与神的双重愉悦。

    桃花源一片泛滥,潮湿的气味充斥于周围的空间,身体交合的声响与宋清轻微的喘息呻吟,联成一片令人**的节奏。

    双方尽情地给予,也尽情地索取,如水乳交融,不分彼此……

    密室门外,乔伟与黎叔听得欲火焚身,口干舌燥,两人对视一眼,满脸坚毅地点了点头。

    “你请客!”两人几乎同时说出这句话。

    黎叔咬牙切齿地道:“半个月前我已在京城最好的青楼‘但愿长醉不愿醒’中请过你一次!那次你玩的是七国争霸,我玩的是凤凰双飞!”

    乔伟想了想,坚定地点了点头,“好,这次便由我来请客!我们去与‘但愿长醉不愿’并称京城青楼界两大杰出青楼的‘黄金白璧买歌笑’寻欢!这一次,我请你玩七国争霸!”

    黎叔点了点头,伸出手去,与乔伟的手紧紧握到了一起,热泪盈眶地道:“好兄弟!”

    当三少与宋清穿戴整齐,走出密室之时,已经是黄昏日落时分。

    密室门外站满了人,秦逍遥、铁灵儿、秦风、秦雷、铁空山……等等等等,所有的人都到齐了。

    当三少与宋清携手出现在众人面前时,所有的人都露出了或欣慰、或欣喜、或如释重负的笑容。

    “我成功了。”三少看着他的亲人、兄弟、朋友、爱人们,微笑着道。

    秦风和秦雷走上前去,与三少紧紧的拥抱在一起。

    没有多余的言语,兄弟间那可生死相托的情义用语言来表达反嫌多余,只需体会在心头涌动的那种感动,便已足够了。

    待兄弟三人分开之后,秦逍遥走上前去,拍着三少的肩膀道:“阿仁哪,你出来就好,眼下正有一件急事需要你去办……”

    “等等!”三少打断了秦逍遥的话,朝着他眨了眨眼睛,小声道:“从去年八月到今年五月,其中足有近九个月的时间,我都没跟我的姑娘们好好亲热,她们独处闺房,定是无比寂寞。现在好不容易我出来了,你就这么急着让我去办事,这其中究竟包藏了何种祸心?老头子,是不是因为娘管你管得太紧,让你当了皇帝也无法享受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之福,你嫉妒我来着?”

    秦逍遥正色道:“阿仁,你怎么能这么想,你老爹我是这种人吗?”随即又附于三少耳边小声道:“小子,天下的美女几乎全被你收罗帐中,你还想怎样?告诉你,这件事老爹我差你去办,也是为你着想。等平定了天下,你才能得偿所愿是不?”

    三少摇了摇头,小声道:“那可不成,今日事今日毕,出来之前我就决定了要好好抚慰一番我的姑娘们,我做出了决定,谁也不能让我更改!”说罢拉着宋清的手,大步走向众女,高声道:“妹妹们,让秦哥哥好好研究研究,在哥哥不在的这段时间,你们究竟是胖了,还是瘦了!跟我来啊!”

    一呼众应,众女全都围在三少身边,跟着他往东宫方向走去。

    秦逍遥大呼一声:“呔!小三,朕现在是皇帝,朕现在有旨,你必须听朕的!”

    三少满不在乎地一扬手:“省省吧,就你这样能算皇帝吗?连三宫六院都没有,还朕个屁呀!”

    秦逍遥顿时一脸悲愤地望向铁灵儿,道:“灵儿,你听到了吧?当皇帝得有威信,可是我连三宫六院都没有,哪来威信可言?现在连儿子都不听我的话了!”

    铁灵儿嫣然一笑,道:“那好啊!你这便颁一道旨,搜罗天下美女充实你的后宫吧!”

    秦逍遥喜出望外,感激涕零地道:“谢谢你灵儿,你还真是通情达理啊!”

    铁灵儿甜甜地笑着,道:“可是呢,如果你真搜罗满了后宫佳丽三千,我想你也就没时间来碰我了。这样吧,我便搬回江南逍遥山庄去住,省得留在这里扎你眼睛……”

    秦逍遥顿时一脸苦相:“对不起,我错了……”几十年的夫妻情意,若让秦逍遥离开铁灵儿,秦逍遥还真办不到。心中愤愤之下,秦逍遥咬牙切齿地对着三少的背影道:“阿仁,给你七天时间!七天之后,你无论如何要去办我给你的差事!”

    三少懒洋洋地回了一句:“到时候再说吧!”

    ※             ※             ※             ※

    七天后,御书房内,三少一脸疲惫,脸色青白,眼眶深陷、浑身颤抖地出现在秦逍遥面前。

    “男人……还真不是那么好做的……”三少看到秦逍遥后,无力地说出了这句话,然后四肢瘫软地坐到了椅子上。

    秦逍遥哼了一声,放下手中的奏折,口沫横飞地训斥道:“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子?仅仅七天,就把你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可有乃父当年半点雄风否?”

    三少摆了摆手,道:“行了,老头子,你就别说了。第一天晚上,湘月、飘飘、小雪、晓妍轮番上阵,我战至天明方才入睡。刚睡下不到小半个时辰,蓉儿破门而入,说是要吃什么早点,把我狠狠地收拾了一番。好容易捱到了中午,吃过午饭之后,霓儿又说有事找我商量,结果把我骗到一间小黑屋里,关上门后,罗儿、小叶又奇迹般出现,三个人把我收拾到吃晚饭的时候才放过我……晚上更不用说了,蓉儿说是要吃夜宵,带上逸菲、菁菁把我五花大绑,尽情折磨……我的苍天哪,就在我奄奄一息的时候,梅姐冲了进来,义正辞严地赶走了蓉儿她们。我以为救星天降,正高兴时,梅姐姐又说要好好抚慰我一番,谁知这一抚慰就又抚慰到了天亮……第二天稍微幸运一点,甄洛独霸我一个白天,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她小小年纪,竟然也如狼似虎,招式五花八门,更兼媚骨天成……被她吸得险些精尽人亡之时,我才醒悟过来,原来她就是传说中的天生媚女……晚上我躲到大哥屋里,本想好好休息一个晚上,谁知轩轩姐带人冲了进来,不由分说将我提了出去。当晚,轩轩姐、湘月、飘飘、小雪、晓妍、蓉儿、逸菲、菁菁轮战我一人,即使我是钢铁铸就,也禁不起此等摧残……这一折磨,直到第二天中午,她们才放过我。”

    说到这里,三少长叹一声,慢悠悠地端起茶杯,准备喝茶。

    秦逍遥听得满面红光,瞪大了眼睛催道:“还有呢?还有呢?快更新,快更新!”

    三少喝了口茶,放下茶杯,用无比悲凉的语气继续说道:“以后几天,大家都是如此这般轮着收拾我,无论我躲到哪里,她们都能把我揪出来。到了第七天,我已经全身无力,口吐白沫,已经离死不远了。幸亏那天清儿有空,她可怜我如此悲凉,把我带到她房中,守了我一天一夜。唉,借着与她双修一天一夜,我这才恢复过来,否则的话,今天我根本就没办法出现在这里了。”

    秦逍遥听罢之后仰天长叹一声,道:“苦了你了,小三,这大男人,还真是不好做啊!只不过,说起来也不能怪姑娘们,要不是你昏睡了五个月,又闭关了四个月,整整三季把你的姑娘们晾在一边……她们又怎会如此饥渴?阿仁,这下你可明白了,三宫六院七十二妃不是那么好玩的吧?”

    三少不屑地切了一声,道:“老头子,我实话跟你说,在连续七天的对敌斗争中,我已经创出了一套比欲火焚身真气和翻云覆雨神功更厉害的武功,我为之命名为‘欲帝真经’!嘿嘿,有此欲帝真经傍身,莫说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就算是后宫佳丽三千人,我亦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瞒你说,这套武功如今已经试验成功,在与清儿双修那一天一夜之时,业已补充完善。仗此功法,我今后便可纵横欲海,天下无敌,洞房不败,金枪不倒了!哇哈哈哈……”

    秦逍遥猛地一拍桌子,道:“好!这才是我秦逍遥的儿子应有的风范!你两个哥哥都不争气,唯有你,方继承了为父的风流风骨!而且你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实战中总结经验教训,创出神功,苍天有眼哪!对了阿仁,你那套欲帝真经,能传给为父吗?”

    三少想了想,点头道:“没有问题。不过老头子,你可要想好了,娘管你管得这么紧,你就算学了这套功夫,可能也派不上用场哦!”

    秦逍遥正色道:“纯属研究,我没打算用来实践的……”说着,偷偷地瞥了四周一眼,确实铁灵儿不会突然出现之后,小声道:“阿仁,你只管传我便是,至于派不派得上用场,为父自有计较。”

    父子俩又扯淡了一阵,终于谈到了正题。

    秦逍遥将当今三分天下的大局给三少详细解释了一遍,最后说道:“我打算派你出使项王军,想办法说动项启,让他与我们合作。我们南北夹击,先灭公子羽。”

    三少沉吟道:“项启没有好处,他凭什么与我们合作?”

    秦逍遥笑道:“有没有好处暂且不论。现在公子羽已经多次派人与项启谈联盟的事情,项启都没有答应,足见他知道与公子羽合作是与虎谋皮。但是三大势力之中,项启最弱,我们任何一方都有能力独力将之歼灭。但是项启也知道,我们与公子羽任何一方都不会独力起兵攻打他,令第三方坐收渔利。与我们合作,无论有没有好处,都比跟公子羽合作对项启有利。至于能不能说动项启与我们合作,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三少想了想,道:“好吧,这件事我来办。”

    秦逍遥道:“事情宜早不宜迟,你最好明天就出发。记着,公子羽也在密切关注着我们的动向,你出使项王军,他定会派人截杀。”

    三少无所谓地一笑,道:“除非公子羽亲至,否则放眼天下,有谁是我的对手?”

    秦逍遥正色道:“切不可大意!我得到消息,公子羽收服了东海群盗,如今与东海岛国大日帝国合作,麾下有许多岛国高手。大日帝国排名前十的高手全都给公子羽笼络到手,其第一武士织田性长据说可以一刀劈垮一座山,第二武士德川加糠可以一刀劈开一条河……”

    “行了行了,”三少摆手打断了秦逍遥的话:“老爷子,传言你也信啊?一刀劈垮一座山,一刀劈开一条河……我还听说雷鸣大炮一炮把一座山轰成了一眼湖呢!好了,我自会注意的。嗯,就这样,我走先。”

    三少出了御书房,边走边想:“我的亲娘咧,大日帝国都出来了,想不到这世界竟也有一个跟我前世一样的岛国!敢情东海那边的海盗一直都是日本浪人啊!难怪东海那边要设水军,敢情是为了防备日本鬼子侵略来着。嘶……不知道十大高手里面有没有美女,要是有的话,嘿嘿……我倒想尝尝东瀛女的味道。嗯,就这样,男人全部杀光,老人小孩推下海,美女留下当性奴!哇哈哈哈,当皇帝真好啊……”

    待三少离开御书房之后,秦逍遥批阅完了奏章,道:“来人哪,去把乔尚书和黎尚书请来,朕有要事找他们相商!”

    ※             ※             ※             ※

    当天晚上,秦逍遥微服出宫,与乔伟、黎叔前去京城著名的青楼“黄金白璧买歌笑”寻欢作乐,途遇偷溜出门吃野食的铁空山,于是大呼同去同去……

    而三少,则在东宫殿中着手准备第二天出使之事,这一次他已经想好了随行的人选。

    乔伟、黎叔身为刑、兵二部尚书,各有重任在身,不能带他们去。逍遥山庄的人也都是个个担任要职,一刻也离开不得。因此三少打算带上华蓉、宋清、怜舟罗儿、秦霓儿四女,一路游山玩水、寻欢作乐到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