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万花丛中过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七日后,秦仁和萧湘月、柳飘飘已来到抱花堂总堂所在地——万花城。

    抱花堂,江南最大的美女帮派,帮内弟子十之**俱为女子,男人少得可怜。

    总堂主萧山河以长相英俊和贪花好色名闻江湖,号称江南第一美男子,天下第一风流汉。生平最崇尚的话就是——男人好色,英雄本色。男人不色,纯属虚设。

    万花城四面环山,座落在山中的盆地,一年四季温暖如春,鲜花不谢,是以称为万花城。

    城中有万余户人家,其中大半是抱花堂弟子,抱花堂以培植奇花异草来换取财富,所以城中百姓均以种花为业。抱花堂更兼培植各种毒花毒草,故此江湖中用毒高手大半向抱花堂购买毒物,而抱花堂弟子中也有无数用毒高手。

    秦仁左右带着萧湘月与柳飘飘,三人走在城中,只见街道两旁的店铺有一半为花店,而城内更汇集了各地爱花之人,在各个花店中挑选意中的鲜花,热闹非凡。

    路上美女众多,秦仁只看得眼花缭乱。只可惜美女虽多,但多只是中上之姿,与萧湘月、柳飘飘两女的绝世之姿相比,却是差了不知多少。身为一个有品味的采花贼,偶尔尝尝路旁野花尚可,但是要让秦家三少在野花丛中采花,三少爷可是老大不乐意。

    “唉,花虽多,奈何却是乡间野花。非国色不近,非名花不采,方是大丈夫所为。”秦仁边看着路旁绮丽的女子,边摇头晃脑地惋叹。

    此时刚过午时,秦仁打算找间客栈,先订下房间,再带着二女在街上好好逛逛,领略一番万花城中美景。

    三人正在街上找客栈之时,忽听前方传来一阵嘈杂,接着街上百姓纷纷走避,一队人马自前方走了过来。

    秦仁见状便拉着萧湘月、柳飘飘避到路旁,随众百姓一起看这队人。

    这队人分列两队而行,约百余之众,其中大半为女子,最前队为十名紫衣大汉,持十色彩旗开路,之后为二十名黄衣女子,腰佩长剑。

    再接着是一队红衣骑士,约有十多人,均为二十左右的青年男子。

    一顶十六人抬的大轿处于队伍正中,大轿无门无顶,宽阔的大座上垫着虎皮,一名着雪白长袍的中年男子坐在轿上,左手持酒杯,右手搂着一个千娇百媚的美女,还有两名女子跪在他脚下,为他捶腿。

    轿后又是数十人的长队,衣着粉红翠绿,均是俊男美女,但人人带刀佩剑。

    轿上男子看来既不高大,又不威猛,虽已是中年,但模样却英俊无比。颔下三缕长须,极有风度。

    “唔,排场这么大,长相这么帅,手下俊男美女如此之多……这家伙,想必就是万花城的城守,抱花堂的总堂主萧山河了!”秦仁微笑着想:“他帮中弟子美女众多,是不是让他帮着介绍几个大美女呢?据说萧山河经常干这拉皮条之事,把帮中美女弟子进贡给官场上的大佬,江湖上的豪强,凭此得利不少……咦,我怎地忘了万花堂在江湖上有另一个名头,乃是号称武林妓院来着?”

    秦家三少存心不良,目光灼灼地看着大轿上的萧山河,此时的萧山河在他眼中已经与众多绝色美女划上等号了。

    道旁百姓见萧山河过来,纷纷鞠躬问好,萧山河面露微笑,缓缓点头致意。

    秦仁见萧山河如此架势,如同一方之王,心中大为反感,心说老子秦家三少走江湖都没你这么嚣张,你一个小小的抱花堂总堂主,万花城的城守,武林妓院的大茶壶、皮条客,怎么搞得跟皇帝一般?虽然老子要嫖你堂子里的姑娘,但老子却不需要给你面子!惹得老子性起,老子连嫖资都不付!

    当下也不像寻常百姓一般向萧山河的队伍躬身问好,一双眼只冷冷地盯着萧山河。

    萧山河何等人物?顿时发觉人群中有两道极不友好的目光正盯着他,这两道目光中似还隐着些许敌意。

    萧山河双眼在人群中轻轻一扫,已发现了秦仁。他微微一笑,眼神与秦仁的目光轻轻一触。

    萧山河一身内力深不见底,否则也玩不转以声音杀人于无形的“七绝天音”神功。他虽然只是寻常地看了秦仁一眼,但目光中却隐含杀机,若是普通人,被他这一眼看了,胆大的也会吓得跌坐地上,胆小的甚至有可能晕厥。即使练武之人,也不敢与他目光接触。

    但是秦仁却毫不在意。他一心想打击一下萧山河的嚣张气焰,一双眼睛眨也不眨地冷盯着萧山河,对萧山河恍如实质般的目光无动于衷。

    这下轮到萧山河不爽了。他以目光击败秦仁的计划失败,自觉面子上十分过不去。虽然旁人不知道他已经与秦仁经历过一番眼神的交锋,但是秦仁却是知道的。生怕那小子以后自吹自擂,说是在眼神决斗中与他萧山河平分秋色,萧山河连一个年轻后辈都收拾不了云云,这要是在江湖上传播开来,他萧山河以后就不用混下去了。当下心中已经对秦仁动了杀机,边寻思着怎么对付秦仁,边把目光投往秦仁身后的二女。

    秦仁见萧山河主动避开他的目光,心中暗自得意,刷地一声展开折扇,也不管是不是真的很热,缓缓摇了起来。忽见萧山河脸色一变,双眼紧紧地盯住他身旁的萧湘月!

    秦仁心中奇怪,回头一看萧湘月,却见她双眼定定地看着萧山河,面色极为难看,眼神中透出一丝恐惧。

    秦仁暗叫不好,萧山河已发现萧湘月!在秦仁想来,萧山河这老色狼定是对萧湘月动了色心,秦家三少玩过的女人岂是别人能碰的?马上侧移一步,挡在萧湘月身前,一脸挑衅地看着萧山河。

    萧山河冷哼一声,右手在身旁女子的头上轻轻一抹,拈下一朵红花,食指一弹,那朵红花便朝秦仁激射而来。

    红花来势不快,秦仁折扇一挥,便将那红花劈得粉碎,花瓣四下纷飞。

    秦仁虽一扇劈碎红花,但花朵上传来的劲力,却震得他虎口一阵发麻。萧山河随手一弹,纤弱的红花便有此威力,内功果真如江湖传闻一般深不可测!

    当下秦仁对萧山河有所改观,这老家伙为人不咋地,当街抢女人,但武功却是很可以的。

    众百姓见萧山河出手,纷纷退避,让出一方空地,空地中只余下秦仁和萧湘月、柳飘飘。而萧山河的队伍此时已停了下来,抱花堂众弟子未待萧山河发令,已将二人团团围住。

    萧山河坐在大轿之上,浅尝一口酒,右手再拈一朵红花,眯着眼,道:“月儿,没想到你竟敢私出欢场,还有脸回抱花堂。哼,还跟着个男人回来,难道你是找这个小子替你出头,来对付我的?”

    萧湘月上前两步,跪倒在地,朝萧山河盈盈一拜,道:“爹爹,女儿不敢。女儿此番回来,只想见见娘亲。”

    这下轮到秦仁纳闷了:“不会吧?月儿是萧山河的女儿?那他岂不成了我的便宜岳父?也不对啊,凭萧山河的江湖地位和身家,犯不着把女儿卖进妓院去啊?这***究竟是什么事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