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怜花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大秦历七八三年五月十五,日高风急,云动九天。

    三少带着华蓉、宋清、怜舟罗儿、秦霓儿来到御书房,向秦逍遥辞行,却发现秦逍遥神情委糜,两眼乌黑如熊猫。

    强忍着笑意,三少问道:“老头子,你眼睛是怎么了?”

    秦逍遥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地道:“昨天晚上没睡好。”

    三少问道:“没睡好眼睛也不至于这样啊!我怎么看着你像是被人给打了?”

    秦逍遥摆了摆手,摆出一派威严神态:“谁敢打皇上啊?谁有那个胆子啊?你也不想想,打皇上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其实呢,不仅是没睡好,为父早上起床时不小心摔了一跤,这不,就把眼睛摔成这个样子了。”

    三少作恍然大悟状,点了点头,道:“哦,那还真是巧啊!摔跤正好摔到两个眼睛,别的地方却没半点淤痕。”

    “地上有两个鸡蛋。”秦逍遥解释道:“也不知是谁缺德,把两个鸡蛋摆在地上,我一跤摔下去,眼睛整好撞鸡蛋上了。”

    “那更巧了!果然天下尽有巧合之事啊!”三少摇头慨叹,“好了老头子,那我这就出发了。家里那些姐姐妹妹们,你就帮着多照料一些。千万别像上次那样,让人给绑了!”

    秦逍遥点头道:“这你放心。自从上次以后,为父已经加强了警戒。这深宫之中,高手如云,有谁能潜进宫里不被为父发现的?而且你的姑娘们出宫的话,自有许多高手护卫,公子羽再想像上次那般,强掳人质却也是不可能做到了。”

    三少点了点头,道:“那我就放心了,走了。”

    说罢三少带着宋清等四女出了御书房,一路出了皇宫之后,即上马出城,往南而去。

    ※             ※             ※             ※

    东海陈郡,公子羽首府议事殿中。

    公子羽看完了手上的一封密报之后,眯起眼睛,自语道:“秦仁带着四个女人出了京城,往南方去了?逆贼的伪太子不在京城享福,却带上几个女人出京城,究竟是去游山玩水,还是别有用心?”

    在公子羽殿中议事的赵子扬从群臣中出列躬身道:“公子,那秦仁已有近九个月没有消息,如今却突然离了天京城,恐怕是有所图谋。”

    公子羽看了赵子扬一眼,道:“哦,那依赵卿看来,秦仁此行有何目的?”

    赵子扬想了想,道:“这个……照臣下想来,那秦仁兴许是往南去找项启游说的。我方曾多次派遣使者与项启谈判,逆贼秦逍遥不会不知道,但是这么长时间,他却没一点反应。现在秦仁离开天京城,又是往南走,很有可能是代表秦逍遥至项王军中,与项启商议联盟之事。秦仁能言善道,极会煽动人心,若是让他跟项启谈判的话,说不定项启还真会给他鼓动。”

    公子羽点了点头,道:“赵卿所言有理,本公子也是这么想的。众卿可知,那秦仁此番离京城,带的四个女子都是谁?

    “她们便是前魔门门主华蓉,龙吟公宋无的女儿宋清,怜舟卿你那断了关系的女儿怜舟罗儿,及先皇的私生女秦霓儿。

    “华蓉武功超卓,又是虎啸的主人,与宋无的女儿宋清一样,都是才思敏捷,能言善辨,极擅鼓动人心的女子。而华蓉更有魅惑众生的傲人姿色,项启不见得能抵挡她的魅术!

    “怜舟罗儿也是昔日的江湖第一女子高手,武功恐怕只在华蓉之下。秦霓儿虽然武功不强,但是极擅用毒,心思缜密,心狠手辣。秦仁带这四女,恐怕不仅是打算与项启谈判,甚至可能想一旦谈判不成,便杀了项启,另令一个肯跟他合作的傀儡!”

    怜舟锋华上前一步,道:“公子,既然秦仁可以这么做,我们为什么不能杀了项启,立一个肯跟我们合作的傀儡?”

    公子羽摇头道:“难。本公子姓嬴,项王军造反,本就是造我们嬴家的反。就算我们能杀了项启,扶植一个肯听我们话的人控制项王军,可是项王军的将士们,他们都是桀骜不驯的乡野之人,既敢跟着项启造反,必是对我们赢家人恨到了骨子里,一定不会听我们扶植的那傀儡的话,与本公子合作。

    “而秦家现在虽然也是打着大秦的旗号,但是明白人都知道,秦家事实上杀光了我们嬴家的人,夺的这天下。在项王军的将士们看来,秦家跟他们一样,都是造嬴家反的人,他们之间更容易亲近一些。否则的话,本公子这九个月不断差使者与项启谈判,早就该谈判成功,与项王军联合起兵讨伐秦家了。”

    怜舟锋华道:“既如此,我们绝不能让秦仁与项启合谈成功。若是秦家与项王军合兵的话,南北交攻之下,我们便吃不住两线作战!公子,臣恳请公子准臣带人截杀秦仁,将其斩于途中!”

    公子羽道:“怜舟爱卿,秦仁所带的人中,可是有你的亲生女儿的。”

    怜舟锋华大义凛然地道:“臣早已与那逆女断绝父女关系,臣此行除了杀秦仁之外,还要亲手斩此逆女,清除家门败类!”

    公子羽点头赞道:“怜舟爱卿忠肝义胆,大义灭亲,实为天下臣子的楷模!不过,怜舟爱卿你可想清楚了,秦仁有天兵龙吟,华蓉有天兵虎啸,龙吟虎啸合璧,天下无敌。想要杀他们的话,也不是件易事。”

    怜舟锋华道:“天兵虽利,终是器具。俗话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臣如今已不是江湖中人,自不必守那些江湖规矩。臣可在秦仁与华蓉未着龙吟虎啸之前,将其暗杀!只不过,臣此行恳请公子派出大日罗生门的暗杀者相助。以他们的暗杀手段,必可令秦仁在毫无防备的前提下被杀!”

    公子羽点了点头,道:“准卿所请!本公子给你大日十大高手中的修罗刀、阿鼻剑、邪心龙、大难菩萨、罗刹阴魂五人,另派给你大日罗生门一百暗杀者。怜舟爱卿,你看此等阵容如何?”

    怜舟锋华高声道:“臣定当马到功成!公子请静待臣之佳音!”

    公子羽道:“那好,事情宜早不宜迟,你这便携本公子令牌去召集人手吧!”说着,取出一面雕着大鹏金翅的金色令牌,递给了身旁的小太监,由那小太监将令牌转传到怜舟锋华手中。

    怜舟锋华接过令牌,谢过公子羽之后,大步走出殿外。

    待怜舟锋华出殿之后,公子羽即宣布退朝,单留下了群臣中的原拜月教教主左天纵。

    “左卿,本公子给你一百罗生门暗杀者,并派罗生门副门主罗生静神作你的副手。你在暗中协助怜舟锋华,助他暗杀秦仁。记住,你的行踪务必隐密,要连怜舟锋华都不知道。”

    左天纵恭恭敬敬地道:“是,公子。”也不问为什么,接了公子羽的令牌,转身出了大殿。

    ※             ※             ※             ※

    三少带着华蓉、宋清、怜舟罗儿、秦霓儿四女一路往南行来,日出三竿方行,日未落山已息,白天游山玩水,晚上与众女刻苦勤练所谓“欲帝真经”神功,过得无比逍遥自在。行进速度却慢如蜗牛,走了半月,还未行出秦家势力范围北方九省。

    而怜舟锋华,却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大日十大高手中的五人,及一百罗生门的暗杀者,悄悄潜至了怒江渡口,三少初遇秋若梅的那个小镇上,进驻卓非凡以前开的“四海酒楼”之中。

    这江南小镇如今已是公子羽的势力范围,往西一百七十里为项启的势力范围,往南两百余里也是项启的势力范围。怒江以北八十里即为秦家势力范围。

    怜舟锋华曾疑三少会不经公子羽的势力范围,直接由怒江中上游进入项启的势力范围,但是临行前公子羽曾对他面授机宜,说秦仁乃是重情之人,定会借此机会重游与秋若梅初识的旧地。而四海酒楼为秦仁与秋若梅定情之所,秦仁定会重临。更何况,秦仁心比天高,武功盖世,身旁四女其中三人都是高手(公子羽不知道现在宋清也已经是杀人无需动手的高手了),秦仁有此恃仗,定不会关注是否途经公子羽的势力范围。

    怜舟锋华对公子羽的说法深以为然。事实上,凡是在公子羽手下办过事的人,无不对他的智慧盲目崇拜,否则的话,怜舟锋华也不会在西门无敌势力如日中天之时,便转投到了公子羽门下。

    在公子羽料想三少会到那江南小镇之后,怜舟锋华火速带人赶至那小镇中,布置好了一切,静待三少前来。

    照怜舟锋华猜想,三少既是前往南方与项启谈判联盟,必会日夜兼程,旬日即到。谁知足足等了二十来天,从五月下旬一直等到六月中旬,却还未见着三少的影子。

    春逝夏至,怜舟锋华在江南烟雨中静静地等待着,等待着,等待着……

    ※             ※             ※             ※

    “咦,不知不觉太阳就要落山了,我们找客栈投宿吧!”山涧之中,三少手搭凉篷,四下打量着。

    小路两旁夹着两座连绵的山脉,山涧小溪流水潺潺,路上凉风阵阵,三少感觉一阵清爽。

    既打算游山玩水,自然不会走官道。从小路行来,携美而游,自是无比舒心惬意。

    “这里一片荒野,哪里来的客栈了?”秦霓儿撇了撇嘴,道:“都是你啦,叫你快点赶路,你偏偏要慢腾腾地走,现在可好,今晚得露宿荒野了。”

    三少看了看四周,觉得这里的环境似乎有些熟悉,猛想起这段路便是四年前被白道众派围杀之时,擒了,哦不,应该说是用迷药迷晕了叶映雪,又迷倒了甄洛之后,与两女在马车内激战半宿那处所在。

    三少想起那一日好不容易从两女的玉体上爬起来,却又遭到怜舟罗儿与秦霓儿的追杀,不得不弃了乔伟独自逃跑,待怜舟罗儿与秦霓儿走后,再折返回来,与乔伟畅谈之后,从此定下了情圣之路。

    这处地方实在是值得留恋的所在,三少当下拍手笑道:“罗儿,霓儿,你们还记得这里吗?四年前的一天,就是在这里,你们两个追上我的马车,把伟哥暴打一顿,然后还没等我穿好衣服便开始追杀我来着。”

    怜舟罗儿和秦霓儿仔细一瞧四周,都想了起来,怜舟罗儿掩嘴而笑,秦霓儿俏脸一红,道:“我们哪有暴打乔叔?明明就只是抽了他一鞭子嘛!”

    三少嘿嘿一笑,道:“还好那时候伟哥为隐藏身份,不施武功。否则的话,你们两个,恐怕早就给他的岁月不饶人催成老太婆了。”

    怜舟罗儿笑道:“说起来,我们那日也是大意了。追你不着,我们折回来时,乔叔他就不见了。我们那时还未细想,能在我们二人的眼皮子底下,悄然无声地逃走的,哪里会是普通人了?”

    三少点头笑道:“说的对,其实我也是后来才知道,伟哥竟是当年四大魔头之一。呵呵,随手雇了个车夫,没想到却捡到了宝贝啊!各位妹子,这处地方甚是值得留恋,不如我们今晚便在此露宿一宿如何?”

    华蓉笑道:“阿仁,那你今晚可还练功?”

    三少摸着下巴,瞅了瞅周围的四女,坏笑道:“当然练了。没听说过业精于勤,荒于嬉吗?再说了,好久没尝试过野战了,好怀念天为被,地为床的滋味啊!”

    宋清白了三少一眼,道:“那你今晚找蓉儿她们练功吧,我恕不奉陪。”

    三少讶然道:“不会吧清儿,这一路行来,我们五个人可都是一起练的!”

    宋清俏脸一红,啐了一口,别过脸去懒得理三少。同时她也在暗暗惊异自己的变化,冰清玉洁的身子给了眼前这花心男人不说,开始时还只肯与他一个人亲热,后来在华蓉和三少的鼓动下,她也尝试着和数女一起共战三少,谁知一发不可收拾,渐渐地越发放得开来。

    宋清却不知道,她正是青春年华,初尝**之后,便食髓知味,与三少这等淫棍在一起,自然极易学坏。再加上三少致力于大家庭的其乐融融,致力于一张大床摆下数十美女,存心诱惑,宋清岂有不被带坏的道理?

    而三少精通挑逗之术,自创的欲帝真经又是**之时的极品神功,华蓉也是媚功盖世,当三少与别的少女激战,无暇顾及其余女子时,华蓉便施展手段,与一时无法承三少之恩的女子们行那假风虚凰之事,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当下三少与四女商定今晚便在此露宿。三少出京之前便有所准备,随身携带了野外露营时的必须装备。五人下马之后,取下搭帐蓬用的东西,在一面平坦的草坡上搭起了帐蓬。

    帐蓬搭好之后,三少说去打些野味来,晚上烤了喝酒,然后便钻入丛林之中,在山里转悠了一阵子。华蓉等四女只听林中传来阵阵野兽惨嚎,都在哀叹山中野兽时运不济,遇上了三少这辣手煞星。

    不多时,三少便扛着一头山豹、一头野猪、一头黑熊、两只山猫、三只野狸、四只山鸡、五只野兔回来了。

    当三少将那些野味在帐蓬前堆成一座小丘时,华蓉等四女不由面面相觑,都在想着三少刚才究竟是怎样一下子把这么多野味搬回来的。

    打回了野味,三少一个人开始开膛破肚,剥皮挖心,然后拿到溪水中清洗。四女坐在一旁闲聊着也不帮手,三少也不觉四女懒惰,在他看来,这些事情就是应当由大男人来做。

    入夜之后,三少在帐蓬前燃起篝火,从行李中取出烧烤架子,烤那些小动物。至于山豹、黑熊、野猪则专门削了三个大型燃烤架来烤。

    这佐料自然是早有所备,四女在旁协助三少,帮三少涂匀佐料,翻转野味,阵阵肉香从山坡上飘至林中,引得林中野兽垂涎三尺,本想出来大肆劫掠一番,却见着那火堆前的人正是日落时分在林中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辣手煞星,一时间都瑟缩不前,望肉兴叹。

    后有青山,前有溪水,小路至天黑后又无人烟,听山涧流水轻响,嗅山花青草清香,看星月交辉夜空,拥美人在怀,品极品美酒,尝上等野味,倒也别有一番**滋味。

    三少一边嚼着熊掌,一边喝着美酒,看着身旁四女小口吃着香喷喷的野味,火光将她们那各有特色的仙姿玉容映上层层红光,一时间不由一阵恍惚,直疑此处即是人间仙境。那当皇帝之后三宫六院七十二妃的淫乐与此时的逍遥安逸比起来,却又不知逊了多少层次。

    “你们说,如果将来我想云游海外,餐风宿露,你们愿意陪着我吗?”三少看着四女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