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怜花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你做得到吗?”宋清反问三少,“放弃荣华富贵,甚至放弃你一直以来的理想……嗯,虽然那理想实在无聊了一点,但也算是你毕生的理想吧!放弃这所有的一切,去做飘浮无踪的浪子,你能行吗?”

    三少想了想,笑道:“有什么不能放弃的?你想想,到时候啊,我先做十年皇帝,过够了皇帝瘾之后,再把皇位扔给宝宝,自己带着你们去云游四海……嗯,我得算算究竟要带多少人,湘月、飘飘……一大家子加起来,好像得有十四个了吧?嘶,再加上以后不断更新的,我估计不会少于百来个。那样的话,我得带多少钱呢?我得仔细算算……”

    华蓉当即毫不留情地啐道:“云游四海顶多一两个人,你带上几百人,那还叫云游吗?那叫巡访!真是的,居然还想着以后不断更新……你这花心的性情,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宋清也道:“蓉姐说得极是。阿仁,你太贪心了,当心死在女人堆中。”

    秦霓儿更加残酷:“阿仁,你听好了,你要是再勾三搭四,你勾引一个,我便毒死一个!现在我们这些姐妹你就已经撑不过来了,要是再多,岂不是要我们一年之中,倒有三百六十日独处空闺吗?”

    三少遭到三女无情打击,加之他也觉得自己带上一两百号人云游的想法过于无稽,叹了口气,道:“我的想法的确太天真了。还是……隔三岔五地巡游算了……唉!好了,现在也不去想那虚无飘渺的事,这时间也不早了,我们还是……嘿嘿,该干嘛干吧!”

    ※             ※             ※             ※

    “已经是七月了。”四海酒楼中,怜舟锋华看着窗外的细雨,叹道:“秦仁究竟打算什么时候来?”

    怜舟锋华的长子怜舟天雄站在怜舟锋华身后,问了一句:“父亲,秦仁那小贼是否已经从怒江上游过了江,直接从项王军的地盘里过去了?”

    怜舟锋华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公子说秦仁会经过这里,秦仁就一定会经过这里。”

    他的次子怜舟天鹰小声嘀咕了一句:“那万一公子猜错了呢?”

    怜舟锋华神色一变,瞪了怜舟天鹰一眼,叱道:“谁教你这么说话的?记住,公子绝对不可能出错!再让我听到你说此大逆不道的话,当心老子割了你的舌头!”

    怜舟天鹰见怜舟锋华如此声色俱厉,不由噤若寒蝉,不敢作声。

    怜舟锋华叹了口气,道:“天鹰,不是为父想骂你,实在是我们作臣子的,是绝对不应当怀疑自己的君主的。公子天才绝世,昔日连西门无敌都被公子玩得团团转,普天之下,有谁能跟我们公子相比?再说了,就算公子他真猜错了,也不能说他错,而是应该说我们错了。做臣子的,不就是要替君主分忧吗?”

    正说间,门外传出两声敲门声,接着一个操着生硬的中原话的声音响了起来:“怜舟大人,在下有事求见。”

    怜舟锋华忙让怜舟天雄去开门,飞快地整了整衣衫,迎了出去。

    怜舟天雄打开门来,一个身材高瘦,脸色铁青,双眼狭长,身穿宽袍,腰围黑白布裙,腰带上挎着一长一短两把刀,脚踩木屐的年轻男子出现在门前。

    在他身旁,站着一个身高只及他腋部,穿着一身黑色和服,有着一头瀑布似的长发的少女。那少女身上没有携带任何武器,脸上罩着一层黑纱,只能看见其眉眼。但是单从眉眼看来,便知这少女有着相当出色的姿容。

    怜舟锋华见着这二人,当即面露相当灿烂的笑容,拱手迎道:“不知德川先生,水木小姐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二位真是太客气了,称呼在下一声怜舟兄便可,何必以大人相称?”

    德川先生,即大日帝国第二武士,“修罗刀”德川加糠。水木小姐,即大日帝国第五高手,“罗刹阴魂”水木薇。

    这二人是公子羽派给怜舟锋华的五大高手之一,名义上虽归怜舟锋华调度,但是大日帝国十大高手实际上是公子羽的一支特种部队,只听命于公子羽一人。因此,怜舟锋华对他们相当客气。

    水木薇冷冰冰地,用一口相当纯熟,与中原百姓全无区别的中原话说道:“我们就住在后院,离此并不远,走几步路就过来了,怜舟大人何须远迎?”

    怜舟锋华笑容一滞,随即又相当畅快地大笑起来,道:“水木小姐说得极是,请坐请坐,天雄啊,快给二位上茶。”

    “不必了,”德川加糠生硬地道:“我们来找怜舟大人之前已经喝过茶了,现在并不口渴。而且我们并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马上就要离开,大少爷请不必客气。”

    怜舟锋华面色不改,笑道:“既如此,那便算了。不知德川先生和水木小姐找下官有何事?”

    德川加糠道:“没有什么要紧的事。只是在下与师妹这些日子在此实在闲得无聊,想出去走走,观赏一下中原的风光。自从大日国来中原以来,我们还从未深入中原腹地游览观光过,所以想趁此机会四处观赏一番。”

    德川加糠与水木薇是同门师兄妹,在大日帝国十大高手中,这也是唯一一对出自同一师门的高手。

    怜舟锋华面露难色,犹豫着道:“可是,我们此行乃是有重任在身,现在任务没有完成,二位……”

    水木薇道:“怜舟大人,我们已经在此地等了一个多月了,可是要杀的目标至今仍未出现,与其白费时间,还不如在目标出现之前,趁机观赏中原风光。”

    德川加糠道:“在下与师妹还可在游玩之时,顺便查一下目标的下落。我们是生面孔,目标定不会对我们有所怀疑,查到他的下落之后,我们再赶回来告知怜舟大人也不迟。更何况,即使在下与师妹离开,还有另三位我大日帝国的高手及一百罗生门暗杀者在此,这么强大的阵容,即使缺了我师兄妹二人,也不怕任何高手。”

    怜舟锋华想了想,道:“二位可知目标的长相?”

    水木薇道:“目标和他身边的四个女人的画像我们已经看过了,已将他们每个人的特征牢牢地印在心底,绝对不会出错。”

    怜舟锋华点头道:“既如此,那下官也不勉强。二位请自便吧!不过下官希望二位能尽量不离开这小镇两百里,而且最好是往北方游玩。”

    水木薇点了点头,道:“我们自然知道目标是从北方而来的,怜舟大人不必多虑。我们名为游玩,实际上还是会把这次任务放在首要位置的。追查目标下落的任务,便交给我们了。怜舟大人,告辞!”

    说罢,水木薇与德川加糠转身离去。

    待二人出了房间之后,怜舟天雄对怜舟锋华道:“父亲,这两个东洋人也太不识抬举了!”

    怜舟锋华微微一笑,道:“他们是公子的客卿,我们暂时得罪不起。不过,相信公子得了天下之后,便不会再用这些异族人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些异族人,迟早会栽到我们手里,且让他们嚣张一阵又如何?”

    怜舟天鹰吭吭哧哧地道:“父亲……那,那水木薇……”

    怜舟锋华看了怜舟天鹰一眼,道:“天鹰,你可是看上了那水木薇?”

    怜舟天鹰点了点头,道:“孩儿曾在偶然间看见过她的真面目一眼,端地是天姿国色,仪态风流。孩儿想不到,那大日岛国贫瘠的水土,也可养出这般俏佳人来,孩儿对水木薇……嗯……很是上心。”

    怜舟锋华呵呵一笑,道:“可是依为父看来,那水木薇似乎与她师兄感情不薄啊!”

    怜舟天鹰面露贪婪笑容,道:“孩儿只要她人,不要她心。”

    怜舟锋华面露赞赏笑容,道:“说得好。嗯,既如此,为父便替你留意着,找机会跟公子说说。天鹰啊,这次你可要把握机会,要是你能砍下秦仁的人头,公子必然对你青眼有加。到时候,这水木薇,还不是你掌中之物,任你玩弄吗?”

    怜舟天鹰兴奋地连连点头,连声称是。

    却说那德川加糠与水木薇出了四海酒楼,戴着斗笠沿街而行。此时二人都换上了一身中原装束,德川加糠身着月白色丝袍,作游侠打扮,双刀悬于腰间。而水木薇穿黑色长裙,薄薄的丝裙将她那玲珑凸透的身段完美地呈现出来。

    二人走在大街上,德川加糠用大日语言对水木薇道:“中原人实在太虚伪了,那怜舟锋华分明心恨我师兄妹二人,偏偏装出一副热情的样子,真是看了就讨厌!妈的,要不是为了国主天皇陛下的大计,我早就一刀把他劈成两半了!更可恨的是,那怜舟天鹰,看你的眼神实在过于猥亵,我恨不得挖出他的眼睛来!”

    水木薇慢慢地用大日语言说道:“师兄,不要冲动,冲动只会误了大事。国主的大计是吞并整个中原,掠夺中原人肥沃的土地和无尽的财富,我们是国主的先锋军,必须忍辱负重。”

    德川加糠叹了口气,道:“中原人的人种如此低劣,他们凭什么拥有这么好的一块土地?中原是个美丽的地方,我爱中原的土地,可是中原的土地上不该有这些低劣的中原人种!要是没有他们,这个世界该是多么地美好啊!要是整个中原能够成为我们大日帝国的后花园,成为我们生活的地方,那该有多好啊!”

    水木薇沉默半晌,道:“师兄,不要小看了中原人。中原人虽然多奸滑狡诈,背信忘义之徒,可也不乏英雄。就是那公子羽,他也是有着雄才大略的英雄人物。与公子羽合作,我们一定要加倍小心,否则的话,一旦露出半点破绽,国主的大计便无成功可能了。”

    德川加糠点头承认:“公子羽的确可怕,他是我来到中原以后,见到的最可怕的人。他明明不像是会武功的样子,可是每当我面对他的时候,就好像面对着一片深不见底的汪洋。汪洋表面平静,可是谁也不知道平静的水面下隐藏着多少杀人的漩涡,谁也不知道这片汪洋会在什么时候掀起摧毁一切的风浪。跟公子羽比起来,怜舟锋华只多只能算是一口小井。”

    水木薇道:“听说我们这次要刺杀的目标秦仁也是一个相当了不起的人物。传言中原有两件由中原的神打造的武器,叫做天兵龙吟和天兵虎啸。秦仁便拥有其中的一件,而他的一个女人,拥有另一件。”

    德川加糠不屑地笑道:“中原的神打造的武器?恐怕是中原人自己编出来的可爱故事,来长自己人威风来的。有什么样的武器,能比我们伟大国主的‘末日战甲’和‘灭世魔刃’更厉害?”

    水木薇又陷入沉默之中,半晌才道:“总之,对付公子羽或是秦仁,我们都要小心。师兄,我们是来让中原人自相残杀的,只有让中原人不断地自相残杀,让他们的精锐战士和青壮男子在战争中被自己的同胞消灭,我们的大军才有机会渡过东海,来接收中原的土地。中原人实在太多了,我们的军队没有办法杀掉所有的中原人,只有靠他们自相残杀才行。所以,千万不能逞英雄。”

    德川加糠点了点头,道:“这我是知道的,放心吧师妹,无论在什么时候,我都是将国家大事摆在第一位的。”

    水木薇缓缓点头,那一双秋水般的眸子里却透出异常复杂的神情,以及一种,浓得化不开的哀愁。

    细雨如烟,怒江那如万马奔腾一般的水流声已经隐约可闻。

    德川加糠与水木薇走到怒江渡口,摆渡的船夫看到他们远远地就招呼着:“今天不能跑船了,上游发了大水,水位暴涨,水流汹涌,暗流无数,我们这些小船是没办法过去啦!二位还是在镇上先歇一晚,等明日水退了再过江吧!”

    德川加糠看了水木薇一眼,望向那宽达百多丈的浑黄江面,道:“师妹,为兄很久没有看过你的‘飞天’身法了。”

    水木薇那隐在面纱下的脸上浮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道:“师兄,薇子的身法是叫‘罗刹舞’的。”

    德川加糠道:“可是在为兄看来,师妹却比中原神话中的飞天更加美丽。师妹施展轻功之时,比飞天更加飘逸。”

    水木薇轻笑一声,道:“师兄真爱说笑。既如此,薇子便在师兄面前献丑了!”

    说着,她轻提裙摆,如一缕轻烟般朝着江面掠了过去。看到了这一幕的船夫们无不失声惊呼,有人纵声叫道:“姑娘,过不了江也不要想不开投江自尽呀!”“姑娘,过江诚可贵,生命价更高呀!”

    杂七杂八的呼喊声骤然停止,所有的人都瞪大了双眼,张大了嘴巴。

    他们看到,那黑裙女子若一朵黑云一般飘行在江面上空,身姿优美如传说中的仙女,裙袂飘飘若经天的黑虹,而当她力尽之时,那套着一双绣鞋的小脚便在江面上轻轻一点,连一水花都不激起,便又向上飘了起来。

    她在空中舞着,她本没有作多余的动作,可是当她飘行在天空之时,那身段加上随风飘摆的裙袂,却让所有的人都觉得,她好像正在空中跳着一支令人魂为之销的舞蹈。

    百多丈阔的江面,她只在江上点了一次,便飘到了怒江对面。当她落于对面岸边之时,渡口上的船夫们无不发出了一声惋惜的叹息。

    似这等奇妙的轻功,这等美妙的舞蹈,一个人一生之中,能有几回得见?

    德川加糠轻轻拍了拍手掌,冲着对岸道:“师妹,你的轻功,比起从前更进一步了!”

    他的声音并不大,可是却无比清晰地传入了水木薇耳中,就好像他是在水木薇耳旁说话一般。

    水木薇笑道:“师兄过奖。师兄,薇子也想看看师兄的‘修罗分身’呢!”

    她的声音,也一样清晰地传到了德川加糠耳中。

    德川加糠道:“为兄的轻功可就没你的好看了。”说罢,他腾空跃起,如一枝快箭般射向江对岸,身法到老时,伸脚往水面上一点,水面顿时发出一声轰然巨响,激起一团浑黄的水花。那一大团水花并未回归水面,而是渐渐变成了一个除了颜色以外,体型轮廓甚至五官都跟德川加糠一模一样的水人!

    而当德川加糠踏水借力,继续朝前飞去之时,那水人也同德川加糠一起朝前飞去,直至德川加糠落于岸上,那水人这才化作万千水珠,融入滔滔江水之中。

    水木薇微微一笑,道:“师兄,你的分身,已经到了收放自如的境界了。这等神功,用于暗杀的话,定无往不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