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一章 怜花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水木薇与德川加糠过了怒江,一路往北,在连绵烟雨中且行且看,观赏中原风光,同时留心打探此行刺杀目标的消息。

    不知不觉间,他二人已出了公子羽的势力范围,进入了秦家的大秦国势力范围之内,离开那江南小镇,也有数百里之遥了。

    黄昏时分雨霁云收,天色渐渐放晴,夕阳透过薄云绽放出金黄中带点血红的光芒,给这初夏时节已披上层层绿衣的大地添上几分羞颜。

    水木薇见天色已晚,提议找客栈投宿。两人正好是沿官道一路行来,前方不远处,便有一个小到了极点的镇子。

    两人走近那镇前一看,只见低矮残旧的土城墙上,挂着一块标示此镇镇名的牌匾,上书两个大字:“土城”。

    德川加糠透过那用黄土堆起来的土城城门望向镇内,只见镇子里边多是黄泥坯子烂瓦房,不由苦笑一声,道:“师妹,这小镇倒也诚实,名实相符,果真全是由土堆起来的。看来我们今晚只能在这破烂小镇投宿了……”

    水木薇点了点头,道:“没关系,有片瓦遮头,也比露宿野外要好。”

    当下两人走进镇内,只见镇内那黄泥道上处处泥泞,街道上人烟稀少,看上去荒凉得很。

    为免弄污鞋子,两人只得拣那干处施展轻功跳着走,这次倒没怎么惊世骇俗,盖因街上行人太少,无世可惊,无俗可骇。

    镇上只有一间客栈,德川加糠和水木薇入乡随俗,只得到那看上去相当破败的客栈中开了两间上房。

    ※             ※             ※             ※

    “这里就是当年我初遇甄洛的小镇了!”在德川加糠与水木薇刚住进客栈之后,三少与宋清等四女从镇子另一头进了这小镇之中。“说起来,那一年我从头到尾就会一招遮天手,没想到正是凭遮天手救了洛儿,上演了一出英雄救美的好戏。”

    三少正自得意洋洋,却被华蓉当头一盆冷水泼下:“甄洛是公子羽派来勾引你的,你那英雄救美,也不过是中了公子羽的苦肉计。”

    三少嘿嘿一笑,道:“可是洛儿后来却为我背叛了公子羽,足见本少爷的英雄形象还是挺讨女孩子喜欢的。嗯,这镇上只有一间客栈,现在天色已晚,我们便去投宿吧。”

    三少带着四女进了那镇上唯一的一间客栈,客栈掌柜的见五个人走进门来,以为来了一笔大生意,忙点头哈腰地走上前去伺候。

    谁知一问之下,三少却说只要一间上房,那掌柜顿时变脸,道:“上房没有了。本店仅有的两间上房,刚才已经被两位客官订下了。”

    三少呵呵一笑,掏出一锭二十两的银子,往柜台上一拍,道:“两个人为什么要住两间上房?给少爷我腾出一间房来!”

    那掌柜见钱眼开,又换了脸色,点头哈腰地笑道:“是是是,小人这就去办。”

    待那掌柜上楼之后,三少与四女在客栈厅中寻了张桌子坐下,待掌柜的腾房。

    过了一阵,那掌柜灰头土脸地下来了,弓着腰走到三少等人身旁,苦着脸道:“这位公子,那两个客人不愿腾出房来。”

    三少问道:“那两人是一路的吗?”

    掌柜点头道:“是一路的。”

    三少道:“既然是一路的,为什么不能在一间房内挤一挤?你看我们五个人都打算挤一间房了,他们才两个人,能比我们更困难?娘的,贪污和浪费是最大的犯罪,你再去,一定要让他们给少爷我腾出一间房来!”

    那掌柜的苦笑道:“可是那两位客官是一男一女,说什么男女有别……”

    “你说什么?男女有别?”三少冷笑一声,道:“少爷我可是带着四个女人,都能住一间房了,我都没说什么男女有别,他们有什么资格说?”

    宋清在旁劝道:“算了阿仁,我们也不是一定要住上房,随便开间房算了,省得麻烦。”

    三少摇了摇头,道:“那可不行,这客栈本就破败,要是开间普通房间,哪能住人?掌柜的,你再去跟他们说说,如果还不愿意,哼哼……少爷我亲自去和他们说!”

    那掌柜的一脸为难之色,三少见状又拍出一锭二十两的银子,这次他用上了真力,将银子完全拍进了桌面之中。

    掌柜一看三少这份掌力,顿时吓得一个激灵,忙不迭地跑上楼去了。

    又过了一阵之后,那掌柜的再次回来了,这次他脸上多了一个通红的掌印,眼中泛着委屈的泪光。

    “公子……小人,小人被打了。”掌柜的带着哭腔道:“那男的凶得很,小人语气刚硬了一点,他就一耳光扇了过来……”

    三少道:“你就不知道打回去吗?”

    掌柜的哭道:“可是他打过之后,又赏了小人五十两银子……他还说,如果公子您想要上房的话,自己去和他说话。”

    三少顿时直翻白眼,冷笑道:“哦?有人想跟少爷我斗富了是吧?行,少爷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嚣张!掌柜的,带路,少爷我亲自去跟他说说!”

    掌柜点了点头,刚准备带三少去见那两个客人,便听一个冷冰冰,阴森森,语调**,口音极度不准的声音响了起来:“不必了,我也想看看,究竟是谁这么霸道,非要我们腾出一间房来。”

    三少等人循声望去,只见楼梯上一男一女正缓缓走了下来。

    那男子着一身月白色长袍,作游侠打扮,背上背着两把刀。那女子一身黑裙,黑纱蒙面,发未结髻,一头乌黑顺直的长发垂于肩头。

    这二人正是德川加糠和水木薇。

    三少只稍瞥了德川加糠一眼,便把目光转移到水木薇身上。三少目光何等毒辣?尽管水木薇黑纱蒙面,三少依然可从她的眉眼身段中看出,此女子不但长相不俗,且身怀相当厉害的武功。

    上美女,尤其是武功好的美女,向来是三少最乐意干的事。当下三少面露一丝憧憬的笑意,心里已在幻想如何扯下眼前这黑裙美女的面纱,剥下她的衣裙了。

    德川加糠和水木薇一见到三少等人,眼神中顿时闪过一抹异色,不过旋即恢复了正常。

    他二人从楼梯上走下,走到三少面前,德川加糠先是打量了一番三少身旁的四位女子,接着将目光落到了三少身上。

    当然,德川加糠是没办法看到宋清等四女的真面目的。

    四女一路行来,在外时从来都是以白纱蒙面,否则以她们的仙姿玉容,到了人烟密集的地方,非得造成交通堵塞,甚至酿成惨剧不可。

    德川加糠面无表情地看着三少,却发现三少并未看自己。顺着三少的目光看去,德川加糠心中了然,顿时一股无名火自心头窜起。

    德川加糠其人城府极深,智慧也高,但他唯一的弱点便是身旁的小师妹。

    他与水木薇同门学艺十数载,算得上是青梅竹马,心里早把水木薇当成了自己一生的伴侣,怎能容别的男人以目光猥亵?

    德川加糠横移一步,挡在水木薇身前,隔断了三少的视线,语带愠怒地道:“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让我们给你们让出一间房?”

    三少微微一笑,看着德川加糠道:“从口音听来,你不是中原人,但是你的长相又和中原人一模一样。你是东边海岛上的人?”

    德川加糠道:“我们的来历与你无关。”

    三少摇了摇头,道:“当然与我有关了。说,你们来中原有什么目的?”

    德川加糠心恼三少对水木薇无礼,平时的城府和心计此时消失得无影无踪,质问不成反被质问,他顿时气得七窍生烟,却又不知如何应答。

    三少神情一凛,冷笑道:“听不懂中原话吗?好,那我便用你们岛国的语言来问你一次!”

    宋清奇道:“咦,怎地你会日语吗?”

    三少微微一笑,道:“当然,我小时候可是看过许多抗日电影的!听好了,八格牙鲁!你地,日本人的干活?你地,来中原做什么地干活?”

    宋清忍不住笑了起来,华蓉、怜舟罗儿、秦霓儿虽然不明白三少说的什么意思,但是听他说得有趣,也不由都笑了起来。

    一时间,四女笑成一团,三少看了四女一眼,道:“严肃点,严肃点!现在正在拷问岛国细作呢!”

    “这位公子误会了。”水木薇从德川加糠身后闪了出来,走到德川加糠身旁,细声细气地道:“我兄妹二人虽然来自大日国,可是我们从小就仰慕中土文化和风情,这次有机会来到中土,实是借此机会游历一番,增长见识的,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更不是如公子所言,是岛国的细作。”

    三少一见水木薇,顿时又变了脸色,那副情圣专用的迷人笑脸又出现在他脸上。

    他微笑着,看着水木薇,问道:“哦?姑娘仰慕中土文化风情?那这样如何,姑娘以后就不要回大日国了,就加入我中土国籍如何?”

    水木薇笑道:“这下是我们兄妹二人自小渴求的事。只是我们虽然心慕中原,可是中原人却把我们当作异类,并不易接纳我等,公子如何让我们加入中土国籍?”

    三少拍手笑道:“妙啊妙啊,没想到你们竟然还是致力于中日友好的和平人士,更难得是对中原有归属感。嗯,这下就好办了,本少爷呢,给你们办个户籍那是易如反掌的,就算给你们开两个京城户籍,也是手到拿来。像姑娘你,说着一口流利的中原话,谁会知道你不是中原人?你哥哥就难办一点了,长得丑不说,说话也是怪声怪气,一听就不是我中原人。就算我给他开了户籍,百姓们也不见得会接纳他。嗯,这样吧,姑娘,你让你哥哥先回大日,你呢,就留下来。等你哥哥把中土话说顺溜了,再来也不迟嘛!”

    三少目光毒辣到了极点,他早看出德川加糠和水木薇并非兄妹。既然不是兄妹,现在却又装成兄妹来骗他,那定是有特别目的了。加上秦逍遥曾告诉他,公子羽很是笼络了一批大日国的高手,三少在断定德川加糠是大日人之后,心中早已有了警觉。

    而德川加糠听三少对他语带讽刺,而且每句话的意思都是要赶他走,留下水木薇,对三少的用心已是十分了然。虽然恨得牙直痒痒,但是德川加糠到底还不是鲁莽之辈,没有当场翻脸,且看水木薇如何应答。

    水木薇语带犹豫地道:“小女子与哥哥同来中原,若是让哥哥一个人返回大日,小女子心中却是不安,如何能安心留在中原?公子,您既然神通广大,能不能想办法让我哥哥也顺利地留在中原?”

    三少故作为难,犹豫着道:“这个……我尽力而为吧!只是你那兄长,好像对我不甚友好……”

    水木薇看了德川加糠一眼,德川加糠咬了咬牙,对三少一揖到地,**地道:“方才有失礼之处,望公子见谅。在下与妹妹可为公子腾出一间上房来,公子好生安歇。”

    三少满意地点了点头,道:“既如此,那本少爷就却之不恭了。对了,聊了这么久,还不知道你们的名字呢!本少爷姓李,名钢,江南人士。”

    出门在外,三少为免麻烦,便又用回了前世的姓名。

    水木薇道:“李公子有礼了。小女子叫水木薇,哥哥叫水木川,请公子多多指教。”

    三少点了点头,道:“指教不敢当,既然通了姓名,就是朋友了。嗯,你们快请坐,还没用过晚饭吧?本公子请你们。小二,来给本公子说说,你们这店里都有什么招牌菜啊……”

    ※             ※             ※             ※

    吃过了晚饭,三少带着四女回到了德川加糠让出来的房间,德川加糠则和水木薇进了斜对面的那间上房。

    关好门窗之后,三少将四女召集到床上,一脸严肃地说:“那两个小日本有问题。”

    宋清点了点头,道:“的确有问题。晚饭的时候,虽然东扯西拉说了很多,可是他们从头至尾都没问过我们的来历,连我们的来历都没问,凭什么相信你能给他们办户籍?”

    华蓉道:“他们明显不是兄妹,却要冒充兄妹,对我们的来历也不多问一个字,水木川更是前踞后恭,但那恭敬却相当勉强,这说明他们很有可能早就知道我们的身份。”

    三少点头道:“老头子说公子羽手下有许多大日国的高手,我看那水木川一身刀气凶狠霸道,尽管已经尽力收敛,可是他那充满血腥死亡气息的刀气却还是无法完全掩饰。他身上的刀气,与我二哥的刀气极为相似,应该也是走霸道一途。而那水木薇,气息轻灵阴柔,却透着丝丝死气。他们二人定是杀人无数之人,否则身上不会有那么浓烈的死气!所以,我认为他们两个很有可能是公子羽派来对付我的刺客!”

    秦霓儿笑道:“刺客又怎样?难道他们还能杀了我们不成?阿仁,既如此,我们干脆先下手为强,把他们宰了算了,省得多些麻烦。”

    三少摇了摇头,道:“不可!我向来不滥杀无辜,万一他们只是在大日国杀人太多,给全国通缉的要犯,被逼无路之下,不得不到中原,其实并未与公子羽勾结,我们这就杀了他们,岂不是太草菅人命了?”

    华蓉横了三少一眼,道:“我看哪,你是舍不得杀了那个水木薇吧?虽然见不着真面目,可是从眉眼儿身段看来,也是不可多得的美人呢!”

    三少顿时大呼道:“蓉儿知我心也!嘿嘿,而且我杀人一直都有原则的,女人小孩绝对不杀。做为一个成功的采花贼,这怜香惜玉是必备的品质。否则花儿全给杀了,我还采些什么?”

    四女顿时同时不屑地切了一声,齐给了三少一个鄙视的眼神。

    ※             ※             ※             ※

    水木薇的房间里,德川加糠坐在桌前,连灌两壶凉茶,方压下了心中的火气。

    水木薇坐在他对面,静静地看着他,待见德川加糠已经渐渐恢复平静之后,才慢慢说道:“师兄,小不忍则乱大谋。”

    德川加糠点了点头,愤愤地道:“我知道!只是,只是那秦仁说话也太过份了!我大日帝国有的是英雄好汉,可以为自己的国家和君主奉献生命,又怎会对中原有甚归属感?”

    水木薇静静地道:“师兄是在怪薇子?是薇子说仰慕中原,秦仁才顺着话头说下来的。”

    “我没怪你。”德川加糠闷声道:“那秦仁着实可恶,他竟敢用那样的眼神……用那种不加掩饰的猥亵眼神看你,我必杀他而后快!”

    水木薇道:“要杀就要现在下手,秦仁可能已经对我们生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