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章 采薇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德川加糠在房门外徘徊一阵,却始终不闻水木薇唤他进去。他心想换个衣服哪要这么久,即使是全身上下从里到外都换一套,也无需如此之长的时间,心中不免惴惴。

    他走到门边,打算敲开房门问个究竟,手刚刚抬起,却触电一般凝在空中。

    他听到了一丝微弱的响动,那是一种似哭泣又似愉悦的压抑呻吟,呻吟声断断续续,听不真切,可如如泣如诉的声调却让德川加糠心跳加剧,呼吸急促起来。

    撞开门进去一探究竟?不能贸然进去,否则薇子定会对我恼到极点。

    既想进去看个究竟,可是窥私之后的不良后果又让他畏缩不前。脑子里两个念头拼命地碰撞撕杀,难分高下,他那手也是一时举起,一时又放下。

    最终人类天性中的窥私欲占了上风,他伸指到门上轻轻一插,将那房门插出一个孔洞,还没来得及贴眼去看,便听身后响起一个带着调侃意味的声音:“水木兄既想看个究竟,为何不一脚将门踹开?”

    当这声音响起之后,房间内那丝丝缕缕如泣如诉的呻吟声骤然而息,像是一条线头被生生掐断了一般。

    德川加糠心中一惊,闪电般回头,只见三少正负手站在他身后,对着他微笑。

    “他什么时候到了我身后?”

    德川加糠的心沉到了海底,他知道,如果刚才三少想出手杀他的话,眼下他只怕已经是一具死尸。

    冷汗从德川加糠额上泉水般冒出,他死死地盯着三少,目光如炬,想要看透三少的底细。

    可是那负手而立的翩翩少年却如天地间毫不起眼的一粒微尘,明明站在德川加糠面前,他却偏偏看不真切。

    三少又好像已经与整个天地融为一体,德川加糠再怎样看都看不出他有何异样之处。

    “李公子,有何贵干?”德川加糠生硬地道,虽然他已极力让自己镇定,可是声音中却不觉带上了丝丝颤音。

    三少微笑着,深深地看了德川加糠一眼。

    德川加糠只觉那两束目光如来自宇宙最深处的极光,透过自己的眼睛看到了自己的灵魂深处,令自己心中掀起滔天波澜,所有潜藏在心湖深处的秘密都在波滔中浮出水面,让这两束目光探了个干干净净。

    德川加糠感觉到了恐惧,他甚至感到死亡离自己前所未有地近。

    面对死亡,德川加糠因恐惧而生出勇气,他蓦地爆发出一声震吼,他要摧毁这令他感到恐惧的人!

    德川加糠闪电般拔出了双刀,左手刀自右往左横斩而出,右手刀自左往右横斩而出。

    两刀横斩,划出两道弧形刀光,刀光亮得刺目,刀势若虎,刀芒如电,刀意似狂,刀气如九幽炼狱累积了亿万岁月的冤魂死气!

    德川加糠一出手就用上了他最厉害的一手绝技——修罗狱绝杀斩!

    哧哧两声轻响,双刀一出,走廊两边的墙壁给刀气划出两道光滑笔直的裂口。

    德川加糠身旁房间中的水木薇此时已经慌慌张张地穿好了衣裤,正红着脸捂着下身,心跳气喘,心乱如麻,陡见一道白茫茫电光般的刀气汇成无垠一片透墙袭入,直朝自己卷来,忙腾空跃起,堪堪避过了刀气。那道刀气却将房间中所有的一切拦腰截为了两断,甚至将另一面的墙壁也劈成了两断!

    而在水木薇房间斜对面的三少等人房中,与三少激战一宿的华蓉四女睡得正香,熟睡时四女均感到了一感慑人的冰冷杀机骤然迫近,还未及反应那刀气便已袭来。幸得四女是睡在地铺之上,刀气堪堪从她们头顶上掠过,将房屋中的一切连同墙壁都斩成了两断!

    整个客栈的二楼被德川加糠这一击拦腰截断,他刀势太快,刀气太利,致使被腰斩的客栈二楼一时间仍未倒塌。

    但是刀斩客栈只是他这一招的附加效果,他真正的目标,是站在他面前的三少!

    三少直接承受的是德川加糠这一招最大的威力所在,面对德川加糠这可谓惊天动地的一招,三少伫立原地,猛地举起了右手。

    在他手举起的那一刹,时间仿佛停止了流动,空间仿佛变得不复存在,德川加糠的刀芒刀气刀光变得就像蜗牛一般缓慢,慢吞吞地朝着三少斩来,三少甚至可以看清刀芒刀气刀光每前进一分时那最细微的变化。

    这并不是说三少的这一举手让德川加糠变慢了,事实上德川加糠还是像初时出刀时一样快,只不过现在三少已经使出了霸皇令的起手势,但是这起手势他却是用在自己身上,他将自己转换到了一个与这个世界本是一体,却又完全不同于这个世界的异度空间之中!

    这就是霸皇令的神奇功效,火劲、冰劲、雷劲、风劲、刚劲、柔劲、凝劲、时间静止、忽略空间九种性质各异的力道在从前就已经表现出相当诡异,既非霸道,亦非天道的威力,而在与宋清双修功力更上一层楼之后,三少的霸皇令已臻大成,不仅能作用于敌身,还可作用于己身!

    三少五指作刀,变掌为刀,指上绽出一道雪亮刀光。那刀光如疾电一般冲天而起,刺穿了屋顶,将屋顶破出一个老大的窟窿,刀芒之上缠绕着道道激烈的电光。

    “狂电奔雷斩!”三少以手作刀,一刀劈下,在他出刀之时,他以及他周围的空间又恢复了原样。

    三少将客栈的房顶从中间劈成了两半,狂电奔雷斩的刀光迎向德川加糠“修罗狱绝杀斩”的两道刀光。

    电光火石之间,三道刀光交击在一起,三少的那一刀正劈中了德川加糠两刀交叉的中间部位。

    铿——一声悠长清越的金铁交击声响起,整间客栈都在这交击声中微微颤抖起来,给德种加糠和三少一人劈了一刀的客栈开始分析崩溃,瓦落梁倾。

    三少身子微晃一下,便稳立原地不动,德川加糠则连退一十三步,直到后背撞上了墙壁,将厚厚的土坯墙撞出了一个深坑方才停了下来。

    客栈中的客人及掌柜小二在听到交击声时便都大呼小叫地跑了出去,华蓉等四女也在那一道刀气过后,飞快地穿好了衣服,打开门跑到了三少身旁。而水木薇,也开门到了走廊里,拦在德川加糠身前,神情复杂地看着三少。

    此时水木薇未蒙面纱,将真面目曝于三少眼前。三少乍见之下,只觉眼前一亮,心中暗赞一声,好一个千娇百媚的东瀛女子!

    只见此女皮肤雪白光滑如玉石,生成两道细柳似的弯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明明含着水样柔情,却又透着凛然杀机。一点樱桃似的小嘴紧抿着,红唇水灵灵地实在诱煞人。

    三少看了看房顶,破碎瓦片随着灰尘不住地落下,横梁也接二连三地掉落,这屋子马上就要塌了。

    “蓉儿,你们先出去,找到掌柜的,给他补些银子。”三少回头吩咐了一句。

    华蓉等四女点了点头,飞跑下了二楼,出了客栈。

    轰隆一声大响,客栈二楼终于倒塌,倒塌时的重量更将一楼也给压垮了,整间客栈在顷刻之间变成了一堆破墙烂瓦,只剩几面泥坯墙还勉强挺立着。

    在客栈倒塌的那一刹,三少、水木薇、德川加糠同时冲天飞起,撞破当头压下的房顶,跃至半空之中。当客栈完全倒塌之后,三人慢慢飘落,各立于一面残墙之上,呈三足鼎立之势。

    而那些逃出了客栈的客人、掌柜、小二,以及听到响动出来看热闹的老百姓们,则搬来了板凳椅子,团团围坐起来,边嗑着瓜子,吃着爆米花,边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你们是公子羽的人。”三少微笑着看着德川加糠和水木薇,“告诉我你们的真名。”

    “我们不是公子羽的人!”至此时德川加糠还在嘴硬。

    “哦?”三少冷笑一声,道:“不是公子羽的人为何要向我出刀?不是公子羽的人,二位昨晚为何要到我们房间墙角偷听响动,薇姑娘更是潜伏在我房顶上一宿,大行偷听偷窥之事……呵呵,薇姑娘,如果你要看本少爷寻欢作乐,说一声便是,本少爷一定将薇姑娘请入我房中,奉上茶座,让姑娘仔细观摩,又何苦在房顶上餐风宿露?哦,忘了告诉薇姑娘了,薇姑娘方才寂寞难耐,自行抚慰聊解寂寞之时,令兄似亦有偷窥之意。难道说,你们大日国的人,最好行偷窥之事?”

    德川加糠心中一惊,心道难道昨晚我们的行动早就被此人发觉了?

    而水木薇却是俏脸一红,狠狠地瞪了德川加糠一眼,然后对三少怒目而视,却又无言以对。

    德川加糠急道:“师妹,你别听他胡说,我根本就没有……”

    “没有偷窥是不?”三少促狭地笑着:“要不是本少爷出面阻止,你已经偷窥成功了。啊,对了,刚才你称呼薇姑娘什么?师妹是么?这么说你不是什么水木川了。告诉我,你们的真名是什么?”

    德川加糠深吸一口气,镇定下来,道:“我是大日帝国第二武士,修罗刀德川加糠!我师妹是大日帝国第五高手,罗刹阴魂水木薇!”

    三少拍了拍手,笑道:“果然是公子羽的人。德川加糠啊,你也太沉不住气,刚才本少爷其实是故意逼你动手来着。本少爷杀人一直有个原则,那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不饶人。你不对少爷我出刀,少爷我实在不好意思先下手杀你,呵呵,现在既然你已出刀,本少爷也就用不着对你客气了!”

    德川加糠冷笑一声,道:“想杀我?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说话间德川加糠猛地一脚踏在残墙之上,那残墙顿时崩塌,而德川加糠则借这一踏之力,箭矢一般射向三少。

    在德川加糠射向三少的同时,那崩塌的土墙上突然射出三条土黄色的人影,随德种加糠一起扑向三少。三少定睛一看,那三条土黄色的人影竟与德川加糠一模一样,手里也各握着两把泥土凝成的刀。

    再看德川加糠时,三少赫然发现德川加糠不知何时已变成了土黄色,与那三个泥人一横一样!

    德种加糠和三个分身在空中一阵交错之后,即真假难辨,分不清哪一个是德川加糠的本尊了!

    看热闹的百姓们顿时一阵惊叹,均叹道:“这人的戏法玩得实在是好!”

    三少轻笑一声,道:“杂耍的伎俩,也敢在我面前卖弄?”

    说话间他一掌劈出,隔空掌劲化作一道汹涌的狂飙,发出一声风雷般的破空声,击向其中一个土黄色的德川加糠。

    那德川加糠一刀劈出,一道刀气激射而出,与三少的掌劲碰在一起,同归于尽。而那德川加糠也给强横的冲击力撞得倒飞而出。

    三少又是一掌击出,掌劲将另三个土黄色的德川加糠完全笼罩,只听哗地一声轻响,那三个德川加糠同时粉碎,原来都是分身。

    德川加糠的真身着地之后踉跄后退几步,口角溢出一缕血丝,他看着三少,用难以置信的语调说道:“你怎知我便是真身?”

    三少笑道:“你的分身瞒得过眼睛,却瞒不过感觉。你身上的刀气那般特异,我又怎会感觉不到?德川加糠,你这种小伎俩只能唬唬小孩子,骗不到我的!拿出你的真功夫来吧,我可是听说,你是能一刀劈开一条河的。”

    德川加糠猛地一咬牙,刚想冲上,却见眼前人影一闪,水木薇已经拦到了他的身前。

    “师兄,快走,我们不是他的对手,无畏白白牺牲!”

    “武士的尊严不容亵渎!”德川加糠大声道:“我即使战死,也不能逃跑!”

    水木薇回过头,平静地看着德川加糠,道:“师兄,别忘了我们的任务。我们的生命已经不属于自己了,我们的尊严早已奉献给了国主。”

    德川加糠不甘地怒吼一声,狠瞪了三少一眼,展开身法转身便走。水木薇瞥了三少一眼,跟在德川加糠身后掠去。

    三少身影忽地一闪,便在原地消失,再次出现时,已出现在德川加糠身前三丈处。

    德川加糠猛地顿住身形,瞪大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三少。

    “难道你们没听说过,我的轻功天下无双吗?”三少看着德川加糠和水木薇,笑眯眯地道:“我光脚让你们一百里,一样能赶上你们。在我面前,没有人有逃命的机会。”

    “那就拼了罢!”德川加糠刚待挥刀冲上,却被水木薇一把拉住。

    水木薇看着三少,道:“放我师兄一马,我留下来任你处置。”

    三少摸着下巴,想了想,点头道:“可以。”

    德川加糠怒道:“师妹,你不能……”

    “师兄,”水木薇淡淡地道:“千万不要忘了国主给我们的任务,能活下来一个是一个。”

    德川加糠急得眼泪都快流出来了,他看了看三少,又看了看水木薇,仰天狂吼一声,自三少身旁掠了过去,三少果然依言未曾拦阻。

    水木薇刚刚松了口气,便听德川加糠一声惨吼,后脑勺上赫然出现一个血洞,鲜血和脑浆喷泉一般飙射出来。

    水木薇瞳孔猛地放大又缩小,悲呼一声:“师兄!”说罢飞快地朝着德川加糠倒地处掠去。到了他身旁,扶起一看,只见德川加糠瞪大了双眼,早已气绝,那血洞从后脑一直贯穿至前额,鲜血和脑浆此时已经流出了大半。

    “你不守信用!”水木薇向着三少怒叱道。

    三少耸了耸肩膀,摊开双手道:“人不是我杀的。”

    “是我杀了他。”华蓉笑吟吟地走到三少身旁,看着水木薇,道:“阿仁答应放过你师兄,可是我并没有答应。阿仁可没有不守信用,你莫错怪了好人。再说了,你们既然是为杀阿仁而来,就要做好被我们杀的准备。善水者死于溺,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

    水木薇眼角淌下两行清泪,她喃喃自语道:“中原人……果然狡诈无义……师兄,你死得好冤,放心,我会替你报仇的。”

    “我可以给你最好的报复机会。”三少笑吟吟地走到水木薇身旁,向她伸出了手:“跟随我,在我身边,你总能找到杀我复仇的机会。”

    水木薇看了看死不瞑目的德川加糠,又看了看三少,银牙轻咬,伸出手去,让三少将自己的小手握在手心。

    她缓缓站了起来,轻轻地拭净泪水,向着三少嫣然一笑,道:“好,我答应你,跟随你。”

    三少嘴角露出一抹邪恶到了极点的笑容,这笑容便是连华蓉看了都不寒而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