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章 采薇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为什么要留一个随时可能给你一刀的女人在身边?”继续往南前行的路上,宋清看了一眼后面在华蓉和怜舟罗儿、秦霓儿监视下行进的水木薇,轻声问三少:“难道就因为她长得漂亮,你想得到她?你就不怕她在床上杀你?”

    三少回头瞥了一眼水木薇,只见她神色如常,眼角眉梢甚至还有一丝惹人怜惜的凄婉。

    “水木薇算是个能让男人着迷的女子,可是你想想,我连蓉儿的魅术媚功都能抵挡得住,又怎会因她而着迷?我好奇的是,方才水木薇跟德川加糠说的,他们国主给他们的任务。我留下她,就是想弄清楚这个。再说了,我虽然留了水木薇在身边,但是我绝不会给她半点杀我的机会。你是知道的,就算我跟你们在一起亲热时,也能一直保持清醒,只要我在绝对清醒的状态下,水木薇不可能在我眼皮底下做出任何手脚。况且……如果水木薇同我享一昔鱼水之欢的话,凭我的欲帝真经神功,我相信她今生必无法离开我,即使做我的奴隶,终生受我奴役她都会心甘情愿!”

    宋清问道:“德川加糠和水木薇的国主不就是公子羽吗?他们的任务就是杀你啊!”

    三少笑着摇了摇头,道:“如果他们真是公子羽的手下,就应该称呼嬴羽为公子,而不是国主。毕竟嬴羽现在还没有称帝,也没自立国号,他打的旗号是清逆平叛。在没有称帝立国之前,不应该称呼他为国主。那个所谓的国主可能另有其人,我怀疑水木薇和德川加糠并不是纯粹的公子羽的人,他们效忠的对象是别人。”

    宋清想了想,道:“照你这么说,水木薇师兄妹效忠的应该是大日国的君主了。”

    三少点了点头,道:“很有可能。什么大日国,分明就是日本,那什么国主,不是幕府将军就是天皇。我还从没想到过,能在这个世界遇上和前世世界一样的人种,呵呵……这下子可有的乐了。”

    宋清道:“你想做什么?”

    三少眯起了眼睛,嘴角挂着一抹异常邪恶的笑容:“我没有告诉过你,我前世是南京人士吗?嘿嘿……这一次,我说不得要主动去犯一次人了!”

    宋清犹豫着道:“你想侵略?可是侵略是不道德的,而且这个世界的大日国未必与我们前世的日本一样,若是错杀了好人……”

    “不会的。”三少摆了摆手,道:“岛国的先天性因素决定了岛国人有着内陆人难以比拟的危机意识和强烈的侵略性。大日国是绝对会侵略中原的,因为中原有着岛国望尘莫及的资源。与其等他们发展起来了来侵略我们,倒不如我先下手为强。而且我也没打算去搞屠杀。”

    说着,他望着宋清,邪恶无比地笑道:“我要奴化,我要用中原的文化给大日国的人洗脑,我要大日国在三代之后,变成我大秦国的一个省!”

    宋清惊道:“你这想法……比起屠杀更可怕,你是要磨灭一个民族的灵魂印记!”

    三少呵呵笑了起来:“如果我没猜错,大日国的文化现在还处于起步阶段,根本无法与中原璀璨的文化相比,要用文化侵略他们,比用武力更加简单!他们的子民,一定会很乐意接受中原的文明的,很乐意学中原的语言,写中原的文字,看中原人写的书,学习中原高官贵族的风俗习惯。百年之后,他们将会彻底被中原同化!”

    宋清默然半晌,笑道:“我会帮你编教材的。”

    三少笑道:“看起来,你也跟我一样邪恶啊!”

    “只要是中国人,在对待这个问题上,都会跟你一样邪恶。”宋清微笑着道。

    ※             ※             ※             ※

    这一日,三少等人速度稍快,一天赶了将近一百二十里的路。

    快要行出大秦的势力范围之时,江北最后一个繁华的城市出现在三少等人面前。

    这是江北冀省的边锤地带,一个汇聚四面交通的重要城市,名为“古城”,人口多达二十余万,城高池深,城中有驻军三万。

    三少记得这古城驻军的将领是铁血啸天堡的一员猛将,不过三少此行并没打算去叨扰他,进城之后,三少等人寻了间比较豪华的客栈,开了两间上房住下了。

    用过晚饭之后,三少带着华蓉、宋清、怜舟罗儿、秦霓儿回了他们的房间,水木薇就住在他们隔壁。

    进房门之前,三少对水木薇眨了眨眼睛,道:“今晚将上演春秋五霸,有没有兴趣来现场观摩?”

    水木薇心里明明是恨三少恨到了极点的,可是在听到三少这句话之后,她脑海中不由又浮现了昨晚看到的那一幕幕惹人的场面。一时间,水木薇脸上红霞顿生,逃也似地回了自己的房间,砰地一声关上房门,靠在门上不住地喘气。

    门外传来三少得意的笑声,水木薇听到三少那似隐含了无限深意的笑声,不由又想起三少那壮硕完美的身躯,和他力战四女时谈笑自若的雄姿,小腹中腾起一股热流,两腿之间已变得**了。

    她紧紧地夹拢双腿,双手放到两腿之间,轻声呻吟了一声,慢慢地弯下了腰,那手像中了魔法不听使唤一般,在腿间隔着裤子用力按压起来。

    三少的笑声犹在耳旁回响,她尽力回想着三少的音容笑貌,回想着他的身体,那双手儿慢慢伸进了裤内,直接触到了那芳草萋萋的水润桃源。

    一边触动那敏感地带,一边感受着阵阵触电般的酥软酸麻,她忍不住轻声哭泣起来,她很委屈,她恨自己,她不知道自己的意志什么时候变得这般脆弱了,她无法想象自己竟然完全无法抵挡身体的**。

    尽管委屈,尽管怨恨,可她还是舍不得放弃这种直令她**的感觉,一边哭着,她的手动得更快了。她尝试将手指探入了那桃源,模仿前晚看到的,秦霓儿对她自己所做的那般,在身下轻轻地进出。

    她触到了一层障碍,她知道这是她身体纯洁的标示,她很轻地触碰着,不敢用力,生怕将层纯洁捅破。可是这样一来,那空虚的感觉更加充斥她全身,她渴望被强壮而有力地填满。

    **是魔鬼,没有人能抵御**,没有**的,那不是人,是神,是仙,是佛。

    再清廉正直的人都有**,只是他们的**不易被人发现发掘,他们更擅长控制,更擅长用别的方法去渲泄,那样的人,叫做圣人。可是水木薇显然不是圣人。

    她可以抵挡很多诱惑,可是她却无法抵挡自己身体的**。

    她自然不知道,在前晚她偷看三少与四女交欢之时,三少已用那自创的“欲帝真经”影响了她的心志,将她灵魂深处的**彻底地诱发出来了。

    浪潮冲击着她的身体,不断地叠加,当那浪潮叠加到最高峰时,她身体一阵颤抖,两腿夹得愈发紧了,喉间发出一声似满足的叹息哭泣声,腿间的粘液一泄如注。

    深深地喘息了一阵,等到身体的热度渐渐退却,水木薇慢慢站了起来。

    她的脸上还在发烧,烫得吓人,心跳声大得好像能用耳朵听到,可她顾不了那些,她还在细细回味方才的感觉。

    在这个时候,仇恨、任务什么的,全给她抛到了一旁,她忘了自己是修罗阴魂水木薇,忘了自己是大日国主的战士,忘了所有的一切。

    她站了起来,慢慢地走到床边,开始宽衣解带。不知不觉地,她竟将全身脱了个干干净净。当她的手有意无意地触碰到自己的一些敏感地带时,她发现自己那本就未干透的下身,竟又一次潮湿起来,这一次,湿得比前次更加厉害。

    她仰躺在床上,微闭着眼睛,夹紧两腿,手又伸到了腿间。

    她从鼻中发出阵阵低促的呻吟声,她轻轻摆着脑袋,身子尽量绷紧,脑中又开始回想三少。

    那英俊的少年,那苍老的少年,那笑容如阳光一样明媚的少年,那身体如太阳神一般完美的少年,那邪恶的少年,那让人不寒而栗的少年,那少年的影像现在完全占据了她的脑海。

    她的身体颤抖起来,**的芬芳和体液淫糜的味道充斥了整个房间。

    “孤枕难眠么?”一个温柔的声音突然在她身旁响起,她猛地一惊,快感如潮水般退得干干净净,代之以一种心跌进冰窑的寒冷。

    如何是好?自己最淫糜的一面给人看到了,这该如何是好?

    她瞪大了双眼,猛地抓起散落在床上的衣裙遮住了自己的胸前,她蜷成一团,跪坐在床上,看着眼前这个不知何时潜进了她房中的少年。

    这是她幻想中的少年,此时他正对着他微笑着,那一双星辰般的眸子中闪动着莫名的光泽。

    “身体不受控制么?”三少微笑着,对着她柔声说道。

    “你……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水木薇颤声问道。

    “在我该进来的时候进来,看到了我该看到的。”三少微笑着回答,径自在床边坐下。

    水木薇惊得缩到了床角,身子颤抖着,紧盯着三少。在三少的目光注视下,她觉得遮在身前的衣裙已经完全被他的双眼透视了,她本该觉得羞耻,可是灵魂深处却有一种隐隐的期盼和兴奋,下身湿得更厉害了。

    “没有一个被我看上的女人逃出我的手心。”三少极度邪恶地笑着,他伸出了手,五指慢慢并拢,缓缓地道:“当年我还不会武功的时候,就已经能够横行江湖,已经能够将每个被我看中的女子手到擒来。如今我强凌天地,你如何能逃?”

    水木薇想哭,她感觉自己落进了一个圈套之中。

    “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三少的声音仿佛催魂的梦魇,他的笑容仿佛勾引人堕落的魔鬼:“你为什么能把你的生命和尊严卖给你的国主?他是强者?他有钱?有权?还是有着致命的魅力?告诉我,你喜欢谁?你渴望得到谁?你希望追随谁?”

    水木薇颤抖着声音道:“我……我喜欢强者,我喜欢掌握一切,将一切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强者……”

    三少爬上床,慢慢靠近水木薇,搂着她的肩膀,拉着她慢慢站了起来。

    三少绕到她的背后,贴着她光洁的脊背和**的翘臀站着,手指勾着她的头发,在她耳旁轻轻地吹着气,慢慢地道:“你知道,我拥有你所说的一切品质。我,才是你应该喜欢,应该追随的人。你,只能做我的奴隶,别人都不配……”

    “你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水木薇颤声问道,说话间鼓起勇气一掌反切,掌缘之上阴柔寒劲形成一道冰晶一样的刀芒,闪电般击向三少咽喉。

    三少戟指一点,去势似缓实疾,指尖上绽出一道灿烂剑芒。

    剑芒与刀芒相交,水木薇掌上刀芒如同白雪遇上烈日,转瞬消融。三少趁势一指点在水木薇掌缘之上,内力如潮水般自指掌相交处攻入水木薇手臂经脉,水木薇整条手臂一阵酸麻,顿时无力垂下。

    三少左臂将水木薇当胸箍住,雄壮的手臂紧压着她那弹性十足,坚挺浑圆的胸脯,不时触动着那两粒水灵灵的红樱桃。

    水木薇身体颤抖着,雄性的气息击打着她的心房,她几乎要瘫软下去了,可是理智中最后仅存的那一丝清明令她向后踢出了一脚,直取三少子孙根。

    三少呵呵一笑,两腿微分,然后猛地一夹,将水木薇那条**夹在两腿之间。

    水木薇最后的反抗宣告瓦解。

    三少一边用夹着她的手臂摩擦着她的胸脯,一边用左手轻轻挽着她的发梢,往她耳孔内轻呼一口热气,接着又在她那玉石朵润泽的耳垂上轻咬一口,水木薇顿时全身一阵酸麻,口中不由自主发出一声呻吟,全身彻底酥软无力。

    “你刚才问我做过什么了不起的事么?”三少轻笑着,嗅着她身上那如兰的幽香,慢慢地道:“曾一剑当空,击碎流云飞瀑;也曾一刀闯关,击溃千军万马;更曾只手遮天,傲视天下豪杰。你说,我是不是很了不起?”

    水木薇急促地喘息着,道:“你……很了不起……”

    说话间,她竟转过头,目光朦胧,眼含秋水地寻找起三少的嘴来。

    她主动献上了香唇,无比热烈地吻着三少。

    三少松开了被他夹着的腿,将她的身体扳正,令她**的身体与自己正面相贴。他吸吮着她的小舌,一手揉捏着她的胸脯,一手探入了那春潮泛滥的桃源之中。

    三少感到水木薇的腰肢不断地向着迎合着他的手,他知道,她现在急欲被占有,急欲得到充实的感觉。

    “你,愿意做我的奴隶吗?”三少在她耳旁问,“永远追随我,听从我,即使我要你去死,你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我……愿意……”水木薇目光朦胧地寻找着三少的嘴唇,近乎呻吟地道:“永远追随你,听从你,即使你要我去死,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三少又问:“那么,我的奴隶,告诉我,你曾经的主人是谁,你为谁卖命,你曾经的主人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我……的主人是大日国的天皇陛下,他要中原战乱持续更长的时间,他要我们兴风作浪,让中原人自相残杀……他要入主中原,将中原变成大日国的后花园……”水木薇急不可耐地说着,她的神智已经完全迷失了,三少的“欲帝真经”不是她能抵挡的。

    “哦?你们大日国的十大高手都是为天皇卖命的?”三少一边说着,一边慢慢解下了自己的衣服。

    水木薇急促地喘息着,紧盯着三少那慢慢裸露出来的身体:“是的……除了十大高手,还有罗生门,都是为天皇陛下卖命的……哦,快一点……”她突然急不可耐地帮三少脱起衣服来。

    三少微微一笑,任她施为,继续问道:“你们的天皇有多少军队?麾下有多少高手?天皇自己厉不厉害?”

    “天皇拥有全国的兵马,共二十万大军,麾下有大日国所有的武士,以及罗生门、雾隐门两个暗杀组织。天皇是大日第一强者,拥有大日之神制造出来的神器‘末日战甲’和‘灭世魔刃’……唔……”最后一个字,却是她已脱下了三少的裤子,及不可耐地将三少那凶器一口吞了进去,堵住了她想说的话。

    “二十万军队?呵,夜郎自大啊!这点兵力就想入主中原,当今中原任何一股势力都可将他打得落花流水。”三少一边享受着水木薇前晚偷窥时学自四女的生涩口技,一边寻思着:“不过大日国的神创出的神器,但是值得稍稍注意一下了……嗯……不错……你很乖,我会好好奖励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