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二章 采薇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水木薇被三少的坚挺粗壮所充实,最初的阵痛过后,令她痉挛的**滋味如潮水般将她吞没。

    她放肆地挺起腰肢,迎合着三少粗野而豪迈的冲撞,她感到三少就像那驰骋疆场纵横捭阖的无敌将军,而自己就是三少胯下那伴他驰骋的胭脂马。

    她神魂颠倒,她放声大叫,当她渐渐攀上高峰之际,她发出一声哭泣一般的尖叫,全身一阵痉挛,下身一泄如注,彻底瘫软在那已染上缤纷落英的床上。

    水木薇被三少从灵到肉,彻底征服!

    三少看着躺在自己身上香汗淋漓,气喘连连的水木薇,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

    采薇采薇,采了水木薇,并不仅仅意味着三少征服了一个武功高强的美女,也意味着,三少终于用自己的方式为国争光了一回。

    “嗯,要是刚才有点配乐就好了,”三少乐滋滋地想着:“在少爷我大战的时候来一段<男儿当自强>,那可真叫完美了……”

    ※             ※             ※             ※

    次日继续上路时,水木薇变得前所未有地温驯,看着三少的眼神中满是服从与恭谨,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渴望。三少不让她说话,她绝不作声,三少让她往东,她绝不敢往西,三少让她帮其余四女背行李,她毫无怨言。

    看着水木薇如此驯服,华蓉不由大为吃惊地问三少:“你给她灌了什么**药了?她为何这么听你的?”

    三少微微一笑,满脸高深莫测地仰望苍穹,缓缓地道:“我用我难以抵挡的雄性魅力,征底征服了她的身心。”

    华蓉等四女齐作呕吐状。

    三少不以为意地呵呵一笑,问水木薇:“薇子,这次公子羽派了多少人来刺杀我们?他们都躲在什么地方?”

    水木薇恭声道:“回主子,公子羽派出怜舟锋华三父子,携大日国五大高手,罗生门一百暗杀者,潜伏在江南渡口边的一个小镇上,躲藏在四海酒楼中。公子羽曾说主子是个重情义的人,一定会去四海酒楼。现在德川加糠已死,而薇子又随了主子,大日国五大高手还剩下阿鼻剑风成秀吉、邪心龙柳生鬼马介、大难菩萨小早川秀秋。”

    三少哦了一声,看了怜舟罗儿一眼,见她面不改色,说道:“公子羽猜得没错,本公子是打算去卓非凡那死鬼昔日开的四海酒楼中去盘桓一阵的。那里,是我初遇梅姐的地方。薇子,这次带队的怜舟锋华,知不知道他女儿跟我在一起?”

    水木薇道:“回主子,怜舟锋华知道此事。但是怜舟锋华说,他要亲自出手杀掉怜舟姑娘,清理家门败类。”

    三少再看怜舟罗儿时,怜舟罗儿已经微微变色。三少劝慰道:“罗儿,你早已与你父亲断绝了父女关系,何必再为他那种狠心的父亲伤心?”

    怜舟罗儿缓缓地摇了摇头,道:“我不是伤心,我只是恨他……恨他全然不顾父女亲情。”

    秦霓儿冷笑一声,道:“表姐,我那姨父绝不会顾什么父女亲情的。四年前武林大会上,他存心利用我俩,欲置阿仁于死地。现在他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杀死我俩又有什么大不了的?还可借此向公子羽表忠。哼,表姐,似他那等泯灭天良的人,你连恨都不必恨,到时一剑劈了就是。”

    怜舟罗儿咬着嘴唇,直咬得嘴唇发白,却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三少见状知她心中不忍,道:“霓儿,你这话过份了,怎么说怜舟锋华也是罗儿的父亲,你的姨父,怎能随意杀了?废了他父子三人的武功,让他们以后不能作恶就够了。”

    怜舟罗儿轻轻点了点头,道:“废了他们的武功罢,没了武功,他们或许会改变一些想法。”

    议定如何处置怜舟锋华父子之后,三少等人继续向南行去。

    ※             ※             ※             ※

    “禀怜舟大人,秦仁已出大秦地界,进入我方境内。”一名全身裹在黑布里,背上背着一把短刀,身材矮小的黑衣人跪在怜舟锋华面前,道:“水木小姐现在正和秦仁他们在一起,德川先生则不知所踪。”

    怜舟锋华看了一眼面前这个罗生门的暗杀者一眼,沉吟道:“秦仁他们终于出现了啊!不过,德川先生不知所踪,会否已被秦仁杀害?水木小姐和秦仁在一起做什么?素闻秦仁对付女人很有一套,难道她……”

    那罗生门的暗杀者道:“怜舟大人请放心,水木小姐是敝国著名的高手,心志无比坚定,可以为君主奉献一切,包括生命和尊严。她的老师是雾隐门的门主雾隐九藏先生,雾隐门与我罗生门一样,是敝国著名的杀手组织。对于一个女暗杀者来说,以身体作为武器,引诱暗杀目标,伺机刺杀是很平常的事。有时候,女暗杀者在床上刺杀目标,比我们这些暗杀者刺杀成功的机率要大上很多。至于德川先生,小人想德川先生可能是潜伏在一旁,准备伺机暗杀。”

    怜舟锋华点了点头,道:“那么,我们也不必为德川先生和水木小姐多加担忧了。辛苦你了,你下去吧。”

    那罗生门的暗杀者俯首道:“为大人效劳是小人的荣幸!大人,小人告退。”说罢一扭身子,竟像融化在空气中一般,身形飞快地消失无踪。

    过了良久,怜舟锋华才叹了口气,道:“罗生门这些暗杀者神出鬼没的本事,比起以前魔门迷云宗高手的潜踪术,也差不了多少啊!”

    站在他身后的怜舟天雄冷笑一声,道:“掩人耳目的小把戏罢了!父亲,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秦仁狡诈多智,他不会轻易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的。水木薇也许已经落入秦仁掌握之中,而那德川加糠,可能已经给秦仁他们杀了!”

    怜舟锋华点了点头,道:“大日国的人是有些盲目自大。不过刚才那暗杀者说得也有一定道理,秦仁虽然狡诈,但他素来贪花好色,水木薇以身体为饵,诱杀秦仁,倒也不是没可能的事。”

    怜舟天鹰在旁吭吭哧哧地道:“可恨那秦仁,竟然……竟然比我捷足先登,先把水木薇给……”

    怜舟锋华瞪了怜舟天鹰一眼,有点恨铁不成钢地道:“瞧你那点出息!区区一个大日女子就让你如此神魂颠倒。你没听刚才那罗生门的暗杀者说吗?水木薇是雾隐门门主的弟子,一等一的杀手,你要是敢把她收入房中,不怕她趁你睡觉时一刀割断你的脖子?现在秦仁留她在身边,等于留了一把随时可能剜出他心脏的刀子,我们要杀秦仁,成功的机会便更高了!”

    怜舟天雄道:“父亲,若是秦仁真的收服了水木薇怎办?水木薇可能已经把我们的布置透露给秦仁了。”

    怜舟锋华想了好一阵子,最后一咬牙,狠狠地道:“那我们只有赌一赌了!赌那水木薇留在秦仁身边,是为了杀秦仁,而非给秦仁收服!依为父看来,秦仁纵有天大本事,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征服一个人的心,恐怕也力有未逮!”

    怜舟天鹰连连点头,道:“方才那罗生门暗杀者说,水木薇心志坚定,可为君主奉献生命和尊严,一个真正的杀手,又岂会轻易给人收服?而且这一次的机会实在是太好了,如果轻易错过,以后恐怕便不易杀秦仁了,我们必须赌上一把。”

    怜舟天雄见父亲和弟弟都如此坚持,无奈地叹了口气,心里只是惴惴不安。他生性多疑,凡事总爱往坏处想,在他看来,水木薇跟秦仁走在一起,实在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这时,怜舟锋华又加了一句:“而且,水木薇若真给秦仁收服,一定不会如此明目张胆地走在秦仁身边。秦仁睚眦必报,他若从水木薇口中套出我们的布置,必会将计就计,来四海酒楼找我们算账。但是那样的话,以秦仁的心计,他应该让水木薇暂时离开他身边,或是乔装易容,以免被我们看出破绽。现在水木薇大摇大摆地跟在秦仁身边,这说明秦仁并未对她的身份生疑。”

    ※             ※             ※             ※

    “再走五十里,过了江,就是怜舟锋华等人潜伏的小镇了。”三少指着前方道。此时风中已隐隐夹杂了些许江水奔腾声,对三少这一行高手来说,尽管相隔五十里,但是借着从无所阻隔的平原上吹来的江风,已经可以听到轻微的水声。

    秦霓儿问道:“阿仁,你既打算将这批杀手一网打尽,为何还把水木薇明目张胆地带在身旁?这不是等于告诉怜舟锋华,我们已经知道了他们的底细了吗?最少,也该让水木薇易个容什么的。”

    三少微微一笑,也不作答。宋清在旁笑道:“恰恰相反,水木薇跟在阿仁身旁,非便不会令怜舟锋华生疑,反倒可让他安下心来。这就叫虚则实之,实则虚之。”

    秦霓儿细想宋清之言,顿时恍然大悟。

    三少等人快马加鞭,五十里的路程不到一个时辰就跑完了,因连日下雨而变得浑浊的怒江呈现在三少等人面前。

    北岸的渡口处停着十余只乌篷船,见这些船小,三少等人包了六只渡船,每条船上各载一人一马。

    这种全凭船夫独力摇撸的小船速度极慢,足足用了半个多时辰,三少等人才到达对岸的渡口。上岸之后,三少一行人沿着官道向着那渡口边的小镇方向行去,不多时便进入了那小镇之中。

    小镇仍如四年前那般小,昔日因官道和渡口而繁华的小镇因这些年的兵乱而变得有些萧条破败。三大势力不断征兵,江南江北的青壮男丁有一半应征入伍,和平年代行走于大江南北的商旅们在这个时节也已是寥寥无几,小镇就此衰败下来。

    沿着青石板镇就的小镇路面缓缓行走,马蹄的踢踏声在这安静的小镇上显得无比清晰。三少寻到那四海酒楼门前,看着酒楼门上镏金的招牌,心中一时诸多感想。

    就是在这里,三少遇上了生平第一个用心去爱的女子,也就是在这里,三少生平第一次体味到了爱人和被爱的乐趣。这是一个值得记念的地方,而今天,这里却不可避免地要染上鲜血。

    三少等初到大门时,两个小二便已殷勤地迎了出来,其中一个将三少等人的马牵到马房,另一个则将三少等一行六人引进了大门之中。

    一踏进酒楼大厅,三少与宋清即感到周围藏着整整一百人的气息。那些气息隐晦之极,毫无凶狠凌厉之感,甚至连半点杀气都没有,若不是三少与宋清有感应活人气息的能力,那藏匿在酒楼中的一百人还真的可以瞒过他们。

    三少举目四顾,这大厅中一个食客也没有,看上去颇为冷清。

    三少装作随意地问道:“小二啊,你们这酒楼里边,也太冷清了一点吧!怎么半个食客都没有啊?”

    那小二是怜舟天雄易容后所扮,而另一个牵马的小二则是怜舟天鹰易容扮就。

    听三少一问,怜舟天雄愁眉苦脸地道:“公子说的是,这酒楼实在做不下去了,最近几年一直在打仗,镇上变得冷清不说,连以前经常从我们这镇子经过去渡口的商旅行人都一下子变得不足以前的一成,您说这生意怎生做得下去?今天一天,小店都只来了三个客人,若不是公子您几位到来,小店今天赚的钱,还不够店里人吃饭的。我们老板都说了,这生意再这么差下去,用不了几个月就得关门大吉。”

    三少点了点头,道:“这年头,生意难做啊。好了,带我们上二楼雅座吧,今天且让少爷我照顾照顾你们的生意!”

    怜舟天雄在前点头哈腰地领着三少等人上酒楼二楼,三少踏上楼梯之时,突然问了一句:“这酒楼少爷我四年前倒也来过一次,那时生意可是好得很哪!对了,那时候,这酒楼的老板还姓卓吧?”

    怜舟天雄面不改色地道:“公子您记性真好!那时的老板还真姓卓,后来听说是去东海那边做大生意去了,我们老板出了八万八千两银子,将这酒楼盘了下来。唉,以前那卓老板做生意可是赚了不少钱啊,可是我们老板刚接手没多久,就打起仗来了,这不,生意一下子冷清下来,连血本都捞不回来了……”

    说话间,他已带着三少等人上了二楼。三上站在楼梯口一看,只见二楼之中三间雅座包厢的门闭着,里面传来阵阵隐晦的高手气息,看来是那三个大日国高手了。

    怜舟天雄将三少等人领进了一间包厢之中,这包厢正好被那三座包厢围在正中。在三少等人进了这间包厢门的同时,三少感到那一百股气息已全部聚集到二楼之中,但却看不到半个人影。

    围着圆桌坐下之后,三少问怜舟天雄:“小二,我们旁边那三间雅座里,都有客人吧?”

    怜舟天雄笑道:“公子您说的没错,正是小人刚才说过的那今天到现在为止,小店接待的三位客人。”

    三少点了点头,不经意地道:“他们……好像都是跑江湖的高手啊!”

    怜舟天雄微一错愕,随即恢复了自然,笑道:“公子您真是好眼力,那三位客官,还真都是跑江湖的高手。您说,这时节,手底下没两下子的人,谁敢轻易出远门呢?”

    三少淡笑一声,语带讽刺地说道:“少爷我连他们人都没看到,全凭瞎猜的,哪来什么好眼力之说?”

    怜舟天雄心头突地一跳,额上险些冒出冷汗来,心里只翻腾着一个念头:“糟,难道被他看出什么来了?”

    正惊惧间,三少淡笑着道:“好了,别扯淡了,先泡壶好茶来漱口,再把你们店里的招牌菜全拿上来,去吧,少爷我肚子饿得慌。”

    怜舟天雄如蒙大赦,连声称是,退出了包厢之外后,一溜小跑地来到楼下,对站在柜台之后,扮成掌柜的怜舟锋华小声道:“爹,秦仁那小子好像看出来什么来了!”

    怜舟锋华一惊,忙询问究竟,怜舟天雄便将三少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怜舟锋华想了想,道:“先别慌,秦仁也许只是生性多疑,故意试探罢了,千万别乱了阵脚。你把茶里放上化功软筋散,秦仁和华蓉不怕毒,别人却是怕的。罗生门的暗杀者和大日国三个高手已经将他们重重包围,只要药倒了其他人,秦仁和华蓉要照顾四个无力反抗的女子,即使他们穿上天兵,也是插翅难飞!况且……”怜舟锋华嘴边浮出一抹冷笑:“水木薇随时可以在旁偷袭秦仁,想想看,当秦仁正尽全力保护她们时,却被本应被他保护的水木薇在背后捅上一刀……那滋味,定是相当难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