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章 美女不杀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香腾腾的极品龙井奉上了桌子,怜舟天雄殷勤地给三少等人一人斟上了一杯茶。

    看着三少等人悠闲自在地啜起了茶水,怜舟天雄一直悬在嗓子眼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怜舟天雄本是高手,他昔年甚至是天下剑客之中,排名仅在秦风之后的第二剑手。

    可是四年前武林大会上秦家三兄弟所展现出来的天剑、霸刀、遮天手的骇人实力深深地打击了他的自信心,他的武功从此停滞不前,转向着钻营权势方面发展。

    现在面对秦仁和华蓉之时,他心中自然很是恐惧。

    他知道,秦仁和华蓉任何一人都有在举手投足间杀了他的本事。

    “你俩不畏毒又如何?”怜舟天雄在心中阴冷地笑着:“另四个可是抵挡不住这化功软筋散的药力的!有了四个累赘,其中一个还是我们的人,任你俩再强,也休想活下来!”

    “公子爷,您几位先喝着茶,小的这就去厨房催催,让他们尽快把酒菜做好送上来。”怜舟天雄准备告退。

    三少点了点头,道:“好,你先下去吧。”

    怜舟天雄弓着背,倒退着出了包厢,快步来到楼下,对怜舟锋华道:“他们把茶喝下去了,每个人都喝了!”

    怜舟锋华冷笑一声,道:“那化功软筋散沾上一点就会功力尽失,药效发挥奇快,现在秦仁身边的四个女人应该已经浑身无力了!天雄,天鹰,关门!”

    候在大厅里的怜舟天鹰闻言马上和怜舟天雄将门板装上,关闭了酒楼大门。

    怜舟锋华扯下身上的掌柜衣服,在脸上抹了几把,将易容的面具扯下,露出真面目来,大步向着楼梯走去。

    怜舟天雄扯下面具,抽出长剑,怜舟天鹰也扯下面具,扛上大刀,跟在怜舟锋华身后向着楼梯走去。

    三人上了楼,径直向着三少等人的包厢走去,在三人上楼的同时,三少等人包厢周围的三座包厢门缓缓打开,那三个大日国高手从里面走了出来。

    阿鼻剑风成秀吉,身长七尺,着白色和服,系黑腰带,脚踏木履,腰悬一把长且薄的中土剑。风成秀吉长发披肩,长相俊美近妖,唇涂得鲜红,还画了眼影,一眼便知是崇尚变性的另类人士。

    邪心龙柳生鬼马介,身形魁梧,着大日武士服,梳着小辫。长相狰狞可怖,鹰眼鹰鼻,血盆阔口,额上生着两个肉瘤,颇似动物的角。腰上挂着一长一短两把武刀,脚踩草鞋。

    大难菩萨小早川秀秋,身材矮小单薄,穿僧侣服,戴斗笠,手持九环锡杖,长相清秀俊美,嘴角挂着些许笑意。

    怜舟父子三人与大日三大高手会合到一起,将三少等人的包厢围在中间。

    怜舟锋华还未说话,便听包厢内传来三少的声音:“是来送酒菜的吗?怎地不进来?”

    怜舟锋华冷笑一声,道:“秦仁,我们不是送酒菜的,是来送你上路的!”

    轰地一声,那由四面屏风围成的包厢向着四面散开,现出坐在包厢里的三少等六人。

    三少斜着身子靠在靠背椅上,左手搂着水木薇,右手抱着华蓉,看了怜舟父子一眼,懒洋洋地道:“怜舟锋华,好久不见了啊!瞧你这架势,看来是想杀了少爷我,可是我们有六个人,你们也只有六个人,你们凭什么杀我?”

    怜舟锋华冷笑一声,道:“秦仁,就凭你们喝的茶里,下了化功软筋散之毒!哼哼,秦仁,我知你和华蓉不畏毒,可是这四个女人,不见得和你一样吧?”

    华蓉看着怜舟锋华,极为媚惑地一笑,这一笑,怜舟锋华只觉神情一阵恍惚,心跳加速,口干舌燥,他随即运功平静心神,指着华蓉喝道:“魔门妖女,少在我面前卖弄你的魅惑之术!邪不压正,你以为我会着你的道儿吗?”

    怜舟锋华是江湖白道第二高手,仅次于秦逍遥和铁空山,虽然近年来秦逍遥和铁空山进境神速,而怜舟锋华则忙于钻营,功力进展缓慢,可是若论真实功夫,他也是天下间排得上位的高手。华蓉的魅术对他而言,自是无效了。

    华蓉轻笑一声,道:“怜舟锋华,你也配说邪不压正四个字?请问,你的女儿怜舟罗儿现在也跟我们在一起,你打算如何处置她?”

    怜舟锋华看了怜舟罗儿一眼,与怜舟罗儿那冰冷中带着些许哀怜的目光一触,心中腾起一股怒火,挥了挥手极不耐烦地道:“如此孽女,老夫早在四年前就与她断绝了父女关系,今日当然要一并斩杀!”

    怜舟罗儿闻言眼中顿时涌出绝望之色。

    三少怜惜地看了怜舟罗儿一眼,望向怜舟锋华,摇头叹道:“常言道虎毒不食子,怜舟锋华,你可真是禽兽不如啊!”

    怜舟锋华冷笑一声,道:“当然,我也可以不杀她,你身边那四个中了化功软筋散的女子,我可以一个都不杀。只要你肯跟华蓉乖乖地引颈就戮,我以人格保证她们的安全!”

    三少嘲讽地一笑,道:“就你这种人还有人格?怜舟锋华,我信猪信狗都不会信你!再说了,你怎知罗儿她们已中了你的毒?你莫要忘了,去年在定州城,我们已经上过一次当了,同样的当,我们会上两次吗?”

    怜舟锋华一惊,随即镇定下来,冷笑道:“哦?果真如此吗?秦仁,不要跟我玩虚的了,你还太嫩了点!化功软筋散之毒只有公子羽有解药,你们……哼哼……”

    三少呵呵一笑,道:“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化功软筋散的解药,我们早就配出来了。你若是不信,尽管来试试。”

    怜舟锋华顿时惊疑不定,他见三少等人谈笑自若,的确没有中毒的样子。可是他心中又存着一丝侥幸,心想若是秦仁是在耍诈,拖延时间召唤天兵前来怎办?正疑虑不定间,便听那阿鼻剑风成秀吉妖气十足地说了一句:“怜舟大人,他们已在我们重围之下,就算没中毒也毫无生机,何故畏缩不前?嘻嘻,秦仁小子,你身边还真是美女如云呀,看得奴家很是心动呢……”说着,他慢慢地走向三少等人,手摸上了腰畔的剑柄。

    三少听得风成秀吉的自称,不由啼笑皆非,道:“你这人妖到底是男是女?奴家也是你能自称的吗?”

    风成秀吉妖媚地笑着,道:“奴家喜欢美女,可是更喜欢强壮英俊的男人呢!秦仁小子,你放心,奴家不会杀了你的,奴家会废了你的武功,慢慢地,尽情地折磨你……”

    三少叹了口气,对宋清道:“清儿,这等妖人,实在令人恶心。你替我解决他如何?”

    宋清微微一笑,道:“本来我是不愿杀人的,可是这人也的确太恶心了。就帮你这一次吧!”说着,她转头望向风成秀吉,两颗明眸突然一变,变成火红、漆黑、银白三色,那三种颜色将她的瞳仁分成均匀的三份,缓缓的旋转起来。

    风成秀吉的目光正好与宋清接触,两人对视之下,风成秀吉发现自己已无法挪开视线,只能紧盯着宋清的眼睛。

    而宋清那双三色妖瞳之中,似乎生出了无穷的吸力,正吸扯着他的灵魂。宋清的目光犹如两柄利剑,透过他的眼睛,刺入了他的灵魂深处。

    宋清在想象。

    她想象着她的目光化作了两柄剑,刺进了风成秀吉体内。然后那两柄剑又化作了两道水流,在风成秀吉体内每一处经脉、每一块骨胳间游走。凡是被那两道水流经过的地方,经断、骨折、脏碎。

    风成秀吉嘶声狂叫起来,他身上突然传出声声清脆的爆裂之声,然后他的身子迅速地瘫软下去,曾经妖媚的男人,大日国十大高手之一,还没来得及动手,就已经化成了一堆没有骨胳支撑,全身经脉尽断,所有脏器破裂的,无生命的软肉。

    除了宋清自己和三少,没有人知道风成秀吉是怎么死的。宋清表现出来的近乎妖精一般的可怕实力让怜舟锋华父子三人以及邪心龙柳生鬼马介、大难菩萨小早川秀秋骇然色变。

    当宋清转过头望向怜舟锋华时,怜舟锋华大喝一声:“她是用眼睛杀人的,不要和她对视!”

    怜舟锋华等人侧过头去,避过了宋清目光。

    宋清嘴角含笑,道:“你们这么些大男人,难道还怕我一个女人吗?”

    怜舟锋华心有季悸地道:“你……你会妖法!”

    小早川秀秋大喝一声,踏前一步,将禅杖置于两臂肘弯处,横于胸前,双手捏印诀以大日语言飞快地念起咒来。

    柳生鬼马介见状叫道:“大难菩萨要施降妖咒了!我们现在出手,拖住秦仁他们!”

    说罢他飞快地抽出两把腰刀,化身为闪电,飞扑向三少等人。

    在柳生鬼马介出手的同时,那以障眼法隐身于二楼厅中的一百罗生门暗杀者也展开了攻击。

    在他们出手的一刹那,障眼法便宣告失效,现出了真身。只见一百个身材矮小,全身包在黑布里,只露出一双眼睛的暗杀者从四面八方,从天花板上,手持着闪亮的短刀,如一群黑蜂般向着着三少等人袭来,近千件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淬毒暗器向着三少等人破空射来。

    一百暗杀者到这个时候,才展露了他们的实力。他们在这一击之中,爆发出全身所有的功力,一百人的功力互相呼映,形成一阵足以将一座大楼压垮的气压,向着三少等人逼去。

    怜舟锋华三父子刚准备出手,忽听一声闷哼,那冲在最前的柳生鬼马介忽然倒飞了回来,前额破开一个血洞,直贯后脑,鲜血和脑浆泊泊流出。

    华蓉杀了柳生鬼马介。

    她七日内可施两计诛仙剑,前日杀德川加糠时出了一剑,今天正好一剑杀掉了柳生鬼马介。

    怜舟锋华气得一跺脚,怒道:“大日国的十大高手怎地都这般肉脚?”

    还没等他骂完,他忽然发现,那破空袭向三少等人的一百罗生门暗杀者竟然全都凝在了半空中!

    他们都保持着进攻的姿势,甚至他们的衣带也都保持着飞扬的姿势,便是那些由暗杀者们发出的暗器,也都凝固在空中。

    怜舟锋华没有看到,被一百暗杀者从四面八方天上地下包围的三少,此时正以一种奇怪的姿势站立着。

    他斜着身子,右手作击天掌势,左手作击地掌势,看上去很是诡异滑稽,可是偏偏就是这诡异滑稽的姿势,竟然生出了一种令人无可抵御的威力!

    整整一百个人,被他两掌之中发出的掌劲生生凝在了空中,进退不得!

    三少嘴角浮出一抹冷笑,大喝一声,两掌同时发力,两道汹涌的狂飙自他两掌之中激射而出。

    哧哧哧……一阵暴雨般的利器入肉声响起,空中凝着的暗器全都倒卷回去,尽数射入了那一百暗杀者的体内。暗杀者们手中的武器也从中折断,倒插进了自己的身体。

    一百具给打得千疮百孔的尸体向着四面八方飞跌出去,有的撞破了房顶,跌出了房外,有的撞穿了墙,掉到了楼下。

    这一幕快得惊人,一百暗杀者,只在瞬息之间,便已给三少杀了个干干净净!

    那大难菩萨小早川秀秋处变不惊,犹在飞快地念咒,然后他的咒语还没念完,便见秦霓儿飞快的掠至他面前,朝他挥了一下手。

    小早川秀秋嗅到了股淡淡的甜香味,然后他所有的表情瞬间凝固,唇形也保持着念咒语时的姿势,僵直着身子倒了下去,刹那气绝。

    论真实功夫,十个秦霓儿也不是小早川秀秋的对手,可是小早川秀秋却不是百毒不侵之体,加上他误以为宋清是妖怪,所有的精神都集中在宋清身上,正念着那降妖的咒语,准备引来天雷诛妖,却不料被秦霓儿趁虚而入,用她最厉害的毒毒死了他。

    这一切发生的实在是太快了,怜舟锋华还未回过味来,整间酒楼之中已经只剩下他们父子三个活人。

    三少看着怜舟锋华,淡笑着道:“其实就算我们没有解药,凭我和蓉儿,也可以杀光你们。怜舟锋华,你们太自大了。水木薇早就随了少爷我,你们的布置我早已一清二楚,你们还不知死活撞上来,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怜舟锋华身子微微颤抖起来,他的两个儿子早已脸色铁青。自以为天衣无缝的设计在三少面前却是不堪一击,这令怜舟锋华深深意识到,若论可怕,现在的三少绝对不逊于公子羽!

    “水木薇,你……”怜舟锋华艰涩地咽了口唾沫,恨恨地看着水木薇。

    水木薇嫣然一笑,贴到三少的胸膛上,说道:“他是我的主人,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主子的。只有最强大的男人,才配作我的主人。”

    “臭婊子!”怜舟天鹰忽然当场发飙,挥刀朝着三少等人扑去,一刀隔空斩向水木薇。

    三少轻轻地一挥手,一道掌风已将怜舟天鹰的刀气震碎,掌风余劲击中怜舟天鹰的刀,铿地一声脆响,怜舟天鹰的刀顿成碎片。

    怜舟罗儿纵身前掠,一脚踢在怜舟天鹰丹田之上,怜舟天鹰惨叫一声,晕了过去。

    怜舟锋华悲呼一声:“天鹰!”随即对怜舟罗儿怒视道:“你这贱女人,竟敢废天鹰的武功,我杀了你!”

    他话音刚落,还未及动手,离他好几丈远的三少忽然幽灵一般出现在他面前,几乎与他贴面站着。

    怜舟锋华心中一凉,还未及抽身后退,便已被三少一掌印到了丹田之上。

    砰地一声脆响,怜舟锋华身子向后倒跌而出,丹田被三少一掌震破,也被废了武功。

    三少悠然自得地回到原位坐下,看着唯一清醒着的怜舟天雄道:“等你父亲醒来,告诉他,武功被废总比丢了命强。你带着你父亲和弟弟回去吧!”

    怜舟天雄本已脸若死灰,现在听到三少这句话,不由喜出望外,失声道:“你,你不废我武功?”

    三少道:“若是你们父子三人都给废了,谁来带你们回东海?回去告诉公子羽,不要跟大日国的人合作,大日国想让我们中原生乱,让中原人自相残杀,消耗力量之后,再来入侵中原。虽然我与公子羽是对头,可是毕竟我们都是中原人,我不希望我与公子羽争天下之时,会有大日国的人杂在其中兴风作浪!”

    怜舟天雄连连点头,道:“是是是,我一定把话带到!那我现在,可以走了?”

    三少点了点头,道:“带上你的父亲和弟弟走吧!记住,一定要把我的话带到,否则的话,我穷搜天下,也要把你们父子三人揪出来凌迟处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