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章 美女不杀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怜舟天雄肩扛怜舟锋华,手抱怜舟天鹰,跌跌撞撞地出了四海酒楼,向后看了一眼,见无人追来,便施展轻功飞快地跑出了小镇。

    出了小镇,怜舟天雄辨别了一下方向,钻进路旁一丛密林中,往东行去。刚行了不到五里,便听身后风声响动,怜舟天雄心中一惊,回头一望,只见身后不知何时多出一个人来!

    怜舟天雄此时已是惊弓之鸟,那人突然在他身后出现,把他吓了不轻,但是仔细一看之后,却又放下心来。因为此人正是与他怜舟父子三人同在公子羽麾下共事的左天纵。

    左天纵一身黑袍,一头长发顺直如瀑,眼神平静如水,他静静地看着怜舟天雄,问道:“大公子,怜舟大人和令弟这是怎么了?”

    怜舟天雄呼出一口长气,抹掉额上汗珠,不答反问:“左大人,您怎地也到这里来了?”

    左天纵微微一笑,道:“本官是奉公子之命,前来接应你等的。敢问大公子,刺杀秦仁一事成功否?”

    怜舟天雄摇了摇头,心有余悸地道:“那秦仁实在太可怕了!一百罗生门暗杀者,在他手下竟然撑不过一招……还有他身边的几个女人,个个都可怕到了极点。龙吟公宋无的女儿宋清杀阿鼻剑风成秀吉时,只看了风成秀吉一眼,风成秀吉便全身瘫软而死。邪心龙柳生鬼马介一招未出便已给杀掉,死状不明,死得莫名其妙。大难菩萨小早川秀秋见宋清会施妖法,本待念降妖咒诛此妖女,谁知却给秦霓儿放毒毒死了……我父子三人,唉……父亲和弟弟给秦仁他们废了武功,那秦仁若不是要留小人回见公子报信,恐怕也已把小人的武功给废了……”

    左天纵神色不变,问道:“那修罗刀德川加糠和罗刹阴魂水木薇呢?”

    一提到这两个名字,怜舟天雄即满脸愤恨之色,道:“水木薇那贱人已然从了秦仁!若不是她泄露机密,我们天衣无缝的布置又怎会给秦仁轻易识破?至于那德川加糠,可能早已给秦仁杀掉了!左大人,大日国的人着实不可信!”

    左天纵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不过以秦仁性格,他杀敌向来是斩草除根的,即使看在你妹子怜舟罗儿的份上,留你父子三人三条命,也该把你们武功尽废才是。他不废你武功,反由你带走怜舟大人和令弟,想来要你通报的消息非常重要了?”

    怜舟天雄点了点头,看了看四周,小心翼翼地问道:“左大人,今次您可是单独前来?”

    左天纵想了想,如实相告:“此次随本官来的,还有罗生门副门主罗生静神以及一百罗生门暗杀者。不过想来这点人手想杀秦仁,已经毫无希望了。”

    怜舟天雄问道:“那么罗生静神和一百罗生门暗杀者现在何处?”

    左天纵道:“他们潜伏在小镇四处。本官本来也是潜伏在那小镇上的,见你出来,便一个人跟了过来。”

    怜舟天雄松了口气,小声道:“左大人,秦仁要小人带的话正与大日国的人有关。秦仁说,大日国的人来中原,是想在中原兴风作浪,令我中原人自相残杀,消耗掉有生力量之后,再来入侵中原。”

    左天纵神情渐渐变得严肃起来,道:“这消息可靠吗?”

    怜舟天雄道:“此事是秦仁所说,小人并未有机会证实。不过秦仁既收服了水木薇,想来这消息是自水木薇口中得知的。依小人猜想,大日国的人近几十年来连连侵犯我东海,许多大日海盗根本就是大日国的正式武士和正规军,由此可见大日国的确对我中原抱有野心。”

    左天纵沉吟半晌,道:“中原三大势力分据天下,各大势力虽然有强有弱,但是彼此之间实力实则相差并不太远。现在三大势力的领袖都有一统天下之志,其后几年必然战火连年。大战之后,中原军力、财力定会消耗大半,无论谁一统天下,都会元气大伤。大日国若趁虚而入的话……说不定还真能成功入侵中原!此事的确事关重大,大公子,你在此地稍等一阵,本官去叫了罗生静神和那一百暗杀者之后,再来找你同回东海。”

    怜舟天雄惊道:“左大人,您……您是何意?那罗生静神也是大日国人……”

    左天纵道:“罗生静神和那一百暗杀者随本官同来,本官自然要把他们一同带回去,否则徒惹大日国人疑心。大公子,你记住,关于大日国的事,从现在起不能泄露半个字,尤其是不能在罗生静神他们面前露出破绽。否则的话,这一路上本官不但保不了你,反有可能将本官自己也搭进去!”

    怜舟天雄点了点头,道:“左大人请放心,此事关系我中原命脉,小人定会守口如瓶。”

    左天纵点了点头,飞快地朝着林外掠去。

    小镇中,三少等人自那满是死人的四海酒楼中行出,三少亲去马房牵出了他们的马匹,将少女们一个个扶上了马背,然后自己轻轻跃上马背,两腿一夹马腹,笑道:“姑娘们,上路了!”

    ※※※※

    半月之后,左天纵带着怜舟锋华父子三人、罗生静神、罗生门一百暗杀者回到了公子羽首府,东海陈郡。

    此时公子羽已在准备着手迁都,想将都城迁移到怒江边上的军事重地凌省中去。凌省位于怒江以南,土地肥沃,粮产丰盛,更兼有三道险关,且毗邻怒江,进可渡江进军江北,退可据怒江天险防守敌攻。

    对公子羽来说,他以后用兵的重点所在是北方,南方项启在公子羽眼中算得上不堪一击,真正有资格跟他争夺天下的只有北方的秦家。但是公子羽同样担心项启与秦家联盟,如果这两大势力联盟的话,公子羽就要遭受两线作战的窘境,虽然不见得会败,但是要胜则几乎是没可能了。

    迁都一事公子羽已经准备了近两个月,东海陈郡本就只是临时首府,迁移起来也甚为简便。而且现在东海安定,群盗覆灭,大日国又与公子羽结成友好联盟,互通有无,公子羽觉得后方无忧,准备开始正式迁都了。

    就在这个时候,左天纵和怜舟天雄带来了三少透露的重要消息。

    密室里,公子羽听完了左天纵和怜舟天雄的汇报以及推断,沉吟半晌,慢慢地道:“此事罗生静神可有查觉?”

    左天纵道:“怜舟大公子瞒得很好,罗生静神没有丝毫查觉,一路上只是嘲笑怜舟大人父子三人的无能。”

    公子羽冷笑一声,道:“她有何资格嘲笑怜舟锋华?此行的主力全是大日国的高手,透露机密投敌的也是大日国的人,此事根本罪不在怜舟锋华。”

    怜舟天雄顿时感激涕零,哽咽着道:“公子神目如炬,小人……小人……愿为公子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公子羽轻轻点了点头,道:“本公子还得感谢你将此重大消息带了回来。若是不知大日国的狼子野心,本公子贸然迁都,不是将整个大后方都卖给大日国了吗?天雄,你放心,你父亲和弟弟虽然武功尽失,但是本公子不会将他们闲置的。本公子帐下,不是也有许多不会武功的文官吗?这地方上的官吏,也不是个个都会武功的。”

    怜舟天雄顿时连声道谢,感激之色溢于言表。

    公子羽想了一阵,道:“现在大日国主仁武天皇支援本公子的大日国高手还有大日十大高手中的五个,罗生门副门主罗生静神及一千五百暗杀者,七千大日武士,这虽是一股不弱的战力,但是他们若在中原兴风作浪的话,却也可以掀起不小的浪头来。左卿,你去准备一下,本公子想设宴款待这些大日友人了!”

    左天纵想了想,道:“臣遵命。臣认为,这次大宴可用庆祝迁都之名,举办一个大型宴会,邀请所有的大日友人,包括暗杀者在内全部赴宴。到时我军文武官员也可一同赴宴,尽量将此宴会办得豪华盛大,令大日友人不起疑心。”

    公子羽点头道:“依卿所请。宴会就在议事殿外的广场上举行吧!所有的酒菜都要加点特别佐料,让我们的人和大日友人们吃同样的饭菜,免得厚此薄彼。”

    左天纵心神领会,道声遵命之后,告退下去办事了。

    公子羽又对怜舟天雄道:“天雄,你去水军刀斧营点三千刀斧手,宴会时扮作守卫在议事大殿广场四周巡逻,待本公子下令之后,即入场杀人。大日国的高手、武士虽多,可是着了化功软筋散之后,也只能束手待毙,三千人杀八千五百人,已是绰绰有余。”

    ※※※※

    经过一天半的紧张筹备之后,公子羽在议事殿前广场上举行的露天晚宴于七月二十八日晚酉时三刻正式开始。

    今晚的天气很好,夜空中繁星点点,一弯下弦月淡淡地悬在天际,洒下朦胧的清辉。议事殿前那足以容纳两万人的广场上,摆下了一千五百桌酒宴,早在酉时初刻起,前来赴宴的人便已流水般入座。

    两千支大型火把将整个广场映得一片通亮,公子羽坐于议事殿前的平台上,与他同桌的,还有大日国的五大高手,罗生门副门主罗生静魂,以及公子羽手下的高手如赵子扬、周凌飞、左天纵及几个重要的谋士等。

    公子羽宣布开席之后,婢女、仆役们便将一道道酒菜流水价端了上来,公子羽这一桌自然是最先上齐酒菜的。旁边侍奉的婢女们将公子羽桌上的人酒杯斟满之后,公子羽即向着广场上赴宴的大日国高手们及东海水军、北疆军的将领们举杯敬酒,接下来,他才向着同一桌的大日国五大高手及罗生静魂敬酒。

    “将士们为军队之根本,所以各位虽然地位尊贵,但本公子也只得先向下面的普通将领们敬酒,诸位请勿怪。”公子羽对着五大高手之首的,大日国第一高手“独霸妖刀”织田性长笑道。

    织田性长淡淡地一笑,道:“公子言重了。我等虽是小国野民,但是这些道理还是懂的。”

    公子羽呵呵一笑,道:“如此说来,本公子倒是多虑了!织田先生心胸宽广,本公子佩服!来,诸位,本公子再敬你们一杯!”

    又一杯酒饮下之后,公子羽看着罗生静神,笑容中带着些许戏谑地道:“罗生小姐,本公子有个问题一直想问罗生小姐,但又怕语出无状,唐突了佳人。”

    罗生静神是罗生门门主罗生龙也之女,号称罗生门第一美女。而见过她姿容的大日国十大高手,则说罗生静神其实该与水木薇一起并列大日帝国五大美女之列。只因罗生门的暗杀者极少抛头露面,所行之事多为潜伏暗杀,所以罗生静神尽管武功高强,相貌不俗,在外的名头却远不及水木薇,不过在大日暗黑世界中,罗生静神的名头却大到了极点。

    她身材娇小,个子仅一米五左右,但是身材比例却是恰到好处,腿长腰细,胸脯不大不小,皮肤也是如牛奶般光泽秀丽。若不是她的身份过于骇人,恐怕追求她的人已经可以组织一个军团了。

    此时罗生静神正坐在公子羽斜对面,闻言不卑不亢地浅笑道:“公子有命,静神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她的中原官话说得也甚勉强,不过语气温柔,声音甜美,听起来比起那些说话刺耳的大日男子要舒服得多了。

    公子羽点了点头,道:“罗生小姐,本公子自见罗生小姐起,便朝思暮想,魂不守舍,惊叹世间竟有罗生小姐这般可人的女子。本公子想问罗生小姐是否已有婚约,若没有的话,本公子想着人下聘,娶罗生小姐为妾。不知罗生小姐是否愿意?”

    公子羽这话说得相当无礼,但是罗生静神和织田性长等人却并未有丝毫不悦之色。罗生静神微笑道:“公子武功盖世,权倾天下,能做公子的侍妾是静神的荣幸。只是此事静神还要与家父商议,不如等家父来了中原,公子将此事说与家父如何?”

    公子羽微微一笑,道:“哦?令尊罗生老先生也打算来中原吗?”

    罗生静神道:“中原地大物博,繁荣昌盛,比起大日国那小小岛国却不知强了多少倍。家父心幕中原,也欲投效公子门下,为公子效犬马之劳,只求公子能赏一个安身立命的所在。”

    公子羽闻言沉吟半晌,道:“大日国的人,是否都很向往中原呢?他们是不是都要到中原来呢?”

    罗生静神道:“中原是举世之间,最为繁荣昌盛的国家,大日国的人自然愿意尽数迁移中原,成为中原人的一员。若公子肯应允的话,静神相信,所有的大日国人都会向公子称臣的。”

    公子羽微笑着点了点头,道:“罗生静神,你很会说话。只是你们大日国的人想迁移至中原,恐怕并不会向本公子称臣,而是要本公子向你们称臣,由你们来统冶中原,让中原人成为你们的奴隶吧?”

    织田性长等人神色微变,罗生静神眼中也闪过一抹讶色,但她随即甜笑道:“公子言重了,大日国小民寡,中原则是天朝上国,大日国怎会有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

    公子羽摇了摇头,笑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本公子虽有包容天下的心胸,却绝不能容对我中原族裔有威胁的异族存在!诸位大日友人,本公子为了千秋之计,只好对不起你们了!”说罢,他猛地一扬手,袖中射出一枝响箭,然后他屈弹一弹,指尖射出一点火星,打在那响箭之上,响箭砰地一声炸开,化成一朵灿烂的烟火。

    随着他这一信号发出,怜舟天雄带着三千乔装成守卫的水军刀斧营刀斧手长刀出鞘,一齐冲至广场之中,见着大日人便剁,一时之间,广场上惨叫不断,人头遍地乱滚,血流成河。

    广场上的罗生门暗杀者和大日武士本都是相当不弱的高手,若是公平决战,这三千刀斧手绝不是八千五百大日人的对手。只是他们现在都中了化功软筋散之毒,连刀都提不起来,只能任人宰杀。

    而赴宴的北疆军、东海水军将领及公子羽下属的文官们也都中了毒,一时间动弹不得,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他们也不甚了然,但是武将们见惯了血流成河的场面,全都神色不变,文官们即使比武将稍逊,却也未表现出惊惶失措的样子。

    织田性长等五大高手,罗生静神此时已经是惊怒交加,刚准备出手,却突然发现自己的功力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且手脚酸软,几乎连站都站不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