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章 美女不杀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听着广场上自己国人发出的那一声声凄厉的惨叫,看着那一颗颗遍地乱滚的头颅和那一腔腔飙射而出的热血,大日五大高手心痛如绞,面若死灰。就连一直镇静自若的罗生静神也是脸色惨白,眼神黯淡。

    他们很想跟公子羽拼命,奈何他们现在全被禁制了功力,莫说动手杀人,只怕连拍蚊子都没力气了。

    “公子羽!”织田性长颤抖着怒吼道:“你背信弃义,残杀我国勇士!你不得好死!”

    公子羽轻笑一声,道:“对你们这种人本公子还需讲信义?”

    罗生静神颤声道:“公子羽,这究竟是为什么?为什么要残杀我国的勇士?他们可是来助你夺取天下的啊!”

    公子羽淡笑道:“原因我方才已经讲得很清楚了。你们大日国是否对我中原抱有野心,你们自己最清楚。想趁我中原战乱过后,元气大伤之际趁机入主中原?你们这如意算盘未免打得太好了吧!”

    织田性长不甘地道:“公子羽,这话你是听谁说的?”

    公子羽笑道:“自然是秦仁告诉我的。”

    织田性长难以置信地道:“秦仁是你的敌人,你竟然听信他的话杀掉帮助你的人?”

    公子羽正色道:“秦仁虽然是本公子的敌人,可是他跟本公子一样,是中原人。秦仁不希望本公子跟他争天下的时候,有你们大日国人在中间兴风作浪,本公子亦是一样!秦仁虽然狡诈卑鄙,可是在此事关中原命脉的大事上,我宁愿信他,也不会信你们。再说了,你们的那个罗刹阴魂水木薇,如今已投效秦仁,你们的计划,自然是从水木薇口中泄露出去的。我想,再没有什么人比你们大日国的自己人说的话更可靠吧?”

    罗生静神和织田性长等人终于彻底绝望。

    织田性长喃喃地道:“公子羽,听闻你武功盖世,是中原第一强者,你为何要使下毒这等卑鄙手段?就算你知道我们的目的,你也可以与我们公平一战,用你自己的实力杀掉我们,为何要下毒?”

    公子羽呵呵一笑,道:“织田先生,你太天真了罢?杀敌一千,自折八百,对付你们这些大日国的精锐,本公子若与你们正面决战,本公子手下的儿郎会损伤多少?本公子可不是那种不体恤部属的领袖!再说了,计谋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对本公子而言,能用计谋解决的事,本公子绝不会动手!言尽于此,赵卿、周卿、左卿,除罗生静神之外,余者全部杀了!”

    赵子扬、周凌飞、左天纵闻言应了声是,狞笑着摩拳擦掌站了起来,将织田性长等人提离酒桌,带到一旁随手杀之。

    杀了织田性长等人之后,赵子扬三人又回到桌前坐下,赵子扬看着罗生静神笑道:“公子,您留下罗生静神不杀,莫非真想将她纳为妾侍吗?”

    公子羽笑道:“本公子从来不好女色,方才说那话只不过开玩笑罢了!留下罗生静神,本公子是打算将她赠予秦仁。呵呵,素闻秦仁向来不杀美女,本公子也学她一回。罗生小姐,不知道你若是跟了秦仁,会否像那水木薇一样,死心塌地随了秦仁?”

    罗生静神脸色惨淡,冷冷地道:“若杀不了你,杀那秦仁也是一样!你们中原人,迟早会给我大日国的人屠戮一空,即使侥幸活下来的,也会成为我大日国的奴隶!你们等着,天皇陛下早晚会御驾亲征,渡海进入中原,到时天皇陛下会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做人间地狱!”

    公子羽笑容不改,道:“对不起,本公子不会让那一天到来的。”

    转对赵子扬、周凌飞说道:“赵卿、周卿,你二人即领一使节队伍出使项王军,顺带将此女交予秦仁,就说是本公子赠他的礼物,谢他提醒本公子大日国的野心。还有一事,你们务必说与秦仁知道。本公子打算渡海出征大日国,先下手将大日国诛灭。替本公子问问秦仁,看他愿不愿意出兵。”

    赵子扬犹豫着道:“公子,眼下我国虽有七十万大军,可若是出征大日国的话,东海水军势必全军出动。那样的话,我国境内便只剩下四十万大军,其中还有将近三十万是训练未毕的新军。若是秦仁与项启达成协议,两线夹攻我国,我国恐怕撑不下来……”

    公子羽摆了摆手,道:“秦仁既知大日国的野心,必然知道出征大日国利在千秋。即使他不肯出兵助本公子,也不会拖本公子的后腿。依本公子看来,秦仁心怀天下,其心胸必然宽广,且懂得审时度势。与本公子暂时合作,出兵大日国,他应该会愿意的。至于项启,呵,即使秦家与项启达成了协议,结为同盟,秦家不出兵的话,项启也不敢贸然举兵。”

    周凌飞道:“公子,若是攻打大日国,我国的兵力必会有所损伤。若是伤了元气,以后在争夺天下的大战中,我国恐怕就要吃亏了。”

    公子羽摇头道:“大日国在中原有人,本公子在大日国又岂会没有眼线?大日国现在十分落后,虽然国主仁武天皇统领全国四岛的二十万大军,可是他们的冶炼技巧根本不值一提,武器盔甲与我中原根本没有任何可比性。本公子相信,凭我中原的坚兵厚甲,以及强弓硬弩,进攻大日国的话,伤亡比最多不会超过五比一。”

    赵子扬小心翼翼地道:“既然大日国如此落后,我们何不等平定中原之后,再进军大日?”

    公子羽道:“此事宜早不宜迟。大日国如今已从我中原学到了先进的冶炼和锻造技术,又从中原购进了优良稻种。你们看,大日国这七千武士用的刀,钢火已经相当不错了,直追我水军和北疆铁军精锐的武器。本公子有不详的预感,若是错过时机,让大日国发展起来的话,待我们平定中原之后,大日国恐怕就已经不是二十万大军,用的恐怕已经不是一碰就碎的武器。到时,那可就是我中原之莫大灾祸了!这天下是要争的,可是争了天下之后,却给外族人占了便宜,本公子不做这等蠢事。赵卿,周卿,你们依我之言,尽快出使项王军吧!秦仁现在怕是已经进入项启的地盘了!”

    ※※※※

    公子羽猜得没错,三少的确已经带着五个少女进入了西南项启的地盘,不过也仅仅是刚刚进了门口而已。

    项启在灭掉大唐国之后,定都与岭南交界的晋省省城。晋省大半地域为平原,粮食、棉花、木材产量都相当丰盛,只是无多少险隘可守,易攻难守。不过因与岭南接壤,退可入多高山峻岭的岭南之中,据险而守,进则可向四面八方出兵,交通相当便利。

    三少与宋清、华蓉、怜舟罗儿、秦霓儿、水木薇一行游山玩水,领略江南风光,尽管江南遭受的战火最多,差不多已是十室五六空,乡村小镇基本都已破败下来,但是自然风光仍在,美景在这盛夏之时达到极致。

    八月中旬,三少等人终于进入晋省地界。一进晋省,守卫陡然严密起来,沿路有很多项王军的关卡,随处可见中小规模的兵营。在一些大城的外面,还可见到人数在五万左右的大型兵营。三少粗略估计了一下,仅在晋省一省,项王军起码屯积了三十万以上的军队。

    项王军的大部分将士出身平民,对贫苦百姓分外宽容,而对衣着光鲜,一看有钱人的三少一行却是诸多刁难,一路上交的过路费、过桥费、保护费、城门税等等比起普通百姓起码多了五十倍不止。不过三少也不在乎那几个钱,本着和气生财的原则,也未曾与项王军的兵士为难。

    一路被盘剥着到了晋省省城,项王军的首府,三少在进城时终于表露身份,声明自己是大秦来的使者,这才受到热情的招待,给安置进了省城一户大商家的豪宅中。

    早在三少等人进城之前,赵子扬与周凌飞便已带人进了省城,并与项启艰苦谈判了数次,却还是未能达成协议。

    在得知三少等人来了之后,项启立即宣布暂停与赵子扬他们的谈判,并在省城首府之中安排了一顿接风宴,邀请三少参加。

    参加宴会三少向来是乐此不疲的,一来可以白吃白喝,二来可以借机结识美女,所以三少对这次宴会非常重视,出门之前好好打扮了一番。而宋清等女,则换成男装,作为三少的随从随三少赴宴。

    八月十九日晚酉时初刻,三少带着宋清等五女走出临时住所的大门时,项启派来迎接的车队已在门口候着了。三少说了几句无关痛痒的多谢之类的话,与众女上了马车,朝着项启的临时首府,省城衙门行去。

    此时晋省刚刚定都,国君的宫室还在修建之中,因此项启也只得将省城衙门当作首府,暂时委屈自己一下。

    进了省城衙门,三少一行人给引进了会客厅中。此时项启还未到来,而赵子扬和周凌飞作为同被邀请的客人,则早已在厅里候着了。

    三少进去之后,赵子扬嘴唇微动,传音入密给三少道:“三少,宴后在下与凌飞将往府上拜访,有要事相商。”

    三少看了赵子扬一眼,轻轻点了点头。

    华蓉则是一进门就盯着赵子扬和周凌飞这两个叛徒看,直看得两人羞愧难当,齐齐低下头去不敢看她。

    三少见状轻笑一声,对华蓉道:“蓉儿,今时不同往日,凡事不可太过。”

    华蓉横了三少一眼,道:“我自然知道,现在要以大局为重,这个不用你教。”

    忽然一阵豪爽的笑声传来,人未至,声已到:“哈哈哈……大秦国的太子驾到,本王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啊!”

    听到这声音,三少知道项启已经到了。从身份上来说,项启是一国之君主,而三少只是一国之太子,在外交关系上,三少还是比项启矮一截的。因此在项启踏进会客厅之时,三少忙站了起来,笑着迎了过去,赵子扬和周凌飞自然也是与三少一样。

    走到项启面前,给项启行了外交礼节,说了几句自谦的话之后,三少仔细打量了这个农民领袖一阵。

    项启的个子很矮,只及三少的肩头,但是相当粗壮,给人一种稳重的力量感。他的眼睛很有神,看上去就像两只小小的火炬,闪动着坚毅的光芒。这个人身上有一种气质,那是一种让人信任,让人肯追随的气质。

    “此人绝不能留!”在看清项启之后,三少心中已下了此种论断。他清楚,以项启贫苦百姓的身份,和他身上那种让人无条件信服的气质,他必然能得到中下层百姓的拥护。可是一国之中,人口最多的就是中下层的百姓,若是项启得到了所有百姓的支持,再给他一定的时间发展的话,他绝对可以成为一代帝皇!

    秦家和公子羽无论颁布实施何种有利于百姓的措施,从根本上来说,秦家和公子羽与下层百姓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阶级。一个高踞于云端之上,一个则匍匐于泥土之中。下位者天生对上位者有一种难以泯灭的仇恨,一旦有机会,他们绝对会义无返顾地推翻上位者,令自己成为云端上的人。

    而项启,无疑是给了那些泥土中的卑微者们一个希望。

    所以,项启这个人,无论是对三少还是对公子羽来说,都不可留。但是现在天下的大局也决定,无论是三少还是公子羽,都无法独力消灭项启,而让三少与公子羽联手对付项启,那更是天大的笑话。

    晚宴时宾主尽欢,三少表现得很有风度,与项启之间看似随意,实则包含了无数机锋的对话之中,三少也应对得相当有度。宴散后,项启亲自将三少等人送出了省衙,目送三少等人离去之后这才回去。

    项启进到自己的书房,屏退左右之后,轻声道:“伍先生,你看秦仁这个人如何?”

    书房的书架突然向旁移开,一个穿着文士衫,面目清秀的中年文士手持折扇走了出来。

    他走到项启书桌前,径自拉了一张椅子坐下,对项启道:“据我席间观察,秦仁这人非常危险,必须尽早除去,否则他会比公子羽更加可怕。”

    项启哦了一声,面露犹豫之色:“可是照目前的形势来看,只有跟秦家结盟才是上策。”

    伍先生淡淡地一笑,道:“结盟自然是非秦家不可,但是秦仁也是非杀不可。项王莫要忘了,眼下这里可是有两批使者来着,项王大可以答应秦仁的结盟协议,然后趁夜杀了秦仁,将此事推到公子羽的人头上。这样一来,公子羽与秦家的矛盾便会激化,他们两家甚至可能就此开战。到时项王只需坐收渔人之利便可。”

    项启沉吟一阵,道:“素闻秦仁武功高强,在当今天下已可名利前三甲。想杀秦仁,谈何容易?”

    伍先生轻摇折扇,道:“秦仁武功的确非常可怕,且有天兵龙吟在身。可是素闻秦仁贪花好色,夜夜无女不欢,连此次出使我国,身边所带的五人均为女子,可见此人沉迷女色之深。强行暗杀自是行不通的,我们却可使美人计!”

    项启道:“先生的意思是,用美女勾引秦仁,在床榻之间将其杀之?”

    伍先生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秦仁再厉害,也不会防范正与他亲热的女子。而且在床第之间,他不可能还穿着那天兵龙吟吧?”

    项启犹豫着摇了摇头,道:“此事太不光明磊落,传出去只会授人以柄,说我项启只会暗箭伤人,后世史官也会将我写臭……”

    伍先生叹道:“项王,天下大事,机诈百出,谁若是讲什么光明最大,谁就会第一个死。项王,若你掌了天下,史官之笔便握在你的手中,谁会记载这等事情呢?再者,此事我们可做得天衣无缝,嫁祸给公子羽的人,那么谁又会知道是项王你设计杀了秦仁呢?”

    项启道:“天衣无缝?先生是指?”

    伍先生道:“那勾引秦仁之美女,必须是绝对忠于项王,可为项王牺牲一切的女子。事成之后,让她故意被擒,然后指责此事是由公子羽的人指使,最后让她自尽于人前,或逼公子羽的人出手杀她,便可坐实公子羽的人之罪名!”

    项启听得悚然心惊,连声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先生此计太过毒辣了!这岂不是要我项启牺牲自己人?”

    伍先生语重心长地道:“项王,为了这个天下,为了天下的百姓,会有人乐意作出牺牲的。若是项王应允,伍某可献出自己的女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