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章 美女不杀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伍先生!项启惊得站了起来,因用力过猛,将书桌上的硫台都碰翻了,墨汁淌满了书桌,他神情激动地道:“先生怎么可如此?令媛是先生掌上明珠,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先生怎能让令嫒参与这等肮脏卑鄙的暗杀之事?先生万万不可!”

    伍先生一脸平静地道:“项王,我等起兵造反是为了什么?伍某隐居深山,不理人间俗事,又是为什么出山助项王征战天下?天下不是哪一个人的天下,而是所有百姓的天下!为百姓,为万民,战场上将士们抛头颅洒热血都在所不惜,伍某又何惜一个女儿?项王,这是一场攸关天下的战争,但是决定战局的却不仅仅是战场之上的正面征战。伍某一介QINPING手打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无法为项王上阵杀敌,但项王之策多半出自伍某之手。伍某大笔一挥,便将将士们置于尸山血海之中,将士们从无怨言……项王,伍某之计虽然击败了不少敌人,但也杀了不少自己兄弟,伍某……于心不安哪!”

    说到后来,伍先生已是声泪俱下。

    项启看着伍先生,神情一阵变幻,最后终于沉痛莫名的点了点头,道:“也罢!既然伍先生执意如此,连令嫒都可舍弃,项启又何惧背这千古骂名?此事,便由伍先生去安排吧!”

    说罢,项启无力地坐倒椅上,怔怔地看着一片墨黑的桌面出神。

    他本是一介平民,虽有勇略,但权谋之事却非他所擅长。伍先生是岭南知名的隐士,胸有韬略。世传伍先生胸藏甲兵百万,计可定国安邦。项启数次亲往伍先生隐居之处拜访,请伍先生出山。伍先生初时不肯涉入尘世,最后却被项启感动,出山相助。

    项启转战大秦西南一带,战无不用胜,攻无不克,其中固与项启的武勇及其麾下贫苦将士地视死如归有关,但最大的功臣却是伍先生。军中大半计略都是出自伍先生之手,若无伍先生,项启这一支义军,恐怕早已覆灭了。

    “项王果断,伍某多谢项王成全!”伍先生站起来,恭恭敬敬地向项启一揖,告退之后自那书架后的暗门中离开了书房。

    夜凉如水。月正中天。繁星满天。

    省衙之中隐有箫声传来,悠扬宛转,如泣如诉。

    月光下,假山旁,池塘映月,鲜花飘香。

    池塘中央有一座精巧的八角亭中,四面挂着层层洁白的薄纱。幽幽灯光自那八角亭中透纱洒出,一个纤弱地人影投在那白纱之上。

    箫声是从这亭中传出的,翠绿色的竹箫握在一双冰肌玉骨的小手中,嫣红的嘴唇润着这枝幸运的竹箫。

    伍先生不知何时慢慢踱到了池塘边,他站在池塘边,怔怔地看着那投影在轻纱上的人影,听着那直将他灵魂深处的心事都勾了起来的箫声。眼眶渐渐湿了。

    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伍先生举步迈上通往池塘中心八角亭的桥廊,当他走近八角亭地手打时候。那箫声忽然停了下来,一个娇嫩欲滴,却又似含着浓得化不开地忧郁的声间传了出来:“是爹爹吗?”

    伍先生又叹了口气,掀开纱帘走进亭中,看着他的宝贝女儿。

    他的女儿,伍悯柔,此刻正坐在亭子中的石凳上,手持竹箫,笑看着他。

    “爹爹今日怎地有兴来听柔儿奏箫了?”她站了起来,款步到伍先生身旁,挽着伍先生的胳膊,道:“爹爹请坐,难得爹爹有空,就让柔儿专门为您演奏一曲。”

    伍先生在石凳上坐下,他抬头看着这个柔弱得好像风中扬柳一般的女儿,心中不由一痛。

    女儿地眉宇间永远隐藏着心事,自从出山助项启以来,女儿的笑容和眼神总带实在那浓得化不开的忧郁。

    伍悯柔在伍先生身旁坐下,又吹响了竹箫。

    伍先生与女儿近在咫尺,却没听进半点箫声。他满怀心事,心里只在想着此事该如何对女儿开口。

    伍悯柔一曲奏毕,见父亲魂不守舍的样子,情知父亲满怀心事,柔声问道:“爹爹,您有心事?何不对柔儿说说?”

    伍先生看着女儿,慢慢地道:“柔儿,自从出山以来,你很不开心。”

    伍悯柔垂首强笑道:“女儿哪里不开心了?爹爹是为天下百姓,为推翻赢皇暴政才出山的,爹爹做的是惊天动地,名留史册的大事,女儿怎会不开心?”

    伍先生摇了摇头,叹道:“柔儿啊,你怎会开心?爹爹知你不喜这尘俗杂事,不喜被世俗地烟火染了你自己。柔儿,爹爹何尝不想带着你重归山野,伴着你娘的坟墓逍遥度日呢?可是爹爹也是身不由已啊!

    既然出了山,为项王办了事,就要一条路走到底,绝不能半途而废。”

    伍悯柔微笑道:“女儿知道爹爹的苦衷,女儿不怪爹爹。等天下太平之后,再回山里也是一样。”

    听到这句话,伍先生心中忽地一痛,他知道,自己和女儿,是再也没有机会回山里了。这天下地流洪已经把他们卷了进去,要想全身而退,谈何容易?

    更何况,他已决定献出女儿,用女儿去杀秦仁,挑起公子羽与秦家之争,他们父女俩,注定成为这天下之争的牺牲品,注定成为天下百姓通往幸福之路的垫脚石。

    用力地摇了摇头,伍先生将作为父亲的慈爱彻底抛出脑海,在这一刻,他变成了冷静的策划者,铁石心肠的政客。

    “柔儿,爹爹来找你。是有一事想拜托你。”伍先生看着伍悯柔,缓缓地道。

    敏感的伍悯柔已听出了父亲语气中地不对,她看着父亲的眼睛,看到却是一双清澈而不带任何感情的冰冷眼眸,眼神中满是郑重与沉凝。

    “爹爹有什么事需要这么郑重其事地对柔儿说呢?”

    伍先生一字字地道:“我要你去杀大秦国的太子秦仁。”

    伍悯柔的心突地一跳,一股酸涩潮水般涌上心头,将她心中地那点对山林、对自由的念想彻底吞没。

    她缓缓地点了点头,语气平静地道:“女儿全听爹爹吩咐。”

    三人坐在临时住所里的书房中,闭目养神,打着明日与项启谈判时的腹稿。

    书桌上的油灯跳动着昏暗的光芒,不进有飞蛾从窗外飞进,扑入***之中,发出噼叭轻响。

    华蓉忽然推开房门,走了进来。她走到三少的身后,扶着他宽厚的肩膀。道:“赵子www.扬和周凌飞带着几个人来了。我让他们在客厅里等着。”

    三少反手握住华蓉的小手,点了点头,道:“他们来找我,应该是奉了公子羽之命,来跟我说有关大日国的事地。蓉儿,我知道你恨他们,可是这个时候,你可不能随意杀了他们。“

    华蓉点了点头,笑道:“这个我自然知道,你已经提醒过一次了。”

    三少呵呵一笑,站了起来,道:“那我们这便去见他们吧。”

    三少与华蓉来到***通明地大厅,赵子扬与周凌飞此时正坐在厅中喝茶,见三少与华蓉到来。两人忙站了起来,对三少与华蓉行了个礼,道:“见过太子、门主。”

    三少笑道:“两位请坐。二位不是我大秦臣子。无需如此多礼。”说着,他径直在客厅主位坐下,示意赵、周二人随意。

    华蓉轻笑一声,调侃道:“哦?你们两个还记得我是魔门门主吗?”

    看着赵子扬与周凌飞一脸窘相,三少不由微瞪了华蓉一眼,华蓉掩口娇笑一声,道:“好了,你们几个说正事,我不插嘴就是。”说罢,她挨着三少坐下,笑吟吟地看着赵、周二人。

    三少端起茶杯浅啜了一口,道:“不知道赵大人和周大人有何要事?”

    赵子扬与周凌飞对视一眼,最后决定由比较能言善道的周凌飞回话。

    周凌飞道:“在下与赵兄是奉公子之命,来与太子商议一件关系我中原命脉的要事的。在此之前,请容在下替我家公子为太子送上一礼。”说着,他拍了拍手,厅外走进两扛着麻袋的黑衣汉子。

    那两个黑衣汉子将麻袋放到地面,对三少等人行了个礼,退出了大厅。

    周凌飞解开麻袋,现出一个被绑着手脚,塞着小嘴地少女来。这少女狠狠地瞪了周凌飞和赵子扬一眼,然后用满是仇恨的眼神看着三少。

    三少见这少女个子娇小,疑似未成年少女,但是胸部等部位却又发育得相当饱满成熟,且长相也颇为出色,一双黑白分明的凝眸很是诱人。

    三少微微一笑,道:“此女是何人?为何这样看我?难不成我跟她有杀父灭门之仇?”

    周凌飞笑道:“此女是大日国罗生门副门主罗生静神。我家公子得太子提醒,已将大日国所有的高手除掉,唯独留下此女。我家公子说,太子喜欢美女,此女是公子专为太子留下来的,命我等送与太子。公子还说,此等大日美女,可遇而不可求,听闻太子已将水木薇收服,便想让太子也将此女收服,扬我中原国威。”

    三少哑然失笑,道:“公子羽太客气了!呵呵,这个小姑娘……她该满十四岁了吧?”

    周凌飞道:“罗生静神今年已经十九岁了,不过罗生门的暗杀者大多身材矮小,所以此女看上去就像女童一般。”

    三少点了点头,笑道:“公子羽有心了,赵大人、周大人。多谢二位押运此女了。嗯,本太子一定会收服此女,继续宏扬我中原国威!蓉儿,你把她带下去,给她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本太子今晚宠幸她”

    华蓉横了三少一眼,道:“你看她看你的眼神,就不怕她在床上把你阉了?”

    周凌飞忙道:“此女已中了化功软筋散之毒,全身功力尽被禁制,手脚酸软无力,太子可尽情蹂躏。”

    三少哈哈大笑起来,道:“周大人,蹂躏这个词用得太好了!对大日国地女人,我们除了蹂躏。还能有什么更好的对待方法呢?此言深得我心啊!”

    周凌飞嘿嘿笑着。满脸谦逊之意。

    华蓉不满地撇了撇嘴,走过去一把提起呜呜叫唤不停地罗生静神,拖着她往后堂行去。

    三少问道:“公子羽差二位前来,怕不是只为送这大日美女给本太子地吧?”

    周凌飞神情一肃,点了点头,道:“太子说得没错。我家公子差我二人来,最重要地一事是想与太子商议出兵大日之事。”

    三少哦了一声。有些好奇地道:“公子羽不是跟大日国结成友邦了吗?怎地突然又要出兵大日了?”

    周凌飞道:“公子得太子提醒,获悉大日国野心之后,将大日国所有高手诛除,并打算出兵大日。公子说,出兵大日宜早不宜迟。如今大日国与我中原频繁通商,已自中原学到了先进的冶炼技术,购进了优良稻种和种植方法。假以时日。大日国必会变得兵精粮足,届时便会为了中原之大患。我家公子认为,与其让大日国羽翼丰满之后。来我中原为祸,倒不如趁他们羽翼未丰之时,先下手为强,除此榻畔毒蛇!”

    三少点了点头,道:“想不到公子羽皮颇有远见!那么,公子羽是想怎样对付大日国?是否派兵攻下大日国之后,将其国民全部屠杀,灭其苗裔?”

    周凌飞想了想,道:“这个公子倒没说。”

    三少问道:“你家公子打算出兵大日,为何在与本太子商议?要知道,现在天下三分,你家公子势力最大,实力最强,是我秦、项两家的公敌。公子羽若要对外用兵,我们只地;袖手旁观,等公子羽实力损之际,再趁火打劫。呵呵,公子羽就算真要出兵大日,也当就此事多加隐瞒才是,直至战败大日,恢复元气之后,再将此事公告天下才对。”

    周凌飞笑道:“我家公子说,此事利在千秋,太子就算不出兵助我家公子攻打大日,也不会拖我家公子后腿。”

    三少想了想,笑道:“公子羽知我!他既以民族大义为先,本太子当然不会拖他后腿。非但如此,本太子还会想办法约束项启,令他也不会在公子羽征战大日期间,对公子羽用兵。”

    周凌飞与赵子扬起身揖道:“太子深明大义,在下等佩服!”

    三少摆了摆手,笑道:“公子羽深明大义才对!本以为他是个卑鄙小人,现在看来,他做人也是有原则的。好啊,本太子有公子羽这样地敌手,实是生平之大幸!嗯,两位在人尽可回覆公子羽,就说本太子此地之事完结后,将亲往东海拜会公子羽,与他商讨出兵大日这事!”

    周凌飞与赵子扬顿时面露喜色,道:“这么说,太子您愿意出兵相助了?”

    三少嘿嘿一笑,道:“公子羽兵多将广,麾下水军、铁军均是原赢氏大秦最强的军队,本太子手打国内那点兵力,怎敢在公子羽面前献丑?本太子只是想与公子羽商议怎样对付大日国,怎样彻底征服大日国。”

    见周凌飞与赵子扬面露失望之色,三少话锋一转,道:“不过嘛,本太子家里的军队虽然不行,可却是高手如云。若论高手之众,相信三大势力任何一家都比不上本太子吧?听闻大日国主实力强横,有大日神明庇佑,大日国内两在效忠于大日天皇的暗杀门派中也是高手如云,军队之间的战局公子羽必稳操胜券,但是高手间的对决之时,大日国占了天时地得人和,你家公子未必全胜,难免会让大日国高手有漏网之鱼。日后他们若东山再起,祸害中原,倒也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所以本太子决定,率一众高手支援公子羽。”

    周凌飞与赵子扬顿时笑了起来,连声道谢。他们清楚,公子羽麾下虽然也算得上是高手如云,可是秦家这边,秦逍遥、秦家三兄弟、铁空山父子、岁月不饶人、幻魔真君、怒横眉、萧天赐、华蓉与她的药人等这一众高手加起来,其绝对实力还是要比公子羽强上许多的。若有秦家高手加盟,出兵大日的损耗就会减少很多,甚至有可能完胜。

    议定之后,周凌飞与赵子扬即告退离去。三少慢吞吞地踱到后堂,找到华蓉给罗生静神洗澡地房间,推门而入。

    浴房内水汽腾腾,华蓉身上只着内衣,站在齐腰深地水里,在两丈见方的玉石浴池里给被她剥得赤条条的罗生静神洗着澡,一边洗一边不住地埋怨着:“死秦仁,臭秦仁,竟然让我堂堂魔门至尊给一个异族女子洗澡!看我怎么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