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色诱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这是一间专门用来洗浴的房间。从前的房主家财万贯,极灯呼受,用白玉石彻成了一个两丈见方的大浴池。

    浴池左边靠墙的一头,由黄铜铸就一对巨大的鸳鸯,热水从那对鸳鸯的口中泊泊流出,注入浴池之中。这样一来,便可保证不论洗浴多长时间,水都会一直热着。

    现在浴池的水面之上飘满了花瓣,腾腾的水汽充斥着整个房间,伴以幽幽花香,将整间浴房浸染得有如仙境一般。

    朦胧的水汽无法阻隔三少的视线,三少清楚地看到,华蓉站在齐腰深的水中,秀发披散在雪白浑圆的肩头,晶莹的水珠自她发梢淌落,滴在她的前胸后背上。

    她的贴身小衣已经完全湿透了,胸脯上那两点若隐若现,别有一番朦胧的诱惑感。

    而毫无反抗之力,任华蓉蹂躏的罗生静神此时已经是娇喘连连,而红耳赤,眼波朦胧。

    早在三少进来之前,华蓉就已经开始对罗生静神施展手段。华蓉知道,手打三少要这些大日国的女子,只是想将她们当作奴隶,可以随意蹂躏,想怎么玩就怎么玩的人形木偶。所以,华蓉责无旁贷地开始了第一轮调教。

    带着罗生静神进了浴房之后,华蓉将罗生静神的衣衫一件件剥下,浑不理罗生静神那要吃人的目光。

    她的手在替罗生静神宽衣时,总是有意无意地触及她的敏感地带,时轻时重,将能用的手法尽情地用上。在华蓉那无论对男女都有效的媚功之下。罗生静神还没下水,便已全身瘫软无力,晶莹地粘液自她腿股间涌出,顺着两腿淌下。

    华蓉极度媚惑地笑着,用那仿佛来自九幽一般的妖媚声音说道:“想不到……你的身体竟然敏感如斯……真是个水一般的人儿呢!”说话间。她将手伸到罗生静神腿间,用水指挑起一点晶莹的粘液,媚笑道:“你看,这些好东西可不错哦,来尝尝……”

    罗生静神情恍惚,意乱情迷,竟依言伸也小舌,吸吮着华蓉地手指。

    华蓉呵呵妖笑着,除下自己的外衣,然后将罗生静神打横抱起。抱入了浴池之中。替她擦洗起身子来。

    华蓉居心不良,擦洗身子之时极尽挑逗之能力,不远销时便把罗生静神灵魂深处的**尽数诱发出来。

    当三少进来之时,华蓉忽然想到自己身为堂堂魔门至尊,竟然帮三少干这调教之事,心中不忿,便愤愤地埋怨起来。却正好被三少听到。

    三少也不作声,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地笑意,如一只幽灵般飘到浴池边,QINPING手打然后大叫一声,卟嗵一声和衣跳了下去,激起大片水花。

    三少存心隐藏形迹,华蓉也不知他已进了这浴房中。顿时吓了一大跳,险些惊呼出声。而本已意乱;神迷的罗生静神陡然惊醒,看到自己全身**地呈现在三少面前。顿时心凉了半截。

    三少嘿嘿怪笑着,游到华蓉身后,将她拦腰抱住,手伸进那小衣之中,爬上玉峰,轻轻地揉搓着水嫩的樱桃,凑在华蓉耳边说话:“蓉儿,你刚才说的话我可全听到了哦,不知道,你打算怎么收拾我呢?”

    华蓉挑逗罗生静神之时,自己也已情动,此时先被三少吓了一下,接着又给三少触及敏感地带,欲火不由升腾而起,反手一把握住三少的小兄弟,媚眼如丝地道:“当然……是在床上收拾你了……”

    三少哈哈一笑,在华蓉耳垂上轻咬一下,指着罗生静神道:“那她怎么办?我今晚可是打算先宠幸她来着。”

    华蓉看了罗生静神一眼,媚笑道:“那么,你就让先宠幸她,我来陪你一起宠幸她好了。”

    三少满意地点了点头,罗生静神却是惊惶失措。她武功被制,毫无反抗之力,眼觅这一男一女满脸不怀好地笑意,涉水向她靠近,不由双手掩胸,一步步后退,用半生不熟的中原话道:“你们……你们要做什么?”

    三少切了一声,淫笑道:“为什么每个被恶棍逼迫的少女都要这么明知故问一句?我们,当然是要**做的一情喽!”

    华蓉一边解下亵衣,露出那浑圆坚挺地淑乳,一边妖媚地笑道:“小姑娘,你不要害怕,刚才姐姐对你做地那些事,你不是很喜欢吗?”

    现在姐姐哥哥一起来宠你,你应该高兴才是……“

    听着华蓉那魅惑人心的声音,罗生静神不由怦然心动。她身体的**已被华蓉点燃,着实渴望刚才被华蓉挑逗时那般**蚀骨的感觉,同时下身空虚得难受,极想被什么东西填满,现在看着这雌雄双淫贼向着自己靠近,她不由渐渐失去了恐惧和反抗的心理,代之以一种深深的渴望。

    三少涉水走到了罗生静神面前,华蓉刚绕到了她的背后。

    三少看着这个身高只及他胸口地少女,一咱邪恶的**油然而生。罗生静神就像一个小女孩一样,而像她这种身材发育得已极好的小女孩恰恰最能引起男人的征服欲,以及另一种不可告人的**。

    三少邪异地笑着,突然闪电般出手,在罗生静神胸脯上捏了一把。罗生静神发出一声呼唤,似呻吟远大过惊呼。而华蓉则从她身后将她抱住,两臂自她肋下穿出,手握上了她的两只玉峰。

    “小姑娘,我们两个,定能让你欲仙欲死的……”华蓉说着,往罗生静神耳中轻呼了一口热气。

    罗生静神顿时全身一阵酥麻,险些软倒在水里。

    三少三下五除二剥光了自己地衣服,开始了最擅长的挑逗,华蓉也在一旁不住地帮衬。

    “接下来。该是少爷我最喜欢的环节了。蓉儿,示范给她看!”三少说着,跳出浴池www.,坐于池边,那昂然大物让罗生静神心跳下已。近乎贪婪地注视着。

    华蓉轻笑一声,头俯于三少腿间,张开樱桃小口,伸出香舌,为三少按摩起来。

    “好,到你了!”三少对罗生静神笑道:“做得好,少爷我可是有奖励地哦!”

    罗生静神颤抖着走到三少面前,学着华蓉那样,用生涩的技巧用唇舌给三少刺激。

    而华蓉,则又绕到罗生静神身后。潜进水中,用自己那饱满的酥胸在罗生静神分开的两腿间摩擦起来。

    过了一阵,在罗生静神已然坚持不住之时,三少将她拦腰抱起,让她两腿盘于自己腰际,然后腰猛地一挺,一个并不温柔地突刺,彻底将罗生静神占有。

    初痛过后。罗生静神身心俱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不由轻声呻吟起来。

    没有人能抵挡三少地欲帝真经,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媚功盖世的华蓉?

    罗生静神全部身心都沉浸于**之中,将她自己的身份,将她的任务,将她的骄傲和仇恨全都抛于九霄云外。

    一缕鲜红很快就融于水中,消失无痕。

    次日一早。罗生静神已经获准于水木薇并列,侍立于宋清、华蓉、怜舟罗儿、秦霓儿四女身后了。

    当三少带着六女进省衙找项启谈判之时,那向项启告辞准备回东海。刚从省衙中出来的赵子扬和周凌飞见罗生静神一副温柔婉约、顺从无比的模样,不由对三少钦佩不已。

    “秦家三少,真神人也!”这是后来的采花界人士形容三少时通用的八个字,这八个字的根由,便是出自今日地赵子扬和周凌飞之口。

    没有人知道,三少究竟能降伏多少女人。

    也没有人知道,三少是怎样凭**把那些本欲杀他而后快地大日美女们,变成绝对忠诚于他的奴隶的。

    人们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大日国全国最顶尖的五大美女,最后都成了三少的奴隶,而且是任三少蹂躏,一段时间没被三少蹂躏这后,会哭着喊着求三少蹂躏的极端奴隶。

    秦家三少,真神人也!

    在进省衙之前,三少跟周凌飞、赵子扬客套了几句,然后各奔东西。三少带着女扮男妆的六女径直进了省衙之中,找项启谈判。而周凌飞和赵子扬,则将三少将往东海见公子羽地消息带回了东海。

    谈判在省衙会议厅里举行,与会人员有:“秦家方面由三少、宋清、华蓉、怜舟罗儿、秦霓儿五人担任谈判主力,水木薇及罗生静神担任书记员。项启方面由项启本人、幕僚长伍先生、幕僚赵先生、钱先生、孙先生五人担任,由师爷李先生、周先生担任书记员。

    谈判开始之后,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只花了不到一个时辰,项启便答应跟秦家结盟,共同抵御公子羽。

    两人最后议定,明年秋天即同时出兵,南北夹攻公子羽。而目前,双方在合作条件一事之事,还有很多需要协商的地方,比如打败公子羽之后的利益分配计划等等。当然,这些事就不是三少需要操心的了,自有临时转职为谈判专家的宋清等四女跟项启讨论。

    吃过午饭之后,双方继续谈判,一直到黄昏时分,双方终于谈妥了一切条件,签订了一份合法的协议。在谈判之中,项启因为对即将刺杀三少而心存愧疚,作出了很大的让步,才使谈判签约进行得如此顺利。否则地话,在一些细枝末节之上,伍先生等人可能还要纠缠三五七天之久。

    谈判结束之后,双方开好酒庆祝,项启宣布于省衙中设宴,热情款待三人等

    酒宴很热闹,项王军临时首府中的重要人士几乎全部到场。不过三少所关注的并不是他能受到怎样的礼遇,他关心的是能不能有艳遇,可惜得很,直到酒宴快结束时,三少都没发现一个美女。

    眼见就要满载失望而归。项启突然说道:“太子,今晚还有一个压轴节目,保管太子满意。”说这话时,项启笑得甚为勉强。

    三少却没注意这些,他有气无力地朝项启笑了一下。低下头去小声嘀咕道:“你娘咧,就你们这些不懂***地大老爷们,哪拿得出让少爷我满意的节目?一群绝世美女跳脱衣舞么?”

    观赏绝也美女脱衣舞的愿望最终没能实现,不过项启宣布最报一个节目之时,三少的精神还是为之振奋了一下。只听项启说道:“各位,今天晚上这酒宴咱们也喝得尽兴,不过本王总觉得少了些什么。是什么呢?呵呵,想必各位兄弟都注意到了,今天晚上,赴宴的可都是些大老爷们哪!咱们老爷们吃饱喝足之时。最爱想地是什么?”

    下面一个喝高了的将领大着舌头叫道:“女人!当然是女人了!咱们这些兄弟伙造反。还不就是为了老婆孩子热炕头吗?现在吃饱喝足,当然要想女人啦!”

    众人顿时哄堂大笑,项启也笑呵呵地道:“吴将军说得没错,咱们这些穷汉子,吃饱了喝足了,自然要想女人了!好,这最后一个节目。本王就遂了各位将军的意,让大家也见识见识,什么叫做绝色美女,什么叫做仙女!请‘望月楼’悯柔姑娘来给咱们吹奏一曲洞箫如何?”

    项启一宣布来的是望月楼的姑娘,众将顿时齐声欢呼起来。

    众将虽然不知道悯柔是何许人也,可是望月楼大伙却都知道,那可是省城中最有名的青楼了。楼子里的姑娘个个如花似玉,许多未曾婚娶的将领们没事的时候,领了饷银经常去鬼混。这望月楼的后台事实上也是项启,而楼子里地姑娘。则多数是被项王军抄了家地,大户人家的小姐。嫖以前看都不能多看一眼的大户人家的小姐,对这些项王军的将领们来说,那可是一种极大的心理满足感。项启正是利用穷苦出身的将领们这种心理,左手发他们饷银,转眼就又赚了回来。

    项王军也要赚钱壮大队伍地不是?

    在大众期待之中,白裙如雪,轻纱罩面,长发如瀑的悯柔手持一管竹箫,风姿绰约地走进了宴会大堂之中

    一时间,呼哨喝彩声四起,项王军众将们用无比热切地目光看着这个走起来如弱风拂柳,所过之处即留下淡淡幽香的女子,纷纷猜测着她那面纱下的真面目究竟是何等仙容。

    三少微笑着,斜靠在椅子上,手时拈着酒楼,眼神中无一丝狂热。他已经过了狂热的年纪,他喜欢追逐美女,可是更懂得控制自己的**。

    不能控制自己的**,如何去激发别人灵魂深处地**?

    三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看到美女就会起立敬礼怕小小采花贼了,他现在是纵横花丛洞房不败的欲林老将,是采遍天下金枪兴到地花间欲新闻帝!

    在这世上,已没有人能在采花这一职业上超越他了,三少的成就,已经可用旷古绝今四个字来形容!

    见识了诸多绝色,品尝了无数动人玉体,即使这悯柔现在脱得赤条条地站在三少面前,三少也可不动声色。

    坐在项启左首的伍先生看了对面的三少一眼,见三少毫无心动之色,对着那正在厅中坐定,准备开始奏曲的悯柔道:‘悯柔姑娘,何不将面纱摘下,让大家一睹你的真容?”

    悯柔抬头看了伍先生一眼,柔声道:“是,奴尊先生之命。”声音虽柔,但语气却甚是冷淡,听得伍先生心中一痛。

    悯柔垂首缓缓摘下面纱,然后慢慢抬起头,厅中顿时鸦雀无声,只听到那一丝丝压抑了呼吸声。

    就连三少这阅花无数的一代欲帝,在悯柔抬头的那一刹,也不由感到一阵轻微的窒息。

    悯柔很漂亮,但漂亮并不是最重要的,三少身旁的任何一个女子,若以女装出现在这场合,去掉脸上的那丑化她们自己的胡须等物之后,也可令这厅中举座震惊。

    悯柔很柔弱,悯柔很惹人哀怜,悯柔像是天上飘落的雪花,轻轻一碰会碎……

    她有一种让人心疼的气质,一种无依无靠,好像举世之间她最孤独的气质。

    三少的心微微跳动了几下,随即恢复了正常。然而,悯柔却于此时向三少看了一眼,三少那平静的目光顿时与悯柔那含着无限忧郁的目光碰撞在一起。

    三少忽然感到一阵眩晕,就好自己被一股极之强烈的光芒迎面照耀了一下。

    他缓缓地吐出一口气,心里忽然滞闷到了极点。

    他不忍心看这样的眼神,他不忍一高洁得仿佛不食人间烟火一般的仙子有这种忧郁到了极点的眼神。

    当年,他自花轿中抢出柳飘飘,就是因为受不到柳飘飘那含着泪光的眼神。

    三人最大的敌人,那便是女人的眼泪,和女人的忧郁。

    悯柔奏响了箫,凄婉的箫声飘荡于大厅之中,从人们耳中钻进,缠绕在每个人内心深处,将他们藏在心湖最深处的心事一一勾起,不时,便已有五大三粗的热血男儿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