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色诱 第二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每个人都沉浸在箫声勾起的心事之中,就连悯柔自己,长长的睫毛上也挂上了晶莹的泪珠.

    三少忽然觉得,悯柔所奏的不是一支箫曲。她奏响的,是她的心事。

    三少听懂了她的心事,他知道她在诉说些什么,在渴求些什么。

    三少忽然站了起来,他离座而起,大步走向悯柔。

    没有人注意到三少的举动,每个人都在箫声中回忆。

    直到三少走到悯柔身旁,拉起了悯柔的手,那凄婉的箫声戛然而止,厅中众人才猛地从那梦境一般的回味中惊醒过来,用愤怒、惊奇地、鄙夷地、仇恨地目光看着三少。

    三少没有理会别人的目光,他看着悯柔,微笑着,柔声道:“你的心事,我知道。”

    悯柔怔怔地看着这个看起来相当唐突的少年,她知道,她今天的任务就是以身饲虎,然后伺机杀掉他。杀了他之后,她自己也将随之消亡。

    少年的笑容很暖,就像山野间刚从云海间升起来的朝阳。他的眼睛很亮,就像夜空最亮的星辰。他的两鬓斑白,就像积雪在青松上的白雪。

    “我要杀的,就是他吗?”悯柔在心里叹息着,她向着三少温婉地一笑,道:“太子知道奴的心事?”

    三少觉得她笑容很凄凉,好像是那生死决别之时,对人世间怀着无限留恋的笑。三少心里没来由地一颤,他点了点头,道:“我知道。”

    说罢。他抬头看了厅中众人一眼,最后将目光锁定在项启身上,慢慢地道:“这个女子,我要了。不知项王允否?”

    项启张了张嘴,没有说话。他忽然觉得自己很残忍,很卑鄙。他一向认为自己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是个战无不胜的英雄,他不屑使这等鬼域伎俩,他只想在战场上堂堂正正地击败敌手,让敌人对他俯首称臣。

    可是现在,他却要使用这种手段来取三少地性命,他犹豫了,他不知道怎样说才好。

    伍先生看了项启一眼,笑道:“只要太子喜欢。悯柔姑娘就是太子的人。为奴为婢。全凭太子高兴。这就算是今晚项王给太子准备的一份簿礼罢!”

    他又对悯柔道:“悯柔,这一位大秦国的太子,权倾天下,手握雄兵,你跟了他,倒不失为一个好的归宿。”

    悯柔轻轻点了点头,柔声道:“谢太子。谢项王、伍先生给悯柔找到这样好地一个归宿。”

    项启如鲠在喉,说不出话来,只强笑着点头。

    三少微微一笑,拉起悯柔,对项启道:“项王,今日本太子十分尽兴,谢项王厚赐!酒足饭饱。这宴也该散了,项王,告辞。”

    项启站了起来。笑道:“太子言重了!既如此,本王便送太子回去。”

    三少微微躬了躬身,道:“项王万金之体,不敢劳烦项王远送。”

    伍先生站了起来,道:“那就由伍某代项王送太子一程吧!”

    三少朝伍先生点头微笑,不再推辞,带着华蓉等女,由伍先生送出了省衙。

    三少拉着悯柔的手,悯柔就像一只温驯的小绵着般,跟在三少身旁。华蓉等人见此情形,一路窃笑不已。

    坐进了马车之后,三少对坐在对面的华蓉道:“蓉儿,待会回去,你先帮悯柔姑娘洗浴一番,然后送她到我房中。”

    华蓉眨了眨眼,笑道:“是否像昨晚给静神洗浴时一样呢?”

    三少摇头轻笑,道:“那倒不必,你放心,今晚我不会偷溜进来的。”

    华蓉呵呵一笑,道:“你没骗我罢?你让我替悯柔洗浴,就不怕我吃了她?”

    三少哑然失笑:“你能吃那就尽情吃罢。”

    华蓉微笑不已,只诡笑着看着坐在三少身旁的悯柔。

    回到了住所之后,华蓉便带着悯柔去洗耳恭听浴了,其余诸女也各自回房休息。而三少,手打则回到自己的卧房,一个人静坐灯下,嘴角挂着一抹诡异的微笑,望着一片漆黑的窗外。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被轻轻推开了,华蓉带着悯柔走了进来。

    悯柔已经换了一身薄如轻纱的丝裙,里面除了贴身小衣之外别无它物,透过朦胧地灯光,几可看清她大半**。

    三少一看那低眉顺眼地悯柔,见她眼角眉梢挂着些许风流,腮角也泛着微微红晕,便知华蓉定在她身上动了手脚。

    华蓉带着一缕香风,跳到了三少身旁,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这小丫头还真不错,我刚才施尽手段,她竟然没有彻底意乱情迷。阿仁,她可不是简单角色哦!”

    三少微微一笑,道:“悯柔心中只有阳春白雪,浩瀚山林,你想彻底挑起她的**,却还欠些火候。”

    华蓉在三少耳边吹了口气,媚眼如丝地道:“那么,今晚要不要我来帮你一起降伏此女呢?”

    三少摇头道:“正如你所说,要降她,不是那么简单,须得攻心为上。而且,她的心事,只有我知道。蓉儿,你先去休息吧,我等会再去找你。”

    华蓉笑道:“哦?你今晚不陪这俏佳人吗?”

    三少道:“今晚……还没到时候。”

    华蓉微微颔首,笑着走出了房间,经过悯柔身旁时,在她耳垂上轻咬了一下,道:“小姑娘,你有没有听说过,什么叫羊入虎口?呵呵呵……”一路娇笑着,华蓉出了房间,顺手将房门带上。

    方才三少与华蓉讲话时。声音压得极低,又用上了传音入密、凝音成线的功夫,悯柔自然一个字都没听到。华蓉最后咬她耳徒垂那一下,在她心湖掀起了小小的波澜,不过旋即恢复平静。

    待华蓉离去之后。三少站起身,走到悯柔身旁,拉着她那冰凉的小手,将她拉到床边,轻按着她坐下。三少则顺势坐到了她身旁。

    三少看着低着头,眉眼之中含着无限忧郁地悯柔,轻轻挽起一缕她肩头上略显潮湿地秀发,问道:“你可知我带你回来所为何事?”

    悯柔点了点头,轻声道:“奴知道。”

    三少呵呵一笑,道:“你不知道。”

    悯柔抬起头。平静地看了三少一眼。柔声道:“太子不是看上了奴,带奴回来侍寝吗?”

    三少摇头笑道:“我说过,我听出了你的心事。”

    说着,他凑到了悯柔的耳边,轻声道:“你心中满是留恋,你舍不得你曾经喜欢过的一切,你想在山林中自由呼吸。自由地奔跑,你爱看溪水中地鱼虾翻腾,你爱与草地上的麋鹿玩乐。当山风来的时候,你会张开双臂,站在山巅上接受山我地洗礼,让风吹动你的衣裙,拂动你的发丝。你可以听到草发芽生长地声音。你可以看到雪飘落的每一个瞬间……你曾经很自由,很自在,你不沾半点凡俗间的烟火。可是。现在你心中有了杀机,那是完全绝望,不带半点生气的杀机。你要杀人,可是你并不愿意。杀了人之后你会死,可虽你也不想死。所以你绝望,你留恋,你仇恨,你无助,所以你地箫声才那般凄凉。你不知道你该恨谁,你也不知道你做地事还必须是否是对的,但是你又必须去做……”

    说到这里,三少深吸了一口气,手指在悯柔已经变得苍白的脸上轻轻抚过,道:“你的武功很奇特,它源于自然,所以能与天地融为一体,所以极少有人能看出你身怀武功。可是我却不同,如果说你是与天地融为一体的话,手打那我就是超出了这个天地,我站在云端俯瞰这天,这地,任何伪装都瞒不过我的双眼。”

    悯柔的脸色已经有些惨淡,她地眼中已蕴出了水汽,她的眼神更加姜婉哀凉。

    “悯柔,你很不错,相信这世上除了我之外,已经没有几个人能看穿你的表相,看透你的真心。如果不是你的箫声,你的眼神,就算我知道你身怀武功,也无法看出你的心事。”三少微笑着,双手轻棒着悯柔地脸,直视着她的双眼,道:“告诉我,是谁让你来杀我的?是不是项启?”

    悯柔光洁地脸庞滑出两道泪痕,她怔怔地看着三少,她想知道,这少年究竟有一双什么样的眼睛,为何能一眼看穿她的心事。

    他太可怕了,他几乎无所不知,爹爹和项王想杀他,那是完全没有任何可能的。

    悯柔在来之前就已经有了献身和死亡的准备,可是三少刚才的话又让她心中生起了生机。三少说得没错,她并不想死,她对这个世界还有着无限的留恋。她还想着平定天下之后,和父亲一道回到山里,伴着她那早逝的娘亲的坟墓,平静而淡泊地过完这一生。

    可是父亲却打碎了她的希望,父亲为了挑起公子羽与秦家的争端,不惜将她牺牲。她知道,父亲是为了这个天下,为了天下的百姓,所以她不恨她的父亲。她只恨自己,为何生了这女儿身。

    现在,三少目的地穿了她的心事,知道了她的目的。她知道,她已经没办法杀掉三少,她还记得,小时候在山里遇到那个慈眉善目的老人,传授她武功的时候曾经说过:“我传你的是源于自源,与天地融为一体的武功。如果别人看不穿你的深浅,那他就绝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如果有人能一眼看穿的功夫,那么你就绝不会是他的对手。”

    悯柔知道,自己不是三少的对手。即使现在三少与她近在咫尺,她突然出手偷袭,也不可能成功。

    但是她一样不能告诉三少是谁派她来杀他的,她知道三少的可怕,她听说过三少的武功。她知道,如果让三少知道是父亲和项启让她来杀他地话。她可以想象这省城之中,会变成怎样的一种血流成河的惨景。

    更何况,现在项王与大秦已结成了同盟,如果让三少知道,项王白天才跟他结盟。www.晚上就派人杀他的话,那两家同盟必定破裂。秦家与项王军必会刀兵相向,到时候受苦的就是天下百姓了。

    所以,当三少问她是不是项启派人杀他时,她只是看着三少,既不点头,也不摇头。

    三少叹了口气,道:“那么,是公子羽了?”

    悯柔仍不作任何表示。她也曾想过栽赃公子羽,可那必须是在三少死后。现在三少亲自问她。如果她回答是地话。三少绝对会猜出她在栽赃嫁祸。

    这等污秽肮脏的事情原本不是她应该做的。

    “既不是公子羽,又不是项启,那末,是你自己要来杀我了?”三少又问。

    悯柔还是不应答,她知道保持沉默才是隐藏真相的最佳方法。

    三少轻笑一声,道:“你白得像雪,争夺天下这等血腥污秽的事还必须你不该插手。我知道你是不情愿的。可却不得不为之。能让你这样的姑娘自愿献身给我,然后伺机暗杀,说动你的理由一定是大义凛然。嗯,让我来猜猜……为权是不可能的,为钱更没有可能,若说为情,呵呵。少爷我杀人无数,也不知道其中是否有你的情郎。那未,这最有可能地。便是为天下百姓了!悯柔,我猜得对不对?”

    悯柔没有作声,但是眼神却起了一丝轻微地波动。

    三少捕捉到了那丝波动,他微笑着点头道:“杀人总得有一个理由,像这种为了天下百姓之类的理由,当然是最大主凛然的。可是少爷我自我感觉,还没有到那祸害苍生的地步。悯柔姑娘,就算你不说,我也猜得出是谁让你来杀我的。能用为天下百姓这可笑的理由来说动你的,人数也有限得紧。好了,既然你不愿跟少爷我说话,那我也就不打扰你了。你好好休息吧!”

    说罢,三少起身准备出房,突然想起了什么似地,道:“对了,几乎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了。”说着,他走到悯柔面前,弯下腰,将脸凑近悯柔,直到他的脸几乎贴上了悯柔的脸,笑道:“临别之吻可是不能少的。”说着,他在悯柔的香唇上蜻蜓点水般轻轻一吻,然后转身大步走出了房间,边走边高声吟道:“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砰地一声,房门紧紧合上了。

    呆呆地坐在床边的悯柔,忽然泪流满面。她伸出手,轻轻抚着自己地唇,那里,好像还留着三少的余温。

    她和衣躺在床上,紧紧地抱着绣花枕头,一边无声地流泪,一边合上双眼,慢慢地进入了梦乡。

    三少走进了华蓉的房中。

    华蓉此时披着一身粉红色地轻纱,正坐在床头看书,轻纱里面什么都没穿,完美的身段一览无余。

    三少关上门,走到华蓉床边坐下,手顺势爬上了她的玉峰,将下巴搁在华蓉香肩上,凑到她耳旁问道:“看什么呢?”

    华蓉轻声呻吟一声,放下书,道:“当然是春宫图了,你说我还能看些什么?”

    三少嘿嘿一笑,抱着华蓉滚到床上,一双手上下游走,开始了每天必修的功课。

    华蓉一边呻吟扭动,一边问道:“你……方才没有吃掉那小姑娘?”

    三少摇了摇头,压在华蓉身上,腰身一挺,突破进去,一边动作一边说道:“暂时还不能吃她。她对我并不是心甘情愿,对她这种女孩儿,我不愿使强迫手段。要征服她,须得先征服她的心。”

    华蓉媚眼如丝,双腿紧盘在三少腰际,两手勾着他的脖子,一边挺起腰身相迎,一边说道:“那怎地没见你对水木薇、罗生静神先征服心,再征服人?”

    三少呵呵一笑,道:“她们不同。我心里对她们没有爱意,当然只要她们的人,而不要她们的心。再说了,被你我用欲帝真经加媚功调教,她们的心志已经被我们完全摧毁了,现在已成为**的奴隶,一颗心自然也就属于我了。”

    华蓉娇喘连连,道:“这小姑娘有点不对劲,她能抵挡住我的媚功,一定身怀武功。”

    三少点头道:“她的确身怀武功,而且还相当不错。而且她的武功性质特异,源于天地,又包容于天地之间,想以**征服她,除非你我联手,将她心志摧毁。可是我又不愿以这等手段对付她。嗯,告诉你,她其实是来杀我的。”

    华蓉道:“又……又是美人计么?想将你刺杀于……床第之间,嗯……难道……难道指使她的人不知道……用这伎俩杀你……就是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么?”

    三少呵呵一笑,道:“除了这等伎俩,还有什么更好的手段杀我?指使她的人,也不过是相搏一搏罢了。依我看来,这指使她的人必是项启。”

    华蓉道:“项启……这粗豪之人,会使这等心计?”

    三少道:“此计或不是项启所出,但也应得到了项启的应允。我想,最有可能出此计的,便是项启的客卿伍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