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四章 色诱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伍先生?”华蓉喘息着道:“就那个一脸高尚圣洁的书生”说话间她一个翻身,将三少压倒身下,坐在三少腰上扭动起来。

    “应该是他。”三少扶着华蓉的小蛮腰,道:“能说动悯柔那样的女孩儿做这种卑污蔑之事的,只有用最大义凛然的理由。为天下百姓当然是最大义凛然的理由了,而看那伍先生一脸神圣的样子,也只有他最适合说出这理由来。我看那项启是个直爽汉子,不会做这等事。你有没有注意到,项启今晚在宴席间本来相当自然,可是当悯柔出场之后,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看上去非常窘迫。而且今天谈判桌上,本来很多细节问题,项启可以据理力争的,但是他都放弃了。依他的性格看来,应该是对用这等手段对付我心存愧疚,想给我秦家一些补偿。”

    华蓉问道:“那项启杀你能有何好处?”

    三少奇怪地望着她,华蓉撇了撇嘴,道:“我**了。”

    三少险些笑出声来,道:“不管,我还没有得很呢!再来!”说着三少在qinping手打下自行动了起来,华蓉给三少弄了几下,马上又娇喘连连,性致再起。

    “是不是,项启想杀了你之后……嫁祸给公子羽,让你秦家与公子羽相争,他好坐收渔人之利?但是现在项启经跟我们结盟了,到时就算出兵攻打公子羽,也是两家齐上,他这么做岂不是多此一举?”

    三少道:“此举并非多余。你想想,要是我老爹知道我给公子羽的人害死了,他会怎样想?他肯定会对公子羽用兵,跟公子羽拼个死活。到时候,项启自可找理由不出兵,或是只派出少许兵力。象征性地攻打一下。而他的主力则坐山观虎斗,等我们与公子羽拼个两几俱伤之时。再一举铲除这两在势力,独霸天下。就说你吧。你要是知道我给公子羽干掉了,难道你不会冲到公子羽家里去找他拼命?”

    “少臭美了!你要是被人杀了呀,我自然是另找一棵大树乘凉了。比如说公子羽……”华蓉轻笑一声,继续道:“项启这如意算盘倒是打得响。阿仁,这件事你打算怎样处理?”

    三少嘿嘿一笑,道:“当然是诈作不知了。怎么说我们现在也跟项启结成了同盟,只要我不死,到时候攻打公子羽还怕他项启不出兵?”

    华蓉又问:“那么悯柔呢?”

    三少笑道:“你刚才不是说肉包子打狗吗?我当然要把她带走了。项启他们总不能明着把悯柔要回去吧?嘿嘿,他们只能吃这哑巴亏。哦也……我好像也快了……”

    三少终于一泄如注,完事之后。华蓉躺在三少宽厚的胸膛上,用纤纤玉指在他胸膛上划着圈圈,三少则摸着她那如丝秀发,问道:“蓉儿,我们在一起也有很长时间了吧?”

    华蓉点了点头,道:“已经一年了。”

    三少道:“这一年中。虽然我昏睡了近年,又跟清儿双修了四个月,可是我们在一起www.亲热也有许多次了,为什么你的肚子总是大不起来呢?”

    华蓉笑道:“你不是已经有个宝宝了吗?怎么还想要呀?”

    三少道:“谁不想子孙满堂?唉。有时候我觉得很奇怪呢,我有过这么多女人,平常也没少灌溉她们,可是为何除了梅姐之外,没有一个人怀有身孕呢?”

    华蓉道:“阿仁,我是故意让自己不受孕的。魔门迷心宗有许多秘法,可让女子与男人交欢后不受孕。现在天下未定,我又要助你,不想因此事误了大事。如果你想我给你生孩子,我以后不用那些方法就是。至于其他的姐妹,我就不清楚了。阿仁,会不会是你自己有问题?”

    三少道:“可是梅姐她给我生了个孩子啊!”

    华蓉想了想,道:“阿仁,那便是你自己的问题了。梅姐能给你生个宝宝,只能说你运气好。”

    三少心中顿时一片黯然,心道这么说少爷我就是精子存活率太低,梅姐能给我生孩子恰巧碰上有一颗蝌蚪充满活力了……

    华蓉见三少一脸黯然,安慰道:“阿仁,你也不必灰心。魔门有许多古方,是专治男人病的,等闲下来,我给你配几副方子。”

    三少叹了口气,道:“也只能如此了。好了,休息吧,明日一早我们便向项启辞行,去东海见公子羽。大日国的事情,是该早些了断了……呵,我倒很想看看,明天项启见到我还活着时,会是一种什么样地表情。”

    项启的表情相当勉强。

    他笑得很勉强,说话时语气也很勉强,但是三少听得出来,项启地神情声音之中,有着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而伍先生则不同了,当他看到悯柔温驯地站在三少身后时,他虽然依然镇定自若,可是眼中却流露出一种难言地悲哀。

    悯柔没有看自己的父亲,她只在注意三少,她很难想象,昨晚那个诗人一般敏感的太子,现在却又变成了一个圆滑地政客,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般,跟项启不断地打着哈哈。说着虽动听却没有任何实质意义的外交辞令。

    悯柔昨晚睡得很好,罕见地没有做梦。自从她跟着父亲出山助项王以后,她夜里经常噩梦连连。不是梦到父亲战败被杀,就是梦到自己被土匪一样的乱兵压在了身下。

    可是昨晚,她却睡得很安稳,很香甜。在被三少看穿了心事,猜透了她的来意之后,她反而如释重负。

    当今天早上,三少让她自己决定去留的时候,她决定跟着三少。

    她想了解三少,想知道这个诗人一样的政客会有怎样的内心,或者,找机会杀了他。或者,找机会爱上他。

    她可能是世上最柔弱的女子了。她有一颗貌似坚韧实则敏感且脆弱无比地心,若想坚韧起来。必须有一个坚强的依靠。

    她不能留下来。不能回到父亲身边,那样地话,三少就会知道她是受谁指使地,她地父亲,就可能遇到生命危险。

    所以,她要跟在三少身边。

    在三少向项启辞之后,项启以相当隆重的外交礼节,亲自送三少出了晋省省城。临别时还拉着三少的手。依依不舍地说:“太子,有空常来玩啊!”

    三少呵呵笑着,说:“嗯,项王如此盛情,我以后会经常来玩地。不过嘛,以后来的时候。手打只怕项王找不到像悯柔姑娘这般可人的女孩儿来招待我了,哈哈哈……”

    项启跟着干笑起来,伍先生却笑得相当自然。

    当三少等人坐着项启送的豪华马车远去之后,项启忽对伍先生道:“伍先生。令嫒她……”

    伍先生笑容褪去,无力地摇了摇头,道:“柔儿的行动失败了。唉,为了掩护我们,她不敢离开秦仁,只能跟她同去。”

    项启道:“伍先生,本王可派一支军队,扮作山贼,将令嫒抢回来!

    伍先生摇头道:“秦仁的武功太可怕了,若是派去的兵力少了,只会白白送死。但如果派的人太多,纵能抢回柔儿,也不见得能困住秦仁。若让秦仁走脱,便是我军之大祸。唉,柔儿命该如此,只望秦仁他能善待柔儿了……”

    马车在平坦地官道上缓缓行驶着,怜舟罗儿和华蓉在外赶着马车。

    三少坐在一张宽大的椅子里,剥着新鲜的荔枝。他小心地剥掉荔枝壳,挖出核,将果肉放进瓷盘之中,那瓷盘里,已经堆积了大半盘白嫩的果肉了。

    三少并不怎么喜欢吃荔枝,但是他却非常爱剥荔枝,因为几个女孩子都喜欢吃。

    水木薇和罗生静神一左一右跪在三少脚边,将三少的腿放在自己大腿上,替他按摩着。秦霓儿和宋清则就着同一本笑话书看得痴笑连连。

    悯柔静静地坐在三少旁边,低着头,看着自己的鞋尖,一言不发。

    三少剥了满满地一盘果肉,取手巾擦净了手上的汁液,笑道:“好了,荔枝剥好了,罗儿、蓉儿,你们进来吃吧!我来赶一阵车。悯柔,你跟我来。”

    三少说着,钻出了车厢,站在车辕上接过了怜舟罗儿手中的马鞭。当怜舟罗儿和华蓉都进了车厢之后,三少在车座上坐下,拍了拍旁边的副座,道:“悯柔,你坐这里。”

    悯柔依然坐到三少地身旁,三少一手抓着马鞭,一手握住了悯柔的一只小手。

    “悯柔,伍先生是你什么人?”三少看着悯柔,突然问了一句。

    悯柔眼神微变,默不作声。

    三少微微一笑,不以为意。对悯柔这以沉默作武器的无声抵抗,他昨晚就已领教了。他知道,从悯柔口中,问不出什么东西来。

    三少挥动马鞭,打了个响鞭,八匹拉车的马欢快地跑着,车速越来越快。

    “派你来杀我的,不是项启,而是伍先生。”三少也不看悯柔,自顾自地说道:“项启应该是不愿意让你来杀我的,但是我看项启看你的神情,也不像对你有特殊感情的样子。项启看到我还活着,说话的语气都有如释重负的样子。

    “但是伍先生就不同了,他实在是太镇定了,他本不该那般镇定的。可是他既如此镇定,为何在偶尔看你一眼之时,眼神却那样悲哀和心痛?

    “伍先生是个了不起的人啊!他那样的人,如果在和平时代出世的话,必会得圣人之称。可惜,和平时代他声名不显于世,却在这乱世之中活跃起来。这就注定他一生只会是个悲剧。

    “悯柔,以你这般高洁的性情,恐怕也只有伍先生能说动你来杀我了。以伍先生那绝不是伪装出来的神圣样子。要让他牺牲别人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他恐怕做不到。

    “可以。他只有牺牲自己亲近的人,甚至是亲人。悯柔,伍先生究竟是你的情人,兄长,还是父亲?”

    三少地话像钢刀一样剜在悯柔心上。悯柔的脸色突然一片惨淡,珠泪夺眶而出。她紧咬着自己地嘴唇,直咬到嘴唇发白。她又手用力绞着自己的衣角,衣角都快给她绞裂。她没有想到,三少竟然聪明到了这般地步,仅凭察言观色,便可推断出真正地幕后主使,甚至推断出她与伍先生的关系。

    可是她不能承认。只要她不承认,三少就没有证据证明他的推断,也就没有理由去对付她地父亲。所以,她还是选择了一贯的做法——沉默。

    三少看她的神情,心中已是一片雪亮。悯柔绝对与伍先生有着相当亲密的关系,从伍先生的年纪看来。情人、兄长、父亲这三样均有可能。

    三少见悯柔继续保持沉默,不以为意地一笑,道:“悯柔,就算你不说。我想我猜的应该也是对的。你放心,我不会杀他的。虽然他起意杀我在先,可是我没有杀不会武功之人地恶习。我也不会撕毁与项王的盟约。毕竟这个时候,公子羽才是我们两家最危险的敌人。呵呵,昨晚蓉儿替你洗浴,她告诉我,你还是处子之身。若伍先生是你的情人的话。他将你送与我,未免也太吃亏了。若他是你的兄长或是父亲地话,则未免太残忍了。无论怎样的理由,就算是为了天下百姓,他也不该如此。这样的人,根本就是——禽兽不如!”

    悯柔终于承受不住了,三少最后的一句话,就是压死骆驼地那一根稻草。

    她泪流满面,声音颤抖着道:“求你了,不要再说了……我父亲,不是那样的人!他让我来献身送死,我知道最痛苦的其实是他自己……他不是什么圣人,他只是想为天下百姓尽一点力,他只是想……只是想这战乱早日结束。我知道,他从出山那天起,就已经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我身为他的女儿,理应为他分忧……”

    三少摇了摇头,道:“有时候,圣人和禽兽只有一线之隔。你父亲的想法固然高尚,可是他的做法却是错了。

    “他怎知道,项启平定天下之后,能做个好皇帝?他凭什么认为项启这等贫苦出身的统帅将来就一定能给天下百姓带来幸福?

    “难道我不可以?难道公子羽不可以?

    “项启现在还是很心念百姓的,可是他怎知项启君临天下之后,不会因荣华富贵迷失自我?不会因贪图享乐而变得昏庸无能?

    “诚然,贫苦出身能令项启了解下层百姓的苦楚,可是贫苦出身也注定项启和他手下的那一干将领对荣华富贵,对奢移淫逸没有太强的抵抗力!

    “而我跟公子羽,则是自小就锦衣玉食,能享受的,该享受的都早已享受过了!荣华富贵对我们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你知道吗?

    “以我对公子羽的了解,他不喜女色,不贪图享受,励精图治,虽然军法严苛但是对下属极为体恤,对他辖区内的百姓也是相当宽宏体恤。要我说,公子羽比项启更有资格给百姓幸福。

    “只不过,现在世上多了一个我罢了!我跟公子羽注定不能双雄并世,他能做到的,我一样能做到。但是他不会听我的号令,我也不会听他的号令,我们两个之间,必有一战。将来这天下的争夺者,也只有我跟公子羽二人!

    “项启跟你父亲,还未够资格!

    “哼,连自己女儿的幸福都不能给予的人,有什么资格说给天下人幸福?你父亲他,太妄自尊大了!”

    悯柔忽然有一种深深的乏力感。

    她知道三少说的话每一句都有道理,她根本无从辨驳,可是她又不相信自己的父亲错了。

    她是由父亲从小带大的,她的内心深处,有一种难以言述的恋你情结。父亲对她来说,既充当了父亲的角色,又充当了母亲和兄长甚至情人的角色。父亲曾是她最坚强有力的依靠,也是她最信赖的对象。可是现在,三少的话却推翻了父亲为之努力,为之奋斗的一切。偏偏那些话又是那般有道理。

    因此,她只能哭泣着,哀求着:“求求你,不要再说了,求你了……”

    三少看了柔弱如斯的悯柔一眼,摇头叹道:“你是我生平所见的,最柔弱的女子。你父亲真的错了,她不该派你来的。唉,我也错了……我本不该让你留下来的。你若回到你父亲身边,或许会快乐一点。”

    悯柔忽然用力地摇了摇头,道:“不,我不回去,我要跟着你,我留在父亲身边,只能让他更内疚,更痛苦。他若看不到无,则会很快将我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