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征服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当三少和华蓉等女脱得赤条条跳进那咕嘟咕嘟冒着水泡的温泉的池之中,七双眼晴眨都不眨地注视着悯柔之时,悯柔忽然做出一个让三少无比郁闷的举动。

    她和衣跳进了浴池之中。

    “你怎么能这样?”三少张大了嘴,悲愤地质问。

    悯柔将长发挽在脑后,红着脸对着三少羞涩地一笑,道:“我只是答应跟你们一起洗,可没说要脱衣服。”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啊!”三少无奈地叹了口气,仰天躺倒在水中,慢慢地沉进了水里……

    当晚公子羽为三少等人举办的接风宴上,宾主尽欢。公子羽在宴毕亲送三少等人回住所之时,请三少于明日入陈郡行宫商讨出兵大日事宜。

    晚上悯柔自独处一室,睡得格外香甜,而三少及华蓉等女则在那张可容十人的大床上www.混战一宿,三少临天亮时才草草睡了不到一个时辰。所幸他混战之时行双修功法,虽然**已经相当疲惫,但是精神却还是很不错的。

    第二日一早,三少即带着华蓉、宋清、怜舟罗儿、秦霓儿往公子羽行宫中商讨出兵大日事宜。伍悯柔对这等事不感兴趣,三少便未带她同去,留下水木薇及罗生静神在住所照顾。

    进了行宫议政殿之后,公子羽已南面而座,殿下群臣如赵子扬、周凌飞、左大纵等文臣武将均分列左右。怜舟锋华父子看到三少等人之后,眼神冰冷,面无表情。怜舟无鹰因武功被亲妹废掉,在三少等人进殿之时,狠狠地瞪了怜舟罗儿一眼。怜舟罗儿只作未见。

    三少对怜舟父子的神情视若无睹。事实上,像怜舟锋华这等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可下毒手的父亲,若非看在怜舟罗儿面上,照他自己的做法,早把这父子三人轰杀至渣了。

    “拜见公子!”三少行至公子羽座前,对他装模作样地行了个礼。

    公子羽呵呵一笑,道:“三少不必多礼。来人。看座。”

    三少等人坐定之后,与公子羽闲话几句,即切入正题。

    公子羽道:“三少。本公子欲出兵大日,除我中原后世之患,不知三少对如何征服大日。有何高见?”

    三少微微一笑,道:“公子言重了。公子既然想到出兵大日,想必已胸有成竹,小弟手打今日来也不过是凑个热闹,等公子当下成计之后,助公子杀人放火而已。”

    公子羽呵呵笑道:“三少这话说得有趣。三少,本公子认为,大日国如今羽翼未丰,军队仅二十万。人口仅四百万,武器装备原始落后,所以大可在歼灭其军队之后,将大日全国上下全部屠杀,断其苗裔。然后迁东南沿海一带地居民过海,占据大日国土。成为我中原一部行省。不知三少认为此法可妥当?”

    三少想了想,问道:“不知公子打算派出多少兵力出征大日?”

    公子羽道:“本公子统领东海水军多年,与海盗交战无数次,现备有可乘载一千五百兵士的大型战船三址艘。可乘载一千兵士的中型战船五十艘,可乘载五百兵士的小型战船一百艘。这些大小战船一次可载近十五万兵士过海。本公子打算出兵三十万。分三次运送军士及武器辎重。当然,粮草等物可能会不足,但是咱们既是去征服大日的,那么粮草肉食大可就地劫掠,以充军用。”

    三少点了点头,道:“大日国的二十万军队,的确不堪东海水军一击。但是……大日国地国土情况我们并不堪了解,大日国人占据天时地得人和,凭三十万大军,想把四百万人口全部杀光,恐怕力有未逮。要是咱们打过去以后,大日国的人往深山里边一躲,难道我们还能挨个挨个地搜不成?”

    公子羽笑道:“当年与海盗作战之时,本公子曾往大日国派遣细作,如今已潜伏多年,对大日的地理环境,风俗人情多有了解。大日国一共四个大岛,小岛无数。但是全境之内,有大半土地未曾开发,有些地方,连大日国地人自己都未曾去过。大日国人多数聚居于几个大岛的繁华地带,我们只需将他们那些有名的大城中地人口全部屠掉,就算有漏网之鱼逃入深山,日后也只能作野人。再者,等我们东南沿海一带的民众迁移过去,生儿育女,开发土地,百年之后,大日国土之上便多为我中原族裔,就算大日国的作孽想东山再起,也不可能了。”

    三少听公子羽分析得头头是道,不由怦然心动。但是转念一想,屠杀四百万人口,这该要造多大的孽!战争中不免屠杀,三少前生研究哲学,自然知道屠杀其实是战争中不可避免的一门艺术。

    屠杀得好,屠杀得到位,可以打击敌方的士气,摧毁敌方的抵搞意志,消灭敌方的有生力量,但若是屠杀过头,激起敌方同仇敌忾的拼命精神,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三十万装精良地军队从理论上来说,是可以逐步屠杀掉四百万人民。但是一旦激起大日国人的反抗心理,令其同仇敌忾,拼死反抗的话,即使三十万大军,恐怕也会给十余倍于已的平民彻底淹没。

    更何况,大日国那四百万人口,可是一笔不可多得的财富!为奴为婢均有不可低估的利用价值。

    所以三少即出言反对道:“公子,小弟认为,屠杀不可行。”接着,他把屠杀地双重影响向公子羽分析了一遍,道:“屠杀是有必要的,但是我们不能搞全境大屠杀。我们可以适当地屠光几个城市,而且在这几个城市中间,我们可以放过几个城市。”

    公子羽听三少分析屠杀之后可能引起的反响之时已在若有所思,现在听三少这句话一说,公子羽马上会过意来:“三少的意思是。遇到有力抵搞地城市一律屠光,抵抗不力或是主动出降的城市则善加安抚,给大日国人造成一种抵抗者死,不抵抗者活地印象,以消磨他们的斗志和凝聚力?”

    三少点头微笑,“公了说得极是。而且,从大局上来说。大日国这四百万人民可是一笔不小的财富啊!公子请想想,大日国原住民熟悉四岛形势,将来开掘矿山、开垦荒地这灯的苦活、累活大可以让大日国的人来做。整整四百万奴隶。小弟想,奴役他们,比杀掉他们应该更加划算吧?”

    公子羽沉吟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若是大日国人被我们奴役得狠了,起心反抗怎么办?”

    三少笑道:“这个无妨,小弟还有一计。公子不是打算迁移大量中原子民过去吗?我们可以让迁移去的人带去大量的中原文化,只准在中原人开办书院,不准大日人开办学堂。把大日地读书人,全部杀掉,把大日的典籍,全部烧毁!

    “要让大日国人学中原文化。写中原文字,学习中原习俗,逼迫他们放弃自己的民族习俗,逼他们放弃信仰自己地神明,改为信仰中原的神明。中原文化博大精深,比起大日文化不知要先进多少。小弟想,大日国的人会很乐意接受中原文化地。

    “咱们再让大日国的人与中原人通婚,大日女子可嫁中原男人,但是大日男人绝不可娶中原女子。嫁给中原男人的大日女子。享受与中原女子同等待遇。中原男人与大日女子混血之所出,地位亦与中原人相等。

    “这样一来,大日女人便会只想嫁中原男人,而大日男人,则就很难娶妻。三代之后,大日血裔会逐渐消亡,那混血所出的,自小受到我中原文化熏陶,自然就会从头到脚地变成中原人。百年之后,还有谁会记得这世上曾有过一个大日帝国?”

    公子羽拊掌笑道:“妙计啊!真乃绝户之妙计!不过,若是那些娶不到老婆的大日男人把心一横,起来造反怎办?”

    三少微微一笑,道:“咱们赏罚分明。凡是忠于中原者,学中原文化有成者,工作辛勤刻苦,卓有功绩者,可破例娶中原女子。这样一来,大日男人势必个个争先,为我中原帝国卖命!”

    毒计,绝对的毒计!大殿中几乎人人都如是想。就连华蓉、怜舟罗儿、秦霓儿这三个三少的女人,也觉得三少这计,比起公子羽的大屠杀更加毒辣。

    只有宋清不以为然。在她看来,三少这计毒是毒了点,但至少没有造成太大的杀孽,总比像公子羽那般,一个大屠杀杀掉四百万人,有伤天要好得多。

    议定了如何对付大日国地大方针之后,接下来商议的就是出兵的具体细节了。公子羽将出三十万水军,而三少则无须提供军队支援,只需支援一批高手就行。

    三少与公子羽议定,在出兵大日期间,秦家不得对公子羽用兵,同时必须约束项启不对公子羽用兵。而在平定大日一年之内,大秦亦不得对公子羽用兵。

    三少和公子羽心里都明白,平定大日是对中原有着千秋之益的好事,在出兵大日期间,大秦和项启会依约不对公子羽用兵。但是征服大日之后的那个一年之约,就不怎么牢靠了。

    就算公子羽此事不胜,兵力损失在四万以下,大军出动耗费的物力、财力也是一笔不小地开支,必会伤到公子羽的元气。到时候,三少会不会给公子羽一年时间休养生息,还是未知之数。

    不过公子羽亦有自己的算盘,出兵大日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征服大日之后,不但可平白多出一块相当大地领土,还可从大日国获取相当的资源,例如矿山、粮田之类。更有四百万奴隶可供差遣,到时候组织一支奴隶大军也是轻而易举的。

    而且公子羽知道无信纸他是否出兵大日,到头来项启与大秦必会联合对付他。以他一家之力,经受两家南北夹攻,就算他武勇盖世,计谋无双。也没有多大的胜算。征服大日,亦可为他自己多留一条后路。到时候就算兵败,他亦可退入大日,据此海岛,再寻反攻时机。

    三少自然猜到了公子羽的算盘,不过这个时候两家是暂时的盟友关系,就算三少猜到了公子羽地想法,心里在构思怎样废掉公子羽这未雨绸缪的最后一条退路。明面上也是不会表露半分的。

    两个人表面上一团和气,心里却是各怀鬼胎,其中鬼域不足为外人道。

    早在八月间收到三少的风声之后。公子羽已经开始了出兵大日的准备。秋季行船最为便利,在秋雨时节还未到来,海上还未盛行南风之际。海上鲜有狂风暴雨,甚为安全。所以公子羽打算在十月中旬正式出兵。

    这些年来中原三国都处于备战状态,粮草、兵器等行军打仗必备的辎重及银钱军饷等早就准备妥当,QINPING手打一遇战事,可在极短的时间内调集妥当。

    之所以还要等一段时间当然是等三少从天京城调集高手了。

    至于征服大日之后如何分赃,暂时未有定议,三少和公子羽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之都未提起。公子羽殿下群臣。自然也是没一个就此发表意见了。

    议定种种细节之后,已是日落黄昏。这一天公子羽和三少等人及殿中群臣都未用过午饭,只喝了些水解渴。好容易商议完毕,将出兵日期等等事情都定了下来,公子羽即宣布在行宫中设宴款待群臣。

    三少与宋清四女自然也留了下来,席间公子羽坐于三少身旁。与三少饮酒正酣之时,公子羽许是借着酒劲,忽然问起三少:“三少,今日你身边怎地好像少了几人?”

    三少笑道:“薇子、静神、悯柔她们没来。悯柔不喜这等争端之事。留在住处休息,我命薇子和静神陪着她。”

    公子羽点了点头,目光有些朦胧地道:“三少,你好福气,好手段啊!水木薇和罗生静神都是心志极为坚毅地大日武士,你也可令她俩对你俯首听命,悯柔姑娘是难得一见的奇女子,你亦可将她留在身旁……唉,本公子实在佩服你。”

    三少哑然失笑:“公子,你又不喜女色,此事有什么值得佩服的?小弟只不过手段比较,嗯,那个比较卑劣一点罢了。说起来,你要不是练什么童子身才能练地武功,守身如玉至今,凭你的魅力权力,身边恐怕也早已美女如云了罢?嗯,公子当日肯用甄洛这天生媚女对小弟施美人计,只怕也是因为自身武功所致吧?”

    公子羽摆了摆手,笑道:“莫提此事。本公子不近女色……嗯,的确是不近女色,非不喜,实不能。唉,莫提,莫提。”

    三少突然心有所悟,道:“公子,你才见过悯柔姑娘一面,怎知她是难得一见地奇女子?”

    公子羽一愣,随即摇了摇头,含糊地道:“随口说说罢了。三少你身边的女子,哪一个不是奇女子了?此女既能入你的三少法眼,想必也不简单。嗯,喝酒,喝酒!”

    三少笑吟吟地跟公子羽碰了一杯,心里若有所思。

    三少等吃罢酒席,回到住处时已是星月满天。

    三少等人是由公子羽亲自送回来的。三少曾极力推辞,但是公子羽却执意送,三少拗不过他,只得遂了他的意。

    送到宅子大门前时,公子羽方才与三少等人道别,骑着马慢吞吞地返回了。

    三少看着公子羽月光下那颀长瘦削的背影,心里说不出是一咱什么样的滋味。三少已经留意到了,当公子羽把他们送到这长子大门前,发现并没有人出门迎接时,眼中掠过了一抹极难发现的失望之色。

    三少等人回到那间有着大床的房间,华蓉等女取了干净的衣服,准备去温泉洗浴,唤三少同去时,三少怔了半晌才道:“你们先去吧,我去跟悯柔说一阵话再去。”

    华蓉笑道:“我说你现在倒是怎么了?听说你以前对付罗儿和霓儿的时候,那手段可是直接得很,什么一泄千里香直接就洒过去了,既然你对悯柔有意,为何不干脆一点?”

    华蓉这话说得怜舟罗儿和秦霓儿满面通红,追着她厮打起来。华蓉咯咯笑着往外逃去,三女一前两后很快就出了房间。

    宋清走到三少身旁,蹲下身子,握住三少地手,道:“悯柔是个好姑娘,你别滥用手段。”

    三少笑了笑,伸手在宋清脸庞上轻轻一抚,道:“放心,我绝不会滥施手段的。若我想用什么卑劣的手段,这一路行来,已有无数次机会。”

    “你已经开始懂得”宋清将脸贴到三少的手掌上,道“什么是爱了……”

    “我早就懂了。”三少在宋清的面颊上轻吻一下,道:“在见到梅姐的时候,在见到你的时候,我早就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