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征服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大秦历七八三年十月十五日,晴有风,云微动,海面波澜膨湃。

    港口祭天台上,公子羽高声念诵一篇征讨大日的檄文,三十万水军将士中,超过三分之一的上了战船,剩下的在海港边的滩头上列出一个个整齐的方阵。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中原上朝,理应傲立于世界民族之林,致四海夷人八面臣伏!与化外夷人同顶苍穹,实为吾辈之耻!诸君为我中原壮士,雄威显于宇宙,声名著于青史!猪狗夷人,可随性屠戮,以夷辈之鲜血,涂抹吾之战旗,吾之勋章!杀人如麻,方豪男儿!……”

    公子羽的声音不大,可是他念诵的檄文却清晰无比地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公子羽的檄文非常有煽动性,连三少听了都止不住热血沸腾。就连性情最为冷淡的秦风,听过之后都感觉自己的眼睛有些发热。而那三十万水军将士,无论是船上还是船下的,每个人的眼中都渐渐透出狂热嗜血的光芒。

    祭台下的御史大夫,手捧史册,将公子羽的檄文一字不漏地载入册中,为公子羽在史册中留下了重重地一笔。

    二十八声炮响过后,公子羽携麾下诸将,秦家兄弟及秦家众高手登上旗舰,众大小战船即升帆启航,向着偏东北方向的大日国离中原大陆最近的四大岛之一,九州岛驶去。

    船在海面上平稳地行驶,风向、洋流正顺。航速极快,照这种速度行驶下去。船队不过三五日,便可抵达九州沿岸。

    公子羽的旗舰是东海水军中最大地一艘战船,是唯一一艘满载可达两千人的巨舰。

    不过现在这舰上却只载了七百人,其余多出来地空地,都用来堆放辎重了。

    在这个时代,火药虽然已投入使用,但是有能力制造有杀伤力的火炮的,暂时还只有秦家一家,这也多亏了宋清能设计出火炮出来。在公子羽这一方,最多只能用造出用在庆典、仪式上的礼炮。要想用火药杀人。非得以人力引爆不可。

    所以,这时代的海上的战船之间的交战,还是多用弓箭。弓箭当然是没办法射沉战船的,既使用火箭,射出去之后也很容易被扑灭,无法有效地烧毁敌方战船。因此当战船接近之后,一般都是仗着战船的坚甲直接将对方的船撞沉。

    在战船地技术上,东海水军远胜大日国。这一点,在东海水军多年与主要是大日国的流浪武士组成的海盗船队之间的交战中。就已经体现出来了。

    大日国的海盗背后明显有大日国朝廷支持,他们的战船也多由大日国提供。但是跟公子羽水军的战船比起来,完全不是一个级别,可用不堪一击来形容。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公子羽的这一支水军舰队,已经足够称霸这时代的所有洋面。

    现在公子羽负手立于旗舰舰首,意气风发地指着周围快若飞鱼地大小战船。对身旁的三少道:“三少你看,本公子仅凭这一支航队,就足够横扫所有的海域,将天下之海,尽归我中原版图!”

    三少点了点头,道:“如今这世上。能够拥有如此强盛的水军的,也仅有公子一家了。只要不遇上风浪,这只舰队的确足够雄霸四海。”

    公子羽微微一笑,道:“三少,在海上行船时,提到风浪甚为不祥啊!”

    三少呵呵笑道:“公子也信这些?”

    公子羽摇头道:“不是信,而是敬。这海,不是人力所能征服的。我地舰队再强,也不过能征服靠海吃饭的诸夷国。若想征服手打大海,却只是说笑而已。”

    三少看着广阔的洋面,对公子羽的话深有同感。天地之威不是人才所能相抗衡的,即使是神,恐怕也奈何不了天地,还得受天地摆布。大海虽是生命摇篮,可它也是对海心存不敬者地坟墓。这天然坟场,不知埋葬了多少心存征服大海这妄念的狂徒。

    海,不是用来征服或是恐惧的,而是用来敬重的。

    在这一刻,三少确实感到,公子羽地心胸,比海更阔。

    船队航行得很顺利,好像天也在帮公子羽似的,连续两日的航行,海上未遇任何风浪,一直都是顺风顺水。照此情形,第四日上午,船队便可抵达九州沿岸。

    几个女孩子对这航程显得非常兴奋,闲来无事时经常聚到一起钓鱼。公子羽虽然和女孩子们同处一船,但甚少和她们打照面,好像一直在躲避着什么。

    三少看在眼里,心中有数,他知道公子羽在避着悯柔,这样一来,也更加坐实了三少关于公子羽心存弱点的想法。

    第三日黄昏,宋清、华蓉、怜舟罗儿、秦霓儿、悯柔、水木薇、罗生静神几个女孩子聚在一起比赛钓鱼,三少闲来无事,在旁边做裁判。

    秦霓儿拿着萧天赐的金箭做鱼杆,鱼丝当然是最强韧有务的,系于金箭之上的天蚕丝。她性子活泼,耐性也不大好,见旁边的姐妹们接二连三地钓上鱼来,早就显得不耐烦了,小嘴儿一直撅着。

    忽然,秦霓儿感到金箭上一股大力传来,几乎令金箭自她手中脱手。她一边感受着那可怕的力道,一边运起全身功力与那大力抗衡,同时惊呼道:“阿仁快帮忙,我钓到大鱼了!”

    三少奔到甲板旁,往舷外一看,只见海面之上正掀起团团大浪,一条蓝背白底的大鱼正张着血盆大口胡乱扑腾着。

    三少哈哈一笑,道:“霓儿。这次比赛你赢定了!你钓到的,可是一条大鲨鱼!”说罢他纵身跃下甲板。朝着那条大鲨鱼扑去。

    此时秦风、秦雷、铁戬、乔伟、黎叔见有热闹可看,忙赶了过来,还未及来到甲板边缘,便见一条近两丈长地大鱼凌空飞起,越过船舷落到了甲板上,发出嗵地一声大响。

    那大鱼在甲板上挣扎扭动几下,便没了气息,外表看来没有任何伤痕,实则内脏已经被三少用真力震得粉碎。

    “唔,有新鲜钱翅吃了。”三少随鲨鱼之后落到甲板上。呵呵笑道:“妹妹们啊,这次比赛的结果已经出来了,霓儿钓到了一条大鲨鱼,她是当之无愧地第一名。大家虽然钓到鱼的总数比霓儿多,可是大家钓到的鱼,加起来也及不上这一条鱼重啊!”

    众女当然对此持不同态度,纷纷指责三少不该出手相助。华蓉更煞有介意地说,若不是三少帮忙的话,秦霓儿非但钓不起鱼,反倒会给鲨鱼钓走。秦霓儿当然毫不退让。只说鱼是咬得她的钩,自然要算是她钓起来的,争来争去也不得妥协,三不最后只好宣布,所有参与比赛的人均并列第一名,奖品是他秦家三少一个热情奔波放的香吻,结果被众女一顿暴捶。

    短暂的黄错就在快乐的吵闹中过去了。晚上自然是在船上摆了一桌鱼翅大宴,三少也邀了公子羽来与众同乐。这两日大家吃饭都是各吃各地,公子羽还没跟三少等人一起吃过饭。不过这次他倒是很爽快地答应了,到了席间他谈笑自若,看上去没有丝毫不妥,不过细心的三少却发现。公子羽和许多人说了知,唯独没跟悯柔说话,甚至连看都没看悯柔一眼。

    宴后三少三兄弟聚在一起总结这次晚宴之时,三少对公子羽又多了一个很不错的评价:“这公子羽。可算是天下第一痴情的大反派了。唉,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一边感叹着,他一边去找女孩子们鬼混了。

    第四日太阳冒出海平线的时候,前方大岛的轮廓已渐渐出现在旗舰了望员眼中。望员吹响了号角,各战船顿时在第一时间作好了战斗准备。而三少等人也从各自的舱里出来,走到船头,与公子羽一起眺望着远方那朦胧的海岛。

    此时太阳正在那海岛背后,洒下金色的光辉,将海面映得如同铺满了黄金。而那朦胧的海岸线,在阳光地映照下,竟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美丽。

    公子羽冷哼一声,道:“这地方不错,可惜岛上的人种太低劣了,平白污了一块本来不错的地方。”

    三少点头表示赞同,道:“没办法,野狗也能在美丽的丛林里叫唤不变?”

    两人顿时相视一笑,顿生知已之感。

    这时,前方忽然出现了一支小规模的船队,慢吞吞地向着公子羽的船队靠了过来。

    公子羽船队最前方舰上地水军旗手打出了旗语,告知旗舰那队船队上挂着的是大日国天皇下属一名家臣的旗帜。东海水军与大日国常年打交道,对大日国的旗帜了如指掌,甚至连天皇家臣的家族旗帜都认得出来。其中还有不少水军将士,通晓大日语言。

    “公子,”一名水军将领对公子羽道:“前锋战船请示如何应付这支大日船队。”

    公子羽微微一笑,道:“我们是来征服的,不是来跟他们作友好交流地,当然是一个不留,全杀光了。”

    那水军将领点了点头,举起旗帜打起了旗语,将公子羽的意思传了出去。

    前锋战船接到了公子羽的命令,顿时有五艘大型战船,十五艘中型战船,二十艘小型战船以雁行阵离开大队冲了出去,高速驶向那支大日国的小船队。

    三少看得分明,那支船队不过三十余艘船,最大地两艘比起东海水军的中型战船还要小一号。“这支船队实力太弱,派出去这么多船,好像有点杀鸡用牛刀。”

    公子羽微微一笑,道:“杀鸡就是要用牛刀。本公子作战向来就喜欢这样,以十倍于敌的优势兵力。将敌方一举全歼。这打仗,自然是要在自己损耗最小地前提下。获得最大的战梁,人少了怎行?”

    三少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道:“我总算明白,你以前杀我地时候,为什么总是喜欢召集一大堆人,一堵截我们区区几个人了。原来你只打人,不打架。”

    公子羽哈哈大笑,道:“你说得没错。打架是实力相当,互有损伤,才算得上打架。而打人则是一方占据压倒性的优势。令敌方全无还手之力,打起来当然分外爽快。所以本公子自小就只喜欢打人,不喜欢打架。”

    两人又相视大笑起来。这时公子羽的前锋船队已经尖锥一般,狠狠地扎进了大日国那只小船队之中。在此之前,双方已经互射过几轮箭雨了,大日国的弓箭实在太弱,还没射到前锋船队的船上,就已经无力坠海。而前锋船队的箭却是又准又狠,将大日国船队上的水军水手杀伤不少。压得他们完全无法抬起头来。待到撞进敌方船队中之时,大半大日国的战船顿时给撞得粉碎,只有不到十艘小船幸免于难。

    而那幸存的几艘小船最后也没能逃过噩运。前锋船队雁行阵的尾队一个包抄,将那幸存地几艘小船围在中央,船上水手扔出铁钩将其擒获,合力拉到自己船边来,跳上去大批水军战士。将船上早已吓得面无人色的大日水军水手们一个个剁得粉碎。

    船毁后落到水中的大日水军水手们,也被前锋船队上的弓箭手们一一射杀,鲜血很快就引来了大群鲨鱼,争相抢食。

    这一场仗胜得毫无悬念,前锋船队水军将士无一伤亡,战船也无一损伤。水军将士们对此完胜相当满意。大小战船上欢声雷动。

    公子羽看着这战果,笑道:“这算是开门红吧?大日国的兵员素质和武器装备与我水军完全没有可比性,即使打陆战,我的水军也足够轻易将其一扫而光。”

    又行了小半个时辰。船队终于靠近了海边。

    船队靠岸的地方只是一个小港口,与其说是港口,还不如说是渔村,以大日国目前的国力,还无法造出像中原沿海那般可泊上百大小船只的港口。

    所幸这一段海岸多为平缓海滩,并无礁石群,中小战船可靠到滩边上岸,大型战船及旗舰却是无法先靠岸,只得在海边抛锚,然后由卸完水军将士及辎重地中小战船往返迎接大船上的兵员物资。

    公子羽、三少等人自然无需靠小船相送,船刚停稳,公子羽便向三少笑道:“三少,比试一番轻功如何?”

    三少点了点头,右手虚引,道:“公子请。”

    公子羽推辞道:“三少轻功闻名天下,还是三少先请。”

    铁戬在旁跃跃欲试地道:“你们两个就别推来推去了,就让我来给你们作个表率!”

    三少见铁戬一脸信心十足的样子,不由奇怪地问道:“大表哥,你的轻功,不是天下有数的低手吗?”

    铁戬哈哈哈长笑三声,低下头一脸严肃地道:“看来,我不施展几分真本事,你们都要把我铁戬看扁了!我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轻功的王道!”

    说罢,他一脚跨出船舷,朝前纵身一跃——像石头一样跌向海面。

    众人还未笑出声来,便见铁戬在即将落到水面时,忽然一声大吼,全身冒出一阵火红的光芒,转眼间由红转青,再由青转为银白。

    那高热地光芒顿时将海面的水大量蒸发,哧哧声响中,海面之上升腾起大团蒸气,那蒸气冒得极快,竟然稳稳托住了铁戬山一般的身形!

    铁戬回过头,对着船上目瞪口呆的众人得意地一笑,道:“怎么样?吃惊吧?这招是我自创的,名为‘腾云驾雾’!你们看,我现在的样子像不像腾云驾雾地神仙?”

    说罢,他迈开大步,在水面上向着海岸行去。他每走一步,脚上的高热便将水面蒸出大量蒸汽,那蒸汽将他身体托住,使他如云雾中的神仙,踏雾而行!

    周围大小船上的水军将士们喝彩不断,令铁戬更加得意洋洋。

    三少撇了撇嘴,不屑地道:“以后蒸包子就让他来烧水,比炉火快多了。”旗舰上众人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见铁戬出了风头,赵子扬对公子羽拱了拱手,道:“公子,臣请先行!”

    公子羽见赵子扬一脸跃跃欲试之意,知是铁戬大出风头,赢得手下将士喝彩,致赵子扬技痒。虽然这个时候,公子羽与三少等人还是盟友,但是从根本上说,他们是不死不休地敌人,所以敌人出风头,赢得自己将士的喝彩,那么自己也是怎样都不能丢了面子的。

    当下公子羽对赵子扬微一点头,道:“好,赵卿请。”同时用传音入密之术,将一句话传入了赵子扬耳中:“这是一场比试,在场的都能飞过去,但关键是要看谁飞得好看,能让将士们觉得精彩。这对将士们的士气,有着极大的鼓舞作用。”

    赵子扬对公子羽抱拳躬身,道:“臣领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