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征服 第五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赵子扬将长袍下摆扎进腰带,摆了个大鹏展翅的姿势,双臂一展,箭一般跃下了船舷.

    他在离海面一丈左右的空中迈开大步,每迈出一步,水面上就升出一道丈余高,晶莹剔透的水柱,而当他的脚踏到水柱之后,每条水柱即变成八条水带,旋转缠绕着落回水面.

    他这一手着实漂亮,看来也是下了大功夫的,当落到海岸之后,他额上已经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对赵子扬的表演,水军将士们自然是彩声不断,掌声如雷。

    公子羽微笑着看了三少一眼,道:“三少,以你对轻功的了解觉得赵卿刚才的表现如何?”

    三少点了点头,赞道

    :“赵大人的轻功着实不错,花样也很有新意,到马戏团表演的话,可以赚大钱。”

    公子羽哑然失笑,摇头道:“你这嘴,果然厉害。”

    三少嘿嘿笑道:“谢公子夸奖!”

    萧天赐与怒横眉对三少拱了拱手,道:“太子,老臣等先行一步。”

    三少点了点头,道:“萧老、怒老,你们二位可是我大秦的顶梁柱,若说这轻功,二位自然不在话下。不过呢,今天既然大表兄和赵大人开了个头,玩起了杂耍,烦请二位也想些花样出来吧!”

    萧天赐微微一笑,道:“包太子满意!”

    说罢,他擎出银弓,搭上一枝丈长的金箭,开弓如满月,斜向天空射去。弓弦嗡地一声轻响,那金箭嗖地一声向着天空飙去。

    萧天赐纵身跃起,追上金箭,足尖点在金箭之上,随金箭升上半空,飘飘忽如仙人一般,在万众瞩目之中向着海岸飞去。当箭升上了最高点之后,在空中划出一道完美地圆弧,向着地面扎去。这时萧天赐在空中开弓搭箭,连珠十箭。十只金箭射向怒横眉。

    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怒横眉哈哈一笑,冲天而起,向那十枝金箭迎去。那十枝金箭眼看快要射中怒横眉,萧天赐忽然手一抖,扯动箭上地天蚕丝,那十枝金箭顿时调头往回飞去,在空中排成梯状。而怒横眉,则在十枝金箭上各点一脚。借力跃上半空,离地面足有近百丈,在地上众水军将士看来,怒横眉已经缩小得有如小木偶一般。

    当升至最高之后,怒横眉雷霆般朝着海岸坠落,发出一阵奔雷般的呼啸声。萧天赐则脚踩金箭,双手负于背后。满头银发飘飘,有如不染的风尘的神仙。

    当萧天赐与怒横眉同时落于地面之后,众水军将士才发出一声雷霆般的大吼:“好!”接着便是掌声雷动。

    二人这一番表演,可谓既惊险又好看,萧天赐的一手箭技,更令水军将士们赞叹不已。

    三少满意地点了点头。向公子羽道:“不知萧老与怒老刚才耍的把式,可还入得公子法眼?”

    公子眼呵呵笑道:“那是最精妙的武功,哪里是耍把式了?三少,过分的谦虚。可就变成虚伪了哦!”

    三少一脸真诚地道:“公子误会了,其实我是很低调的。”

    两人又相视大笑起来。

    三少这边表演了一番双人轻功,公子羽这边自然不甘示弱。周凌飞与左天纵上前一步,道:“公子,臣二人愿为公子助兴!”

    公子羽点了点头,道:“好,就请周卿与左卿联手表演一番。”

    周凌飞与左天纵相视一眼,胸有成竹地走向船舷。周凌飞走到船舷边,一个鱼跃朝着水中跃去,卟嗵一声跃进了水里。

    众水军将士学在纳闷,心想周大人怎地这丢灭自己威风,玩起这人人都会的游泳来了?

    心中疑虑刚刚升起,便见船下水面之上,突然冒出一股水花。那水花初时只有花骨朵那般大,其后越升越高,越变越大,最后竟变得足有三丈高,而那顶端之上,则是一朵水缸般大地花苞。

    左天纵微微一笑,朝那花苞跃去。那花苞瞬间开放,一片片花瓣向咩四面绽放,变成一朵硕大的水莲花,而左天纵,则刚好落足于中间的莲蓬之上。

    左天纵脚踩纯由水化成的莲蓬,脚底竟然不起涟漪。然后那朵水莲花便向着岸边缓缓行去,左天纵立于莲蓬之上,负手微笑,配合那朵雪白的水莲花,竟也有几分天仙般的飘逸出尘之感。

    这一下子,便让水军将士们看得眼睛都直了,不敢相信世上竟有此等出神入化的功夫,连喝彩都忘了。

    直到左天纵到了岸上,那朵水莲花才渐渐消失。而在水莲花消失的同时,周凌飞自花中钻了出来,跃到岸边,身上冒出一阵蒸汽之后,他那**的衣发在瞬间干透。

    水军将士们这才欢呼出声,齐声叫好。

    就连三少,也觉得左天纵与周凌飞此举颇有几分神仙风范,可达国家特级杂技演员水准。

    既然这已经变成了一场变相地比试,不仅比轻功,还比上了内力和武功。三少索性欺负公子羽这边拿得出手的高手太少,笑道:“公子,周大人和左大人的表演的确精彩万分,小北钦佩不已!既如此,小北便也来为公子助兴一番!”

    说罢,他走到华蓉等诸女身旁,将她们聚在一起,耳语一阵,然后带着诸女向着船舷走去,边走边对公子羽笑道:“公子,小弟就先献丑了!”

    说罢,三少向着船舷外轻轻跃去,在水面上方朝着水面凌空击出七掌,海面之上顿时应声激射而起七团硕大的水花。在空中化作七朵晶莹地水玫瑰。

    宋清、华蓉、怜舟罗儿、秦霓儿、悯柔、水木薇、罗生静神七女裙袂飘飘,向着那在手打天空盘旋的七朵水玫瑰飞去。落于水玫瑰之上。三少哈哈一笑,又朝着水面凌空击出一掌,一条与真龙几乎一模一样地水龙应声冲天而起。

    那水龙尾在水中,长达近十五丈,身姿威严。三少纵身跃至龙首之上,水龙龙口大张,发出一声无声的咆哮,向着海边飞去。而那载着七女的七朵水玫瑰,则盘旋飞舞在龙首四周,往来交错。

    三少身驾水龙。威风凛凛。七女脚朵玫瑰,婉约多姿。美女衬着英雄,英雄伴着美女,众花捧龙,众星捧月,一时蔚为奇观。

    龙,是皇权的象征,三少脚踩水龙,事实上也是在变相地向公子羽挑战!他在向公子羽宣示。他才是真正的真龙天子!

    公子羽在看到了龙出现的那一刹,便想到了这一点。但是水军将士们却没管这么多。三少这一手玩得声势浩大,又有七位养成眼美女,顿时令他们只觉见到了生平最壮美地景象,人人喊得嗓子都要哑了,鼓掌得手都痛了。

    接近岸边之后,三少自龙首之上一跃而下。飘至沙滩上。那水龙在三少面前俯首三次,方沉入水中。而华蓉等七女脚踩玫瑰,落于三少身旁,水玫瑰自然融入了沙石之中。

    这一手是好看,可是要玩出这等手段来,三少的损耗着实不小。所幸七个女子个个都身有武功。且都不弱,华蓉、宋清甚至悯柔都算得上是当世顶尖高手,她们踩在完全悬于空中的玫瑰之上,绕着三少飞舞一阵。自己也是出力颇多,没让三少为她们费多大力气。

    三少落到岸边之后,含笑看着公子羽。他知道,公子羽手下高手虽多,比如现在侍立于公子羽之后的七大铁卫,个个都是能跟华蓉地药人硬拼拳头的高手。可是这种练硬功的高手,轻功一般都逊得可以。所以现在公子羽是没办法和他一样,派出这么多高手来同时表演了。

    三少落到岸边之后,含笑看着公子羽。他知道,公子羽手下高手虽多,比如现在侍立于公子羽之后的七大铁卫,个个都是能跟华蓉地药人硬拼拳头的高手。可是这种练硬功的高手,轻功一般都逊得可以。所以现在公子羽是没办法和他一样,派出这么多高手来同时表演了。

    而水军将士们,则都以期待的目光看着公子羽,想看看自家君主以何种手段来折服对手。

    公子羽微微一笑,对秦风、秦雷、乔伟、黎叔四人道:“四位请先行。”

    秦风等以为公子羽见没办法派出这么多高手,已经服软,便向公子羽告了声罪,然后四人自船舷上一跃而下,各显神通。

    秦雷一刀劈在水面上,霸道的刀气竟将水面一分为二,直透水底,露出一条旱道来,秦雷落于那旱道之上,扛刀前行。乔伟与黎叔同时双手一抽,将给秦雷劈得分开两边的两道水流抽离水面,凝成两座水桥,他二人各从一座水桥上走过,脚踏在水面上,不起半点涟漪。

    而秦风,则背负双手,如闲庭信步一般踏空而行,连水力都无须借助,脚底所踏的,只是些许微风。

    从船上到岸边距离并非很远,若是一鼓作气飞过去的话,在场的高手们都是可以做到地。但是那样的话,必须飞行速度极快,在一口真气没用尽前闪电般射向岸边。但是像秦风这样,散步一般在空中走路,既不踏水,也不凭速度,全凭微风借力,在场这么多人,恐怕连三少都没办法做到他那样。

    三少的轻功虽比秦风快,但是要想做到像秦风这般于天地自然完全融合,还是差了火侯!

    四人的一番表演落在不军将士们眼中,完全不是滋味。虽然他们也同样大声喝彩,但他们总觉得这次该轮到自家君主的人来表演。现在让别人先行,岂非折了自家威风?

    公子羽见各船上的将士们都一脸期待地望着自己,微微一笑,终于走到船舷边,一脚向着虚空踏出。

    这第一步,便已石破天惊!

    海面轰地一声暴响,一长达二十丈,水桶粗细,通体银白,闪动着金属光泽的水龙自海底升腾而起,溅起无数水缸大地水花。那水龙龙口大张,全由水组成的巨大身躯上,竟然还跳动着无数火红色地火花。两只眼睛也是由火焰组成。它张口发出一声咆哮,口中竟喷出一道五丈多长的火舌!

    那水龙身旁地溅起的水花慢慢变形。变成了一个个身披银甲,手持银枪地水人几与真人无异,它们的眼睛,竟也都是由红色的火焰组成!

    乔伟低声道:“金乌玄功!”

    说话间,公子羽又是一脚踏出,水面上再次发出一声轰然巨响,一条通体漆黑如墨,与之前那条水龙一般大小的水龙破水而出,仰天发出一声地跑哮。口中喷出数道蓝色的电光。它全身上下闪动着细小的蓝色火花,两颗眼睛则纯由两粒电球组成。

    而它带起的水花,则变成了一群全身黑甲地士兵,眼中跳动着靛蓝色的电火花!

    黎叔一声低呼:“葵水神雷!”

    水军将士们先是一阵沉默,然后爆发出惊天的呼喊声,“公子天威!公子无敌!公子天威!公子无敌!整齐划一的呼喊震得空间都在微微颤抖,震得水面陡起波澜,震得空气中生成无数旋风。

    他们终于等来了自己的期待,眼见自己的君主同时脚踏双龙。身旁有那天手打兵天将一般的水人护卫,他们对自己君主的信心顿时前往未有地高涨!”

    公子羽脚踏两条水龙,向着慢边行来。那两条水龙张牙舞爪,威风凛凛,一条不时地吐出火焰,一条不时地喷出闪电。而旁边那群水兵也都是威风凛凛,在空中护卫着公子羽。迈步前行。

    看着这一幕,三少的脸上虽然还挂着从容地微笑,但心中却已经相当震惊。

    他本待凭借自己这一方高手众多,借此比试轻功之际,打击一番东海水军的士气,折损一番公子羽在水军将士心目中的形象。令水军将士对公子羽的忠诚度有些减损。事实上他就快要做到了,水军将士们看到了三少这一边众高手的精彩表演,却迟迟看不到公子羽出场,士气本来已经开始有所动摇。如果这个时候。公子羽没办法做到像三少、秦风等那般声势浩大的话,对水军士气,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谁料,公子羽竟然不惜血本,大耗功力,凭助他地绝世神功,一个人就造出了这么大的声势,一举征服了水军将士们的心,让水军将士们对他的信心和忠诚更进一步!

    三少看得出来,现在水军将士们看着公子羽时,眼中已是狂热崇拜的光芒。

    这一场征服与反征服,三少等人先败一局。

    公子羽脚踏水龙来到岸边,那两条水龙低下头,将公子羽送到沙滩上之后,对他俯首九次,又各仰天喷出一团火焰,一道闪电,则才沉入水底。而那群水人士兵,在水龙消失之后,落到沙滩之上,融进了沙滩之中。

    公子羽看着三少,微笑道:“三少,本公子这杂耍手段,可还入得三少法眼?”

    三少哈哈一笑,道:“公子这手段,比起我们却要胜过不知多少了!小弟实在佩服公子神功啊!”

    公子羽摆了摆手,谦逊地一笑:“玩玩而已,当不得真。”

    三少正色道:“公子,你刚才不是说过,过度的谦虚,会被人当成虚伪吗?”

    公子羽一愣,心道这现世报来得好快。与三少对视一眼,两人均会心一笑,更添知已之感。

    只可惜,这一对知已却是无法同顶一片苍穹地敌人,想到征服大日之后,便将对三少下手,公子羽心中不由升起了一丝惋惜之意。而三少,心里的想法也跟公子羽一般无二。两人各怀心事,再对视一眼,又仰天大笑起来,笑声中,却不知包含多少心事。

    这一番暗斗告一段落,各大小战船之上的将士们飞快地返来运送士兵,搬运辎重。这一次船队运了十万水军过来,虽然水军船队一次可运送十四万五千水军将士,但是其辎重也要占相当大的一部分空间。既使公子羽已经打定主意,粮食补给将就地解决,但是在能够就地补给之前地粮食,以及武器、箭矢、攻城器具等物却还是要随身携带的。

    这次十万大军携带了十天的口粮,加之大日国大半地区依山傍水,肉食极易得到,在找到大城抢劫之前,支撑半个月以上还是没问题的。

    公子羽派在大日国的细作早就得到了公子羽征兵大日的消息,一早就在这个小渔村中等着了。当公子羽的船队靠岸后,那十多个细作便来到了公子羽面前,详细报告这附近及大日大岛的情形。

    大日国四个大岛,共四百万民众,散居于四岛,但多数聚居于四岛之上的各大城中。天皇所在的京都在陆地面积最大的本州岛上,而九州岛与本州岛之间还隔着一个四国岛。

    在这九州岛上,民众不过五十,军队不过三万,由几个低级的地方官员统领。岛民以渔业和务农为生,最大的城市在九州东北部位,叫做鹿良城,人口在七万左右。其余诸城,均是人口在五万以下的小城。

    公子羽听了微微一笑,道:“不要紧,反正我们是要征服大日全境的,就这么一个岛一个岛地打过去,本公子也不会嫌麻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