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征服 第六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当船队将所有的兵员和物资卸光之后,船队立即返航天,去找第一批水军了。而这第一批十一万大军则暂在海边扎营,公子羽、三少等人在公子羽的中军大营里,围着一张大日国的地图仔细研究着。

    那十几个细作也在帐中,在旁指点着地图上的种种标志。

    “扫平九州岛之后,还要渡海去四国岛。要把大日四岛全部扫平,中间还要过三次海峡。”那些细作指点着地图,向公子羽仔细介绍着大日国的地理形势:“大日版图虽小,但是地势崎岖不平,多山岭丛林,我军要想一路扫荡过去,将大日国尽数征服的话,恐怕要花不少时间。”

    公子羽沉吟一阵,道:“这样,我们只捡有影响力的大城打,其作中小城市,暂且不管它。等把大日国的朝廷摧毁之后,再来慢慢收拾零剩下的。”

    众人又计议了一番,将如何行军,重点攻打哪几个大城都商议妥当之后,这才散会休息。

    早在刚登陆的时候,公子羽已经派出了数十队游骑兵,向着四面八方搜索过去。

    夕阳残照,虎视眈眈的乌鸦在屠场上空盘旋,鲜血的味道刺激得它们眼冒红光,呱呱乱叫。

    一把雪亮的马刀猛地斩下,一声咔嚓脆响,一个扎着小辫的人头被颈腔里飙出的血冲得向天飞起。

    身穿粗布衣服的男男女女们发出恐惧的尖叫,四散奔逃,十多个勇悍的村民举着简陋的鱼叉,怒吼着冲向那队衣甲鲜明,刀枪锃亮的骑兵。

    骑兵们哈哈大笑着,向着那十多个村民冲了过去,一个冲击之下。那十多个村民无一幸免,被杀了精光。

    这是离公子羽地水军登陆点最近的那个小渔村。这队游骑兵冲进了渔村中,连场面话都懒得说,便对他们展开了一场小规模地屠杀。

    不多时,这个只有两百余人的小渔村就被屠杀一空,地上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尸体。

    而杀了这两百余人的,仅有二十人的游骑兵队伍,在仔细检查了一遍战场之后,又向着另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同样的情形在公子羽地营地方圆五十里内不断地上演着,那数十队游骑兵。将途中所遇的渔村、乡村一律屠光,不论大人小孩,全都杀得一个不留。

    屠杀过程中,游骑兵们也遇上了些许微弱的抵抗,但是普通岛民们的抵抗对公子羽麾下装备精良地骑兵们根本无法构成任何威胁。

    天黑透了的时候,那数十队游骑兵先后回归大营。向公子羽汇报了这半天的结果。除了屠杀之外,游骑兵们还将被他们屠光的村子中的粮食、肉食、金银珠宝全都带了回来,充作公用。公子羽为此好好地赏赐了他们一把。

    第二日,大军开拨,十一万大军沿海线向着鹿良城方向行去。

    三少三兄弟与公子羽并驾齐驱,公子羽指着途径的一个小村落说道:“昨晚方圆五十里内所有地村落都已被屠戮一空,不过本公子估计应该会有几条漏网之鱼。眼下可能已经跑到鹿良城去通报了。说不定待会儿我们就会遇上大日的军队。”

    三少笑道:“昨天的游骑兵们都是二十人一队,即使有漏网之鱼,也不会知道我们究竟来了多少军队。这九州岛上总共才三万军队,鹿良城即使派兵来,估计最多也不会超过一万。”

    公子羽微微一笑,道:“无论来多少,本公子都不会让他们有机会冲到我军阵前。北疆神弓营三千弓箭手本公子可是全带过来了的,加上水军的弓箭手,呵呵,凭大日**队和盔甲,怕是没办法挡住我军的弓箭。”

    北疆神弓营本有一万弓箭手,但是去年八月,定州城一战,三少、华蓉等人闯关救宋清等四女,一番苦战之下,将神弓营弓箭手杀伤大半,如今只剩下三千人。

    可是这区区三千弓箭手也不可小视,至少在这大日国地土地上,仅凭这三千弓箭手,也是可以轻易击溃一支万人的大日军队的。

    走了半天,忽有游骑兵来报,说前方二十里处出现一支黑甲军队,人数在万人上下,其中有五百左右的骑兵。

    公子羽闻言呵呵一笑,道:“果然不出所料,鹿城还真的派兵过来了!一万人才五百骑兵,大日国还真是穷得可怜!好啊,这第一仗,一定要打得精彩。传我令,全军急行军五里后停步,铁军神弓营、水军弓箭营准备战斗!”

    公子羽的命令被传令兵们大声传了下去,十一万大军排成的长龙顿时加快的行军速度,一路上扬起蔽天烟尘,开始了急行军。

    行军五里之后,大军即停住脚步,北疆铁军神弓营、东海水军弓箭营出列摆阵,排成七重月牙阵势,搭箭上弦,箭尖指地,随时准备开弓放箭。

    静等了约两刻钟之后,一支黑甲军队出现在前方的原野上。最前方的是五百领子上插着方旗的骑兵,为首的一个骑手穿着一身镶满鲜花的盔甲,看上去很是漂亮,不过有经验的士兵一眼就能看出,这种盔甲完全就是中看不中用。

    那支黑甲军队也发现了前方严阵以待的中原军队,为首那身着鲜花盔甲的骑手抽出战刀,用大日语言大喊道:“我是天皇陛下钦封大将军光明,你们是哪一个将军的军队?”

    没有人应声,对公子羽、三少他们来说,跟一个快要死的人说话,实在是一件很掉价的事情。

    那着鲜花盔甲的大将怒吼一声,喝道:“全军冲锋!”一声令下,骑兵和步兵们顿时发出一阵大吼,一窝蜂地冲了过来。

    看着大日军队冲锋的阵形,公子羽乐得呵呵大笑,对三少道:“你看你们。冲锋阵形如此密集,不是给我军当箭靶子吗?在中原。很少能看到这么白痴的指挥官了!”

    三少笑道:“大日国还未开化,不懂兵法一说。他们打仗,就是凭着一股血勇之气,冲上去胡砍乱杀,哪懂什么排兵布阵?”

    说话间。那支大日军队已冲至弓箭营阵前五百步。

    弓箭手们迅速开弓,箭尖斜指半空,弓箭营的统领一边默默计算着距离,一边缓缓举起了令旗。

    当大日军队冲至弓箭营阵前三百步时。弓箭营统领猛地一挥令旗,喝声:“放箭!”

    水军弓箭营一万射手即同时放箭,一片黑压压地箭雨破空吊射向那支大日军队。

    放箭之后,水军弓箭营射手后退一步,铁军神弓营三千射手则同时跨前一步,开弓放箭。三千枝铁箭随水军弓箭营一万枝箭之后冲天而起。

    第一轮箭雨射至最高点后,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猛地一头扎向那排得密密麻麻的大日军队阵中,一阵绵密不绝地利器入内声响起,冲在最前的大日骑兵顿时有近一半翻身落马,而他们后面的步兵也倒下大片。

    这时,第二轮由铁军神弓营射出的箭雨也到了。虽然只有三千枝箭。可是其杀伤力却在水军弓箭营之上,几乎每一枝箭都射倒了一名大日士兵。那穿着鲜花盔甲的大日统领,被一枝铁箭贯穿脑门,一头栽落马下。

    铁军神弓营射击出一轮箭后需要休息一阵,水军弓箭营地弓箭手们则可连续不断地放箭,几通乱箭过后,那一万大日军队全军覆没,冲得最快的,离弓箭营的阵地也有近百步。

    “打野战,大日国的军队可以说半点胜算都没有。”公子羽看着这战果,满意地笑道:“要是大日国以后还像今日这般,只派出少许军队来攻击我这,只会被我们逐步蚕食,若是今日来地是两万军队的话,冲得快的,还有机会冲到我军阵中,与我军近战肉搏一阵。”

    三少道:“大日国的盔甲盾牌太薄弱了,根本挡不住水军和铁军的强弓利箭。若手打是他们的盔甲盾牌再好一点,也不致于被弓箭手射得全军覆没。”

    “他们不会有这个机会了!”公子羽微笑道:“本公子既然踏上了大日国地土地,就绝不允许他们还有卷土重来的机会。征服大日国之后,本公子不会给他们再武装一支军队的机会,大日国的人,日后手中只能拿农具。”

    这一支由穿鲜花盔甲的大将军光明带领的大日军队覆灭之后,途中再未遇上成建制的军队。两天后,公子羽地军队便已行至鹿良城前。

    鹿良城此时还剩下两万军队,在公子羽的大军到来前,鹿良城已经得到了消息,作好了战斗准备。

    只不过,这完全由土木材料建成的“大城”在三少等人眼中,比起中原任何一个小县城都要不堪一击。

    由赵子扬、周凌飞、左天纵带队,五万大军在铁军、水军弓箭手先给鹿良城守军三轮箭雨洗耳恭听礼之后,一个冲锋,就已经将木制城墙拿了下来。不到半个时辰,鹿良城中两万守卫全军覆没,公子羽水军伤亡仅三千余人。

    到鹿良城的途中,公子羽未屠一城,但是这次他却下令屠城,半天时间便将九州岛第一大城变成了一座死城。

    屠城之后,大军在鹿良城外就地扎营,等侯后继部队的到来。

    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当公子羽的后继部队全部赶到之后,一个月的时间之内,三十万大军已将九州、四国两大岛彻底扫平。其中,攻陷大城九座,屠城四座,屠杀近三十万大日岛民。

    而剩下的大日岛民,则不得不向公子羽俯首称臣。公子羽在两个大岛上各留下三万军队驻扎镇守,于十一月十七日,带着二十四万大军登陆大日第一大岛本州岛。

    其时,大日国天皇已经得知中原军队入侵大日的消息。他火速召集大日全境军队,亦聚京都,尚未陷落的本州岛和北海道岛的民众也踊跃参军,天皇麾下直接受他指挥的军队一时暴增至四十万。

    而大日国的两上杀手组织,罗生门与雾隐门也已经倾巢而出。聚居于天皇麾下所令。

    十一月十九日,公子羽二十四万大军兵临京都城下,一场决定大日国命运地决定即将最后展开。

    日落时分,三少等秦家高手齐聚公子羽帐中,准备着第二日的决战。

    “秦大少、萧先生、怒先生领两万士卒。其中两千骑兵,一万八千步兵,冲击京都北面,城门由大少负责打开。秦二少、乔老、黎老领两万士卒。也是两千骑兵,一万八千步兵,冲击京城南面。三少你带着你地妹妹们,领两万士卒,由京都西面进攻。本公子则领本部主力,强攻正东面。”

    公子羽一一安排了任务。最后说道:“据潜伏在京都的细作传来消息,京都城如今已有四十万军队,不过其中二十多万都是才入伍的新兵,没有盔甲不说,连武器都是自制的,连磨尖的铁条都少得可怜,多半是削尖地木桩和竹竿。他们的实力和我们相比,完全没有可比性。但要注意的是,效忠天皇的两个杀手组织,罗生门和雾隐门已经进入了京都,他们有将近五千暗杀者,都有不弱地身手,尤其擅长隐藏形迹之术,这一点三少你当已经领教过了。若是让他们在中间兴风作浪,刺杀我军将领的话,倒是一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公子羽点了点头,道:“三少请讲。”

    三少道:“京都城本就不大,可是城里却聚集了近百万人口,我们就算攻进城里,兵力也不容易展开,无法发挥我军骑兵的机动力。而且若是京都城中所有的人都拼死反抗的话,我们么点人,到时候可能会伤亡惨重。所以我们不如围城不攻,近百万人口,这消耗起粮食来,肯定也是相当可怕地吧?我就不信京都城里面,能攒下足够百万人吃上一段时间的粮食!”

    公子羽笑道:“围城不攻确是好计,但是罗生门和雾隐门的杀手人数实在太多,他们若是连夜骚扰我军大营,比如刺杀将领、放火烧粮地怎办?我们这边高手虽然比他们要强,但是数量毕竟太少,不可能日夜防御吧?”

    乔伟插嘴道:“公子羽,你不是有化功软筋散之毒吗?我们不如在京都所有的水井中都洒下此毒,到时候,起码有一半人会失去战力,岂非任我们宰割?”

    公子羽道:“乔老言之有理。这一点,本公子早已想到了,并且早已派出细作混入京都城中,在京都所有的水井中都洒下了此毒。由城外流进城里的活水源头,也被本公子下了毒。呵呵,这一次用药量奇大,本公子所有的存毒,已经有一点不剩全部用了个精光。”

    三少拊掌笑道:“原来公子早就想到这一着,难怪敢于明日发兵强攻。看来公子所思,的确比起我们都要快一步啊!”

    公子羽谦逊地一笑:“三少过奖了。若非本公子早有准备,又怎会强攻京都?那岂不是将麾下儿郎的性命视若草芥吗?本公子是万万不会做这种事的。好了各位,明日之战便如此安排,不知各位还有何见解?”

    三少等人见公子羽已将一切都算计在内,当然没有别的意见。这一场战前会议就此解散,众人都各自回营,早作休息,好养足精神,明日一早攻城。

    三少刚准备出帐,公子羽忽然叫住三少,道:“三少,大日天皇据说有两件大日国的神造出的神兵,其威力也不知如何,明日若能一举攻下京都,届时若要对付大日天皇的话,可能还需要三少和华蓉的龙吟虎啸相助。”

    三少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与蓉儿这便去召唤龙吟虎啸。明日战前,龙吟虎啸当可赶到。不过公子你身负两种上古奇功,难道还怕打不赢大日天皇?”

    公子羽笑道:“有备无患总是好的。你也知道,本公子向来喜欢鸡用牛刀,能让大日天皇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本公子当然最高兴了。三少,明日一战乃是决战,你今晚可要好好休息,别纵欲过度,明天上阵腿软才好。”

    三少笑骂道:“你个才流氓,少爷我什么时候纵欲过度了?告诉你,凭少爷我的欲帝真经神功,就算今晚通宵奋战,明日上阵一样大杀四方!嘿嘿,我走了,鬼混去也!”

    看着三少的背影消失在帐外,公子羽脸手打上笑容顿时凝固,慢慢地变得阴沉,良久,他才长叹一口气,自语道:“为何……你就不肯向我称臣?”

    月明星稀,营地一片寂静,在这寂静的暗夜之中,除了守夜的哨兵,所有的水军将士都已进入了梦乡,养精蓄锐,明日好大杀一场。

    这时,营地栅栏外忽然悄无声息地飘来十余条浑身漆黑的影子,避过哨兵,潜进了军营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