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征服 第七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那十余条浑身漆黑的影子就像融化在夜色中一般,又好像已经跟风融为一体,守夜的哨兵尽管是水军的精锐,耳目比常人都要灵敏数倍,可是那十几条黑影即使从他们身后经过,他们却也无法发现。

    摸进军营之后,那十几条黑影分作五组,每三人一组,其中四组潜向辎重营和马厩,另一组则捡那些比普通士兵的营帐宽大一点的帐蓬潜去,而那些帐蓬,正是水军将领们住宿的帐蓬。

    那一组三人潜进一个将领的营帐,其中两人悄无声息地解决了帐外的哨兵,将他们的身体科靠在扎帐蓬的木桩上,另一个则潜进帐中,割断了那正熟睡着的水军将领的脖子。

    另四组人分作两队,一队潜至辎重营,无声无息地将哨兵一一放倒,然后在堆积着粮草的帐中洒上火油。六个人随身携带的火油并不算多,但是看他们的样子,好像并不在意。洒光火油之后,这两组人立时打翻辎重营中盛着菜油的油桶,用菜油浇到粮草之上。

    而那两组潜至马厩中的六个人,则掏出一个个瓷瓶,将一种细细的白色粉末洒到了料槽之中,那白鬼粉末似有一种奇民的味道,吸引着战马们来到料槽前,争相舔食。

    那六人洒完了药粉,便潜至辎重营中,四处寻找起屯放火药的地方来。

    屯放火药地地方虽然隐蔽且防守严密。但是那六个人好像非常善于搜索,甚至好像是凭鼻子嗅到了堆送火药的所在。不多时他们便找到了堆放火药的帐中,放倒了守在帐外的二十名士兵。

    看着那堆积如山的一桶桶火药,一名黑衣人点了点头,用大日语言说了一句话,其余五人低声说了声:“哈伊!”然后飞快地退了出去。

    等那五人出帐之后,那留下来的黑衣人掏出一个火折子,将其吹烯,慢慢凑到了一个火药桶的引线前。

    而那些在粮草帐中捣乱的黑衣人们,这时也都纷纷掏出了火折。吹燃之后,分作六处,准备开始放火。

    那三个刺杀将领的黑衣人,此时已经连续杀害了十多名水军将领。

    现在他们来到了一座大得离谱的营帐前,那营帐从外面看上去就知非常豪华,且有阵阵幽香从帐中传出。

    奇怪地是,这帐外却没有卫兵看守。

    这三个黑衣人互相看了看,眼中都露出奇怪的神情。但是他们还是抵挡不住诱惑。钻进了帐中,因为在他们看来,这样大的一顶营帐,里面住的,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人物。

    那三个黑衣人钻进营帐之后,四下打量一番,忽然看到一片漆黑的帐中,端端正正地坐着一个年轻人,正笑吟吟地看着他们。

    这三个黑衣人心中同时一惊。然后飞身掠向那年轻人,三把寒光闪闪的短刀耀出三道雪亮的刀光,从三个诡异地角度闪电般劈向那年轻人。

    面对三人的联手一击,那年轻人只微笑着伸出一只手。

    然后那三个黑衣人顿时发现自己已然被一股异常奇异,似融合了九种不同性质力量的气流压制得动弹不得。

    只能说这三个黑衣人非常不幸,因为这里,是三少和他妹妹们的营帐。

    轰地一声巨响。辎重营里突然冒起一团巨大的火光,接着一朵蘑茹状的云朵冲天而起。

    那突然其来的巨响震得大地都跟着颤抖了一阵,冲击波将火焰带到周围的营帐上,其中三座装着火药的帐蓬因此发生一阵串爆炸。爆炸地冲击波飓风一样席卷了邻近的营帐,还在睡熟的辎重营将士们有相当一部分给震得瞬间失聪,有的甚至给震伤了内脏。七窍流血不止。

    而此时,辎重营堆放粮草的地方突然冒起阵阵火光,一时间火头四起,辎重营几成一片火海!

    水军将士们的反应奇快。在听到第一声巨响的时候,睡觉不脱盔甲地将士们飞快的操起武器,奔向出事现场。当他们发现起火之后,立即有一部分人飞快地扔掉武器,去找盆桶取水灭火。

    而公子羽,则在第一时间从自己的帐中冲了出来,飞快地掠向辎重营。

    当公子羽赶到的时候,尽管水军将士们疯狂地扑救大火,但辎重营已经大半给火焰吞没,阵阵粮食香味和烤肉香味,以及难闻的焦糊味弥漫在军营上空。

    公子羽拧眉看着眼前这一切,忙碌着的将士们看到公子羽之后,只略略给他行了个军礼,便又赶着救火救人去了,公子羽也不以为忤。

    这时,三少、秦风、秦雷等也都赶到了。

    公子羽看到三少等人到来,苦笑道:“你们看,我没说错吧?这才第一天,大日天皇就已经开始下手了。”

    三少点了点头,道:“我刚才抓到了三个大日国地刺客,她们杀了十三名将领,摸到我营里的时候,给我抓住了。我从她们嘴里弄了点东西出来。”

    公子羽问道:“哦?他们怎么说?”

    三少道:“她们是雾隐门和罗生门的暗杀者,地位都非常高。这一次一共来了十五个人,领头的是罗生门地门主,罗生龙也,以及雾隐门的门主雾隐雷藏。其余十三人,都是这两门的高手。他们此行的目的,就是烧我军的粮草,毒杀我军战马,刺杀我军将领,尽可能地制造混乱。公子,现在马厩里的战马,恐怕已经给他们毒死不少了!”

    公子羽点了点头。令赵子扬火速去查看。不多时赵子扬已带回消息,说马厩里地战马给毒杀两千余匹。

    公子羽暗叹一声,道:“好毒的手段!三少,你是如何从那三个暗杀者口中问出话来的?据本公子所知,大日国的暗杀者可都是心志极其坚毅之辈,宁死不屈的。”

    三少微微一笑,道:“那三个暗杀者乃是三个女子。任何女子落到我的手里,我都有办法摧毁她们的心志,把她们灵魂深处的秘密会掏出来!”

    公子羽又问:“那三个暗杀者。现在何处?”

    三少道:“为求速成,我用最极端的手段,把她们的心志彻底摧毁,现在她们已经变成了白痴,被我杀了。”

    这时,辎重营副统领赤着上身,提着把刀跑到公子羽面前,双膝跪地。双手捧刀奉至公子羽面前,道:“公子,末将没有看好辎重营,致使敌人将我军火药尽数引爆,烧掉我军大半粮草,末将请公子赐死罪!”

    公子羽看了这副统领一眼,见他头发焦枯,身上有无数水泡,烧伤多不胜数。知他已尽力救火,缓缓地道:“你只是副统领,这失职之罪当由你营统领承担。你们地统领呢?”

    那副统领道:“领统大人救火时身陷火海,已经……”

    公子羽点了点头,道:“袭营之敌都是高手,此事也怪不得你们,但是本公子若不对你执行军法。则无法服众。”

    那副统领毅然道:“末将愿担此罪责!”

    公子羽叹了口气,道:“你的家人,本公子会好好安置的。来人,把他押下去,明日战前斩首。”

    几个水军士兵上前将那副统领押了下去,公子羽默然半晌。阴冷地道:“大日天皇太小看本公子了,他以为烧了我粮草,杀我将领,毒我战马。便可令本公子军心大乱,逼本公子退兵……哼,他却不知,这样只能激起本公子水军的斗志!大日天皇,可是把京都百万人的性命都搭进去了!我军将士一旦愤怒,想要屠城,那是连本公子都没办法安抚下来的!”

    三少叹了口气,道:“近百万人,倒是没必要全部杀光。而且杀起来,也太过费时费力了。”

    公子羽叹道:“这已由不得我了。我军将士已经愤怒了,你看看他们救火时的眼神。”

    三少顺着公子羽指着的方向望去,只见那正救着火,救着给烧伤地战友们的水军将士们,虽然大多沉默不语,可是他们眼中却迸发出刻骨的仇恨,和嗜血的红光。尤其是那些正抬着被烧死的战友们焦枯尸体的水军将士们,三少清楚地看到,许多水军将士的嘴角都已经给他们自己咬破了,渗出了鲜血。

    “我的水军是一支骄傲的军队。”公子羽缓缓地道:“当年东海近百股海盗,最大地一股足有三万多人。而那时候,我的水军也才二十万人,战船总共才七十几艘。可是我们与海盗作战时,无论是何种情形,无论是海战还是陆战,我的水军都从未败过,东海海盗被我的水军一扫而空,东海水军与北疆铁军被誉为大秦帝国的两大铁血雄师,以他们的傲骨,怎能忍受还未开战就被敌人夜袭,造成如此重大的损失,这已是一场大败,在他们心里,已经将这当成了奇耻大辱。只有屠城,只有用敌人地鲜血和生命,方能洗刷掉他们心中的耻辱!”

    三少点了点头,但还是忍不住问道:“若是屠城,你不怕引起大日国的反弹?要知道,这京都可不比我们以前屠掉的那些城,京都之中,现在可是已经聚集了近百万人的!”

    公子羽无奈地道:“近百万人,其中至少会有一半中化功软筋散这毒,动弹不得,正好是屠杀的好对象。而剩下地那平地人,也是没办法抵挡我的军队。只希望,将士们在杀掉那能动的一半人之后。心中的火气能消减一些。不再杀那些无力抵抗地人吧!”

    十一月二十日,经历袭营之耻的水军将士们一早就已经在京都城下摆好了阵形,准备一战而雪前耻。

    京都城那低矮地城墙之上,大日国的士兵们拿着简陋的武器,软弱的弓箭,紧张地看着那在原野上摆得整整齐齐的一个个方阵。

    公子羽骑在战马上,罕见地穿了一身漆黑的盔甲,盔甲后有一领血红的披风。

    他拔剑在手,高呼一声:“将士们,昨夜吾等蒙奇耻大辱,今日该当如何?”

    水军将士们齐声呐喊:“屠城!屠城!屠城!……”

    雄壮的吼声震得大地微微颤抖,吼声中。一股难以言喻的杀气水军将士们身上发出,升腾到空中,形成一条几肉眼可见的暗红色云层。

    那是杀气形成地血云,那是久经沙场,杀人如麻,现在又杀机大动的沙声老将才会有的凌厉杀气!

    京都城上的大日士兵们无不胆战心惊!

    一想到将和这样一支军队作战,他们便心生恐惧。看看他们的盔甲武器,再看看自己的盔甲武器。大日国的士兵们忽然万念俱灰。

    就在这里,城下的大军忽然爆发出一声狂吼:“杀!”蹄声雷动,烟尘蔽天,城下地大军呈散兵线向着京都城疯狂地冲来!

    其中有三路军队自大军阵中分离出来,向着天京城东门两面包抄而去,正是三少三兄弟带着的,攻打其它三面城门的六万水军将士!

    “天哪……他们用骑兵攻城,他们疯了吗?”

    一名大日国的旗本看着骑下一马当先的公子羽,瞪大眼睛喃喃自语。

    “放箭!赶快放箭!”又一名旗本见底下的中原军队越冲越近。声嘶力竭地大吼道。

    嗖----一阵稀稀拉拉的箭雨射了出去.箭射到了中原铁骑的身上,骑兵们身上的盔甲将那些无力地箭矢毫不费力地挡了下来,仅有少数运气较好的,射到了骑兵裸露在外的面部等部位,几千枝箭下来,只射倒了寥寥数十骑。

    不等城上大日弓箭手的第二轮箭雨射出,公子羽已经冲到了城门下。

    他高高地举起了剑。然后一剑劈出。

    城楼上那个置疑中原军队以骑兵攻城的旗本终于知道了,中原军队为什么要以骑兵攻城。

    因为他看到公子羽那一剑下来,偌大的城门便给那隔空剑气辟成了碎.

    然后公子羽再出三剑,三道黑色的剑气劈出,将那土木结构地单薄城墙劈垮了三处.

    骑兵们分作四路,从城门以及给公子羽劈垮的三处城墙处冲进了京都.

    东面的屠杀开始了.

    另外的三方面.三少、秦风、秦雷分别带着各自的帮忙的高手们及两万士卒,冲到另三面地城门下。然后三少等人也各施神功,打开城门,出垮土木城墙。领兵冲了进去。

    这三面也同样开始了屠杀!

    公子羽的毒生效了,京都城中,中毒的并不止一半,而一大半!因为无论是谁都要喝水,除了那些家中存水没有用完,因此没有去井中打水,或是去活水处取水的大日国人没中毒外,其余地人几乎全部中毒。

    而中毒最多的,便是大日国的军队。

    因为军队中不可能存水,人数太多的军队,必须每天都至水源处取水,饮水和做饭都需要水,这样一来,大日国的军队几乎全部中毒。

    公子羽这回不惜血本,将所有的化功筋散一次性全部投放到京都之中,所获取的回报也是很大的。

    在四路大军攻进京都之后,他们根本就没遇上什么像样的抵抗。

    到处都是四肢无力的士兵和百姓,他们手脚软弱得连兵器都拿不起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中原的士兵对他们挥动那锋利的刀枪。

    血在飘,惨叫声惊天动地。水军将士所经之处,一片尸山血海。

    京都里的人实在够多,够他们杀个痛快,够他们用大日人的血来洗耳恭听刷他们昨夜所受的耻辱。

    每个水军步兵身上都带了两把刀,每个水军骑兵身上带的刀更多。他们疯狂地砍杀,刀卷刃了就换一把,两把刀都卷刃了,就用刀尖去捅,最后刀子全部捅断了,他们便抢过大日士兵手中那粗陋的武器继续大肆杀戮。

    杀到最后,水军将士们终于杀懒了。他们忽然发现,即使屠城,遇上这种连手脚抬不起来,连逃都没办法逃的中了毒的大日人,那也乏味地紧。

    这比杀猪还没意思。

    于是水军将士们放弃了对大日百姓的屠杀,专捡那些手中有武器,实际上却无力反抗的大日武士和士兵们杀。就这样一路杀下去。从早上杀到中午,从中午又杀到下午,直到快要日落的时候,四路大军终于汇合到一起,逼至天皇皇宫之前。

    而在这一天之前,京都城已经堆满了尸体,房屋建筑被摧毁无数,每一样街道都漫起了齐踝深的鲜血,穿过京都的两条河流已经被尸体堵塞,河水已经被鲜血染红。

    这一天,被屠杀的大日军民已达四十万之众!

    京都城中哀鸿遍野,幸存的大日岛民压抑的哭叫声飘荡黄昏的夜色中。

    公子羽扔掉手中那已满面是缺口的剑,取出一方丝巾仔细地擦拭着手上的血迹。

    三少默不作声地看着大日皇宫的城门,城头上,大日国最后的一批武士正用极度恐惧的眼神看着他们。

    擦净手上的血迹之后,公子羽淡淡地说了一句:“攻进去,全部杀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