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征服 第八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皇宫的大门轰然倒下,城头的武士全身插满了箭矢,自城以纷纷坠落。残余的武士们提着刀狂吼着迎向那潮水般的铁蹄,顷刻之间便被金属狂潮吞没,只剩下地上的血迹见证他们存在过的痕迹。

    面无表情,但眼中绽放着血红光芒的水军骑兵们乱潮一般涌向那并不怎么高大的皇宫主殿。

    眼见他们便要接近那皇宫大殿,忽然一阵狂风卷起,冲在最前面的近千水军骑兵同时栽落马下,近千颗头颅冲天飞起,血光飙射中,数千个身材矮小的黑衣人就像幽灵一般出现在空中。

    “罗生门和雾隐门的杀手!这是他们最后的力量了!”公子羽哈哈大笑着自马上一跃而起,闪电般向着那自空中现身,斩杀近千水军骑兵后,守卫在皇宫大殿前的五千黑衣人。

    赵子扬、周凌飞、左天纵、七大铁卫紧随公子羽之后冲了上去,三少等人则伫足旁观,这是公子羽首度亲自出手迎战高手,这么好的观察他武功的机会,三少他们可不想放过。

    公子羽破空飞行时发出一阵闷雷般的轰鸣,那五千黑衣人中飞身跃起两名黑衣人,迎向公子羽,正是罗生门门主罗生龙和雾隐门门主雾隐雷藏!

    罗生龙也双手握刀,挥刀从左至右一记横斩,雪亮的刀光幻作无垠一片,天地间顿时变作一片雪白,那刀光比阳还要耀眼,凛冽的刀气斩过空气时。空中都似出现了道道裂痕。

    雾隐雷藏则一刀自上而下直劈而出,他的刀光比起罗生龙也地来丝毫不见逊色,两人的刀光组成一个巨大的银色十字,劈向正朝着他们飞来的公子羽。

    公子羽长笑一声,竟然一拳直击向那巨大的银色十字,拳头所落之处,正是那两道刀光交汇的位置!

    轰-----一声不亚于山崩地裂的巨响,那两道刀光被公子羽信手一拳打了个粉碎。拳头与刀光交击时爆发出的巨响震得地面都颤抖起来,那被击碎的刀气倒卷入暗杀都人群中。将近百个躲闪不及地暗杀者切得粉碎!

    罗生龙也与雾隐雷藏此时心中的震骇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公子羽在他们眼中简直已经成了恶魔的化身。他们从来没有想象过,两人联手的一击,竟然能被别人空手击碎!

    然而公子羽已经不会给他们多想的时间了,他一拳击碎刀光之后,在罗生、雾隐二人还未及再出新招之时,他就已掠到了罗生龙也的面前。在空中几乎与罗生龙也贴面而立。

    公子羽对着罗生龙也微微一笑,一拳打在了他的胸膛上。

    罗生龙也地护身气在公子羽的拳头下就像薄纸一样一碰即碎。公子羽那并不算大地拳头打中了他的胸膛,他的胸膛忽地整个凹陷,后背则猛地凸起,然后后背破开一个大洞,腔子里所有的内脏和鲜血一次性全部喷出。手打那些喷出的内脏和鲜血里夹着强劲的内力,打在他身后地人群中。将几十个暗杀者打着千疮百孔。

    罗生龙也从天上掉了下去。他地身体已经完全空了,而他胸膛上中拳的那个部位,却连一点伤痕都没有。甚至连被拳头击打的瘀青都没有!

    公子羽一拳击中罗生龙之后直扑雾隐雷藏,雾隐雷藏见避无可避,横下一条心来,一个突刺刺向公子羽小腹,想与他同归于尽。

    公子羽一拳打向雾隐雷藏地刀尖,铿地一声脆响,雾隐雷藏的刀从刀尖开始,片片粉碎。公子羽的拳头长驱直入,势如破竹,打碎刀之后打到了手,雾隐雷的手顿成血雾。手碎之后再打到腕、小臂、肘、大臂,最后一直打到肩膀。雾隐雷藏整条拿刀的手臂都给打成了血雾!

    而在两人擦肩而过的一瞬间,公子羽反手一拳,以拳背拍在了雾隐雷藏的后脑勺上。

    “砰”地一声脆响,雾隐雷藏的脑袋顿时给砸得粉碎,鲜血、脑浆、碎骨暴雨一般打进人群之中,将暗杀者们又射死了上百!

    这一系列动作说起来慢,实则从公子羽击碎刀光,到他打死罗生龙也和雾隐雷藏,所用的时间也不过是十次眨眼的时间而已!

    “厉害!”三少等人无不心中暗叹。三少三兄弟对视一眼,均摇了摇头。若是单打独斗,三兄弟的确无一人是公子羽的对手!

    这时公子羽已经冲进了人群之中。他仗着高速在人群中左冲右突,对两门暗杀者的攻击毫不在意,只是不断地挥出他的拳头。

    没有人能承受得起他轻轻一拳,无论是武器还是身体,只要给他的拳头碰到,无不四分五裂。而最可怕的是,公子羽的攻击并不止于拳头,那凡是被他打碎的武器和身体,向着四周飞射出去的碎片,也变得如最凌厉的暗器一般,将被碎片打到的暗杀者们打得千疮百孔。

    公子羽的杀伤范围是呈扇形的,他的拳头虽然每次只能打一个人,但是他一拳击出之后,所杀伤的人在百人左右!

    赵子扬、周凌飞、左天纵、七大铁卫这十个高手虽然跟在公子羽身后冲了上去,但是他们着实没有什么表现的机会。十个高手仅仅能在外围宰杀一些已经失去了斗志,想要逃跑的暗杀者,中间的大部分暗杀者,全给公子羽一人屠了个精光!

    不到半个时辰,五千暗杀者已全部殒命,地上躺满了全身千疮百孔的尸体,鲜血将整个皇宫大殿前的广场染成血红。

    公子羽立于尸山血海之中,慢慢解下了身上那已溅满鲜血的盔甲,他从里袍上扯下一块布料,擦干净双手的血迹。踏着满地地血浆,向皇宫大殿内慢慢走去。

    赵子扬等人紧随公子羽之后,三少三兄弟、铁戬、乔伟、黎叔、萧天赐、怒横眉、华蓉、宋清、怜舟罗儿、秦霓儿纷纷下马,走在赵子扬等人身后,随众人一起踏进了皇宫。

    此战因考虑到可能是场对大日国民的大屠杀,因此水木薇和罗生静神都没有来,悯柔自然也留在营中,由水木薇和罗生静神陪伴。

    公子羽当先踏入了殿中,他的马靴上已经沾满了鲜血。每走一步便踏出一个鲜血脚印,而跟在他身后的二十二人,也都是脚踏鲜血,留下无数鲜血脚印。当众人都踏进大殿之后,那片尘不染的天皇大殿便染上了一个个触目惊心的鲜血脚印。

    一个面容清瘦,留着两撇胡须,戴着高冠。面日阴沉的中年人端端正正地坐在榻榻米上,凝视着公子羽等人。

    公子羽走到那人五十步外站定。用大日语言呵呵笑着说道:“天后陛下,不好意思,我们忘了脱鞋,把你的大殿弄脏了。”

    大日天皇满脸阴沉地看着公子羽,缓缓地道:“羽大人为何要入侵我大日?朕记得你我本是友好邦邻,朕还支援了你一批大日国的高手。羽大人为何要忘恩负义?”

    公子羽摆了摆手。笑道:“天皇陛下言重了,本公子哪里是入侵?本公子分明是‘进入’你们大日国,来传播我中原文化来着。中原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现由本公子亲自前来传播文化,让你们这些化外野民开化,天皇陛下应该感激本公子才是,何来忘恩负义之说?”

    天皇深吸了一口气,道:“好一个进入!好一个传播文化!传播文化需要军队吗?需要屠杀吗?羽大人,入侵就是入侵,再怎么冠冕堂皇地理由,都掩饰不了入侵的本质!”

    公子羽点了点头,道:“好,既如此,本公子也不跟你虚伪了。天皇陛下,今日本公子的确是带兵入侵你们来着,可是如果今日本公子不入侵你们,来日你们就要侵略我们!为了我中原的千秋大计,本公子作一回恶人又何妨?不过你放心,本公子不会把你们大日国的人全部杀光的,本公子要大日国的人,作中原地奴隶,如果你肯投效本公子,这大日行省地都督,本公子倒是可以考虑由你来做。”

    天皇勃然大怒,怒吼一声:“八嘎!大日国的武士宁可断头,也不作你们中原猪狗奴隶!大日国的人才是世上最优秀的民族,我们拥有最高贵的血统,你们中原人,只是劣等生物!”

    公子羽脸色一沉,冷哼一声,道:“天皇,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听说你有你们大日神明所赐地两件神器,拿出来看看,让本公子瞧瞧究竟是你们大日地神造出的神器厉害,还是我们中原的神造出地天兵厉害!本公子要让你知道,不仅是中原人的血统比你们大日人的更加高贵,就连中原人的神,都比你们大日帝国所供奉的神更加高明!”

    天皇缓缓地站了起来,狞声道:“赢羽,不要怪我没提醒你,我的末日战甲和灭世魔刃一出,你们就算高手如云,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纵使我奈何不了你的大军,可是杀了你们这些高手,还是办得到的!末日——灭世——”

    伴随着他最后的两声狂啸,全背后的墙壁轰然倒塌,一套漆黑的战甲自那墙壁中飞出,散发出恍若实质的黑光,从他背后狠狠地撞上了他的身体。与此同时,天花板上响起一阵悠长凄厉的鬼哭之声,一把遍体漆黑的长刀流星一般射向天皇。

    天皇的身子与战甲触到了一起,绽放出更加强烈的黑光,几乎整个大殿都被那黑暗所吞没,唯有公子羽等人所站立的地方尚余一线光明。

    一股残酷暴戾,充满了绝望的死亡气息弥漫在整个大殿之中,地板被慢慢地侵蚀,变得千疮百孔,好像被蛀虫啃食了一般。整个大殿也在微微颤抖,不时有灰尘簌簌落下。

    大日天皇此时已经完全融入黑暗之中,而他的气息也跟大殿中那种绝望的死亡气息融为一体,眼睛看不到他,凭气息感应不到他。

    公子羽略皱了一下眉头,道:“好邪门地武器!这哪里是神器了?分明就是魔器!三少,看你们的了!”

    三少微微一笑,与华蓉对视一眼,二人同时大喝一声:“龙吟!”“虎啸!”

    一阵清越高亢的龙吟声和一阵暴戾激厉的虎啸声同时响起。一点金光和一点红光在大殿中同时亮起,驱散了三少等人身边的黑暗。那金光幻作一条张牙舞爪的五爪金龙,在三少头顶盘旋一阵,朝着三少一头噬下,三少身边的人马上飞身后退,免得被龙吟化甲时的金光席卷进去。

    而那道红光则幻化成一头背生双翼,威猛无比的血色猛虎。在华蓉头顶奔驰一阵,朝她一口噬下。华蓉身旁地人也都纷纷避之犹恐不及。

    殿中金红二色光芒陡地强盛起来,两色光芒交相辉映,将那黑暗逼退,大殿中顿时有一半恢复了光明,而那另一半则仍处于黑暗之中。

    金光、红光渐渐消散,三少、华蓉已着甲在身。

    三少手持一把巨大的斩马刀。背后一领血色披风无风自动。威风凛凛。

    华蓉背后双翼大展,缓缓地拍动,掀起阵阵诡异的气流。将华蓉带得离地三尺,飘浮在空中。

    当龙吟虎啸化为战甲之后,它们便不再发出强烈的护身光芒。但即使如此,那由末日战甲和灭世魔刃发出的,近乎吞噬一切的黑暗却也无法再次侵入三少等人所在的半边大殿。整个大殿之中,只有天皇所在地那一半仍处在黑暗之中。

    “这就是中原的神创出地天后?”天皇的声音从黑暗中传来,那声音飘渺不定,极难捉摸,音色古怪之极,就好像是一个快断气的人正嘶声大叫一般。

    三少与华蓉踏前几步,走到公子羽身旁,三人并肩而立。三少看着那片黑暗,用带着铿锵之意的金属摩擦音沉声道:“天皇,你不是想见识中原天兵的厉害吗?出来一战吧!”

    天皇哈哈大笑,道:“你们先找到我,才有资格跟我一战!”

    三少微微一笑,道:“是吗?你以为我们现在还看不到你吗?”说罢,他猛地掷出手中的斩马刀,向着黑暗中地一角掷去。斩马刀脱手之后,即变成一把环形圆刃,拖出一道笔直地金黄光尾,一入黑暗,即如阳光一般,将它所经之处的黑暗照得通明!

    “铛!”一声清脆地金铁交击声响起,大殿抖了一抖,殿顶开始出现裂痕。

    那圆刃在交击声响起之后又倒飞回来,落回三少手中,变为斩马刀。

    天皇惊讶地声音随之传出:“你,你怎么可能看得到我的?”

    三少冷笑道:“我是看不到你,可是龙吟知道你在哪儿。你地气息很讨厌,龙吟说,它很想杀了你!”

    天皇的声音变得凝重:“中原的天兵果然不错,末日幻境地既瞒不过天兵的眼睛,那我就与你们堂堂正正地一战!你们有两件天兵,我也有两件神器,想杀我,做梦吧!

    说话间,那笼罩了一半大殿的黑暗飞快地消退,向着天皇所在的方向涌去,就好像给天皇吸了进去一般。当那黑暗完全消退之后,天皇终于现出身来,众人这才能真正看清末日战甲和灭世魔刃的样子。

    战甲的样式看上去很普通,和大日国的将领们穿的盔甲样式差不多,脸上一样戴着鬼怪一亲的面具。不过这盔甲的每一个部位都流动着仿佛活物一般的黑色光芒,不进幻化成一张张狰狞的鬼脸。

    而天皇手上的灭世魔刃从外表看来,也就是一把普普通通的武士刀,但是刀身漆黑,看上去薄如纸片,却给人一种沉重如山的古怪感觉。

    “末日战甲主守,实力比龙吟稍逊一筹。灭世魔刃主攻,实力双比虎啸稍逊一筹。蓉儿,我们两个可把他吃得死死的。”三少凭着龙吟对天皇两件武器的感觉作出了评价。

    华蓉嫣然一笑,道:“这个天皇真是笨,以为凭他的两件烂兵器就可以跟我们龙吟虎啸一战了,这不是找死还是什么?”

    公子羽笑道:“要是我加进来,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三少看了公子羽一眼,道:“我们三人联手,相当于三件天兵合击的威力。大日天皇,恐怕一招都无法接下!”

    公子羽点了点头,道:“那好,速战速决,这是打仗,没必要讲什么江湖规矩,咱们三个,就联手干了他!”

    三人说话时用的是南方方言,大日天皇就算懂中原官话,也听不懂方言,见三人世间嘀咕了一阵,不由冷笑道:“死到临头在商量如何逃跑吗?别妄想了,我不会给你们机会的!”

    三少与公子羽无奈地对视一眼,公子羽道:“这种人……实在不配与你我为敌!杀了他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