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双雄决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华蓉向着天皇飞了过去,她飞舞的身姿就像一只展翅九丈的火凤凰,虎啸的残戾霸道在这个时候竟然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无法言喻的美感。

    翅膀在拍动,那一双流动着异彩的金属羽翼上冒出了灿烂的火光,划出无比妙曼的轨迹,就像在跳着一支令人**的舞蹈,从不可思议而又令人无比惊艳的角度,刺向了天皇。

    翼动了,那一双铁翼所过之处,殿顶和地板全部一分为二,就好像有个无比雄伟的巨人,拿着一把硕大无朋的刀,从天上给了这大殿一刀一样.看着眼前向着自己刺来的两只翅膀,天皇在瞬间就判断出,这两只翅膀强则强矣,但还不是他末日战甲和灭世魔刃联合的对物!他冷笑着挥刀,灭世魔刃划出一道漆黑的轨迹,刀光在空中凝而不散,就像用浓墨画在画布上一样.

    灭世魔刃发出一阵凄厉的鬼哭之声,那诡异的声波震得空气不住地颤抖,空间好像变成了一波荡漾不定的池水,变得无比虚幻.

    天皇的刀所取的部位是华蓉两翼之间的空档,他仗着身具两样神器,拼着给那两只翅膀刺中,也要一刀剖开华蓉的胸膛!

    天皇的判断是正确的,虎啸长于进攻,而不擅防守。虎啸的攻击力虽比灭世魔刃要强,但若是给灭世魔刃砍中的话,免不了开膛破肚。

    天皇可以用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因为他身上穿着末日战甲。末日战甲主守,虽然其防御性能又比不上龙吟,但是挡虎啸一击还是办得到的。

    但是天皇忘了一件事,那就是这是打仗,而不是江湖比武。他误发三少等人会依足中原的江湖规矩。一个一个地跟他打,那样他就可以一一击破,稳立不败之地。

    可惜的是,三少等人一开始就没准备依江湖规矩的办事。当看到天皇的刀劈向华蓉之后,三少动了。他地速度快到不可思议,即使穿着龙吟。同样快得有如鬼魅!

    他只在瞬间就掠到了华蓉身旁,与华蓉并肩前进,他挥出了斩马刀,砍向灭世魔刃。

    华蓉的速度其实并不比三少慢,但是她故意用极漂亮的身法前进,故意放慢了速度。目的就是引天皇上钩!

    天皇果然上当了,当他看到三少突然一个跨步就来到了华蓉身前。他心中的震惊顿时无以复加。

    “铛---”一声悠长的金铁交击声响起,三少地斩马刀与灭世魔刃碰在了一起,那雄浑中夹着丝丝诡异的声浪席卷了整个大殿,观战的众人除了公子羽之外,全都掩着耳朵以他们生平最快的速度飞退,瞬间就退出了大殿。

    大殿中的几根柱子和承重墙片片迸碎,整个大殿摇晃着,呻吟着,掉落下无数残渣碎屑。眼看就要塌了。

    “铛——”又一声悠长的金铁交击声响起,华蓉地两翼在三少截住天皇的灭世魔刃地一瞬间,分别击中了他的心口和面门。

    灭世魔刃的攻击力果然只比虎啸稍逊,犹比龙吟强上一点,它斩断了三少手中的斩马刀,重重地劈在了三少的胸甲之上。但是只斩进去半分,就已给胸甲死死嵌住,令天皇无法收刀!

    而末日战甲的防御力也只比龙吟稍逊,龙吟可挡住虎啸的攻击。末日战甲也可挡住一阵!

    所以华蓉的双翼虽然击中了天皇两处要害,但一处被胸甲挡住,透甲寸余之后就无法前进,一处则被面具挡住,虽然击穿了面具,甚至已经触及天皇眉心的皮肤,却也是无法再进半分!

    当第二声金铁交击声响起之后,大殿终于开始分析崩溃,而公子羽,就是在大殿地殿顶开始倾斜塌落的那一瞬间出手的。

    他闪电般弹射出去,以肉眼难见的高速冲到了天皇面前,在他冲到天皇面前的那一刹,华宽余火速收回双翼,公子羽则连击出两拳。

    一拳击打天皇面门处那被虎啸一翼刺出的裂痕,拳出时拳头上冒出透明金芒,拳上皮肤带着耀眼地金属光泽。

    一拳击打天皇心口处那被虎啸另一翼刺出的裂痕,拳出时拳头上冒出深蓝光芒,拳头皮肤上跳动着漆黑如墨的电火花。

    “轰轰”两声,两拳击实。

    轰隆一声巨响,大殿整个地塌了下来,公子羽收拳,冲天飞起,撞破殿顶,跃于半空之中。

    三少、华蓉同时冲天飞起,二人与公子羽比肩而立,看着底下已成一片废墟的天皇大殿。

    轰——又一声巨响,一道黑光自那废墟之中激射而出,却是天皇自废墟中冲了出来。

    他飘浮于半空之中,缓缓抬起右手,灭芒魔刃直指公子羽。

    公子羽面含微笑,负手立于空中,一头长发无风自动。

    “铿!”一声脆响,天皇手中地灭世魔刃突然自刀尖开始碎裂,一寸寸地向上蔓延,直碎至柄。

    接着又是铿铿两声,天皇身上的末日战甲上,胸口及面具那两处裂痕突然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渐渐扩展至全身,然后片片迸碎无数战甲碎片雨点一般自甲上脱落,落于风中。

    天皇的面具碎了,露出他面具后那张已变成了乌黑色的脸。

    他的眼睛已呈死灰色,他死死地盯着公子羽,张开嘴想说些什么,却只喷出一股黑血。

    当战甲全部碎裂之后,天皇的身体也开始迸碎,变成了无数死灰色的碎片,随风飘逝,而那些碎片最后也在风中化为粉尘。

    公子羽、三少、华蓉缓缓地落地,三少与华蓉卸去战甲,龙吟虎啸又化作一金黄一血红两道光芒,投入天际。

    除了三少与华蓉,谁也不知道龙吟虎啸去了哪里。

    大日天皇终于战死,大日国的武装力量被全部歼灭,到了这个时候,手打整个大日国算是已被彻底征服,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如何奴化大日国剩下的三百多万人民了。

    “没有你们两个。本公子还真没办法杀掉天皇。”公子羽呼出一口气,对三少与华蓉微笑着说道。

    公子羽本身的功力的确盖世无双,但是天皇地两样魔器合起来,威力只比龙吟虎啸合璧稍逊,公子羽要想一个人打败天皇,的确无法做到。

    “没什么。征服大日国,的确是为中原百姓做了件好事。”三少如是说道。他是最清楚这岛国的危害的。中原国家想要强盛,想要屹立世界不倒,就必须先除去这条在中原榻旁的毒蛇,否则日后中原百姓只会无辜受累。

    公子羽轻轻点了点头,与三少对视一眼,二人脸上都浮出一抹高深莫测地笑意。

    他们都清楚,现在大日国已经被征服了,二人之间维系了两个月的盟友关系,已在大日天皇死去的那一刻宣告结束。接下来。二人又会变回以前那般,与对方不死不休的敌手。

    现场的局势变得微妙起来,公子羽手下的一众高手开始对着随三少来地一众高手虎视眈眈,而公子羽水军的骑兵们也慢慢围了上来,巧妙地,不露痕迹地将秦风、秦雷等人围在了中间。

    三少看着公子羽。心潮起伏不定。

    无可否认,公子羽是三少有生以来,除西门无敌之外最好地对手。而公子羽更充当了西门无敌想当,却没能当成的角色。

    那就是三少的知已。

    知己仇敌!

    西门无敌一生寂寞。那是因为他武功无敌,没有对手,而心灵则更寂寞。没有人知道他真正的身世和来历,也就没有人能跟他交心倾谈,那种高处不胜寒的寂寞几乎折磨西门无敌一生。

    三少现在唯一的对手就是公了羽,无论是武功还是计谋,公子羽都不比西门无敌逊色,而且公子羽是这个时代的人,他完全就是凭自己的天才,成为现在这般傲视天下的豪杰。

    三少不知道,杀了公子羽之后,他还会不会有对手,能不能有对手。

    所幸,三少还有一个知道他来历地宋清,所以他并不担心没有心灵上的知已。但是没有对手,人生其实也是一件非常乏味无聊的事。

    而令三少相当无奈的是,公子羽非死不可。公子羽不死的话,三少,甚至三少一家子,全都得死。

    因为三少太清楚公子羽的野心了,他要地不是中原的天下,他甚至想要征服所有太阳照得到的地方,他要让这整个世界都归于一统。

    像公子羽这般野心勃勃的人,又怎么会容忍一个实力强劲,却不肯听命于他地三少存在?

    不臣服我,那便死。这是公子羽一惯的原则。

    因为他这原则,所以三少最终必须与公子羽决一死战,因为三少的性格,是绝不会屈居任何人之下。

    是大男人,就要唯我独尊!

    公子羽看着三少,心中同样思绪如潮。

    他很寂寞,他从小这寂寞。他是庶出的皇子,在秦皇宫中没有任何地位,他的母亲本只是个宫女,因被赢圣君一时兴起,宠幸了之后有了他,才勉强封了个妃子。

    母亲没有地位,没有关系,没有后台,连带着他也是个不起眼的小角色。

    赢圣君没有关心过他,任他在禁宫中自生自灭,其他的公子、公主们也都欺负他,从没把他放在眼里。

    小时候,他是没有朋友所以寂寞。

    但是他天才横溢,仅凭一部在大内藏宝库中找到的“无情七情天”口诀,自己领悟修炼便成了一代高手。后来更蒙左元放传授“金乌玄功”与“葵水神雷”这两门上古奇功,他凭着自己的聪明,及无情七重天的特性,将这两门互相冲撞的武功融合到一起练,居然让他修炼成功,成为天下第一人!

    其实早在四年前,他的武功就已经与西门无敌不相伯仲,甚至比起西门无敌犹有过之。但是他为了培植势力,拉拢魔门,不得不装腔作势,把自己扮成一个空有野心而没有实力的草包,令西门无敌对他没有警惕之意。

    可以说。他这半生,一直都在演戏,演地却不是他自己。

    他武功盖世,智计无双,西门无敌这等人物都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而华蓉则更是被他一击即溃,甚至三少都险些败给了他。

    像公子羽这样的人,不寂寞又能怎样?他所处的位置太高了,高倒他只能俯瞰。而没有人够资格与他并肩而立。

    直到这段时间他与三少相处,他才慢慢发现,原来三少的智慧并不比他差,只是三少一般都懒得算计那么多。他更发现,三少的武功与他相比,也只是时间和年纪上的差距。如果三少到了他这个年纪,他可以肯定,三少也将达到他今日地成就。

    而三少的一些想法,更与他不谋而和。他甚至与三少喜欢上了同一个女子!

    有时候公子羽不由欣喜若狂,自忖终于找到了一个可以做他对手的知己。可是令他遗憾的是,这知己却不能为他所用,且要与他作对。

    这天下,注定不能双雄并立,注定不能二龙共存。他与三少之间必须有一个倒下来。

    现在,两人的共同目标没有了,两人的合作关系宣告示结束。接下来,就该是两个人之间,决定谁能君临天下地决战了。

    不过,暂时似乎还可以好好地和他喝一顿酒。

    公子羽与三少心中同时想到。

    然后两人同时向着对方微微一笑,同时向对方伸出了右子。

    “大功告成,这清理战场的事情,就交给手下人去做,咱们来大摆一顿庆功宴!”公子羽呵呵笑着说道。

    三少与他携手并肩,向着皇宫外行去,两方各自地高手站成泾渭分明的两列,跟在二人身后,彼此虎视眈眈。

    “呵呵,摆庆功宴少不了要找女人,本少爷有的是女人,却是不愁,只可惜你,哈哈……还得保持一年多童子身才行,真是亏大了!”三少拍着公子羽的肩膀说道。

    赵子扬等人紧张地看着三少拍着公子羽肩膀的手,生怕三少突施暗算。

    他们看得出来,公子羽在三少拍他肩膀的时候,连护身罡气都没运起。

    赵子扬他们小看了三少,也小看了公子羽。三少绝不会在这个时候对公子羽下手,公子羽更是清楚这一点。

    没有绝对的把握,二人都不会动手。而有着绝对把握的地方,就是在海上,一望无际的海洋之上,公子羽对三少下手更有胜算,且无需担心三少他们能逃走。三少对公子羽下手也更有把握,既可以死死困住公子羽,又可令公子羽地军队派不上多大用场。

    在这个时候,双方忽然都明白了对方的想法。他们知道,对方是把赌注押在了海上。

    也确实只有大海,才配作他们这等盖世豪杰的葬身之处!

    有酒,狂饮,大醉。

    这是三少喝得最醉的一次,这同样是公子羽喝得最醉的一次。

    二人不知对饮了多少坛酒,也不知聊了多久。

    到最后,二人都是被各自的下属抬回帐中地,他们已完全醉得不省人事。

    入夜之后,京都城中燃起大火,那是清理战场的水军将士们在焚烧尸体。几十万具尸体,如果全部掩藏的话,将是一件非常费时费力的事情,倒不如一把火烧了来得干净。除了战死地水军将士的尸体须仔细收回,准备运回中原安葬之外,其余大日国民的尸体只配焚烧之后洒入田野肥沃土地。

    京都城中幸存的大日国民,在服下了少量化功软筋散的解药之后,恢复了少许力气,在水军将士们驱赶下,帮着水军将士们清理战场,搬运尸体。

    城中哀声一片,几乎每个人都有亲友死在这场大屠杀之中。不过水军将士们却没有丝毫怜悯之心,对他们而言,他们这场样戮只不过是洗耳恭听刷前夜被袭营的耻辱罢了。

    乔伟和黎叔在酒宴过后,就跑到京都城里面瞎逛去了。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是多搜寻几个美女,日后好带回中原。

    大日国虽然水土不好,但是京都之中足足剩下五十多万活人,而且水军将士屠杀之时,多是捡的男子下手,所以这活下来的,倒有一大半是女人。这么多女人,自然也有不少美女,两上老流氓搜寻半夜,倒真让他们找到十几个,二人当即带回军营中,仔细分配了一阵,给三少他们这边所有人都分配了几个,就连秦风也给他分了一个。

    秦风当然是不会要的了,那给乔伟带到他帐中的,最我不过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只得在他帐中战战兢兢地枯坐了一夜。

    这一夜,中原军营里所有的人都其乐融融,而京都城里却是一片凄风苦雨。

    公子羽在下半夜时酒就已经醒了,他独坐在一片漆黑的帐中,想了良久,忽然披衣而起,走出帐外,向着三少的大帐走去。

    但是他的目的地,却不是三少的帐蓬,而是所在三少帐蓬旁边,那一顶小小的,只能容下一人的小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