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双雄决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宋清问道,“就算悯柔来求你与公子羽和解,你表面上答应,背地里对公子羽下手不是一样吗?”

    三少摇了摇头,无奈地道:“这就有很大不同了。公子羽在悯柔面前做足了好人,悯柔现在对他没什么恶感,加上悯柔曾说公子羽可怜,我这件事若是一个处理不当,就可能让悯柔将心偏到公子羽那一边。

    “你想想,我若是答应了悯柔与公子羽合解,背后去对公子羽下手,公子羽影响力这么大的人物,要是死了,悯柔她能不知道吗?知道了这件事,她能不恨我吗?“要知道,像悯柔那样的柔弱女子,是最重承诺的。尤其是她喜欢的男人对她的承诺。恬不知耻地说一句,我看得出来,悯柔现在对我还是很喜欢的。若是我骗了她,她就会对我绝望,这一绝望,就会由爱生恨。而你也知道,以我的性格,是没办法对悯柔视若无睹的。

    “她的师父是在公子羽手下办事的,有了这一层关系,悯柔的确是真心希望我跟公子羽和好,可是她却不知道,我跟公子羽之间,只能够活一个。”

    宋清道:“可是公子羽的和解之意也明显是假的啊!公子羽将你视作他生平最好的对手,但是最好的对手往住又是必杀的对手。你说公子羽对悯柔有意,他这么利用悯柔,万一,我是说万一,公子羽在和我们的对决中胜了,就不怕悯柔恨他?”

    三少嘴角浮出一抹古怪的微笑:“公子羽和我不同。我曾说过。无情之人,一旦用情,会心比金坚,情比海深。公子羽也确是无情之人,同样又是痴情之人。但是他的野心盖过了他的痴情,他对权力地渴望超过了他对爱情的执着。利用完悯柔,他是不会理悯柔是否会恨他的。甚至可能亲手杀了悯柔!这就是我跟公子羽最大的不同,他是真无情,而我……却做不到。”

    宋清想了想,道:“不如你把实情告诉悯柔,让她自己去判断,没有必要对她作出任何关于和公子羽和解的承诺。”

    三少摇头叹道:“难,太难了。公子羽今天在帐外有意让我们听到他跟悯柔的谈话,他根本就不怕我知道他的想法。他在悯柔面前扮得那般完美,悯柔完全相信了他,我若将此事实情告知悯柔。她可能会以为我在背后说公子羽地坏话。她太单纯太柔弱了,虽然聪明,可是还不懂世上人心鬼蜮。若我真的那么做的话,她定会认为我心胸狭窄,不懂恕敌。你想啊,她刚才都夸我有心胸有见识了,我能这么做吗?”

    宋清道:“阿仁,悯柔是个好女孩不假。可是你要想清楚,你是要夺天下的男人,不应该为了一个女子,放弃你的大业。举棋不定不是你的作风。就算会因此获罪悯柔,我也认为,你要么当面答应公子羽,背面对他下手;要么你一口回绝悯柔,当着公子羽的面揭露他的用心。我觉得第二种方法要好一些,前着两个人都得罪,也比事后欺骗悯柔要好。”

    三少沉吟了一阵。道:“公子羽太善于利用人的性格弱点了,他这计就是针对我的性格弱点来地。无论哪一种方法,悯柔必然都会偏向他那一边,我却不希望失去悯柔。虽然公子羽有杀悯柔之心。但是我若说出来,悯柔定不会信。其实我最怕的,还不是得罪悯柔,而是怕我与公子羽决战的时候,悯柔会替公子羽挡我的杀招!我们将决战战场定在海上,公子羽手下高手也不少,到时候大哥他们肯定会各自为战,没有人能够有闲暇顾及悯柔。以她的武功,虽然不如我跟公子羽,但是跳到我和公子羽中间,挡在公子羽面前,用胸膛迎接我的杀招,她还是办得到的。这事情须从长计议……呵,我若是个无情之人就好了!”

    宋清微微一笑,道:“若你是个无情人,你便可完全不必理会悯柔的感受。若是悯柔受到你伤害之后,心向公子羽,替公子羽挡你地杀招,你也可毫不犹豫地打下去,将她与公子羽一并击杀。可是你啊,我还不知道你吗?你若是无情人,当日在定州城也不会不顾一切地冲向那千军万马,在乌云城也不会单枪匹马去迎战匪军。你若是无情,我也不会喜欢你啊!”

    她顿了顿,按着道:“算了阿仁,这事是得好好想想,现在还有时间,来得及想出对策。再说了,无论事先的计划多么周密,到最后关头,都是要短兵相接的。到那时候,势强者胜,多想也是无益。”

    三少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是没错,到最后的确是要短兵相接的。但是没有万全之策,短兵相按之时胜算就不大。公子羽手下的实力我们并不清楚,我原来一直以为公子羽手下的高手就剩下周凌飞他们,可是方才听到公子羽提起那什么药先生,他是悯柔的师父,悯柔的功夫已然不弱,她的师父只怕更强。这说明公子羽手下还有一些未曾在江湖上露过面地高手,现在是否混在水军之中也是未知之数。而我们的人,公子羽已经一目了然,他想必早已订好针对我们每一个人的计策。清儿,所有人中间,就数你的实力公子羽最不清楚,也许到了最后,你可成为决定胜负地关键!”

    宋清静静地道:“又或许,悯柔她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三少点了点头,道:“若是悯柔真的因此事而对我不加信任,到紧要关头帮公子羽挡杀招的话,那种时候我不会来得及思考,但是我的身体本能的反应肯定是撒招。那个时候,我和悯柔可能就要被公子羽一并击杀了!所以,悯柔也是一个关键。我希望,到了决战之时。你能紧守在悯柔身旁,不离她半步。她一有异动,你便将她制住。以你的实力,除非是没有眼睛的瞎子,否则任何人都不能。轻易伤到你。

    宋清微点了一下头,轻声道:“为了你,我可以去杀任何人。”

    三少心中一颤。他脑中忽然闪电般闪过一个画面:决战将起之时,宋清看了悯柔了一眼,然后悯柔那柔弱地身体就变成了一团软泥,她全身的骨骼经脉内脏都被宋清的三色妖瞳撕扯得粉碎,她年轻的生命在宋清那双闪闪发光的妖瞳下随着海风逝去……

    三少身子轻抖一下,他不敢去多想。他知道,连他都没办法阻止宋清杀她想杀的人,因为宋清杀人的方法太诡异了,她根本就不需要动手,只需要注视她想杀地人的眼睛。便可通过对方的眼睛者透对方身体的每一个构造,然后在心里模拟将对方体内的骨骼轻脉内脏全部扯碎的场景,对方就会自然死去。

    这是一种不知名的恐怖技巧,三少也不知道宋清何以会这种技法的。她天生三阴绝脉,是必死之体,修行了乔伟的岁月不饶人神功之后,吸引太阳菁华,又跟三少双修。居然自成了一套除她之外,世上绝无仅有的杀人技法!

    若是宋清以有心算无心,恐怕这世上除了三少地修罗魔瞳以及公子羽的无敌神功之外,连秦风、秦雷都会给她暗算得手。

    所以宋清要杀一个人。实在太简单了,简单得可怕!

    三少一把握住了宋清的双手,注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字地道:“答应我,不要杀悯柔。

    宋清看着三少的眼睛,好一阵子,才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我不会杀她的。我的眼睛既可杀人于无形,同样也可以制住她的经脉,让她无法动弹。再说了。到你与公子羽决战之时,谁先出手也是一个很重要地因素。比如说,你答应了悯柔的请求,但是公子羽却先在海上翻脸动手,到时候,悯柔会心向谁?三少松了口气,宋清说的没错,如果是公子羽先动手的话,悯柔绝不会帮公子羽。但是,以公子羽的心机城府,他一定会想办法逼三少先对他下手的。就算三少不对他动手,公子羽也大可以派出手下,想办法先杀了悯柔。到时候,他跟公子羽都没有弱点,大家凭实力一战。

    但是,三少不敢肯定,悯柔若真给公子羽害死,自己能不能保持最佳状态与公子羽一战。打仗的时候,并不是越愤怒越疯狂就能打胜仗的。尤其是跟公子羽这种超越了人类极限的绝顶高手作战。

    从今日与天皇一战看来,公子羽双拳击碎末日战甲和灭世魔刃,虽然那是因为战甲出现了裂痕,可还是能看出,公子羽的个人实力已经抵得上龙吟虎啸这两件天兵中任何一件,甚至犹有过之。

    疯狂和愤怒是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战力,但并不代表可在短时间内解决战斗。以公子羽的武功,想在短时间内解决他无异于痴人说梦。

    而疯狂和愤怒也可以令自身地攻击出现无数的破绽,三少不敢肯定自己的龙吟甲一定能够挡得住公子羽的拳头。

    纵然龙吟虎啸合壁天下无敌,公子羽也曾自言两件天兵合壁,他也要退避三舍,可是焉知公子羽有没有隐藏实力?三少他们从未与公子羽正面交手过,公子羽城府极深,也从未轻易展露过武功。上九州岛时比试轻功,公子羽造出地那般声势已令三少震惊。而单人击杀五千罗生门、雾隐门暗杀者、打死天皇时也似留有余力,再联系到公子羽向来作人藏三分,不作没把握的事情的风格,三少现在已经不敢断定龙吟虎啸合壁,是否能把公子羽吃定了。

    或许,公子羽一个人的力量,仅比龙吟虎啸合壁稍逊一筹,甚至可说比得上穿上了末日战甲,手持灭世魔刃的大日天皇。再加上公子羽的隐藏高手,他的水军船队,消彼长之下,公子羽完全可以跟三少和华蓉一战。

    那样的话,最后战局的胜负很大一部分就是靠运气了。

    论计谋。公子羽或比三少略胜一筹,但是三少也未处于劣势。可是对他们这样地强者来说,计谋算来算去,到最后只能靠实力取胜。而这实力,很大一部分也取决于运气。

    三少与公子羽之间的决战,从干掉天皇之后,就已经开始了。

    “龙从云。虎从风,要是决战之时,海上起了大风浪,甚至下起暴雨,龙吟虎啸的威力就可更好的发挥,我们胜利的机会就会大大增加。”

    三少在心中默想着:“若有暴风雨,公子羽的水军根本不足为虑。水军的船虽然坚固,可是暴风雨再加上高手对决时溢出地气劲,一艘船很快就会被摧毁。到那个时候,可就全靠高手之间的对决了。可惜。水军海战经验丰富,老兵几乎人人都有观天候的本事,几天之内会否有暴风雨,他们一看便知。这样一来,决定胜负的关键其实是老天爷,若是老天爷突然翻脸,再有经验的老兵也是看不出来的……嘿,暴风雨天不是要打雷吗?雷神好像都糊涂。这边的雷神不知道怎样,要是不小心又劈错了,少爷我可要打进天庭了!”

    想到这里,三少的心情突然轻松了。他不由看着宋清呵呵傻笑起来。

    宋清见三少痴呆的样子,伸手住他额头上抚去,然后自语道:“莫不是想问题想得太多,把脑子想傻了?没有啊,脑袋没发烧啊!”

    三少连连摆手:“瞎说,我哪里会有事了,不过是想到一件很好笑的事情而已。”

    在宋清再三追问之下。三少便把自己刚才胡思乱想的关于雷神老打偏的事情告诉了宋清,宋清听了不由也会心一笑。

    “唉,我以前挺恨雷神的,现在却有点想向他祈祷了。真希望他能够旱地里一道天雷。把公子羽直按劈死那样不就天下太平,什么事情都没有了?悯柔也总不能因为雷神他老人家发飙,怪罪到我头上来吧?嘿嘿……”

    后半夜,三少与宋清都没再睡,两人小声聊了一宵有时谈些前世的有趣事情,有时又夹上几句当前形势的分析,和如何应对悯柔说服他与公子羽和解一事的计策。

    天亮时,三少已然成竹在胸。

    洗漱一番,秦风、秦雷、铁戬等人都聚到了三少的帐蓬里,和三少他们一起吃早饭。悯柔也早早地过来了,秦风等人见过礼后,原准备在下首坐下,三少却拍了拍左边一个空位,道:“悯柔,过来这里坐。”

    悯柔知道,三少旁边的两个位子,一般是宋清、华蓉、怜舟罗儿、秦霓儿四女轮流坐地,水木薇和罗生静神不够级别,还不能坐在三少身旁吃饭。而悯柔,则一般是居于客座,从未在三少身旁坐过。

    在悯柔犹豫间,三少又热情地发出了一遍邀请。见帐中所有人都面合善意的微笑看着她,悯柔这才低着头,脸有些微红地坐到了三少身旁。

    早饭相当丰盛,三少不住地给悯柔夹菜,招呼她吃好一点,吃多一点。悯柔数次想在席间说起答应公子羽的事,但是三少忙着跟别人讨论如何治理大日国的正事,令她没办法开口。

    直到早餐快吃完地时候,悯柔抓住机会,刚准备说这件事,三少忽然截住了她的话头,微笑着说道:“悯柔啊,你是不是有话想以我说?”

    悯柔点了点头,道:“是的,这件事情还非常重要。

    三少微微一笑,道:“嗯,我看这样,我正好也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要向大家宣布,不如等我把我的事情说完了,你再和我说好吗?”

    悯柔柔顺地点了点头,她知道轻重,她知道三少要向所有人宣布的事情,肯定是一件很重要的大事。

    但是三少说出来的话,却让悯柔震惊了,然后便是欣喜。

    因为她听到三少这样对大家说:“大哥、二哥、大表哥、伟哥、黎叔、怒老、萧老,还有各位妹妹们,有件事我想很久了,现在想跟大家说一说。嗯,大家知道,这些日子我们跟公子羽联手对付大日国,彼此配合相当默契,而且公子羽这个人也很不错,为人很对我的胃口。我跟他已经是好朋友了,所以我想跟公子羽合作,我们秦铁两家与公子羽联合,共同缔造一个强盛的中原大国!”

    悯柔脸上绽出微笑,刚淮备说一句:“我原本就想跟你说这件事的。”

    话到嘴边,却被一声冷到人骨子里,让人灵魂都跟着打颤地冷哼打断了。

    悯柔循声望去,只见一向不苟言笑的秦风站了起来,用比冰还冷的眼神看着三少,一字字地道:“如果你敢这么做的话,我第一个杀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