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双雄决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悯柔愣住了,她听得出来,秦风的语气里有着不容置疑的坚决。而当秦风对着自己的兄弟亲口吐出那个“杀”字的时候,悯柔只觉得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顷刻之间游遍全身。

    她有些惊惶地看了三少一眼,发现三少的脸色极为难看,这时三少说话了:“大哥,你是什么意思?要知道,我可是大秦的太子!父皇不在的时候,我有决策权!”

    秦风冷笑一声,道:“大秦的太子?按长幼之序,这太子原本是我的。我和老二将位置让给了你、不是让你擅作主张的!你如此擅自作主,我和老二随时可以把位置拿回来!”

    “大哥,“秦雷在一旁嗡声嗡气地道:“都是兄弟,说话不要伤了和气。”又对三少道:“老三,你可要想清楚了,老大这次可是认真的。你若是真的跟公子羽合作,二哥我也没办法帮你了。你想想,在定州城,我们几兄弟带着萧老他们冲击几十万大军,身陷重围,险些活活累死。那杀局,是谁布下的?我秦雷不是个心胸狭隘的人,只是公子羽狼子野心,与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我是个懒人,不愿动脑筋,但是这点还是明白的。”

    萧天赐冷冷地道:“太子,你不要忘了,我们在那小县城载击公子苏的北疆军时,是谁杀了枊老。那可是左元放!那可是公子羽的师父!师父的债,着落到徒弟身上,不算过份吧?一句话,我老萧今生今世,与公子羽不共戴天!太子你要跟公子羽合作。可以、先杀了老臣!

    怒横眉的声音如打雷一般:“老臣与萧老共进退!”

    乔伟牛着酒杯,慢吞吞地道:“三少爷,我跟老黎这大半辈子,基本上设吃过什么亏。第一次吃大亏,是给西门无敌勾结赢圣君的药人,我们四大魔头折了两个。第二次吃大亏。是在定州城着了公子羽的道儿,让他制住了我们全身地功力,以我们为质。我老乔就不说什么心胸宽广的话了,我本就是个大魔头,本就是睚眦必报的小人,这公子羽,他非死不可。不是他死,就是我们死。”

    黎叔点了点头,道:“老黎我也是这个意思。公子羽这人太可怕了,论计谋。犹在西门无敌之上,论武功,他天下无双。现在他又占了大日国这么大一块地皮,要是给他机会。让他发展起来的话,我们秦家和铁家,最后怕是要死得一个人都不剩。

    宋清也劝道:“阿仁,你好好想清楚。公子羽行事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他武功盖世。却好下毒药,让人毫无还手之力。这京都城,不就是被他算计得死死的?而且他连绑架女人作人质,逼你陷入重围这等事都做得出来,他还有什么事情不能做的?你跟他合作,当真是想死了。”

    三少神色一片阴沉,沉默良久才慢慢地道:“公子羽是个英雄人物。对敌人,自然是要不择手段,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地成果。他所做之事。都无可厚非。但是他所有的手段,都只是对敌人而言,若是对朋友,他决不会行此卑劣手段!”

    华蓉着着三少,神情前所未有地凝重:“阿仁,你知道,我向来是站在你这边的。可是公子羽这个人,我对他极不放心。他举手投足间就将我的魔门化为乌有,又在大街上派遣死士袭杀于你,令你险些丧命。而那个时候,我跟公子羽还不一样是合作的盟友?公子羽不会放心他完全操纵不了的合作伙伴的、而你、恰恰是公子羽操纵不了的人。你要是跟他合作,恐怕等不到平定天下的那一天,你就已经死了。阿仁,你要记住,朋友这个词,在心怀天下的上位者眼中,是不存在地。对公子羽这种人来说,朋友是用来利用的,兄弟是用来出卖的。

    秦霓儿也道:“阿仁,公子羽虽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但是我也不赞成你同他和解。父皇早就看出他有反谋,所以把他调离京城,调到东海。原本指望他在东海自生自灭,却没想到他表面上装出奢侈淫逸地样子,迷惑外人的眼睛,暗地里去把东海水军整治得铁桶一般,把水军变成了他的私军。你想,他连亲情都可以不顾,还会看重朋友吗?“还劝什么劝?”秦风显得前所未有地暴怒,他一脚踢翻面前的餐桌,碗碟翻了一地,发出连串破碎的脆响,吓了悯柔一跳。“莫怪我这做大哥地没提醒你,你要是真敢一意孤行……我的天剑,就会落到你的头上!”说罢,他大步出了帐外。

    秦雷也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道:“小三,二哥我一直佩服你聪明,比我要会动脑筋,可迷这次,二哥我也想骂你白痴了。我长么大,还真没见过像你这么白痴的人!”说罢,他也扛着刀走出了帐外。

    铁戬一直没有作声、不过在这种形势下,他身为铁家唯一的代表,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阿仁哪,这次我也帮不了你了,我也不希望我们铁家,会因你的一念之差,毁在公子羽手里。”说着他也走了出去。

    萧天赐、怒横眉站了起来,神情冷漠地对着三少一拱手,道:“太子,老臣等告退!”

    乔伟、黎叔慢吞吞地站了起来,乔伟道:“三少爷,这事情你还是要自己想清楚,莫被人地外表蒙蔽了。我们先出去了。”

    着着众人一个一个地是了出去,三少的神色阴沉得可怕,华蓉伸出手来,似想安抚三少,却被三少一眼横了回去。

    华蓉嘴一撇,眼睛里顿时蒙上一层水汽,嘟着嘴气鼓鼓地走出去。宋清忙道:“我出去看看蓉姐姐。”

    怜舟罗儿和秦霓儿对视一眼,道:“我们也去。“说罢二人拉起不明所以的水木薇和罗生静神,跟在宋清、华蓉身后出了帐蓬。

    诺大一个帐蓬里。现在只剩下三少和悯柔。

    三少不声不响地倒满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重重地酒杯顿到桌上,那青铜酒爵砰地一声碎成了渣滓。

    悯柔又吓了一跳,她还从未见过三少像现在这般阴沉到了极点的神情。

    她正看着三少,寻思着如何开口安慰他,就见三少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悯柔发现。当三少看着自己的时侯,脸上那种可怕的阴沉消失了,浮上了一抹显得有些勉强地微笑。

    “对不起,让你见笑了。“三少强笑着道:“对了悯柔,你刚才不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趁现在没有人,说罢。”

    悯柔叹了口气,道:“其实我刚才想说的,和你说过的话一样。公子羽昨晚找过我,听他的意思,好像真的想跟你合解。我答应他劝你来着、没想到你早就有这想法了。”

    三少无奈地摇了摇头、苦笑道:“公子羽确是人中龙凤,我真的很想跟他合作。二虎相争必有一伤。我跟他为什么就不能和平相处呢?不过你也看到了,现在这事情已经不是我能作得了主的了。如果我跟公子羽合作地话,就会众叛亲离,我们两家还会继续战争,而我……实在不愿为了公子羽。跟我的家人们翻脸。”

    悯柔此时也是毫无办法。她也跟三少无奈地叹了口气,说道:“你们男人,为什么总是这么喜欢争强好胜呢?对了,三少爷,刚才他们说的,公子羽做过的那些事,都是真的吗?”

    三少避实就虚:“公子羽是个好人。但是你也知道,他那样的人,可不是为他自己一个人活着,他得管手下几十万大军。得为他辖下的百姓考虑。所以有时候,他不得不作出一些违背他自己良心的事情。

    悯柔听三少这么说,心中已是了然。自语道:“难怪你的兄弟们都不相信他,这样看来,这件事情谈不拢,倒是他白己种下了恶因。”

    三少点了点头,笑道:“算了,咱们不说这件事了,说说别的吧,比如,你的武功是谁传你的?你武功这么好,不可能是自己悟出一的吧?”

    秦风的帐蓬里,此刻正挤满了人,进行着密议。

    “老大地演技实在太滥了。“秦雷不满地批评道:“你的性格向来是冷如冰,寒如雪,但是你刚才表现得过于激动,唬唬悯柔始娘这不谙世事的小女孩还是可以的,但要是行家在场,一眼就可看出你的破绽。”

    秦风冷冷地道:“难道你的演枝就好了?你本来是火爆性子,刚才应该拍案而起,顺势砸碎一两张桌子的,可是你刚才的表现又过于平静了,同样是破绽百出。再说了,我本来就不适合演戏。”

    众人都笑了起来,乔伟说道:“刚才还是华好娘演得最好啊,这眼泪说出来就出来了,我们谁都比不上。呵呵,这下子,悯柔姑娘该没话说了吧?三少为了跟公子羽和解,把我们所有人都得罪光了。”

    黎叔皱眉道:“我们这样骗悯柔姑娘,是不是过份了一些?毕竟她也是一片好心。”

    “好心有时侯也会办坏事的。“华蓉笑道:“悯柔她,过于单纯,听说自己师父在给公子羽办事,就以为公子羽是个好人。刚才咱们那样一揭发,她还不看清公子羽的真面目?公子羽的坏话是咱们说的,阿仁一句话都没说,反倒帮公子羽说了好话,这倒便宜了阿仁,让悯柔真地以为阿仁是个不计前嫌的好人了。”

    宋清道:“悯柔姑娘上了公子羽的当、这不怪她。而我们也不算是欺骗了她,毕竟连阿仁在内,都是不敢跟公子羽和解的。真像蓉儿说地,要是阿仁蠢一点,信了公子羽,跟他和解,那我们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好了,不说这个了。现在我们来商量一下,到时候怎样对付公子羽吧。”

    秦风说到了正题,“目前公子羽手下最得力的高手是赵子扬、周凌飞、左天纵及七大铁卫十个人。据仁说。好像还有个很厉害的药先生,这就证明公子羽手下藏了不少没浮出水面的高手,现在也许混在水军里面,我们不得不防。

    “赵子扬武功很好,他地‘颠倒乾坤诀’,据说与乔叔的岁月不饶人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到时候就由乔叔来对付赵子扬。

    “周凌飞的手狠快。他的‘残金碎玉手’也是武林中不可多得的掌上功夫,黎叔负责对付。

    “左天纵是左元放的侄子,虽然左天纵不可能学到左元放的金乌玄功和葵水神雷,但是左元放隐迹江湖以前的武功,左天纵应该还是会的。到时候左天纵由怒老对付。

    “七大铁卫刀枪不入,硬功深厚,不可小视。这七个人,由铁表哥和阿雷对付。

    “怜舟姑娘、罗儿、水木薇、罗生静神你们四个无需进攻,只需自保就行。海上交战不比陆上,没有借力之处。轻功再好也没办法在水面上支持太久,最少也得有块木板。要是船被我们打沉了,你们想办法抢一艘小船。

    “华姑娘与阿仁联手对付公子羽,清姑娘负责看住悯柔。我和萧老负责掠阵,对付可能出现的药先生及其他隐藏高手。基本安排就是这样,各位还有什么问题没有?”

    秦雷问道:“要是公子羽手下的隐藏高手太多,你和萧老应付不过来怎办?”

    秦风微微一笑,道:“那我就把船打沉。到时侯。轻功好的就占便宜。”

    众人会心一笑,在场众人,论起轻功来,无一人可跟秦风相比。他已经达到了乘风御气的境界,只要有风,他便可踏风而行。而萧天赐的轻功也无需多说,但凡弓箭高手。其轻功均是相当高明的。

    华蓉笑道:“大哥莫要忘了,小妹还有两个药人。那两个药人,到关键的时刻,还是派得上用场的。”

    秦风奇道:“华姑娘。你地药人也带来了吗?怎地这一路上,都没见过他们的身影?”

    华蓉道:“药人无需休息,不用进食,不到战斗的时候,不会现身。其实自半年前出了天京城,他们就一直跟随在我身旁,潜在暗中,只是我一直未曾召唤过他们罢了。我那两个药人,早已是死人,身上没有生者的气息,像公子羽那般厉害地高手,也不可能感应得到他们的存在。”

    “我还有个问题,“怜舟罗儿问道:“主战场肯定是在公子羽的旗舰上,开战之后,要是旁边的战船靠过来怎办?先不说水军的人数,单是他们地弓箭手,都是很大的麻烦。”

    秦风道:“这个无妨,赵子扬他们那一众高手再厉害,最多也只能在乔叔他们手下撑过四五十招,等乔叔他们干掉了各自的对手、便去对付靠近的船只,最好把所有靠近的船都打沉。

    至于弓箭手……到时候大家混战在一起,弓箭手应该不敢放乱箭。不过最好也是把装着弓箭手的船全部打沉。”

    初步计划拟定,众人又细细商议了一番作战的细节,这才散去。

    三少的大帐里,悯柔正在跟三少说着她的师父。

    “我没见过师父展露武功,不过想来的确是很厉害的了,因为我看他的样子,和普通人一样,但是却有一种不敢正视的感觉。师父告诉我,如果我看到哪个人,看上去跟普通人一样,却令我不敢正视的话那么那个人的武功一定强于我。原先在项王那里,我没看到过这种人,可是最近一段时间,却让我看到了不少。

    “师父其实最檀长的不是武功,而配药。他对医道药理非常精通,好像什么药都可以配得出来。不过师父他老人家倒没教我医道药理,他说他那是用来杀人的技巧,虽然也救过不少人,可是杀的人总归比他救的人多,他不希望我跟他一样。事实上,我又哪里敢杀人呢?”

    三少笑了笑,道:“我知道,你连只兔子都不敢杀的。“说这话时,三少心里想的却是那药先生倒是一个值得重视的强敌,那化功软筋散之毒,可能就是药先生配出来的。

    一个用药的高手,往往比十个武功高手更加可怕。因为用药的高手可以杀人于无形,以有心算无心之下,即使武功比那用药高手要强上数倍,但只要不是象三少这等百毒不侵之体,便极容易着道。

    乔伟、黎叔这等可怕的高手,不也中了化功软筋散之后,束手就擒的吗?所以现在三少心中,已将药先生列上了必杀的名单。

    “对了,我得去跟公子羽说一声。“悯柔站了起来,道:“我答应过公子羽,要来跟你说和解的事的,现在事情不成,我得去通知他一声,让他知道,这事情并不是你不愿意。”

    三少点了点头,微笑道:“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