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双雄决 第六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海面上风平浪静,船队在和风的吹拂下缓缓前行。

    三少负手立于公子羽旗舰船首,柔和的海风拂动他那与海天一色的天蓝色长袍,和那夹着点点花白的长发,一时间有着说不出的潇洒俊逸。

    空气中带着海水的湿味,冬季的东海洋面上并不怎样寒冷,相反那潮湿的海风,还有着一种太阳般的,暖洋洋的味道。

    太阳已经接近海平线,黄昏就要到来了。

    悯柔站在三少身后,和三少一起看着那如血的夕阳。

    但是她看得更多的,却是三少。

    三少的脸上有着丝丝落寞,淡淡忧愁,也不知他心里正在想着什么。

    “你……大哥他们还是不肯原谅你吗?”觉默了一阵,悯柔终于鼓足勇气,柔声问道。

    三少回头看了悯柔一眼,呵呵一笑,道:“不会。怎么会呢?我们是亲兄弟啊!”

    悯柔道:“你骗不了我的。这两天在海上,你大哥他们没跟你说过一句话,吃饭的时候你们也是各自分开来吃。就算在船上碰到了,也是故意装作没看到,避到一旁,手打我看得出他们还是对你很不满。”

    三少摆了摆手,道:“没关系。你不知道我们兄弟间的感情,小时候我们也经营常怄气的,也是好几天不说话,可是事情过去了之后,就又好得跟一个人一般。我那两个哥哥,都是倔脾气,不过对我却挺好的。从小到大,他们一直照顾着我,我有危险的时候,他们也一定会赶到救我。呵呵,你等着看。保证过不了几天,他们就不会生我的气了。”

    悯柔听三少这一说,也不好多说什么,便不沉默不语。

    这时。宋清忽然走了过来,对三少说道:“阿仁,公子羽设宴,请我们共进晚餐。”

    三少嘴角浮出一抹淡淡的微笑,自语道:“终于……到了一起吃饭的时候了!”

    这顿饭,将是三少与公子羽其中一方,最后的晚餐。

    不过悯柔显然并不知情,她反而有些高兴:“好啊!公子羽今天设宴招待你们,阿仁你正好可以借此机会跟你大哥们他们修好。你在酒席上向他们敬酒,他们当着公子羽这个外人的面。也不好驳你地面子吧?”

    三少点了点头,笑呵呵地道:“是啊,这的确是一个好机会!”

    酒宴摆在旗舰最上层的甲板上。

    赴宴的人有:公子羽、赵子扬、周凌飞、左天纵、三少、秦风、秦雷、铁戬、乔伟、黎叔、怒横眉、萧天赐、宋清、华蓉、怜舟罗儿、秦霓儿、悯柔、水木薇、罗生静神。

    七大铁卫像七尊铁金钢一般。负手立在公子羽身后,隐隐呈拱卫之势。

    三少左边坐着华蓉、怜舟罗、水木薇,右边坐着宋清、悯柔、秦霓儿、罗生静神。

    秦风、秦雷两兄弟坐在三少对面,铁戬、乔伟等人分坐二人左右。

    公子羽居上首主座,赵子扬、周凌飞、左天纵三人分坐公子羽左右下首。

    酒菜流水价端上,公子羽面含微笑。一言不发。

    三少低头与身边地宋清华蓉窃窃私语,不时发出一两声令人莫名其妙的笑声。

    秦风等人则是摆出一副相当冷漠的样子,看都不看三少一眼。

    公子羽瞧在眼里,心中有数。他当然不会相信三少会跟秦风他们产生矛盾,这一切不过是一场戏,既演给悯柔这不知情的人看,也演给公子羽这知情的人看。

    但是即使明明知道他们是在装腔作势。公子羽却没办法揭破,也不能揭破。

    气氛一时相当微妙。

    这时夕阳已触到海平面,在夕阳余辉的映照下。背朝着夕阳的公子羽,整张脸完全融入黑暗中,教人渐渐看不清他的表情。

    而三少等人,也各有半边脸藏进了阴影之中。

    阴谋取,在这一半阳光一半阴影的角落中渐渐滋生。

    旗舰两旁护航的四艘大型战船正以难以察觉地速度,缓缓地向着旗舰靠拢,而在旗舰前方领航开路的两艘大型战船也放慢了速度,旗舰后面的三艘大型战船则加快了航速。

    三少等人目光何等锐利?马上知道了这九艘大型战船地小动作,不过也无需多加警惕了,因为来赴宴之前,每个人都已知道,这是最后的晚宴!

    也许这顿饭还没开始吃,就要开始杀人流血了!

    当酒菜上满之后,公子羽端起了酒杯,对着三少等人笑道:“各位,前些时日在大日四岛上,本公子忙于公务,近半个月未曾与各位把酒言欢。今日趁此机会,宴请各位,以谢各位对于本公子的无私支持和厚爱!来,本公子先敬各位一杯!”

    见众人都举起了酒杯,公子羽那隐在阴影后的脸上浮出一抹难以察觉的微笑。

    他知道三少他们对这次晚宴有所警觉,但是他相信,三少他们无论如何,都会喝下这第一杯酒的。

    因为公子羽知道三少他们已配出了化功软筋散地解药,在公子羽看来,三少他们现在应自恃有这奇毒的解药,不怕公子羽在酒菜中下毒。

    但是三少他们却不知道,现在的化功软筋散,已经换了配方!

    只要三少他们喝下这杯酒,公子羽就已稳操胜券!

    “先干为敬!”公子羽一仰脖子,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然后将酒爵倒过来向着众人示意,表示自己已经一滴不剩喝光了酒。

    所有的酒爵都是银质的,这不仅是身份的象征,还意在向客人显示,酒里没有下毒。

    他功软筋散确切地说不是毒药,而是麻药。银器也试不出来。

    三少微笑着说道:“干杯。干杯。”说罢也将酒一饮而尽。

    三不少不畏任何毒药,公子羽清楚得很。三少喝不喝酒都无所谓,关键是除三少三兄弟,及华蓉、悯柔以外的别人喝不喝这杯酒。

    眼见众人都将酒杯移至了唇边,公子羽脸上地笑意越来越浓。

    “慢着。”忽有一声冷哼打断了所有人的动作。

    公子羽循声望去,只见秦风端着酒杯,凝视着杯中浅碧色的酒液,一脸清冷地道:“我怎知这酒中有没有下毒?”

    公子羽神情不变,失笑道:“大少真爱说笑,本公子诚心邀请各位把酒言欢,又怎会在酒中下毒?刚才三少不是已经喝过一杯了吗?”

    秦雷转动着杯子,嗡声嗡气地道:“公子羽,你明知道我们三兄弟不怕毒地,老三喝过了酒。并不代表这酒里就没毒。公子羽,现在我们身处茫茫大海,周围都是你地人。你要杀我们,实在太容易了。”

    公子羽笑道:“二少爷既然知道本公子想杀你们很容易,那么二少爷请放心饮酒。本公子若真想杀各位,有必在要酒中古毒吗?本公子敬各位英雄,就算要杀各位,也会摆下阵势。堂堂正正与各位决一死战,不会做下毒这等下作之事的。”

    “公子不是向来喜欢杀鸡用牛刀吗?”华蓉笑吟吟地道:“公子曾经以化功筋散之毒,将小女子逼入绝境,说起来,此事小女子还一直记忆犹新呢!”

    “对敌人,本公子向来是不择手段。但对朋友,本公子决不会随意加害。各位现在还是本公子的朋友。回到了中原之后才会变成敌人,所以本公子暂时绝不会对各位下手。”公子羽地每一句话都说得真诚至极,若是不了解他的为人,还真会以为他说的是真的。

    当然,公子羽其实并不指望三少他们会相信他的话,他这番大义凛然,合情合理的话说出来,只是给悯柔听的。

    现在公子羽差不多已经了解到三少他们的用心了,那就是绝对不会喝他公子羽的酒。尽管不能工巧以毒物制住一批高手,但是公子羽还是并不太在意。只不过打起来之后,要多费一番手脚,多损失一些人手罢了。秦风他们不喝酒,就是不给他公子羽面子。他公羽就算出手对付秦风等人,悯柔也没有话说。

    跑江湖的汉子尚且看重面子,更何况公子羽这种身居高位地一方霸主?不给面子,那就是死罪。

    “这酒,我喝了。”秦风说完,将酒一饮而尽,“公子羽,我秦风为人向来不虚伪,向来都是有话直说。你公子羽在酒里有没有下毒,我们三兄弟是喝不出来的。而且我知道,对你这种人来说,朋友两个字只是随口说说而已。朋友随时可以利用,兄弟随进可以出卖。如果信了你,我们才真叫白痴!”

    说罢,他猛地站起来,右手一张,一股气流自他掌心激射而出,将下层甲板上的一名水军士兵硬生生吸了上来。

    秦风一手抓着那水军士兵地颈子,一手端起坐在他旁边的,乔伟面前的酒杯,将这酒硬灌到了那水军士兵嘴里,逼他喝了下去。

    做完了这些,他松开那水军士兵,对公子羽冷冷地道:“要试这酒有没有毒,当然是随意抓一个人来比较合适。”

    公子羽脸上微微变色,他恰到好处地发脾气了:“秦大少,你这是什么意思?在本公子的船上,你怎能随意凌辱我的士兵?难道你没把本公子放在眼里?”

    “大哥,你这么做的确过份了,公子他一番好意,你怎能……”

    “住嘴!”假惺惺打圆场三少被秦风一声暴喝掐断了话头:“你莫要鬼迷了心窍!公子羽是什么人,你比我们还清楚。你不要忘了,公子羽害你之心,比西门无敌更切!”

    说话间,那给灌了酒的水军士兵摇晃了两下,如一滩烂泥般倒在了甲板上。

    “酒里果然有毒!”乔伟惊呼了一声,跳了起来,指着公子羽道:“公子羽,你是何居心?”

    悯柔吃惊地看着公子羽,满脸的难以置信。她虽然听说过公子羽曾经做过的种种事迹,但是她念及恩师药先生在公子羽手下办事,心想公子羽为人应该坏不到哪里去。即使曾经手段卑劣,那也不过是对敌人。她没想到,公子羽居然现在就急着撕破脸皮,对暂时还是朋友的三少他们下手了。

    公子羽静静地看着乔伟,慢吞吞地道:“我水军军纪严明,因要经常海战,所以严令士兵不得饮酒。我的兵没有任何酒量,沾酒就醉,他只不过是喝醉了而已,哪来中毒之说?”

    这理由已经相当牵强了。没有人会信。但是公子羽偏偏大言不惭地说了出来,因为这个时候,所有人都在演戏。不仅是他公子羽,三少他们也都在演戏!

    “呼啦”一阵响,三少他们这边的人全都站了起来,只剩下三少和悯柔还坐着。

    三少是一脸悠然,而悯柔则是满脸地茫然。

    萧天赐从怀中取出了折叠起来地银弓,慢慢地将其展开。又慢慢取出了三支金箭。

    秦雷反手抄过了靠在他身后地狂电奔雷刀,将刀扛上了肩头。

    怜舟罗儿、秦霓儿、水木薇、罗生静神都拔出了武器,所有人都虎视眈眈地看着公子羽。

    七大铁卫跨前一步,将公子羽卫护在中间。赵子扬、周凌飞、左天纵慢慢站了起来,赵周二人是空手,而左天纵则从酒桌底下抽出了一条长一丈,手腕粗细的熟铜棍。

    下层甲板上的水军士兵抽出了武器,一声不吭地涌上了这层甲板,将三少等人身后围定。

    一时间剑拔弩张,气氛严峻异常。

    三少慢悠悠地给自己倒了杯酒,向公羽遥祝一下。道:“公子,这杯酒我敬你。”他一口饮尽那下了毒地酒,抹了一下嘴巴,慢吞吞地道:“公子,我本来的确是打算和你做朋友的,但是没想到你居然在酒里下毒,想谋害我们。公子,你可知道,我有多痛心?”他的语气很沉重,神情很落寞,好像真的很痛心的样子。

    公子羽面沉如水,他也给自己满上了一杯酒,向着三少遥祝一下,将酒一饮而尽,道:“三少,朋友有很多种,像你大哥他们这种不给面子,对我刀兵相向的朋友,不要也罢。三少,你知道我的身份。像今天被你大哥他们如此对待,如果我不讨回一点公道,以后如何带兵?如何服众?”

    三少点了点头,道:“我知道。只要杀了他们,才能保证你的权威不受侵犯。”

    公子羽微微一笑,道:“三少,你是不会袖手旁观的,是吗?”

    三少微笑道:“那是自然。就算我大哥他们这几天对我有意见,可是我们毕竟是亲兄弟。为了兄弟,小弟即使自不量力,也要与公子一战到底。”

    公子羽摇了摇头,道:“三少,这一战你们败定了。虽然你们高手如云,但是本公子的手下却不是你们能对付得了地。你跟华蓉龙吟虎啸合璧,天下无敌。但是本公子出全力的话,有把握在你们联手合击之下,撑过两百招以上。这两百招的时间,足够我地人杀光你的兄弟、朋友、女人了。现在投降还来得及,本公子实在不愿与三少你为敌。你我若联手的话,四海之内,将尽皆臣服于你我手下!”

    三少哈哈一笑,道:“公子羽,对你的厚爱,小弟受宠若惊。只不过,小弟答应跟你联合的话,小弟的兄弟们一定会杀了小弟地。不得已,小弟只能为了各位兄弟,放弃公子这个朋友了。至于公子说的,能够杀小弟的兄弟们……呵呵,小弟倒不认为公子手底下的这几个高手,有这种本事!”

    “是吗?”公子羽微微一笑,忽然重重地一拍桌子,道:“那本公子就给你看看,本公子真正的实力!”说话间,他面前的桌子应声而碎,发出一声闷雷般的巨响。

    在公子羽拍碎桌子地同时,秦雷、秦风、乔伟、黎叔、三少、华蓉、铁戬、悯柔八人脚底下的甲板忽然应声而碎,而在甲板轰然破碎的同时,在无数破碎的木片纷飞之间,三少等八人瞬间冲天而起,他们原来地站立之处变成了八个空洞,八道人影从那空洞中一跃而出,闪电般朝着三少等八人直追而去!

    那八道人影,其中七人全身包裹在黑布之中,只露出一双死灰色的眸子,速度快逾闪电。而第八个,即追击悯柔而去的,则是一个全身白袍,白发苍苍的老者!

    这八个人,正是药先生和他炼出的七个药人!

    在药人们动的那一刹那,七大铁卫展开庞大的身形,围向怒横眉和萧天赐,而赵子扬、周凌飞、左天纵则闪电般扑向怜舟罗儿、秦霓儿、罗生静神、水木薇。

    至于公子羽,他亲自攻向宋清!

    公子羽曾派QINPING手打出大日国的高手袭杀三少一行,其中大日国十大高手之一的阿鼻剑风成秀吉,还未及出招,便被宋清一双眼睛活活看死。这事情公子羽自然已从怜舟锋父子处知晓,宋清在公子羽心中已列上了危险人物名单,所以现在公子羽打算第一击便除掉宋清这个潜在的危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