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双雄决 第七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公子羽的一双拳头分左右击向宋清,左拳泛金光,拳上冒出金色火焰,右拳泛黑光,拳上缠绕淡蓝色电火花,两拳轰破空气时,发出一阵既似出呼海啸,又似雷霆奔涌时的轰鸣!

    他的拳很快,他的身法更快,几乎只在刹那间,他的一双拳头已经轰至宋清跟前!

    他低着头,目光锁定在宋清胸口,他从不做没把握的事,在这种时候,他不能逞一时意气,赌自己不怕被宋清双眼注视!

    宋清没练过轻功,她的身法远不及公子羽快。

    她也没练过拳脚,空有一身雄厚且不弱于三少的功力,却不知如何闪躲或是招架!

    但是她没有丝毫慌乱,她静静地盯着公子羽那一双拳头,看着公子羽那一双几乎可以击碎一切的拳头。

    公子羽的双拳就快要打中宋清,而在这个时候几乎所有的人都被各自的对手缠住,短时间内根本无法脱身!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关头,忽有两只漆黑的拳头自宋清身后左右出现,就像两道黑色的闪电一般,迎向公子羽的一双拳头!

    “轰!”四拳在同一时间碰撞到一起,发出一声震撼天地的爆鸣。

    公子羽踉跄后退,那截住了他双拳的一双拳头,竟然蕴含着可摧山倒岳的可怕威力。

    而那两只拳头的主人,两上浑身包裹着黑布,只露出一双死灰色的瞳子,眼中没有半点神彩的,属于华蓉的药人,则被公子羽他们后面地船舷,一直跌到靠近旗舰的一艘大型战舰上,将那艘战舰的甲板砸出两个偌大的窟窿!

    而他们那与公子羽交击的一只手臂,已经在倒飞的过程中炸成了碎片,墨黑色的脓血四下飞溅!

    这是真正地奇兵,是连公子羽都没料到的奇兵。华蓉手打的药人一直潜伏在水军中。从未曾露面过。而他们正像公子羽手下的药人一般,没有丝毫生气,就连公子羽都无法感应出他们的存在!

    公子羽被震退七步,这七步的距离,已经足够宋清反击。

    宋清静静地望向公子羽,她的目光与公子羽被震退后因惊诧而抬头望向她的目光触到一起。

    公子羽的瞳孔猛的收缩,他地头皮一阵发麻,就像电流通过了全身。

    他看到了一双无比妖异的眼睛,那一双眼睛。每只瞳仁分成三份,分作漆黑、银白、火红三色,现在那三色瞳仁正疯狂地旋转着,天地间的一切好像都失去了色彩,只剩下黑白红三色。那三种色彩此时正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游涡,用无匹的吸力疯狂地吸扯着公子羽地灵魂!

    公子羽大喝一声,一拳击在自己额头上,将自己的头击得向后仰起,竟生生挣脱了宋清的目光,扯断了宋清那已将他的双眼系起来的视线!

    宋清吃了一惊。虽然公子羽那打在他自己额头的一拳,将他自己打得头破血流,但是宋清刚才地妖瞳注视,却还未真正伤到公子羽。

    “好功夫!”公子羽喝了声彩,他闭上了双眼,再次飞扑宋清。

    对公子羽这样的高手来说,已经无须用眼睛来判断敌人的位置。只需要锁定对手的气机,对手就算身法再快,也无法摆脱他的纠缠。

    宋清虽惊不乱,她现在已经明白公子羽不会被她的眼睛打败。所以她干脆将目光投到了别处。

    她对上了七大铁卫中一人的眼睛。

    那名铁卫本有与其他六名铁卫一起合攻怒横眉、萧天赐,但是公子羽被鬼魅般出现地两上人震退,又莫名其妙地挥拳自残,吸引了他的注意。出于关心,他对着莫名其妙逼得公子羽闭上双眼的宋清看了一眼。

    也就是这一眼,令这名铁卫的目光与宋清目光触到了一起。

    目光相触地那一刹,这铁卫山一般魁梧的身子晃了两晃,然后全身的骨骼发出一阵给绞肉机猛绞一般的噼叭脆响,接着如一滩烂泥般软倒在地。

    他死了,他没有公子羽那般强横的力量,根本经不起宋清的妖瞳注视!

    而在这铁卫倒下的瞬间,另六名正与怒横眉、萧天赐交手的铁卫看到自己的同伴莫名其妙地以不忍目睹的惨状死去,同时心中一惊,又同时循着那死去的铁卫曾经望过的方向望去。

    他们想弄清楚究竟是什么原因使这名自己的同伴莫名死去。

    于是那剩下的六名铁卫的目光,也跟宋清的目光碰撞到一起。

    三少曾经说过,宋清是一个决胜的关键!

    公子羽虽然已经很是慎重地对待宋清,甚至亲自出手杀她,但他还是没能料到,会有两上个药人突然出现。

    现在公子羽打向宋清的拳头又被截住了,这一次,仍是那两个药人。

    药人没有什么特别的武功招式,他们就是速度够快,力量够大,身体够强。

    他们永远不知道累,永远不怕痛,除非粉身碎骨,否则永远不会停止!

    华蓉称他们为死亡武士,已经死亡的武士,给敌人带来死亡威胁的武士!

    两个死亡武士在第一次与公子羽硬碰硬救下宋清之后,给震到了旗舰隔壁的另一艘大型船上,并且撞破甲板跌到仓底。

    但是他们并没有从仓底跃出去,他们直接将仓底轰出两个大洞,潜进了海水中。

    两个死亡武士轰出的洞太大了,海水喷泉一般灌进了这艘大型战船之中,船上的水军战士们赶到仓底时,破洞已经无法修补,大船缓缓下沉。

    而那两个死亡武士,则从水中潜到了旗舰仓底。又在旗舰仓底轰出两个大洞,随同海水一起钻进了旗舰仓底,接着向上跃起,撞开三重甲板,跃到了最上层的甲板上。

    他们出现的位置,正好拦在攻向宋清的公子羽身前。

    两个死亡武士都只剩一臂,但是他们还有腿。

    腿虽然不及手灵活。但是力量却绝对比手更大!

    他们用各自地胸膛拦在公子羽的双拳必经之道上,然后各出一腿,从边路抽向公子羽的两肋,腿划破空气时,竟然发出处刃破空的尖啸!

    这两腿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高速破空之时,在空中只剩下两道残影。

    公子羽这两拳可以将两个药人的上半身轰得粉碎,但是他自己也必被那两腿抽中。

    公子羽的护身罡气虽然强横,但是如果被这毫无花巧地两腿抽中的话。他必会呕血三升,功夫大打折扣。

    所以公子羽被迫作出了选择,他向飞退而出,于千钧一发之际避过了这两腿。

    那两名死亡武士逼退公子羽之后,发出一声嘶哑如猛兽的咆哮。飞身扑向公子羽。

    旗舰进水,此时也已缓缓下沉。

    没了后础之忧的宋清专心对付六铁卫,但是她的妖瞳虽然厉害,可要一次对付六个高手,也颇为吃力。

    不过这并不要紧,因为六铁卫的身边还有萧天赐和怒横眉!

    宋清用目光牢牢系住了六铁卫。虽然一时无法将他们同时击杀,可是却令他们暂时无法动弹,如同木偶一般呆立原地。

    怒横眉和萧天赐马上抓住时机,展开了雷霆攻势。

    在刚才与七铁卫交手之时,怒、萧二老已发现这七个大块头全身上下几乎刀枪不入,一身横练功夫极为了得。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们就是金钢不坏之躯,只要是人就会有致命弱点。

    怒横眉抓起一名铁卫胳膊。一记上勾拳狠狠地击在他的腋窝下。

    奔雷声中,那铁卫的整条手臂自肩而断,一股血箭自创口飙射而出。

    腋窝下是最难练的,再好地横练功夫。也很难将功力练到腋窝下和脚掌心、肚脐眼。

    这铁卫本在运动全力搞衡宋清的妖瞳,六人合力勉强抗住了宋清妖瞳的古怪压力,但是现在他突然失去一肩,那难以言喻的痛何楚令他心神为之一乱。

    宋清妖瞳的目力趁虚而入,瞬间绞断了他全身地骨骼,所有的经脉,以及腔中的内脏。

    他无力地软倒在地,连死前的惨叫都无力发出。

    萧天赐背着银弓,两手各持一根三尺长的金箭,飞掠至两名铁卫跟前,将手中金箭狠狠地朝着两名铁卫的肚脐插下。

    七铁卫对肚脐这种致命气门还是防荡有加地,他们的腰带是纯钢铸就,扣在肚脐上方的腰带如列是厚达两寸的钢块。

    但是这并不足以抵挡萧天赐的金箭,他的金箭轻易而举地刺破了腰带扣,刺入了他们的肚脐中,弱点被破地痛楚让他们全身功力为之一散,宋清的妖瞳目力便又趁虚而入!

    顷刻之间,六铁卫,殁!

    萧天赐、怒横眉即冲向正与怜舟罗儿、秦霓儿、水木薇、罗生静神激战,并大占上风,将四女逼得险象环生的左天纵、赵子扬、周凌飞三人。

    而宋清,则因连杀七大铁卫,功力大损而不得不暂停攻击,运气调息,同时紧张关注着场中局势。

    七名药人与药先生自下而上合攻秦雷、秦风、乔伟、黎叔、三少、华蓉、铁戬、悯柔八人。

    药先生的目的是生擒悯柔,而那七名药人的目的则是击杀秦风等七人,若无法击杀,则尽可能将他们重伤!

    铁戬轻功最弱,所以他最先被一名药人追上,重重地一拳轰在了他的脚底板。

    铁戬的厚底皮靴碎成了粉末,他的脚骨发出一阵鞭炮般的炸响。

    但是铁戬的脚并没有碎,碎地反而是那名药人的拳头。

    铁戬轻功虽然最弱,但是若论皮厚禁打,他可算所有人中的第一人!

    化铁手神功练至第三十三重天。将是一门毫无破绽的神功,而铁戬在虽在还未练至第三十三重天,但是他却已经达到了第三十二重天,化铁手神功的功力只在铁空山之下。

    当那药人的拳头击在他脚底板的时候,他将所有地功力集中在手打脚掌心,整只脚掌顿时变成了火焰铸就一般,冒着淡得几近透明的火光。

    所以他的鞋虽然击碎。但是脚却未伤到,那药人的一只拳头却因与铁戬全身功力相拼,而爆成粉碎。

    不过铁戬虽然挡住了这药人的一拳,但是药人拳头上那可怕的冲击力还是让他失去了平衡,如一颗炮弹般向斜后方抛飞出去,重重地砸向海面。

    那药人拳虽碎,但是力量却丝毫未减,如影随形一般跟在铁戬向后,向呛追去。

    铁戬的身子还未落到水面。那药人已经追上了他,用那黑血横流的断腕向他砸去。

    铁戬虎吼一声,全身冒出赤色火焰,那火焰随即变为青色,接着又渐渐变为接近透明的颜色。

    他一拳向着药人地断腕击去。沙锅大的拳头跟断腕狠狠地硬拼一记,然后他以更快的速度向着海面跌去,那药人的断腕顿时直碎至肘,但是他仅仅在空中稍稍停顿了一下,又像影子一般追上了铁戬,用另一只完好的拳头狠狠地砸在铁戬地胸口!

    喀喇喇一阵脆响。铁戬的肋骨断了三根,他口四喷出一口鲜血,浇了那药人满头满脸,然后轰地一声跌进了海水里,而那药人那只完好的拳头也给铁戬的护身火力震成粉碎,又只剩下了一截断腕!

    但是这点伤对药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药人只要还能动。他们的攻击力就不会有任何折扣。没有手,他们可用断腕攻击,没有了断腕,他们可用残肘。可用肩膀,可用两腿,可用头撞!

    这是不死不休的可怕战士,强如铁戬在这药人地逼迫之下,竟也毫无还手之力!

    铁戬跌入了海水中,身上的热力瞬间蒸发掉大量的海水,冒出大团蒸气,但他随即便给汹涌的海流吞没。

    水,向来是火的天敌!

    而那药人,则没有半分停顿地投入海中,向着正往水中下沉的铁戬追去。

    第二个被药人追上的是秦雷,秦雷轻功不弱,但是他体形太大,狂电奔雷刀太重,这两样原因影响了他地发挥,令他的速度变成八人之中除铁戬之外,第二慢的人。

    眼看着药人的拳头击向自己地脚底,秦雷功力虽然强横,但是他还没自大到敢跟铁戬一样,硬接药人的拳头。

    秦雷的武功是狂放的武功,霸道的武功,他的武功是用来进攻的,防守并不擅长!

    所以秦雷在上冲时硬生生遏住冲势,身子在空中猛地一个转折,由头上脚下变为头下脚上,然后一刀劈向那药人。

    药人并非金钢不坏,他们只不过有不死之身而已。他们可以用自己的身体残碎为代价,换取击中对手一拳,因为他们往往只需要一拳,就已可以将对手打死。他们的头脑非常简单,几乎没有任何智慧,但是他们残存的那一点点属于人类的智慧,却在战场上发挥到淋漓尽致!

    那追击秦雷的药人在秦雷出刀的瞬间就判断出,秦雷可以一刀将他从头到脚劈成两半,而他的那一拳却无法打中秦雷!

    所以那药人选择了闪躲,在没有任何东西可供借力的前提下,他的身形因上冲变为斜掠,堪堪避过了秦雷这一刀。

    秦雷一刀落空,雪亮的刀芒劈在了旗舰侧面甲板上,将甲板劈出一条三丈多长的缺口,海水顿时狂灌进去,加上被两个死亡武士打出的破洞,旗舰开始倾斜着加速下沉。

    那药人避过秦雷一刀之后,一脚蹬在旗舰向他倾来的桅杆之上,借力扑去秦雷。而秦雷则冲势已老,无力再换身形,头下脚上地往海面坠去。

    药人一拳当腰击向秦雷,秦雷已无力发招,只得横刀一栏,铛地一声脆响,那药人的拳头打在了狂电奔雷刀刀身之上,这仅次于大兵的神器竟给那药人一拳硬生生震出几道裂口,迸下几片铁渣。

    秦雷则被这一拳的冲击力打得往一条大型战船上落去,那药人震裂了狂电奔雷刀的拳头也已碎成了一团黑无能的血雾。

    秦雷向着那战船飞坠而去,战船甲板上站了几百个弓箭手,全都是北疆神弓营的弓箭手,几百枝黑黝黝地黑铁箭对准了正从空中向他们坠来的秦雷,随着一声发令,几百张强弓同时开射,一片黑色的流星发出一阵狂燥的尖啸,向着秦雷激射而去。

    秦雷此时是背着那战船,那几百枝箭射往的方向正是秦雷的后背,若秦雷来不及转身的话,势必被射成刺猬。

    所幸秦雷虽然无处借力,但是却可借那药人刚才打他一拳之力。

    他在空中一个翻身,由背对战船变为正对战船,然后挥动狂电奔雷刀,一刀朝着那阵箭雨劈去。雪亮的刀芒乍起陡灭,如同流星一般掠过了箭雨,将几百枝箭炸成了漫天铁屑!

    而在秦雷劈出这一刀之后,狂电奔雷刀发出“铿”地一声脆响,神器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