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双雄决 第八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秦雷握着只余两尺七寸长的狂电奔雷刀,暴吼一声,那叫着的断刃处绽出一道雪亮的刀芒,变成一柄纯由刀芒凝成的,外形与狂电奔雷刀一模一样的巨刀。

    他双手握刀,朝着那战船一刀狂劈而下,轰然巨响中,那大型战船给刀掠过,自中间断为两截.

    两刀芒所经这处的北疆弓营射手们,则无一幸免全做了刀下亡魂.

    战船下剩下的弓箭手和水军战士们也乱作一团,船已经被劈成两半了,现在正以两头翘起,中间向下的姿速飞速下沉.会水的水军战士们纷纷抱着木板或是木料跳到水中,而不会会的北疆军神弓营射手们则面呈死灰色,死死地抓住战船的某处,等待着末日的来临.

    秦雷落到了那正下沉着的战船首,而追击他的药人则落到了他对面的船尾.

    两人静静地对视着,准备着下一轮的攻击.

    第三个被追上的是悯柔.

    药先生一把抓住了她纤细的脚踝,拖着她往旗舰上落去.悯柔低头一看,见抓着自己的是师父药先生,不由惊呼一声,道:师父,你做什么?

    药先生一把拖着她下落,一边沉声道:公子今日要除秦仁他们,但是公子不想杀你,特命为师拉你出战局.你跟为师走,不要掺合进来!

    悯柔心中一跳,道:公子羽不是说要跟三少他们交朋友的吗?又怎会----

    药先生叹了一声.道:柔儿.你太天真了!当权者争夺天下,你以为是游戏吗?朋友?帝皇没有朋友!你老爹满腹经纶,有安邦定国之材.难道没有教过你这些吗?

    说话间,药先生已经落到旗舰甲板上,他伸手一拉,将悯柔也拉到了甲板之上,一手扣住悯柔脉门,道:跟师父走.等公子杀了秦仁他们,再让你跟公子见面!

    悯柔面沉如水,咬着一口细碎的银牙,愠声道:三少他们说得没错,公子羽果然是不择手段之人!他----他怎能利用我骗三少?

    药先生道:悯柔,公子他不是骗你.其实公子是喜欢你,他从第一眼看到你就已经喜欢上了你.为了你,他甚至可以放弃追求武道至极.你莫要令公子为难!来,随为师走!

    说着,药先生便拖着悯柔往甲板边上奔去,准备掠到旁边地一艘战船上.

    旗舰两旁此时已经围上了九条大战船,其中两艘已在下沉,剩下来七条上地水军战士们有的正忙着救人,有的则顺着系在两船之间地绳子往旗舰上赶去.场面一时间相当混乱.

    悯柔被药先生制住,身不由已任药先生拖着自己走.

    就在药先生快要拉着悯柔到达船舷旁时,悯柔忽然涌下两行清泪,道:师父,你错了,如果三少死了,我一定会杀了公子羽的.我喜欢的,是三少!

    药先生心中一震,不由停下了脚步.他转过身,看着一脸凄然手打的悯柔,从她泪光朦胧且柔弱的眼中,药先生却看出了一丝决绝.

    药先生知道,悯柔刚才没有说假话.他犹豫了,如果留下悯柔,悯柔便会杀公了羽.而悯柔是公子羽的心魔,若说这世上最有可能杀死公子羽地人,那便是悯柔.

    想通了这一层,药先生猛下决心.虽然公子羽被心魔所乱.令药先生不得杀害悯柔,但是药先生忠心为主,已经顾不得那般多了!

    他咬了咬牙,悲怆地看了悯柔一眼,用含着无尽苍凉的声音道:悯柔,你是为师的好徒儿,为师这辈子就收过你一个徒儿----可是,天下事尽有不如人意者,为了公子,为了天下百姓,为了中原千秋大业,为师只能牺牲你了!

    说话间,他颤抖着举起了右掌,高举过悯柔头顶,慢慢地朝着悯柔天灵罩落.

    悯柔看着这曾经慈祥现在却不得不凶残的老人,看着他那毫不犹豫向着自己拍来的手掌,一时心寒如水.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般重要,她不明白师父为何一定要杀她,难道就为了刚才自己说过一定会杀公子羽的话?难道师父相信自己有能力杀死公子羽?

    悯柔不怕死,但是死在自己的师父手里,却让她心中满是悲哀与不甘.

    心魔,不是人力可以搞衡的,强如公子羽也一样.药先生虽然无奈,却也只能杀掉悯柔.

    药先生掌劲已掀动悯柔的长发.

    第四个被药人追上的是华蓉.

    不过华蓉却是有意被那药人追上的,就在她向着空中冲去的瞬间,她已经完成一个可怕魔法的准备.

    她低头向着那已经对着自己的双腿挥拳地药人看了一眼.

    诛仙剑!

    三道诛仙剑气同时发出,其中两道打在那药人的两边肩膀上,将他的两臂自肩切了下来,而第三道则在空中一个转折,切在了那药人的右胯骨上,将他地右腿连根切了下来.

    没了双臂,少了一腿,再厉害的药人即使不死,也失去了行动的能力.自己炼制过药人的华蓉自然最清楚药人的威力和弱点,所以她一出手就将她目前所能做到的极限,七日内只能发出的三道诛仙剑气一下子全发了出去!

    耗费近半魔国,废掉这药人的两臂一腿,华蓉丝毫不觉得吃亏.

    她明白,以她的体质,如果被药人打中一拳的话.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所以她选择用自己近一半地功力,换这个药人地命!

    失去了两臂一腿的药人向下跌去,华蓉向着他遥遥击出一掌.

    以魔法力推动的灭神手!

    汹涌的魔力海潮一般顺着那药人身上的三处大得惊人的伤口涌了进去.很快就屯积到一起,然后迅速爆裂开来,那药人在瞬间就爆成一团黑色的脓血.

    而华蓉,也在这一系列的打击之后,面色苍白,额上冒出细碎的汗珠.有些疲惫地从空中向着甲板降落.

    西门无敌当年都不能战胜地药人,却让现在的力量比西门无敌还稍逊一筹的华蓉战胜了!

    西门无敌若是泉下有知,也许会相当欣慰,毕竟华蓉是他一手教出的弟子,华蓉有如此成就,甚至在魔法技巧的运用之上,比西门无敌还要高强,西门无敌当可含笑九泉.

    这时乔伟也被一个药人追上了.

    虽然他没有华蓉诛仙剑之类的强横魔法.但是他的岁月无痕却有着一种致命的魔力.

    他可以令周围地时间停顿,而他自己却不受任何限制!

    他发动了岁月无痕,在他发动这功法的一瞬间,那追击他的药人动作陡地停了下来,悬停在空中,就像定格的镜头一般.

    而乔伟却依然快如闪电,他闪电般掠到药人的身旁.抓住了他那条正作着出奉动作的手臂,然后发力一扯.

    药人的这条手臂给他自肩扯断,伤口中却无黑血涌出,因为手打药人体内地一切.也随着岁月无痕的功力静止了下来.

    乔伟随手抛掉那条断掉的手臂,那手臂并未掉下,而是悬停在那药人的身旁.

    现在乔伟身周直径三丈地球形空间,全都处于岁月无痕的功力笼罩之下!

    乔伟又抓上了那药人的另一条手臂,如法炮制般发力一扯,将那条手臂也扯了下来.

    再接下来是药人的双腿,最后则是药人的脑袋.

    当乔伟将药人的脑袋也硬生生拆下之后,他的岁月无痕功力范围之内,飘浮着六大件----两手臂,两条腿,一个光秃秃的躯干,一颗脑袋.

    这看似简单的拆碎过程已让乔伟汗流浃背,额上大汗淋漓.

    药人的力量太强,若单比力量的话,乔伟绝不是药人的对手.

    所以发动岁月无痕制住药人,用掉乔伟几乎九成的功力,现在他剩下来的内力,只有巅峰状态下的三成.

    拆碎了药人之后,乔伟马上取消了岁月无痕,当他周围那禁制时间的诡异空间消失之后,那给拆成六块的药人这才开始从伤口中狂涌黑血,六件碎块同时跌到海水之中.

    乔伟则抓紧时间落到了旗舰甲板上,运气调息.

    乔伟的损耗比起华蓉还要更多,但是这并不能说明华蓉比乔伟要强.事实上,乔伟的功力绝对在华蓉之上,只是他没办法像华蓉那样,用魔法直接隔空取下药人的胳膊大腿罢了.

    药人很擅长战斗,他们不会轻易让自己的身体有所损伤,只有在能取得战果的前提下,他们才会不惜一拳换一拳.而华蓉的诛仙剑如今也已到了无影无形的境界,虽然七日之内只能发出三剑,但是其威力也不比西门无敌当年的诛仙剑差多少了.

    西门无敌当年的诛仙剑连拳逍遥,铁空山都无法避开,只能硬接,那药人自然也是没办法避开诛仙剑的.

    不过避开乔伟的拳脚,药人却可以办到.所以乔伟功力虽然比华蓉深厚,但是收拾起药人来,却比华蓉更累.

    但是尽管辛苦,却干掉一个药人之后乔伟相当欣慰.

    因为他这不属于人间的神技岁月不饶人神功,如今已至巅峰境界,他相信自己而今的功力,可能已经超越了西门无敌!

    西门无敌没办法单对单打赢一个药人,可我乔齐天却可以!

    黎叔的手很快.

    幻魔随心,随心所欲,只要黎叔想让自己的手出现在哪个地方.他地手就一定能出现在哪个地方.

    因为他地幻魔手,可以忽略空间随意攻击,而幻魔随心.更是幻魔手的至高境界!

    他与乔伟一样,修习的是不属于人间的神技,而他的功力,向来都是与乔伟不相伯仲!

    他避开了药人击来的一拳,轻轻在那药人的肘上切了一掌.

    那药人的肘迅速变为脆弱的晶体,被他自己挥拳地力量折断.

    若是普通高手.黎叔只需随意击中对方某个部位,自然可以将功力灌注入敌人体内,另敌人整个身体在瞬间变为脆碎的晶体,一触即溃.

    但是现在黎叔面对的却是药人,而药人体内流的不是血,是药汁,他们的经脉也跟普通人不一样,甚至早就断成了无数截.这令黎叔的功力没办法从药人的经脉输入他体内.

    所以黎叔每一击只能伤到药人身体很小的一部分.

    但是黎叔并不在乎,因为他有地是时间,有的耐性!他的速度比药人更快,药人就算知道他在哪,也没人法打中他.

    而他只需要跟药人不停的游斗便可,慢慢地削弱这药人的身体.

    黎叔从空中落到了海面上,双脚直接踏着水面.

    药人也落到了海面上,不过那药人明显没有轻功,他一落到水面,两腿即往水中沉去.

    但是药人的爆发力却相当可怕,他猛地一蹬腿.水中发出一声闷雷似的爆响,激起一股足有五丈多高的雪白水花,他则借这一蹬地反推力炮弹一般射向黎叔.

    黎叔游斗药人,他脚踏水面,绕着药人不停地游走,一双手不时破开虚空,击在药人的身上.药人现在已经学乖了,凡是黎叔想打他关节处,他便以身体其它部位硬挡,这没智慧的药人现在却清楚得很,他知道黎叔没办法一下子干掉他.

    但是药人更没办法干掉黎叔.药人不会轻功,他全凭爆发力令自己不沉入水中,令自己能在海面上飞快地奔跑,所以每一次脚踏水面,都会炸出一记暴雷般的声响,炸出一团数丈高地水良.

    药人的声势虽然浩大,可是跟黎叔这一级数的高手交手,他声势再大,也占不到半他便宜.

    若是在陆上交手,黎叔不会如此轻松,可是现在却是在海面上,凭着出神入化的身子,又占了药人不会轻功的便宜,黎叔此时已经稳操胜券,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秦风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般潇洒,像风一般潇洒.

    看到华蓉,乔伟,黎叔与药人的战斗之后,秦风已经对药人的弱点了然于胸.

    药人猛则猛矣,快则快矣,但是却不够灵活.

    他们只会直来直去,拼命追击,以及本能要闪避.

    想通了这些,那曾经可怕的药人现在在秦风眼中,已经不值一提.

    他的轻功是最灵活的,虽然不及三少的快,但是论灵活,他却是天下第一人!

    他在空中飞行时无须脚实地借力,只要空中有风,他就能踏风而行!

    而现在是在海上,海上永远都人有风,所以秦风可以尽情地施展他的身法!

    秦风踏风,像灵蛇一般在空中穿梭,药人的拳头闪电出击,但却拳拳落空.

    最后那药人上升之势已老,身不由已向下坠去,而秦风则乘机追击.

    他永远保持与那药三丈的距离,右手不断地点出,一道道空气波纹一般的剑气不住地击向那药人的关节,不多时便将药人右臂的关节打得粉碎,将他的手臂自肘切下.

    那药人落到了海面上,在触海的一刹那,他双膝一弯,发力一蹬,轰然巨响中,一道近十丈高的海浪冲天而起,那药人也随着海浪冲起,再次扑击拳风.

    秦风在空中转向,他踏风转向,避过了药人那石破天惊的一拳.

    拳风融入了那道海浪之中,就像水一样,融进海浪之中,融合得天衣无缝.

    那道海浪在繁荣昌至最高点以后,没有向着海面坠落,它化成了一把巨大的剑,发出轰隆的海啸声,向着空中的药人击去!

    而在那把巨大的水剑旁边,万千小水珠化成了一柄柄袖珍小剑,发出一阵箭雨破空时的尖啸,伴着那把巨大的水剑击向空中的药人.

    药人避无可避,他脚下是那巨大的水剑,他旁边是无数小小的水剑,夕阳残照下的万千水剑折射出令人心醉的血红光芒,那是死亡的光芒!

    轰!药人被水剑吞没,先是小水剑暴雨一般刺中了他的身体,接着是那把巨大的水剑,自他脚底开始,将例子一寸寸彻底吞没!

    力量并不是一切,当力量相当的两人对决,又或是力量相差不大的两人对决,胜利绝对会属于那掌握了至高技巧的一方!

    想凭力量取胜?可以,除你掌握了具有绝对压倒性优势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