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双雄决 第九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秦雷跳了起来,他自船首上高高跃起,单手握住残刀,刀朝着对面的药人猛地劈落.

    一道乍陡灭的刀芒亮起,就像天空中突然奔过了一道雷霆.

    药人发现一声嘶哑的怪吼,双膝一弯,猛地发力,起跳时强大的爆发力将他落足的船尾蹬了个粉碎,木屑如暴雨般打进水里,将一批落水的水军战士打得千疮百孔!

    他一头撞向秦雷,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令他在破空之时,在身后留下串长长的残影。他的双臂在头前交叉摆出了一个防御姿势,居然想用双臂挡秦雷的刀气!

    秦雷在这段时间已经判断出,他的刀气可以将这药人从头顶均匀地劈为两半,但是看这药人起跳时的力量,那分成两半的躯体必然能一左一右撞到他自己的身上!

    药人拥有无以伦比的战斗本能,他明白,面对秦雷这样的对手,他若是想保全自己,那就一定没办法击杀秦雷。所以他选择了自残身躯,与秦雷两败俱伤。

    秦雷可以避,凭他的霸刀造成诣,他的刀早已达到了收发随心的境界,他随时可以收刀避开这药人两败俱伤的一撞。

    但是秦雷没有避。

    他的刀是霸刀,霸刀是一往无前,有死无生的刀!

    他狂吼着继续将刀劈了出去,那粗犷的脸上满是野兽一般狰狞的笑。

    “砰!”刀气劈在药人的交叉的双臂上,被药人强横的**崩得粉碎。

    紧随刀气之后的,是一片恍若实质的水银一般的雪亮刀芒,刀芒斩上了药人地双臂,无声无息地,药人的双臂被斩了下来。然后刀芒劈上了药人的头顶,一路往下,长躯直入。药人的身体从头顶中央非常均匀地分成了两半。

    但是那已给分成两半的躯体并没有停下,它们顺着刀芒的边缘,以最初时地手打速度和力量疯狂地撞向秦雷地左右胸膛,就像两道暗夜中的雷霆!

    若给这两边躯体撞中,就算是秦雷,也免不了给撞穿胸膛!

    秦雷是霸刀。一直以来,他都是以他的狂电奔雷刀施展霸刀绝技,但是谁也不知道,其实秦雷自己才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霸刀,就像秦风本身就是天剑一样。

    秦雷全身上下。无一处不是刀,无一处不能出马!

    他的左右胸膛上突然冒起雪亮地光芒,那是能灼痛人眼的刀芒,两道银亮的刀芒从他胸膛激射而出,就像是有人从他背后刺进了两把刀,刺穿了身体,从胸膛中透出一样。

    两道刀芒迎上了那药人的两边躯体。轰然巨响中,那药人的两半躯体给刀芒绞得粉碎,而秦雷也给药人撞来时的蛮横力道震得倒飞出去,口中飙出一股血泉。

    仍是两败俱伤。不过秦雷却保住了性命!

    “咚”地一声,秦雷掉进了海里,砸起一片水花。

    此时秦风已用水剑将他的对手完全粉碎,见秦雷跌进了水中,秦风想都没想,如一阵轻风般朝着秦雷落水地地方掠去。

    药半仙的掌已经落到悯柔头顶。

    悯柔的脉门被他扣住,根本无力反抗,只能闭目等死。

    突然,药半仙的身子晃了两晃,背后冒起一阵青烟,然后便闻到一阵衣物和**烧焦地味道。

    药半仙口中喷出一股鲜血,那鲜血冒着腾腾热气,竟然是沸腾的。他猛地转过身,睚眦欲裂地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那魅梧如山的汉子。

    那汉子的脸棱角分明,如同刀削斧凿一般,一双火一样的眼睛闪动着火焰的光泽。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背后一领火红色的大披风正迎风猎猎,他左肋下夹着一个已经昏迷的人,右手则正贴在药半仙后背命门上。

    药先生口中鲜血狂涌,他颤声问:“你……你是谁?”

    那汉子微微一笑,道:“铁空山。”

    铁空山!

    铁空山早就潜进了东海水军之中,那日秦风向秦逍遥请示带哪些人来东海之后,秦逍遥即命人请来了铁空山,让铁空山尾随秦风等人之后,潜入东海。

    像秦逍遥那般的老狐狸,又怎会不留后着?秦逍遥已经与秦风议定,征服大日之后回归中原之时,在海上除掉公子羽。但是公了羽也是老奸巨滑之辈,没有万全把握,秦逍遥又岂敢将自己的三个儿子全都送入虎口?

    所以铁空山也来了,只不过他一直伪装成水军战士,潜伏于别的战船之上,从来未曾在人前露面,所以连三少等人,都不知道自己这一方还有铁空山这一着暗棋。

    在铁戬给那药人打落海之中,铁空山也随后入水,在那药人击杀铁戬之前,干掉了药人,将铁戬救了出来,然后上了旗舰,自药半仙手中救下了悯柔。

    药半仙见来者是铁空山,顿时绝望到了极点。

    铁空山那雄浑霸道的真力如火焰一般涌进了他的体内,将他的一身功力尽数摧毁,药半仙此时已是废人。

    悯柔见药半仙的手掌迟迟不落,又听到“铁空山”三个字,不由诧异地张开眼睛,却发现药半仙已颓然倒地,而自己面前则多了一个山岳一般的大汉。

    “你,你就是三少的舅舅?”悯柔问道:“你杀了我师父?”她的声音已经有些变调,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尽管师父要杀她,可是她却生不起半点加害师父甚至怨恨师父之心。

    铁空山摇了摇头,道:“我只是废了他的武功。”说着,他把铁戬放到了甲板上,道:“帮我照看一下我儿子。”

    说罢,他大步向着公羽走去。

    三少朝着追击他的药人一掌拍落,刚一出手,便已用上了霸皇令掌法的最高境界!

    这一掌。便如三山五岳同时朝着那药人当头压下,那药人嘶吼一声,双拳齐出,那可摧山倒岳的拳头竟然生生震碎了三少那山岳一般的掌劲!

    但是掌劲虽碎,人却还在。三少才是真正的霸皇。三少的双掌才是霸皇令地精髓所在!

    震碎掌劲的冲击力令那药人缓了一缓。就在这一缓之际,三少那手打堪比瞬间移动的轻功已显出威力。他在空中消失,下一个瞬间已经出现在那药人的左侧,然后三少的一双手掌按上了那药人地左肋。

    轻轻一按,一触即收。三少翩然后退,那药人则如一颗石头般直直地朝着海面坠落,还未落水便已轰地一声炸成了粉末。

    左天纵、赵子扬、周凌飞已死。

    他们三人,几乎全死在了宋清手下。

    确切地说,是死在了宋清地一双妖瞳注视之下。

    他们三人本在对付怜舟

    罗儿、秦霓儿、水木薇及罗生静神,凭他三人地武功,杀掉四女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但是杀掉了七大铁卫的怒横眉和萧天赐加进来之后。左天纵三人马上就落在了下风。

    而在他们这战团的旁边,还站着一个宋清。

    宋清在调息一阵之后,已经恢复了大半功力。

    所以左天纵三人都死了,宋清的妖瞳无孔不入。只需对上他们的双眼,他们便无生还地可能!

    旗舰缓缓下沉,第一层甲板已经离水不到三尺。旗舰两旁那七艘未沉没的大型战船将无数根绳子系在旗舰之上,然后向着四面八方开动战船,以七艘战船之力,维系旗舰不沉。

    那七艘战船上大部分是北疆神弓营的弓箭手以及水军的弓箭手,他们已经作好了放箭的准备,只等旗舰上的自己人全部撤离旗舰之后便开始放箭。

    现在旗舰上的水军将士们已经纷纷撤离旗舰,旗舰上只剩下公子羽及秦家地人。

    此时公子羽已经将缠了他许久的两个死亡武士打成了粉碎。

    太阳已经完全落到了海平面之下,海风渐渐大了起来,涛声四起,大海就像一个巨大的摇蓝,正缓缓摇动着海面上飘浮的这支水军舰队。

    黎叔跃上了旗舰甲板,跟他打地那个药人已经被他拆去了四肢,沉进了海底,即使不死,也没办法再打下去了。

    秦风将落进海中的秦雷救了起来,秦雷伤势并不严重,不过功力已经大打折扣。

    三少缓缓地走向了公子羽,铁空山也走了过来,当公子羽看到铁空山之时,瞳孔一阵收缩。

    “铁空山,你也来了?”

    铁空山呵呵一笑,道:“我早就来了。”

    三少、秦风、铁空山呈鼎足之势将公子羽围在中间。

    与公子羽这等高手交手,稍弱一点的加进来就是送死。所以凡受伤的都退到了一旁,功力不够的,也都退到了一旁。

    华蓉损耗太大,已无力驱动天兵虎啸,所以干脆就没唤来虎啸,站在一边掠阵。

    而黎叔也因游斗过久,功力损耗颇大,没办法上场。

    击败药人损耗最小的,只有三少与秦风。而铁空山则更是功力充滞,他杀那追击秦雷的药人根本就没费什么力,废药半仙则更是轻松得手。

    所以现在准备跟公子羽交手的,便是他们三人。

    “公子羽,你败了。”三少看着公子羽,微笑着说道:“虽然你的兵力还很多,可是现在是在海上,你的军队无法展开,我们这些人,已经足够杀了你。”

    公子羽淡然一笑,点了点头,道:“你说的对,这一场,是我败了。我没想到,华蓉的两上药人也带来了,也没想到,你与秦风居然能毫发无损地击杀药人。更没想到,铁空山竟也混进了我的水军中。这第一个和第二个没想到还算不了什么,就算你跟秦风毫发无损击杀了药人,可是别人却都或多或少受了伤,损耗了大半功力。人出人头地在我手下已是不堪一击。即使你动用天兵龙吟,跟秦风联手。也不会是我的对手。但是……”他自嘲地摇了摇头,“铁空山一来,一切就全变了。”

    三少呵呵一笑,道:“我跟蓉儿龙吟虎啸合璧,你可撑过两百招。纵使我大哥跟舅舅合力比不上天兵虎啸。但是论威力也比虎啸弱不了多少了。没有虎啸,你也不过能多撑四五百招。既然如此,你还要一战吗?”

    公子羽摇头笑道:“三少,你小看我了。难道你会认为我会束手就擒?难道你觉得我公子羽是个会轻易放弃的人?”

    说着,他的目光越过众人头顶,望到了悯柔身上。三少突然发现,公子羽此时的目光中。竟然罕邮地流露出一丝温情。

    “我地无情七重天境界已有所动摇,若是我能一直保持原来的境界,征战大日这段时间内,怕是早已突破了最高境界。你们知道无情七重天最高境界代表着什么吗?那代表着我将成神。呵呵。成神啊!成了神的我,不会惧怕由神造出的天兵吗?恐怕就我一人,也足以将你们所有人都杀光了。可惜……”

    他低下了头,目光中一片迷离,喃喃离念道:“人若多情,憔悴憔悴。人若无情,活着有何滋味?”他喃喃地念了多遍,那呢喃的声音彷佛咒一般,在夜风中飘荡,飘到悯柔地耳中,悯柔全然不知自己心中是一种什么样地滋味。

    “你是我地心魔。”公子羽又抬起了头,定定地看着悯柔,目光中绽放出狂热的神彩,就像是生命开始燃烧,就像是生命中最美丽的焰火在渐渐绽放,“药先生告诉我,若抵挡不住心魔的诱惑,我便不能成神。我以为心魔没有这般可怕,我以为自己能够抵挡住的。可是……我还是输了。”

    他渐渐握紧了双拳,左拳上冒出白光,右拳上冒出黑光,他地整个人顿时变成了黑白两色,他身上再没剩下其它的任何色彩。

    “纵然是败,我赢羽,也要战士上最后一场!三少,接招吧!”

    轰——公子羽脚下的甲板轰然破碎,黑与白两色光芒交织缠绕成一道硕大的光柱,向着天上地下冲去。冲向公子羽脚下的光柱击碎了甲板,击穿插了海面,击到了海底,海水如怒潮一般涌进了旗舰之中。旗舰加速了沉没,连旁边的七艘大型战船都牵引不住。而那冲天而起的光柱,则射进了夜空之中,将半边天幕变成黑白两色!

    天上有金龙长吟,张牙舞爪地五爪金龙自天际扑下,将三少罩在了中间。

    大风起,秦风随风飘动,无数由风形成的利剑在秦风身旁盘旋飞舞。

    铁空山身上冒出无色的火焰,他脚下的甲板猛烈地燃烧,将他地身形罩入火焰之中,铁空山变成了一座巍峨的火山。

    公子羽身上冒着两色光芒,闪电般射向三少,他的右头上缠绕着无数黑色的电光花,一拳重重一砸向三少。

    “铛——”一声悠长的脆响,三少手持一面圆盾,挡住了公子羽这一拳。

    而盾上,则出现了条条裂痕。

    “三少,打个灿烂吧!”公子羽笑了起来。他哈哈大笑着,又向三少击出了左拳。

    “好,就让你最后再表演一回!”三少也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中含着阵阵金属摩擦音,尽显铿锵之意。

    他右手握拳,一拳向着公羽的左拳迎去。

    砰——一声巨响,两人的拳头结结实实地碰在了一起,三少给震得向后倒飞出去,而公子羽则踉跄后退几步,嘴角溢出一缕血丝。

    身后风声响动,秦风的剑攻来了!身旁烈风呼啸,铁空山的化铁手也攻过来了!

    便连那倒飞出去的三少,也在空中顿住了身形,又向着他疾扑过来!

    “轰!”又是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响,黑白两色的光芒大绽,刺痛了所有人的眼睛。

    旗舰终于彻底变成了粉碎。

    漫天的木屑中,四条人影冲天而起,化身为一金黄、一火红、一淡青、一黑白交织的四道光影,射上了半空。

    旗舰上的乔伟等人则纷纷借着纷飞的木块,在空中借力,跃到了旁边的战船上。

    撕杀开始了,箭如雨落,刀剑交错,战船上的水军将士们与没有参与公子羽之战的秦家高手们奋力搏杀。

    这是在船上,在船上交战,兵力无法展开,对乔伟他们这些高手来说,这对他们是极为有利的。

    战局很快就变成了一面倒的屠杀。

    而在空中,那四道光影往来扑腾,不时撞击到一击,爆发出一团团绚丽夺目的光华,在夜空中绽出朵朵烟火电厂。

    这是公子羽此生最后的表演,他要在天空中尽情舞尽生命的光华。

    船上的撕杀已经不存在于公子羽眼中了,他在空中放声狂笑,他畅快淋漓地释放着生命的热量,他用一道又一道的伤痕挥洒着生命的菁华。

    我公子羽,也要英雄这一回!

    轰——四道光影又一次撞击到一起,这一次撞击是前所未有的猛烈,天地间的一切都失去了光华,只剩下天空中那四道光影撞击时绽放出的巨大焰火。

    夜空一片绚烂,战船上舍生忘死搏杀着的人们停止了战斗,抬头望向天际。

    那黑白两色的光影已然黯淡,唯剩下公子羽那飘散于天地之间的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