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白莲素衣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小生方才的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姑娘莫不是没有听清?”秦仁惺惺作态一番,道:“那小生只好再重复一遍了。我家大哥想向姑娘府上提亲来着,你看这提亲总得知道你的名字吧?”

    白衣女子像是听到了天下间最好笑的笑话般,想笑又不敢笑,强板着脸,雪白整齐的贝齿咬着下唇,直把淡红的樱唇咬得发白。忍了好一阵才说道:“秦三少,你这话说得太荒唐了,一见倾心这种说法骗骗那无知女子还是可以,想骗我怜舟罗儿,却是休想!”

    “怜舟罗儿?怜舟罗儿?”秦仁反复念着这个名字,不由吟道:“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怜舟罗儿,好美的名字……”忽然脸色一变,叫道:“你叫怜舟罗儿?你便是江湖人称白莲素衣,在群芳谱上排名第一的白莲花?”秦仁这才醒悟,原来这怜舟罗儿便是近年来江湖中风头最劲的女侠,怜舟世家的明珠怜舟罗儿!

    江南有三大世家,分别是逍遥秦家,岭南宋家,桃坞怜舟家。三大世家中,秦家势力自然是最大,其余两家势力也不小。桃坞怜舟家势力仅次于秦家,家主怜舟锋华号称白道第二高手,这第一自然是秦逍遥与铁空山并列了。

    怜舟锋华有三个儿子,均是杰出的青年高手。

    长子怜舟天雄,号称天下第二剑,名头仅次于星河剑圣秦风。

    次子怜舟天鹰,号称天下第二刀,名头仅次于狂雷刀神秦雷。

    三子怜舟天纵,号称天下第一暗器高手,天下间没有哪个用暗器能比得过他。

    怜舟锋华还有一个女儿,就是现在站在秦仁面前的怜舟罗儿。

    怜舟罗儿师从天女山天绝师太,五岁上山习武,十六方才下山,习练整整十一年。

    艺成后闯荡江湖,一年间名声鹘起,一柄“小九天神剑”名震江湖,被捧为江湖第一女子高手。

    而她的容貌也是冠绝武林,在群芳谱上排位第一。

    算起来,怜舟罗儿比秦仁还要大上两岁。

    怜舟世家向来野心勃勃,自然不甘总是当万年老二,极想取代秦家的地位,成为总领江南白道的盟主。与秦家的交情表面上虽然不恶,但暗地里却是争斗不已。

    秦仁知道了怜舟罗儿的身份,顿时明白怜舟罗儿今天来是专为找秦家大少爷麻烦的。因为怜舟罗儿虽然被奉为女子第一高手,但她也是用剑的,在剑道上,秦风如今已经是江湖闻名的剑圣,只要击败了剑圣,便可成江湖第一剑手。

    “看来这门亲事多半要黄。”秦仁默哀道。“大哥多半不愿与怜舟罗儿上演罗密欧与朱丽叶,不过本三少爷却是不在乎的。管他什么女子,上了我秦仁的床,就是我秦仁的人。你怜舟罗儿剑法超群,我秦家三少又不同你打架,等有机会一包迷药迷倒了,还不是手到擒来?到时候由不得你不从。嗯,不过目前这个时候,还是可以试试凭手段泡一泡的。”

    却说那怜舟罗儿听了秦仁诵的那两句抄自李清照的词,眼睛顿时一亮,心道这秦三少虽然笑容可恶,武功差劲,一看就知是花花公子二世祖,却还有几分才气。冰冷的语气略有缓解,慢慢地说道:“你既知道我的名字,就别在我面前说那轻薄之言了。否则,我认得你,我的剑却不认得你!”

    秦仁是玲珑之人,见怜舟罗儿听到他吟词时眼神有变,心知她也是个风雅之人。虽然是个江湖女子,但是应该有些文化水平。装模作样地惋叹道:“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此情无处可消愁,才下眉头,却上心头。唉,怜舟小姐,你怜舟世家是江湖上有名的大家,自然不屑与我秦家结家。真是可惜,可惜啊!”一声浩叹,仿佛要把肺也给叹出来似的,秦家三少满脸惋惜之色,摇着扇子转身回走,留给怜舟罗儿一个萧索的背影:“怜舟小姐,就此别过,有缘再会!”

    说着,走到秦风和两女身边,拉起两女,招呼着大哥挤出人群,转眼就消失在街角。

    怜舟罗儿看着秦仁的背影,一颗心砰砰直跳。她低声吟诵着:“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世间怎会有如此优美的词?这秦家三少,怎会有这等愁绪?逍遥秦家果然人才出众,便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三少爷,也有这等妙才……哎呀,他们怎地走了?我不是要找秦风比剑的吗?怎么一听秦家三少念的那词儿就忘了正事,乱了分寸?不行不行,我是怜舟锋华的女儿,我有重任在身,怎可这般失态?不过那秦家三少,仔细看起来也不是特别讨厌,那笑容有时候也是像阳光般温暖,那模样,也很有几分俊俏……要死了要死了,我怎地这般不要脸,想这羞人的事?”

    怜舟罗儿这一番胡思乱想,秦家兄弟早带着两个少女走远了。

    事实上,怜舟罗儿并不是天性冷淡的性格,只是她修炼了天女山天绝师太的“小九天天女神功”,又是江湖第一美女高手,这心性自然高傲,眼界自然更高。便如那高洁的白莲花,等闲俗人又怎会看在眼里?而且一个女子行走江湖,不摆出冷淡的样子,那些色狼登徒子岂不是一个个全涌上来了?耍酷有时候是为了吸引别人眼球,但更多时候是为了把讨厌的人赶走。怜舟罗儿显然是出于后一种原因。

    秦风和秦仁离开了那尸积如山,血流成河的杀伐场,七拐八拐地走了几条小巷,钻进了一家看上去很是气派的酒楼之中。

    路上,秦仁问秦风:“大哥,虽然你身份特殊,但是你今天杀了这么多人,又杀了朝廷命官,会不会惹出什么大麻烦?”

    秦风道:“没关系,我已经搜集了萧山河足够的罪证,而且已经把罪证交给了朝廷。今天我其实是奉旨来擒萧山河的,但是我向来嫌抓人麻烦,反倒是杀人直接,于是故意激他出手,以拒捕之名杀他。”

    秦风在江湖上的身份是秦家大少,星河剑圣,但他暗地里却是大秦帝国朝廷中七名直接受命于大秦皇帝,身份超然的皇家密探。这个秘密没有多少人知道,除了皇帝,便是秦逍遥夫妻和他两个弟弟。

    “那样我就放心了。那尸体就摆在大街上吗?抱花堂怎么办?萧家的产业怎么办?”

    “刚才围观的人群中有密探,我已经发了信号,他自然会通知官府收尸,当然也会把萧山河的头收拾好交给皇上。抱花堂算是完了,虽然在江南还有四处分堂,但是朝廷是不会让他们干下去了。至于萧家的产业,自然有人来查封。我只负责抓人杀人,其它的懒得管。”

    “大哥这你就不对了,查封产业这样的事情你多少得管一管。要知道,查封家产的时候,可有大把油水可捞呢!虽然我秦家富可敌国,但是有你弟弟我这么个超级败家仔,恐怕再多的钱也有花光的时候哦~~~”

    “那我就代爹娘打死你!”秦风说着,在秦仁脑袋上敲了一下。

    秦仁吐了吐舌头,呵呵笑了起来。

    兄弟二人这番话说得极为低声,除非运足功力,否则无法听到。萧湘月和柳飘飘虽然紧跟在两兄弟后面,却也没听到两人说了些什么。现在看到秦风敲了秦仁脑袋一下,均想这酷到极点的星河剑圣也有亲近的一面,可真是极为难见。

    一路说说笑笑间,秦家兄弟和萧湘月、柳飘飘走进了那酒楼之中,向小二要了二楼靠窗的雅座,进了包厢,坐好之后,秦仁问那小二:“贵店有什么招牌菜没有?”

    小二点头哈腰地说道:“招牌菜有三道,清蒸豆腐、一品大白菜、鲜鱼汤。保证公子满意。”

    秦仁来了兴趣,这越是平凡的菜色便越是难做,敢把清蒸豆腐、一品大白、鲜鱼汤当作招牌菜的馆子,那菜做出来铁定是差不了的。当下笑道:“那就把你们这三道招牌菜都上齐了!另来八道菜,要四荤四素,四个冷盘。打十斤酒,你们这可有什么好酒?”

    “二十年的桂花酿、二十五年女儿红、三十年的桃花酒、三十年的竹叶青,都是本店最好的酒。”

    “哦?还有这么多好酒?那就一样打上三斤,今天少爷我要和大哥喝个痛快!”

    那小儿笑嘻嘻地下去了,秦仁对秦风道:“大哥,我们兄弟可是好久没见了。今天可要不醉不归哦~”

    秦风笑道:“行,难得遇上你,我这做大哥的还能不听你的吗?”说着,低声传了一句话给秦仁:“怜舟世家最近会有大动作,应该是针对我们秦家的。老三,是不是考虑一下把刚才那个怜舟罗儿拿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