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五章 白莲素衣 第四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秦仁嘿嘿一笑,低声道:“大哥,这个任务可是艰巨得很哪!”

    秦风笑道:“你小子,这可是美差啊!我就不信你见了怜舟罗儿,心里没什么想法。”

    秦仁淫笑道:“想,当然想了!那小妞儿要身段有身段,要模样有模样,那小脾气更是……嘿,一个字,酷!这匹胭脂马,是个男人都想收服!”

    秦风沉吟道:“不过那怜舟罗儿,据说也是一等一的聪明人,你带着明显的目的接近她,难保不被她看穿。”

    秦仁问:“那你说怎么办?”

    秦风脸上挂上一层寒霜,冷冷道:“咱得来狠的!”

    秦仁面色微微一变,伸出右手,作了个虚切的手势,道:“那咱……杀了她!”

    秦风点点头,随即摇头道:“我有说过杀她吗?再说了,这辣手摧花的事,你做得出来吗?我是说,你反正不在乎名誉,干脆由你出手,把生米煮成白饭,把她变成你的人,如何?”

    秦仁讽刺道:“老大,你可是名满江湖的白道大侠啊!这么狠毒的点子你也想得出来!我是如此正直善良的一个人,誓死不做败坏良家女子清白的事!”

    秦风呵呵一笑,道:“老三,你少跟我装。别人不知道你,我还能不知道?你小子,就是一口是心非的流氓。甭跟我耍赖了,你别忘了,你可是个采花贼!”

    秦仁贱笑:“还是老大了解我,吾这一生,除贱之外,别无他物!好,我就以身饲虎,帮你摆平怜舟家大小姐!”

    秦风苦笑:“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大义凛然?明明心里想得要命,偏装出这副慷慨赴死的德性,老大我服了你啦!”

    兄弟俩说着悄悄话,萧湘月和柳飘飘在一旁也听不到二人说了些什么,只见到他二人嘴皮子动个不停,两个少女不由面面相觑。

    说话间,酒菜上齐,两女十分乖巧地为秦仁与秦风斟上酒,兄弟俩边吃菜喝酒,边继续谈天。

    这酒楼的三道招牌菜果然不是吹的,兄弟二人吃得赞不绝口。萧湘月与柳飘飘为兄弟二人斟酒夹菜,尽显乖巧媳妇儿本份。

    吃喝了一阵,秦风道:“老三,我听说分雨楼的独孤鸿渐对你下了江湖追杀令,那个江湖衙门的四大神捕之一,冷血追命姬无花已经带着大批高手开始追缉你了。江南各派都接到了追杀令,据说已经有帮派出人手开始在云省一带刮你了。”

    秦仁不屑地说:“独孤鸿渐算个屁啊!他那江湖衙门,还不是因为我们秦家没跟他争,否则那总理事怎样也轮不到他来做。”

    秦风点了点头:“你初出江湖,没有多少人知道你。所以独孤鸿渐才敢对你下江湖追杀令,如果他知道你是秦家老三,借他三百个胆子,他都不敢这么做的。嗯,那个冷血追命姬无花为兄就帮你料理了,分雨楼在朝廷上有人,不能随便动,我可以去警告一下独孤鸿渐。对了老三,最近江湖上的黑道有很大动静,魔教教主,黑道第一高手西门无敌好像准备整合大秦帝国的黑道,已经有三个黑道大派被魔教兼并了。江湖上有许多白道门派暗中与魔教有染,你日后要小心一点,毕竟魔教还是不会给我们逍遥山庄面子的。”

    秦仁喝了口洒,道:“这个我知道,你不用担心我。要知道,我虽然功夫不好,可是逃命手段是一流的。论轻功,天底下有几个人能比得上我?要是碰上摆不平的事,我脚底抹油,想溜就溜,谁也追不上我。”

    秦风看了萧湘月和柳飘飘一眼,道:“你跑起来倒是快,可是你身边的女人怎么办?”

    秦仁一愣,这倒是个问题,自己逃命逍遥得很,可是带着两个女人怎么跑啊?

    秦风继续说道:“我最近要回山庄一趟,找老爹拿点东西,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先帮你把这两个媳妇儿带回山庄。”

    秦仁想了想,问萧湘月和柳飘飘:“月儿,飘飘,你们愿意跟我大哥回山庄吗?”

    萧湘月摇头:“三少爷,奴就想跟着你。”

    柳飘飘也道:“秦哥哥,飘飘也只想跟着你。”

    秦仁两手一摊,对秦风苦笑:“你看,她们都不愿意离开我,妈的,魅力无限啊!”

    秦风笑骂道:“你小子,吹起来就没边儿了。好了,既然她们不愿跟我回山庄,我也不勉强。小子,你这采花贼做得不够专业啊,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方是采花贼的至高境界。你小子却被女人缠得死死的,怎能算是天字第一号采花贼?”

    秦仁道:“老大,你好意思说我,你今年也不小了,连一个女人都没有,你怎知道应该怎样做才是上品的采花贼?对了老大,你行走江湖多年,这碰到的美女也不少吧,怎么不见你找一个嫂子?”

    秦风呵呵笑道:“没碰到特别上心的。再说了,做为一个剑客,如果分心于儿女情事,如何能达到剑道至境?”

    秦仁摇头:“大哥你错了,无情之剑终究只是杀人的凶器,要想达到剑道中最高境界,无情是绝对不行的。唯有专于情,方能专于剑。”

    秦风眼睛一亮,他的剑术号称举世无双,但是天底下能人异士无数,在剑道上,不比他秦风差的并不是没有。但是他现在已经达到一个瓶颈阶段,怎样都无法突破,更进一层。现在听秦仁这一说,不异于又给他打开了一扇通往剑道至境的大门,当下急问道:“老三,从没听说过你懂剑的,再给我说说这其中的道理?”

    其实秦仁哪里懂剑了,说他懂“贱”还差不多。只不过前世看多了武侠小说,对于这神功那魔功还有什么鬼功的道理还是懂得很多的,当下神神道道地问:“老大,我问你,你练剑是为了什么?”

    秦风斩钉截铁地道:“初时杀人,而后活人,最后求道!”

    秦仁点了点头,道:“先说杀人。老大,你可听过无招胜有招?”

    秦风茫然摇头,“剑招不是为了让剑的威力发挥到最大吗?这无招怎能有威力?”

    秦风摆出博学的架势,刷地一声展开折扇,道:“你有剑招,便有迹可循,别人便可破你剑招。但是你练这万般剑招不就是为了杀人这一个目的么,既然一招就能杀人,那还要那么多的招式干嘛?”当下便把前世从小说上看来的“独孤九剑”的大道理一通乱讲,只听得秦风迷迷糊糊,心中却恍如找到了一盏明灯,嘴里喃喃念着“无招胜有招,无招胜有招……”

    秦仁却是不知,他这一通乱讲,若是换了旁人,必会走入歧途,轻则走火入魔,重则神智不清。而秦风却因其在剑道上的天份,竟让他自己若出了这剑道至境,从而成就将来的一代剑道宗师,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天剑”!

    讲完了大道理,秦仁慢悠悠地喝酒吃菜了一阵,让老大自己好好整理一番思路。他见秦风初时眼神迷茫,尔后渐渐清明,最后变得神采亦亦,眼中精光更胜从前,想是从中悟到了什么。

    “三弟,奇才啊!”秦风哈哈大笑,星河剑圣冷酷风范荡然无存,举杯道:“老三,谢你为大哥点明剑道明径,大哥敬你一杯!”

    秦仁与秦风微笑碰杯,两兄弟一饮而尽,相视而笑。秦仁又问道:“老大,这剑咱也论过了,现在你给老弟说一说,你心目中的女子到底是哪样的?让老弟也给你留意留意?”

    秦风的神情恢复了平静,想了想,用一种无限痴迷的神情望着窗外,慢慢地道:“我的梦中情人,她必须有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

    秦仁接道:“黑头发,才够健康。”

    秦风又道:“相貌并不重要,关键是眼睛。”

    “会说话的眼睛总是能让男人心疼的。”

    “身材当然要好。”

    “那是为了下一代着想。”

    “温柔贤慧,要知道疼人,偶尔会发一发小脾气,让我哄她。”

    “大男人主义……”

    “最重要的,是能理解我的心。除了是我的伴侣,还必须是我的灵魂知己。”

    秦仁捂住了脸:“老大,你的要求太高了……这是完人啊!”

    秦风微笑:“所以我才说,到现在还没能碰上让我上心的女子。”

    “难啊难啊!”秦仁摇头道,“你要求太高,小心到时候打一辈子光棍。”

    “无所谓,”秦风举起了酒杯,看着杯中通红的“女儿红”,转移了话题:“老三,今天晚上,咱们就把事情办了吧?”

    秦仁装糊涂:“办什么事?”

    秦风嘴角浮出一抹邪异的微笑:“霸王硬上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