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贱侠风流 第一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秦仁摸到床前时,已经脱成赤条条的了。

    他看着床上扭动不停的玉体,不停地搓着两手,琢磨着该从何处下手。

    床上那妙人儿却似等不及了,正欲火焚身间,看到床前站着一个光溜溜的人体,也不管那人是谁,喘着粗气伸脚一勾,两条笔直修长的**便将他的腰牢牢盘住,同时伸手一拉,秦仁不由自主朝前倒下,整张脸都埋入那汹涌的波涛间。

    秦仁低声惊呼一声:“哇,你这胭脂马,想不到性儿真这般烈!呜呜……”后两声却是脸被胸脯夹住,逼得几乎窒息所致。

    那妙人儿虽然急不可耐,奈何是处子之身,对男女房事一窍不通。两腿夹着秦仁的腰,两手死命按着秦仁的脖子,却不知如何下手,急得呜呜直叫。

    而秦仁也在暗自惊异,这女子看似娇柔,身段婀娜,力气却大得很。被她两手两腿八爪鱼般缠住,三少爷竟然动弹不得。

    呼吸渐渐急促,口鼻都被少女胸前两团软肉堵住,一时间吸不进空气。

    三少爷不由暗自焦急,心道我三少爷难不成采花不成,反倒成为第一个被美人的胸部捂死的采花贼?

    秦仁死命地挪动着腰,总算找到了位置,借着少女两腿的夹力,几乎没怎么用力,便直捣黄龙,突破少女那标志贞节的障碍,一路冲杀到底。

    少女嘤咛一声,全身一阵震颤,大张着小嘴儿,倒吸凉气。按着秦仁脑袋的手不由松了,夹着秦仁腰的腿也松了下来。

    秦仁获得自由,感动地热泪长流,抬起头来狠吸几口气,心中大呼:“天不亡我!”

    心里恼恨这胭脂马出手狠辣,誓要狠狠惩戒一番。运起欲火焚身真气,使动翻云覆雨神功,发起一番无比壮烈地冲刺!

    身下的妙人儿死命地摆着脑袋,眼神迷离地张大小嘴,刚想发出**的呻吟,便被三少寻着小嘴儿,狠狠地啜住。恶蛇一般的蛇头伸进檀口中,死命吸着她那丁香小舌,令少女呻吟不出,只得呜呜直叫。

    秦仁抖擞精神,提气运功,战神一般驾着这胭脂马,驰骋在床第这生死战场上,直杀得少女死去活来……缠在秦仁身上的手脚一松再松,身子渐渐瘫软无力,呼吸越来越急促,两眼翻白。

    秦仁嘿嘿淫笑,低声叫道:“看你凶,看你能!三少爷金枪不倒,洞房不败,哪能死在你这小女子身上?传出去江湖上的采花贼还不笑掉大牙?我杀……”

    说话时嘴已离开了少女的小嘴,少女现在却已无力呻吟,直摆着着脑袋喘气,眼角滑落串串珠泪,也不知是心痛之极,还是**之至。

    这一番恶战,直杀得天地无光,鬼哭神嚎,持续整整两个时辰。初经人事的少女被杀得完全无力再战,缴械投降,秦仁方才鸣金收兵。

    完事后,秦仁俯在少女身上,亲吻着少女珍珠般的耳垂,心里无比惬意。吻了一阵,见那少女渐渐平静,渐渐睡去,心知少女是疲累至极,翻身仰躺到少女身旁,抚着少女锦缎似的皮肤,嘴里叼上一枝香烟(老规矩,我也不知道哪来的烟),得意地哼起了小曲:“英雄,有时也心烦,没有对手该怎么办?剩下和自己作战,只能手更寂寞,枪更孤单~~~”

    秦仁哼完了小曲儿,得意了一阵,从衣服里翻出火折子准备点烟。

    火折子亮起,借着火光,秦仁往身边的少女脸上看了一眼,这一眼,顿时让秦仁目瞪口呆。

    身边少女熟睡中的样子婉如童话中的睡美人,还带着淡淡稚气的脸上挂着甜蜜且痛苦的微笑,小巧的鼻子微微颤抖,长长的睫毛上挂着点点泪珠。

    这少女至多十五六岁的模样儿,美则美矣,却并非那怜舟罗儿!

    秦仁大张着嘴,连烟也忘了点了,心里直叫唤:“操,少爷我采错花了!虽然也是朵鲜嫩得可以的名花,可是却不是少爷我今晚想上的白莲花!这,这,这怎生是好?”

    转念一想:“不管那么多了,反正这也是一朵好花,少爷采错便采错了,少爷我来者不拒!”

    凑到少女面前,在她粉红鲜嫩的脸郏上轻轻吻了一口,就着火折子的微光,仔细端详着少女的相貌,越看越是喜欢。心里得意地想着:“这当主角就是好啊,世界为我而存在,奇遇连连就不用说了,碰上的少女都是绝色……嗯,看来神仙没瞎忽悠我,果然这一世的运气好得可以!”

    心里一边想,另一只空着的手也没闲着,在少女身上上下其手,抚摸个不停。

    刚想再来一次,忽听房门吱呀一声响,门突然打开了。

    秦仁听到房门响,心里一阵震惊,举起火折子朝房门开处望去,却见一位冰冷冷的大美女站在门前,圆瞪着两眼,用吃人般的目光看着自己。

    秦仁心中大惊,这美女不是怜舟罗儿是谁?只见她俏脸苍白,两眼便似要喷出火来似的,两只小手紧握成拳,身子都在微微颤抖。

    秦仁此时赤身**趴在少女身上,一手拿着火折子,一手握着身下少女的一只淑乳,看着怜舟罗儿眼神不对,连忙松开握着少女乳鸽的手,尴尬地笑道:“今天天气……哈哈哈,怜舟小姐……真是有缘啊,想不到我会在你的房间里碰到你……”

    怜舟罗儿气得七窍生烟,银牙一咬,娇叱一声:“淫贼,纳命来!”

    反手拔出背着的“小九天神剑”,匹练似的剑光顿时将整间房子照得雪亮,冰冷的剑气就像腊月的冰风,狂啸着卷向秦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