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章 贱侠风流 第三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直到天快亮时,秦仁才从阁楼里摸了出来,叫上在楼外屋檐下喝了一夜西北风的秦风,两兄弟一起溜出了怜舟府。

    兄弟二人迎着朝阳升起的方向和晨风吹来的方向,在万花城的长街上慢慢走着,带着清甜花香的晨风吹拂着二人的长发和长袍。

    金色的阳光照在两兄弟一般俊美的脸上,折射着淡淡的金色光辉。

    眯着眼睛看着火红的朝阳,秦大少又恢复了星河剑圣的冷脸模样,不眠不休地为其弟把了一整夜风,剑圣看上去不显丝毫疲态,眯起的眼睛里不时闪动着如剑锋一般冰冷的寒光。

    秦仁一手背在背后,一手摇着折扇,神清气爽地走着。奋战一夜,连御两女,这一夜秦仁也是未曾闭眼。但是他的精神同样好得很,走起路来非但不腿软,反而有一种飘逸似仙的感觉。

    早起的路人看到兄弟二人的帅气模样,男的无不睚眦欲裂,咬牙切齿;女的无不手捧胸口,作花痴状。

    两兄弟享受着路人或崇敬或羡慕或迷恋或火热,又或嫉妒、痛恨、诅咒等等包含了多种不同情绪的目光,饶是星河剑圣这等心胸,也不禁沾沾自喜。

    走了一阵,秦风忽然开口道:“老三,这条路是回客栈的路吗?”

    秦仁微笑道:“不是。”

    秦风道:“既然不是,为什么还要往前走?”

    秦仁高深莫测地一笑:“老大,你难道不觉得,像我们这样迎着朝阳和晨风行走,能令我们的形象分外伟岸,能把我们的英俊发挥得淋漓尽致吗?你看路人看我们的目光,难道被那样的目光注视,你就不感到享受吗?”

    “所以你带着我走上了错路?”

    “不,事实上,我迷路了……”

    ……

    就在秦风险些忍不住暴打秦仁一顿时,秦仁本能地感觉到了危机逼近,非常自觉地找一名过路人问清了回客栈的方向。

    两兄弟马上折返,照原路返回。

    又走了一阵,秦风实在忍不住心中的好奇,冷冷道:“老三,你昨天晚上,为什么干了那么久?还有,你既然已经脱光,为什么怜舟罗儿却是穿戴整齐,还拿剑追杀你?难道你下药失败了?”

    秦仁摇了摇头,心中回味着昨夜两名少女动人的玉体,感慨道:“我秦三少亲自出手下药,又怎会失败?只不过第一次采的,却不是怜舟罗儿这朵白莲花。谁想得到,怜舟罗儿的床上,躺着的会是另一个少女呢?我也是办完了事才发现上错了人,想开溜时,怜舟罗儿已经进门发现我了,当然要提剑就追。”

    秦风呵呵一笑:“三弟,艳福不浅哪!一个晚上连采两朵鲜花,给老大说说,第一个少女是谁?”

    秦仁道:“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不过听怜舟罗儿说,那少女是她表妹。”

    “表妹?”秦风脸色变了变,追问:“那少女长得什么模样?”

    秦仁想了想:“她的肚脐下有一颗玉米粒大小的朱砂胎记,很漂亮,是心形的。”

    “我在问你她长什么模样!”

    “她的右边胸脯上纹了一朵桃花,左边屁股上纹的是一瓣桃花瓣。”

    “答非所问,我是说她脸长什么样子!”

    “嗯,长相这就不好形容了。”秦仁仔细思索着:“漂亮就不用说了,跟怜舟罗儿相比也不遑多让,气质上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没长大的孩子,上她的时候很有一种征服感,**的声音很好听……哦对了,她左边眼角下有一颗很小的红痣,非常性感!”

    秦风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他狠狠地盯着秦仁,嘴皮子微微颤抖。

    秦仁奇怪地看着秦风,他从未见过老大如此失态的样子。

    “怎么了老大?”秦仁好奇地问。

    秦风从牙缝里生生挤出几个字:“老三,你好大的胆子!”

    秦仁心中一惊,看着老大那像是要吃人的神情,期期艾艾地道:“难,难道……她,她是老大你……你的……”

    秦风深吸一口气,又缓缓吐出,神情变幻不定,最后把手伸进怀里,掏出一个小褡裢。

    “这是我下山前老爹给我的雷神霹雳弹,我出道至今一颗都没用,一共一百零八颗,你拿好。”

    接着又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

    “老爹给的‘起死回生丹’,我也没用,你收好了。这还有两百万两的银票,全国通兑,记着,别乱用,以后想要钱可能就难了。”

    秦仁不知所措地接过秦风递来的东西,疑惑地问:“老大,你这是?”

    秦风摇摇头,无奈地道:“老三,准备好了,就开始亡命天涯吧,你的两个女人,哥哥会带回山庄,好好照顾的。”

    秦仁叫嚣起来:“我拷,老大,你这说的什么话?我干嘛要亡命天涯?我凭什么亡命天涯啊?凭我秦三少的名头,凭我们秦家在江湖上,在朝廷中的势力,有谁能逼得我亡命天涯?”

    “老三,”秦风神情严峻地道:“你可知道怜舟罗儿的表妹是谁?”

    秦仁道:“我哪知道?”

    秦风朝四下望了望,作贼一般把秦风拉到主街道旁的一条小巷子里,低声道:“怜舟罗儿只有一个表妹,那便是怜舟世家家主,怜舟锋华的妹子生的女儿。”

    顿了顿,见秦仁一脸不以为然的神情,叹口气接着说道:“她就是跟我一起来万花城的皇家七密探之一,‘毒手紫荆’秦霓儿,怜舟罗儿的消息就是她告诉我的。唉,老三,实在对不住啊,哥哥我害了你……不要以为秦霓儿的身份就只是皇家密探,她的身世,其实是一个天大的秘密……她其实是,大秦帝国当今圣上的私生女儿!”

    秦仁惊道:“那她岂不是帝国的公主?既然她跟怜舟世家有亲戚关系,为什么还要帮你调查怜舟家?”

    秦风摇了摇头,道:“秦霓儿的身世,除了她的生母,整个怜舟世家都没人知道。虽然是私生女,但是怜舟锋华却很疼这个侄女。而当今圣上至今没有对外公布秦霓儿的身世,把她培养成权力凌驾于七密探之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密探首领,为的就是在江湖中安插一颗能在暗中控制一切的棋子。秦霓儿得知怜舟锋华与魔教有染,怕她大舅堕入魔道,触怒大秦帝国,招来家破人亡之祸,所以亲自出马,利用她与怜舟世家的关系混入怜舟世家调查,想挽救怜舟世家……唉,没想到你竟然……采了这朵万万碰不得的紫荆花!”

    秦仁心念疾转,突然想到了什么,阴沉地盯着秦风:“老大,这你这一手,还真是狠哪!”

    秦风一愣,道:“你说什么?”

    “嘿嘿,老大,既然秦霓儿已经混进了怜舟世家,那你还要我霸王硬上弓搞定怜舟罗儿作什么?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你恐怕就是想我借怜舟罗儿接近秦霓儿,顺手把她搞定……嘿嘿,以皇帝老儿对她的信任和宠爱,我搞定了秦霓儿,恐怕对你只有天大的好处吧?”秦仁顿了顿,接着道:“老大,你的想法是好的,可是你的算计却错了。既然你跟她这么熟,应该把我正大光明地介绍给她,凭弟弟我的手段,就不信追不上她!”

    秦风沉默半晌,苦笑道:“老三,你小子心思转得还真快,这都被你猜出来……不过这好处不是我一个人得的,搞定了秦霓儿,对你,对秦家都有莫大的好处。可是,我的原意是你搞定怜舟罗儿后,借怜舟罗儿接近秦霓儿,正大光明把她泡上手。谁知道你小子竟然首次出手就把她给迷了……秦霓儿身份保密,我虽然跟她熟,可是在外边儿见着了也得装着不认识,怎么把你介绍给她?要是我真的把你介绍给她,她肯定会以为我泄露了她的身份,那时候我们两个都要倒霉!唉,秦霓儿生平最恨采花贼,这下子你不用追她了,她可能要倒追你了,不过追上你之后,你小子就等着被五马分尸吧!”

    “我拷,老大,你这么说也太没人性了吧”秦仁愤愤道:“我可是为了你才跑去采花的!现在捅了娄子你就打算甩手不管了?”

    “我拷,老三,你也太不厚道了吧?昨儿晚上你那可是爽了一整夜,哥哥我在外边儿喝了整夜风。风流快活的时候怎么没听你叫苦,现在倒叫起来了?”秦风冷冷道:“老三,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怪我也没多少用。有时间跟我胡闹,还不如想好怎么跑路吧!老三,你就勇敢地跑路吧,哥哥我会为你照顾好两个弟媳的!还有,你的事情我会想办法帮忙的,以你的轻功,秦霓儿就算找到你也不见得追得上你,我先回逍遥山庄一趟,然后回京面见圣上,向他求求情,或许圣上他老人家一高兴就把公主嫁给你了,到时候你可就爽了!就这样了,再见吧,我回客栈接你两个媳妇,你现在就赶紧跑吧,不用管我了。”

    说完,秦风向秦仁摆了摆手,也不管秦仁,大步朝客栈方向走去。

    秦仁愣愣地看着老大的背影,挥开折扇无力地扇了扇,仰天长叹:“妈的,都是风流惹的祸啊!好,少爷我就不信,一个小小的公主还能把我怎样了!少爷要遇强越强,越挫越勇!天下的美女们,继续张开你们的大腿等着我吧,三少爷绝对不会枪断人亡的!”

    吼了一嗓子,秦仁不敢多留,一溜烟朝着城门方向跑去。

    秦风向来稳重,绝对不会危言耸听,他既然把秦霓儿说得如此危险,那秦霓儿就绝对不可能是个和善之辈。三十六计走为上,采花贼本就没有武者的尊严,被女人追杀是采花贼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三少爷倒不以为耻。

    再说秦风,快速赶回萧湘月和柳飘飘两女住的客栈,来到两女的房门前,刚准备敲门时,一个飘飘然,渺渺然,似冰冷,似狐媚,总之无比诱人的声音响起:“大少,怎么这么一副着急的样子,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