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七章 江山美人志 第六节

大种马 Ctrl+D 收藏本站

    三少细心地替秋若梅掖好被角,眨了眨眼,微笑道:“你先休息休息,我出去看看那家伙有什么事。肚子饿了吧?等下我给你弄点吃的来。”

    三少安顿好寒梅花,来到大厅里,打开大门,只见卓非凡神秘兮兮地笑着,一双细长的眼睛用略显谦卑的眼神看着三少。

    三少淡淡地道:“非凡兄,有什么大人物要劳你亲自传话啊?”

    卓非凡笑说:“三少,在下身份卑微,不敢稍有透露那大人物的情况。三少见了他,自见分晓。”

    秦仁轻嗤一声,道:“非凡兄,你是知道小弟的身份的。有人要见小弟,让他亲自来见,小弟哪有那么多闲工夫?既要见我,又一点诚意都没有,这谱儿,摆得比本少爷还要大啊!”

    卓非凡尴尬地一笑,道:“三少,瞧您这话说的,您二位都是了不起的大佬,这让小弟怎么办哪?那大人物交待的事情小弟要是完不成,小弟这脑袋……这脑袋可能就保不住了。三少千万看在兄弟的面子上,委屈您走一趟,救小弟一条小命啊!”

    三少来了兴趣:“哦?谁这么牛啊?非凡兄这么大的家业,也不是等闲就能动得了的,那人竟然敢摘非凡兄的脑袋?”

    卓非凡苦着脸:“三少有所不知,那大人物是说一不二的主儿,小弟确实惹不起也不敢惹。就小弟这点家业,那大人物只要一句话,就可以把小弟打得万劫不复,小弟实在是没有办法,只好来劳驾三少啊!还望三少开恩……”

    三少见卓非凡说得可怕,那神情也是恳切哀怜,他可不会动什么恻隐之心。在三少看来,自己惹的事情就要自己摆平,自己摆不平的话就让家里人来摆平,老子又不是你卓非凡的老爹,老子跟你也只是主顾关系,你小子要掉脑袋关我屁事?

    不过三少好奇心却是不小,虽然不屑帮卓非凡,但对那所谓的大人物却生起了浓厚的兴趣。想了想,三少说道:“那好,小弟就给非凡兄一个面子,随你走一遭吧!”

    卓非凡作感激涕零状:“三少大恩大德,小弟没齿难忘!三少请随小弟来!”

    说着,在前面引路,让三少跟着,走了十步,来到了三少住的帝王套房斜对门的那间帝王套房门前。

    “就在这儿?”三少指着大门问。

    卓非凡肯定地点了点头:“就住这间房。”

    三少破口大骂:“**的,才十步路,那***大人物架子也太大了吧!这么几步路也要少爷亲自来见,他算什么东西!”

    三少这下可真是愤怒了,仅仅十步路而已,大家又是住的斜对门,串个门多简单哪?你他妈就算是个残废,这十步路也不会要了你的命啊!

    卓非凡听三少大骂,顿时大惊失色,拼命地扯着三少说道:“三少噤声,噤声!里面的人咱惹不起,你可不能这么骂,要是传进他耳朵里,就算三少背后有逍遥山庄,恐怕也要遭殃……”

    三少爷心中一凛,冰冷的目光一扫卓非凡,向来笑容可掬的三少自融会贯通了遮天手之后,那修习遮天手神功成功后自然而然带来的,只属于一手遮天之人的霸杀之气不经意地从眼神中流露出来。

    被三少目光一扫的卓非凡只觉全身冰凉,如坠冰窖。透过三少的目光,他仿佛看到了被鲜血染红的平原,由白骨堆成的山峦。而那白骨山峦之上迎风伫立着一个人,正旁若无人地仰天长笑,仔细一看,那人不正是眼前的秦家三少秦仁?

    心里惊觉之下,幻觉一扫而空,饶是如此,卓非凡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一颗心砰砰乱跳,暗想道:“秦家人果然个个不凡,便是这只好女色的秦仁,眼神都是这般可怕!那修罗炼狱一般的眼神,我只在征战无数的将军身上看到过,这小子是个下流无耻之人,只会爬女人肚皮的纨绔子弟,怎地也有这般眼神?难道……难道他是天生的煞星?”

    卓非凡昨日还只是猜测秦仁好色,但是既然决定把秦仁引荐给他的大老板,卓非凡便连放与安插在江湖上的密探取得了联系,摸清了秦仁的底细。

    从密探的情报中卓非凡得知,秦家三少出江湖以来,首战灭名气高于武功的魔人布欧和四大天王,又砸了一百万两银子,只为搞一个青楼女子。而得了那青楼女子后第二天,秦家三少悍然抢亲,抢了分雨楼总楼主,江湖衙门总理事独孤鸿渐第四十八房小妾,令独孤鸿渐雷霆震怒,签下江湖追杀令,并派出江湖衙门四大神捕之一的“冷血追命”姬无花率二十四个高手追缉。

    秦仁随后又到万花城,与万花城城守,抱花堂总堂主萧山河发生冲突,最后导致星河剑圣秦风出面,杀了萧山河,将抱花堂势力彻底瓦解。

    当然,秦仁**秦霓儿、怜舟罗儿的事情卓非凡是没办法查出来的,但是仅凭前几件事情,卓非凡就断定秦家三少是个超级败家仔,极品好色徒。他将这些消息报告了大老板,然后与大老板定下了请秦仁之计。

    卓非凡此前故意把大老板说得那么可怕,又危言耸听说大老板的势力连逍遥山庄都不敢对抗,目的就在于给秦仁一个下马威,首先从心理上威慑住秦仁,然后再施怀柔手段笼络,不怕不把秦仁收拾得服服帖帖。

    但是现在卓非凡被秦仁那修罗炼狱般的目光一扫,心里不由敲起了鼓,开始细想起用这种方法对付秦仁,是不是大错特错了。

    三少自然不知道卓非凡在想些什么,他本来就恼那所谓的大人物连十步路都不肯走,现在见卓非凡言语中对逍遥山庄不敬,不由激起了潜在的凶性和血性。

    遮天手神功实际上是一门异常霸道的武功,练成此神功之人,心性也会不自觉变得霸道嗜血。

    而秦仁现在身具“欲火焚身”真气,又借各种灵药有了一百年的深厚内力。那欲火焚身真气本就是霸道傲慢的功夫,搞女人有奇效,助长人的嚣张气焰更有奇效。与遮天手两相益彰,秦仁的心性不知不觉已经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秦逍遥老爷子所学庞杂,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各种内功真气均有涉猎。而内功真气主要以“逍遥神功”为主,可化解遮天手的戾气,两相抵消之下,现在的秦老爷子才看上去一团和气。

    秦逍遥常年在逍遥山庄休养生息,借着凌云山的灵气化解本身的戾气,再加上他地位日高,从来没人敢违逆他,所以只手遮天的“遮天手”秦逍遥那隐藏在灵魂深处的霸杀之气从未轻易显现过。但事实上,秦逍遥年轻时却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儿,早年在江湖上的外号乃是号称“血手修罗”,只不过现在没人敢这么称呼他了。

    “杀气腾腾,旁若无人,放眼天下,只我一人!”秦仁一字字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十六个字,眼睛冷冷地盯着卓非凡,眼神和声音都是冷嗖嗖地,与他说话内容中的霸道全不相符。

    但在卓非凡听来,三少这十六个字就像雪山顶上的冰风,吹得他几乎不能呼吸。三少说四个字,他就退一步,十六个字说完,卓非凡已经退得后背抵到了大老板那帝王套房的房门上。

    见卓非凡惊骇欲绝的样子,秦仁脸上浮出一抹诡异的微笑,冷哼一声,一甩袖子转身就走。

    在三少转身的那一刻,帝王套房的门忽然开了,一只很白很纤细的手将卓非凡的领子一把抓去提了进去,随后阴恻恻地道:“好大胆的小子,老子今天就取你狗命!”

    说着,那只白而纤细的手又从门中伸了出来,闪电一般抓向秦家三少。

    秦三少此时刚走出两步,听得背后风声响动,想也不想,转身就是一掌。

    只手遮天!